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妖精你要把我榨干了|强压着她欲仙欲死

2021-04-16 16:58:4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仙絮故作俏皮之色,但表情明显不怎么自然。

“啊……”朗星没想到她竟跟自己拉起了家常,怔

“你是不是永远也不会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名字?”仙絮故作俏皮之色,但表情明显不怎么自然。

    “啊……”朗星没想到她竟跟自己拉起了家常,怔了一下才道:“我跟帝妃说过了,你们叫

    我玄星就好了。”        

    仙絮笑着道:“我知道,这是她给你起的名字,你本来想让我们叫你暗星的,她在谈论你的时候总是爱叫你小玄星。”

    “呵呵。”朗星尴尬的笑了笑,跟仙絮相处真是受罪啊。

    “你是哪天来的?来了多久了?”仙絮为了缓解尴尬忙又换了个话题。

    “半个月多一点。”

    “那……她怎么就闭关了呢?”仙絮困惑的问。

    “嗯……我们谈了谈道法,她有所感悟就闭关了。”

    “哦,什么高深道法?我能听听吗?”仙絮又作出俏皮模样。

    朗星敷衍道:“万一你要也闭关了我就没法走了,等下次我再说给你听吧。”

    “你还会来吗?”仙絮盯着了问。

    “会来的,等有空闲了就来。”朗星目光游移,明显是有些不耐烦了。

    “她很想你,你有工夫就来吧。”仙絮很认真的说,似是这番谈话的目的就是替好姐妹向朗星提出这个请求。

    “好。”朗星多一个字也不想说了,希望这场谈话能早点结束。

    “那……你走吧,我会照顾她的。”仙絮也受不住这尴尬的气氛了。

    “好,有劳你了。”朗星如释重负的笑了笑,飞身就走。

    “哎,那天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以后不会了。”仙絮对飞远的朗星传去这道神念。

    朗星转回身满面笑容的对她摆了摆手,然后逃也似的出了法阵。

    对着朗星消失的地方望了一会,仙絮羞惭的低头向自己的住处飞去,心里酸苦辛辣难言是什么滋味,以前她对帝妃勾引朗星的行为是暗怀不齿的,可如今她有点嫉妒帝妃了。

    被迫过上这种与世隔绝的日子后,她们的世界里就只剩朗星这么一个男人了,即便朗星是头猪也会令她们格外关注的,何况这小子还是个如此善良之人呢,此前曾帝妃三番五次的把她往朗星怀里推,加上朗星最初贪花好色的表现,让她自然而然的就觉得和朗星的关系是暧昧的了。

    和帝妃不同,她是有心上人的,只是这境遇令那份忠贞变得没了意义,这才对朗星动了别样的心思,但终究是有纠结的,所以才有了这番含混不明的举动,留朗星多住了三日,总算鼓起些勇气想做点试探,却被朗星那敷衍的态度给弄得狼狈不堪。

    说起来她对朗星动心思也有替朗星不平的原因,她觉得朗星对帝妃太好了,可帝妃这些年把心思都放在了修炼上,虽然她反复跟朗星强调帝妃很思念他,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所以她觉得帝妃配不上朗星对其那么好。

    仙絮在为朗星而柔肠百转,朗星却一出法阵就像甩下一个包袱般迅速的把她丢在脑后了,连多想一下的兴趣都欠奉,当初第一次见到仙絮时,他正处于欲念蒙心的状态中,对这纤柔的仙子还是有些欲望的,可如今他对仙絮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跟她多呆一会都觉得是在受罪。

    要想活得不卑微,首先要活出自信和属于自己的光彩,仙絮显然还差得很远,这次不该有的纠缠令她在朗星眼中变得更加暗淡失色了。

    奢望本就是能令人丧失尊严的,没有自知之明的奢望就更可悲了,换回的只能是别人的厌烦和鄙夷,要想活明白不是件容易的事,那不但要有认清自己的智慧,还得有消减欲望的理智,在这方面帝妃无疑是比仙絮强得多的,所以二人在朗星那里得到的待遇也是截然不同的。

    朗星乘上德义雕后就是一阵急飞,这是为了尽快躲仙絮远点,飞出足够远后他松了口气,百无聊赖的坐在雕背上眼望天际不知该去向何方,他本来想在温柔乡中多安静些时日的,可仙絮搅了他的安宁。他仍不想回沈清那边去,主要是回去了无事可做,白襄的参悟一时半会还用不着他的指导,小鸟也在修炼,回去只剩让沈清替他发愁了。

    去看看凌香?朗星考虑了一下就把这个念头给打消了,虽然是挂念着凌香的,但凌香不是个有趣的人,以他此刻的心情是不太想过去的。

    他在蒲云洲呆的年头虽不少,但结交的人却不多,现在真是想不出能去哪了。

    虽然没能想出个去处,但德义雕却在他的指引下一路向西飞去,那是他和沈清上次去找御婵时所走的方向,他当然是想去找御婵的,可沈清的警告令他鼓不起多少信心了,化羽中期大神通们事确实不是他能参与的。

    在彷徨的心态下,德义雕不急不徐的朝西方飞行着,后来朗星索性躺了下来,暂且不去想要去哪了,转而思考起自己的未来。

    道心毁了,恐怕永远不会没资格和御婵比邻而居了,而这是他先前活着的目标,失去了这个目标他还该为什么而活呢?

    苏婉?想到苏婉朗星更加灰心了,自己把她引上了别样的修途,凭这位仙子的聪慧,将来的成就不会比御婵低,没失道心时,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可失了道心他的前途就到此为止了,此前他一直害怕随着道心的丧失还会引发其他的损失,现在他意识到信心和骄傲已经随着道心的丧失而开始崩塌了。

    配不上御婵,也配不上苏婉,那自己该为什么而活?

    三天后,朗星望向天空的目光有些暗淡迷离了。

    七天后,仰躺着的朗星改成了蜷缩侧卧,他拒绝再思考下去了,反正他就是不后悔,只要能医好白襄,失去再多他也认了,可到了这般拒绝思考的地步已经说明是在硬撑了,是准备逃避了。

    “敢问是哪位仙君大驾光临。”

    一道充满恭敬的神念令萎靡不振的朗星坐了起来,举目望去,见有几个身穿天道九营战袍的人远远的出现在前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