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留守妇女不戴套进去轻点^全文

2021-01-19 13:58:3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毫无畏惧迎视着赵长贵道:“大叔,我变这么坏还不是你们造就嘛,要不是你们欺人太甚,老是想着欺负我和弟弟,我这么一个小姑娘,又怎么会变得这么坏呢,这说起来,还不是你们错。&rdqu

毫无畏惧迎视着赵长贵道:“大叔,我变这么坏还不是你们造就嘛,要不是你们欺人太甚,老是想着欺负我和弟弟,我这么一个小姑娘,又怎么会变得这么坏呢,这说起来,还不是你们错。”
    他赵长贵做欺负人事,肯定还不只她所知道这些,说不定这山娃子娘还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欺负她家了。


    赵长贵被气得简直吐血,这死娃子,竟然将过错都归结他身上来了,瞧她说得一副理所当然样子,好似她变坏,真是他赵长贵错一般。
    赵二牛这时痛得呜呜哭了起来,双手捂着嘴巴轻轻咳了一声,手中立即鲜血淋漓,摊开手掌心,赫然见两颗白白牙齿裹血水里面。福缘满田7别太无法无天了
    蓝云亭嫌恶扁了扁嘴,呕,真是恶心,着那满是鲜血手掌还有手掌中摊着牙齿,蓝云亭只觉得自己胃都翻涌,真是恶心死了。
    穆春花见自己儿子牙齿真被磕落了,眼巴巴望着赵二牛手中牙齿,哭泣着道:“二牛啊,你牙齿真掉了,真掉了啊。”
    蓝云亭嗤了一声,好笑,这牙齿都躺手中了,不是真掉,还是假掉啊,这臭女人怎么竟说些废话啊。
    抬眸扫了眼屋子周围,想他家把米放哪儿了,但是来回扫视了几遍,都没有米踪影,蓝云亭举起木棒,指着正哭泣穆春花质问道:“喂,大婶,你家把米放哪儿了?”顿了一下又觉得不对,这样问好似来抢她家米似,于是咳嗽了声,纠正道:“大婶,你们把从我家拿走米放哪儿了,点把我家米交出来。”
    “你家米?”穆春花楞了一下,回过头来着蓝云亭,她手中棒子,身子不由自主瑟缩了一下,往后缩了缩脖子,穆春花嘴硬道:“什么你家米,你家米,我怎么知道哪儿。”
    想自己儿子被她伤成了这样,穆春花了眼指着自己木棒,把心一横,弯身又捡起被自己丢掉长棍,恶狠狠瞪着蓝云亭道:“死娃子,你把我家二牛伤成了这样,我今天要跟你拼了。”
    说着便举起长棍朝蓝云亭打了过来,口里还振振有词:“死娃子,我不打死你。”
    蓝云亭不想再跟他们浪费时间了,着扑过来穆春花,眼眸一闪,举着木棒便迎了上去。
    只听得碰碰碰几声,穆春花手中长棍,没三两下就被蓝云亭给打了地上。
    蓝云亭踩着穆春花长棍,木棒一端顶穆春花肚子上问:“大婶,我再问一遍,我家米,你放哪儿了?”
    穆春花歪着脖子,恨恨斜着蓝云亭,“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家米放哪儿了。”
    赵长贵见穆春花这样被蓝云亭欺负,气得胸膛一起一伏,拍着桌子大声道:“大丫,你别太无法无天了,你这个样子,哪儿像是一个女孩子家该有,还不将棒子放下。”

8.没人管得了

蓝云亭哼了一声,瞧了一眼赵长贵,不屑道:“大叔,要是你不想被打得满地找牙,你就别再说话了,我真是听见你声音就觉得不爽,”他还真以她蓝云亭二叔身份自居了,瞧他说,有多自以为是,想当她蓝云亭二叔,他还不够资格。
    赵二牛此时虽然想去帮自己娘亲忙,可是自己嘴巴实痛得厉害,而且他又有些怕蓝云亭手中木棒了,所以只得瑟缩站一边,呜呜哭着。
    蓝云亭怂了一下木棒,顶了一下穆春花肚子,见穆春花痛苦皱起眉,蓝云亭再次问道:“大婶,我不想跟你浪费时间,你还是点说你将我家米放哪儿了,要是你再不说,”蓝云亭又怂了一下木棒,“我就打得你比你儿子还惨,将你满嘴牙都打掉。”
    “他爹,”穆春花恐惧望向赵长贵,眼神里满是祈求和可怜。
    赵长贵已经是被气得七窍冒烟,他还从来不知道,他家大侄女儿,是这般目中无人和厉害,虽然田间时候就见识了她目无尊长,可是现,她比那会儿狠,目中无人,她简直就是一个无法无天恶孩子。福缘满田没人管得了
    喘了几口大气,赵长贵摆了摆手:“罢了罢了,就去将那些米拿出来给她吧,”今天要是不给她,还不知道她要闹成什么样。
    穆春花了一眼蓝云亭,不依跺了下脚,但还是说了声“等我一下,我进去拿米”便转身进了旁边一个屋子。
    没一会儿,穆春花就提了个沉甸甸白色布袋出来,交蓝云亭手中。
    蓝云亭接下布袋,拿手中掂了一下,凭她感觉,这里应该有六七斤米,唤来一直躲外面山娃子,蓝云亭问山娃子:“山娃子,你,这里米有没有少,是不是他们当时拿走那么多。”
    山娃子拉开布袋口了,点了点头:“姐姐,差不多,跟二叔拿走时候,差不多。”
    差不多就好,蓝云亭哼了一声,提好布袋,再了一眼赵长贵一家子人,拉着山娃子就往外面走去。
    走外面,山娃子见院子里走来走去母鸡,山娃子又拉扯着蓝云亭衣服道:“姐姐,这只鸡也是我们家,是二叔来拿米时候捉这里来。”
    蓝云亭着那只母鸡,愤恨向后了一眼,眼神闪了闪,笑眯眯着山娃子道:“山娃子,既然这只鸡是我们家,那我们就捉回去。”
    山娃子高兴道了声“好”,松开蓝云亭衣服便去捉那只摇晃着身子走来走去母鸡。
    身后穆春花声音尖叫着传来:“你们两个死娃子,那是我家鸡,你们不准捉走,不准捉走。”
    蓝云亭回过头,皮笑肉不笑着要冲出来穆春花:“大婶,我家鸡就是我家鸡,你说是你家干什么,莫非你想吃木棒子?”蓝云亭亮了亮手中木棒,吓唬穆春花。
    穆春花着蓝云亭手中木棒,要冲出来脚步,霎时愣了原地。
    蓝云亭山娃子已经将鸡捉住了,叫山娃子将鸡逮好,然后院里木架子上挂了几串晒干萝卜干,蓝云亭挑了两串挂木棒上,回身着穆春花,笑道:“大婶,谢谢你家萝卜干了,好吃话,我会再来找你要。”
    穆春花张了张嘴似是要说话,蓝云亭嗤了一声,转过身子就和山娃子高兴离去。

本文标签:留守妇女不戴套进去轻点

很赞哦! ()

推荐留守妇女不戴套进去轻点^全文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