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今晚想做被注满奶油的小泡芙_鲤鱼乡 软肉

2020-12-25 14:27:2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1第1章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还好没受到伤害,再看看屋里,摆设很简漏,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正想着,一位约三十岁左右的妇人推开门走了进来,见了我,高兴的问道:“姑娘,你醒了。&rd

1
第1章

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还好没受到伤害,再看看屋里,摆设很简漏,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正想着,一位约三十岁左右的妇人推开门走了进来,见了我,高兴的问道:“姑娘,你醒了。”

    

     “大嫂,这是哪里?”

    

     “乌山,你醒了就跟我出去见严先生。”大嫂热心的拉起我的手朝门外走,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花花曾经说过《孙子•;谋攻篇》里有一招叫做:知已知彼,百战不殆。

    

     走出房门,我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这里竟然是个村子,离我不远处,一小女孩正蹒跚学步,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紧跟其后,生怕她跌倒,几个四五岁的孩子,在她旁边嬉笑打闹着,一切是那么的和谐,让我差点忘了这是贼窝。

    

     “婆婆,你慢点,”大嫂朝老婆婆喊着,并放开我的手,向老婆婆跑去。

    

     “很惊讶吧”一男音在我耳边想起,我本能的转过头去,露出甜甜的笑容:“老有所养,幼有所依,本来就是很平常的事情,严先生为什么觉得我要惊讶呢?”

    

     “在寻常人家是很平常的事,但这里是贼窝,而且这寨子里所有的人都没有血缘关系。”严先生边说边指了指了远处,我立刻会意,点点头,边走边说道:“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

    

     严先生一怔,猛的看向我,我也向看他,却找不到他的眼神,似乎他只是透着我,想要看清别的东西。

    

     被一个陌生的老帅哥这样看着,挺不自在的,我尴尬的移开目光“其实山贼可不是强盗的代名词,它的另一种含义,可理解为好汉。”

    

     “哈哈,头一次听到这么有趣的解释,不过,严某比较好奇的是你好好的姑娘家为什么想当山贼?”

    

     “谁规定只有男的能当山贼了?”我反问。

    

     “那姑娘你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看了看严先生一眼,心想:我现在的这具身体的一切都还是个迷,又不能用我之前的身份。强挤两滴眼泪,装作一副很伤心的样子说道:“一年前,我在俞州城外一悬崖底醒过来,对于自己之前的一切全部都忘记了,只好四处流浪,为了生活,被迫做了‘梁上君子’,为了方便行事,我才女扮男装,今天给你们的见面礼,是我前两天偷了一富贵人家的,听说乌山好汉劫富济贫,所以,我才想到以男装投靠。”

    

     “原来如此!”严先生似信非信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对我还有所顾忌,在朝庭的人来之前,我一定要赢得他们的信任,让他们主动投降,避免不必要的伤忙。

算算,来乌上已经好几天了,只有严先生偶尔会跟我聊聊天,其它的山贼似乎都有意避着我,从几个老婆婆那里了解到,乌山地势奇特,这个小村子是乌山一角,外面的人很难找到入口,因此避过了朝庭的数次搜山。

    

     我独自一人坐在树下思考着,看到一大群山贼向我这边走来,直觉告诉我,他们又‘满载而归’,山贼总共三十一个人,而且每个都有点残疾,即能避过朝庭的搜捕,又能每次都捕对猎物,他们应该有一套完善的打劫方案吧?像一队有组织、有纪律的军队,看来严先生这个人不能小瞧,搞不好以前当过将军什么的?不过他们只劫财、不伤人这一点我倒是挺欣赏的。

    

     “各位好汉辛苦了,快里面坐。”我热情的招呼他们进屋,殷勤的倒着茶水。

    

     “山贼就是山贼,你个小丫头片子,不要以为拍拍马屁,兄弟们就会当你是自己人了,要不是严先生阻止,我早就杀了你。”某山贼接过我递的茶杯,重重的摔在地上,杯子碎片夹杂着茶水溅在我的长衫上,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本能的后退两步。

    

     众山贼都站起身,目带凶光的看着我,我干笑两声,讨好的说道:“各位好汉请息怒,小女子真心认为各位都是劫富济贫的英雄好汉,想当年梁山一百零八名壮士,全是朝庭通辑的‘钦命要犯’,他们义聚梁山,被世人称为‘梁山好汉’。”

    

     “恕严某孤陋寡闻,敢问姑娘,当年是哪一年?”严先生边说边走进屋子。

    

     我出了一身冷汗,我哪知道是哪一年?花花说的那个年代,根本不存在我们这个时空,反正是故事就继续编吧,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又说得清楚,只是花花警告过我,让我不能给别人讲她那个时代的故事,罢了,性命都不保了,还管那么多?更何况我现在换了身份,别人就算要查也查不到花花那去。

    

     我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轻笑道:“这重要吗?”

    

     严先生淡淡一笑,没有回答,倒是山贼们开始吆喝了:“什么故事?快说快说!”

    

     “很久以前,汴梁市集一片繁华,各种杂耍献艺处处表演。一群浪子正为高俅踢球表演而喝彩,因一耍棍艺人拉走了观众……老都管引陆谦、富安见高太尉,让林冲持刀入白虎堂,后借机陷害林冲,将其发配沧州。”我一口气讲到

我轻咳两声,山贼们争先恐后的给我倒水,我喝着水,在心里偷笑,没想到一个故事,就把这群人给收买了。

    

     “高俅太坏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