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旅游攻略

揉花蒂春药|撕裂疼痛娇嫩哭

2021-03-01 20:26:18【旅游攻略】人次阅读

简介阮佳妮被声音吵醒,惺忪的目光飘飘忽忽,好一会才找到站在门口的纪臣。   “你在跟谁说话。”  “助理。”纪臣走近,理了理阮佳妮额前有些凌乱的秀发,&ld

阮佳妮被声音吵醒,惺忪的目光飘飘忽忽,好一会才找到站在门口的纪臣。

 文学

  “你在跟谁说话。”

  “助理。”纪臣走近,理了理阮佳妮额前有些凌乱的秀发,“把你吵醒了吧。”

  这段时间阮佳妮为了赶工,睡眠不够,又被纪臣一阵折腾,这下真是睡了个够。看了看窗外的夕阳说道:“也该睡够了,我睡了好久。”

  门外,王静眼圈红红的。纪臣虽然严厉,但对她一向是满意的,她以为纪臣对她另眼相看,甚至是有些意思的,虽然她不敢奢求太多,但纪臣刚刚的举动,显然打碎了她的美梦。

  门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可王静心如刀割,为什么自己那么努力,却还是得不到纪总丝毫关心,而那个女人,纪总却如此……

  王静越想越气,愤愤离去……

 纪臣不放心阮佳妮独自居住在老小区里,可阮佳妮却执意要住在自己破旧的小屋里。

  “你若不跟我住,我给你买一套房子。”

  “不了,那屋子我住习惯了。而且那是我爸妈留给我的,里面都是我和他们的回忆,我舍不得。”

  话已至此,纪臣不知该如何劝说她,好在请了保镖暗中保护,也没再坚持。

  纪臣送阮佳妮到住处,一进门便对阮佳妮上下其手。

  “不要了,我还要赶工呢。”阮佳妮推开纪臣。

  纪臣嘴上说着“好”,手却停不下来,伸进阮佳妮的衣服里,揉捏着娇乳。

  直到手机响起,纪臣才停下。

  阮佳妮看着纪臣接电话时凝重的脸,便知定有要事要处理。

  果然,纪臣挂了电话,便说:“我有事,你把门关好,反锁上。”

  “嗯。”

  离开前,纪臣将她揽入怀中,贪婪地吸了一口她身上香甜的气味。

  阮佳妮透过窗子,纪臣一身黑色的西装和夜色融为一体,仿佛他就是黑夜的一部分……

  她第一次看到,他肩上无形的压力,和那张冷峻的面孔下,疲倦的心。

  另一边,纪臣接到电话便匆匆赶到医院。

  老纪总病重,情况不大好。

  纪臣到医院的时候,老纪总躺在病床上,经过医生的抢救已无大碍。

  “你……来。”纪山河一头花白的头发,脸上布满了皱纹,因为病重,更显得一脸病态。

  谁能想到,曾经一手创立纪氏集团,叱咤商场的纪山河,此刻竟如一普通老人一般,老态龙钟,病痛缠身。

  纪臣走近,他从来不喜欢自己的父亲,更准确的说,是不熟悉。

  “公司可好?”纪山河的声音很小。

  “嗯。跟盛世的合作很成功,预计年底前可以打通海外市场。”

  纪山河吃力地露出一丝笑容,对于面前地独生子,他一直是满意,骄傲的。

  “你28了,该成家了。你母亲没抱上孙子就走了,始终是个遗憾。”说到自己的妻子,纪山河有些愧疚。他年轻时忙于工作,家里的事一概不过问,妻子性格温婉,从不责怪他。

  “这事我自有主张。”纪臣有些反感这个话题。

  “我知道你不喜欢,沈家那姑娘随她去吧。”纪山河说话很慢,说几句就要咳嗽,纪臣在一旁耐心听着,“你若有喜欢的人,就带来,我看看。”

  纪臣有些诧异,先前他态度强硬,放话除了沈家千金谁也别想进沈家大门一步,只因为和沈家素来交情深厚,商场上的关系千丝万缕,强强联手才能稳固。

  纪山河仿佛读出了纪臣的疑惑,垂眼说道:“你母亲跟我谈过,你不在。她想你娶一个心爱的女子,她一辈子没要求我做过什么,只这件事。”说到这里,纪山河的眼眶有些湿润,始终是他欠了她。

  听到母亲,纪臣抿紧薄唇,强忍住泪。从小到大,只有母亲陪伴着他,他性格孤僻,屡屡让母亲难堪,但记忆中的母亲,从未跟自己急过。

  父亲缺失了他的童年、青年,母亲一心一意扑在他身上,饮食起居,细致入微。

  “谢谢。”挣扎了许久,纪臣才说出这句话。

  “你我父子,不必说谢。回去休息吧。”

  纪山河侧过头去,不去看他,眼泪滑落,打湿白色的枕头。

  这是或许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最后的一点自尊心吧。

“听说之前那个被总裁带进办公室的那个女人,是总裁的情人!”

  “谁说不是呢?现在的小姑娘,不想着努力,尽走些歪门邪道。”

  “哎……世风日下啊!”

  “我的纪总啊!梦中男神,就这样变成了别人的男人。”

  “也就一时新鲜,过几天就甩了。”

  公司午休期间,正是八卦解闷的最好时间,纪总拉着一个女人进办公室到深夜才出来的事传遍了整个纪氏集团。

  “阿嚏——”阮佳妮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是感冒了吗?”对面的谭宇辰关心道。

  “可能是吧。不好意思啊。”

  “没事。身体最重要,秋天来了,温度降低,你要照顾好自己。”

  谭宇辰今天穿了一件灰色的毛衣,脖子上围了一条格子围巾,看起来像个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身上没有丝毫商场驰骋的戾气。

  “嗯嗯,谢谢关心。”阮佳妮接过谭宇辰递过来的纸巾。

  “这个设计效果我很满意。谢谢。”

  “客气了。”阮佳妮微笑,“您妻子一定很幸福。”

  “妻子?”谭宇辰诧异。

  “难道不是吗?这房子……”

  “不是的,这是按着我妹妹的想法做的。”谭宇辰漂亮的眼眸里滑过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揉花蒂春药|撕裂疼痛娇嫩哭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