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女人高潮流的感觉口述/为什么撞得越快越想叫

2021-01-17 11:51:12【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就是他,她的亲生父亲,亲手将她推入火坑!叶鹏远脸色一阵白一阵红,说不出话来。他甚至不敢看她,只能将眼神望向别处。 “啰嗦什么,进去了!我都要饿死了!”薛丽娜说,扯着叶鹏

就是他,她的亲生父亲,亲手将她推入火坑!

叶鹏远脸色一阵白一阵红,说不出话来。他甚至不敢看她,只能将眼神望向别处。

 

“啰嗦什么,进去了!我都要饿死了!”薛丽娜说,扯着叶鹏远就往餐厅里走。

 

清苓趴在地上,看着他们的鞋尖从自己面前经过,很想拿一把尖刀刺过去。

 

突然,她大叫一声:“叶鹏远!”

 

叶鹏远一僵,停在原地,回头看着她。她……叫他的名字?她直接喊他的名字,他可是她父亲……

 

“我是不是你的女儿?”清苓幽幽地问。

 

叶鹏远脸色刷白。

 

“看什么看,牛排都快没了!”薛丽娜骂骂咧咧地把叶鹏远拉走了。

 

清苓望着他的背影,难受地哭泣。突然,一双金色的高跟凉鞋出现在她面前。她抬起头,看到叶雅菲高傲的表情。

 

“和你妈一起去死吧!”叶雅菲说,抬起脚在她手上狠狠地一踩——

 

“啊——”清苓痛得尖叫,满地打滚,叶雅菲已经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进去了。

 

“好痛……”清苓痛得浑身发抖,路过的行人都围过来看着她。

 

“看什么!”贺璘睿回来了,扫视众人一眼,“不帮忙就滚开!”

 

大家被他凌厉的眼神吓了一跳,纷纷走了。

 

他走到清苓身边,将她扶起来,看着她红肿破皮的左手,问:“谁干的?”

 

清苓哭倒在他怀里,泣不成声。她快要痛晕了,根本听不见他说什么……

 

“谁、干、的?”贺璘睿沉下声音问。

 

“是……是雅菲……”

 

“雅菲?”叶雅菲?很好,敢动他的女人,他会让她好看!

 

“我好痛……”

 

“忍着!”贺璘睿推开她往餐厅里走。

 

清苓身子晃了一下,看清他的动作,大叫:“我不想吃了!”

 

“你说什么?”贺璘睿危险地扬起眉。

 

她拉住他,乞求道:“我求求你了,我们走吧!我不想进去!我不要进去……”

 

如果被薛丽娜看见他们在一起,她卖身的事实不是被坐实了?就算她真的卖了,她也不要让薛丽娜知道,她不要接受薛丽娜的冷嘲热讽!

 

贺璘睿看了看餐厅内,根本看不到叶家一家三口的身影。因为薛丽娜害怕丈夫关心清苓,特意选了另一边角落的位置,他们看不到马路上,马路上也看不到他们。

 

“好吧……看在你受伤的份上!”贺璘睿说。

 

他先带她去医院,经过检查,发现她的骨头差点被踩裂。贺璘睿听后,嘴角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叶雅菲……很好。

 

伤口处理完,二人走出急诊室。

 

清苓望着住院部,十分不舍。这是她妈妈住院的医院,现在她妈妈就在楼上,她好想去看一眼……

 

贺璘睿看穿了她的想法,施恩地说:“上去看一眼吧,给你五分钟。”

 

清苓愣了一下,摇头:“还是不要了。”如果妈妈醒着,看到她这个样子会担心的。

 

 

贺璘睿皱了皱眉,转身就走:“既然不要,以后就不要让我看到你这副表情!”

 

清苓吓了一跳,捧着包扎好的手跟上去。

 

贺璘睿没再去找餐馆,直接回了家。

 

别墅里灯亮着,清苓有些奇怪。她记得今天白天在那里时,除了她没有别人。难道,他的家人在?

 

走进别墅,迎面走来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女人,对贺璘睿说:“先生,你回来了?我是张美凤……”

 

“知道了。”贺璘睿摆摆手,“去做两份晚饭!”

 

“是。”张美凤马上往厨房走去。

 

贺璘睿在沙发里坐下,对清苓说:“她是刚来的保姆,以后你的一日三餐由她负责。从明天起,保镖阿成和阿华会轮流跟着你,你要出门就叫他们开车送你,想要什么东西就叫他们去买——”顿了一下,他思索地看着她,“我想你不用出门吧?你好像没哪里可以去。那就好好呆在家里好了!”

 

“我要回我自己家,我还要照顾我妈妈!” 叶清苓大胆抗议。

 

“你今天怎么被欺负的忘了?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你还想照顾你妈妈!” 贺璘睿一本正经的话让人不能反驳。

 

“你妈妈以后我派人照顾,比你专业,你只需要安心的住在这里,乖乖听话——”

 

“去浴室帮我放一下洗澡水。”他打断她。

 

清苓一窒,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也无力反驳。

 

他挑眉:“没听见?”

 

“听见了……”清苓呐呐地说,转身上楼,根据记忆回到那间充满噩梦的房间,走进浴室……

 

她只能用一只手,拧开水龙头,试了水温,就愣怔地看着水将浴缸灌满。

 

背后传来声音,她吓了一跳,回头见贺璘睿走了进来。

 

贺璘睿懒散地揉了揉脖子,解开衬衣的扣子。

 

清苓说:“我……我先出去了——”

 

贺璘睿一把勾住她的腰,将她抱在怀里:“一起洗!你一只手不方便,我帮你——”

 

“不用了——”清苓尖叫,“我去帮忙做饭——”

 

“做饭是保姆的事!”他将她按在墙上,膝盖抵在她双腿中间,“在这里,你是主人,不用做那些事!我的女人,我还养得起!”

 

他的女人……

 

清苓觉得这个说法好刺耳,就好像……她失去了一切人身自由一样。

 

她紧张地看着他:“我……我先出去……我不想麻烦你。”

 

“我不怕麻烦。”说着,他抬手解她胸前的扣子。

 

清苓用没受伤的手抓住他,想阻止他。但这根本毫无用处,她那点力气,他甚至不用推开,就照常把她的衣服解开了。

 

看着她身上残留的青紫,他想起昨夜的激情,下半身有些蠢蠢欲动。

 

他更加靠近她,让她能感受到自己突然勃发的欲望,一边吻她一边问:“是不是还在痛?”

 

这样的问题,清苓羞于启齿,深深地将头埋下。

 

贺璘睿撩起她的裙子,将她的内裤脱下。她惊恐地发抖,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突然,他没有任何前戏就进入了她——

 

“痛——”清苓大叫一声,未受伤的手死死地抓住他肩膀,受伤的手无力地垂在一边。

 

“下次叫你做事,听话点。”贺璘睿开始运动,“听话……就不会痛……”

 

“呜呜呜……”清苓痛得直流泪,只能被动地任他为所欲为。

 

本文标签:女人高潮流的感觉口述

很赞哦! ()

推荐女人高潮流的感觉口述/为什么撞得越快越想叫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