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滚烫的东西顶着自己|小妖精真紧好湿办公室高H

2021-04-17 08:58:1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朝阳雷炎来的毫无预兆,更是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唯一并未感到意外的人,就是连灵魂都遭受了囚禁的左风。

其实左风的心中,却是要比其他人还要更加的忐忑。因为他明白朝阳

朝阳雷炎来的毫无预兆,更是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唯一并未感到意外的人,就是连灵魂都遭受了囚禁的左风。

    其实左风的心中,却是要比其他人还要更加的忐忑。因为他明白朝阳雷炎在做什么,却根本不敢肯定,接下来的变化,是否会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至于曾荣和殷无流,既没有任何准备,更不明白这些火焰到底要做什么。一会儿殷无流在担心,火焰可能是要破坏对自己有利的局面。一会儿曾荣发现,这火焰竟然自己开始干扰自己。          

    可以说这火焰刚刚出现不久,立刻就遭到了敌我双方的怀疑,没有谁再信任它。尤其是曾荣在最初看到朝阳雷炎的时候,还想过如果有可能,自己稍微配合一下,也许能够发挥意想不到的效果也说不定。

    然而从结果来看,意想不到确实是真的,问题是结果却是与自己预判的截然相反。哪怕还有一点点的选择,自己现在都希望能够,将朝阳雷炎给驱逐出去。

    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殷无流眯起的双眼中,已经浮现出了淡淡 笑意,显然他对于眼前的局面非常满意。尤其是在曾荣神情变得难看,以及崩塌空间内部,那混乱的能量不再快速聚集,而是一部分靠近朝阳雷炎的部分,已经开始扩散开的情况下。

    可惜殷无流现在无法传音进入其中,否则他定然会好好的嘲笑一番,狠狠用言语奚落曾荣和左风两人。

    曾荣越是搞不清楚状况,心中就越是感到郁闷,可是这已经是他现在能调动的最后力量,不管怎样都不能够轻易放弃。

    曾荣恨恨的瞪了朝阳雷炎一眼,也顾不得太过显眼,他直接舞动起双手,开始以这种最直接的方式,来通过精神领域御动狂暴的空间之力。

    然而关键问题却是,曾荣能够控制的空间之力越来越少,不论他如何努力都改变不了现状。

    就好像用竹篮来盛水,不管如何努力,都改变不了水从缝隙中漏出去的结局。眼前那些朝阳雷炎释放出来的火焰,就像是瘟疫般快速传播着,所到之处就只有一个结果,那些狂暴的空间之力,变得不听从曾荣的指挥。

    面对这样的结果,曾荣已经从最开始的焦急,到了现在彻底被愤怒所取代。而一开始曾荣是想要主动避开朝阳雷炎的,可是现在的他却是不得不,以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对朝阳雷炎发动轰击了。

    其实曾荣也是逼不得已,他当然知道朝阳雷炎的来历,也打从心底里不愿意同朝阳雷炎为敌。可是现在对方等于在封死,自己最后的一条退路,这让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坐以待毙。

    被逼无奈的曾荣,控制着一片狂暴空间之力,就直接向着那朝阳雷炎轰击过去。双方毫无花巧的碰撞,却是狂暴空间之力被顷刻间瓦解。

    朝阳雷炎只是微微摇曳,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损伤,甚至影响都非常的小。就好像用一把沙子投入到篝火之中,想要借此将火焰熄灭根本就不可能。

    发现自己的努力以失败告终,曾荣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很快就疯狂催动自己的精神领域,向着那朝阳雷炎冲击了过去。

    双方交手的过程看似有些缓慢,可是全部都是在顷刻间发生,甚至于就在几次眨眼的时间内,就轮到曾荣玩命了。

    要知道现在的曾荣,他所拥有的精神领域就这些,原本是要用来全力催动狂暴空间之力的。如今却不得不用来对付朝阳雷炎,这样就算胜利的是自己,结果也多半要死在殷无流的手中。

    本来就不多的存活机会,现在被朝阳雷炎搞得更是雪上加霜,然而曾荣对形势看的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

    精神领域向着朝阳雷炎冲击过去,双方在迅速的接近,越是相互接近,曾荣就越是从心底里感到不舒服。

    那是一种属性上的相互克制,是截然相反的两股力量,在彼此接近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消耗。

    曾荣在出手之前,其实就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甚至他也暗暗的估计过,自己根本就无法与朝阳雷炎对抗。可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哪怕对结果有些猜测,他依旧选择了冲上去。

    “呲呲,滋滋滋……”

    一开始传出的是漏气般的声音,那些是包裹在精神领域之外,层层叠叠的空间之力,迅速变得千疮百孔后发出来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很快就变成,油锅里面放入肉以后煎烤的声音,若是能够近距离观察会发现,属于曾荣的精神领域,正在快速的缩减,那是在承受恐怖的破坏力时,被快速的给抹掉了。

    剧烈的痛苦让曾荣面容扭曲,哪怕他已经有过一些猜测,可是真正要承受的痛苦感觉,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可问题是现在他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自己的精神领域已经冲上去,朝阳雷炎也正在倒卷而来。如果自己这个时候冒然后撤,反而会引动的朝阳雷炎,狠狠的向着自己扑来。

    所以明知不敌的情况下,曾荣还是咬着牙去坚持,可是他的一颗心,此时已经直接沉入到了谷底。

    左风虽然灵魂被囚禁,可是通过之前撞击产生的裂缝,他还是可以感应到外界的变化。朝阳雷炎直接攻击曾荣,他都都已经知道了,甚至未曾直接伤害曾荣的身体,可是精神领域的伤,对武者的影响会更严重。

    心中焦急万分,又带着一腔的怒火,左风立即就将自己的情绪波动,传递进入到朝阳雷炎的炎核当中。

    “你疯了不成,我让你帮忙,你却反过来伤了他,到底你想要什么,就算是你肯帮忙,也不能这样害人吧!住手,还不赶快住手!”

    面对左风传递过来的讯念,朝阳雷炎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般,它只是在专注于持续向曾荣的精神领域发动攻击。

    火焰的焚烧还在持续着,曾荣的痛苦也在不断的翻倍,可是比起念力传递过来的痛苦,更加折磨曾荣的却是绝望。

    远处看着眼前变化的殷无流,那张老脸上已经快要乐开花了。他原本一直在担心,朝阳雷炎搞出来的动静,与那个左风有些什么关系,会破坏了自己好不容易建立的局面。

    现在他终于可以放心了,那火焰不知道怎么回事,偏偏会针对曾荣。本来自己抹除左风后,就会将曾荣解决掉。

    然而只是平平常常的杀人,可远远及不上眼前这样有趣的多,毕竟杀人怎及得上,看着敌人在绝望中苦苦挣扎,再不甘中慢慢死去来的痛快。

    所以殷无流现在什么都不准备做,他甚至有那么一刻,都想要将左风从囚禁的状态释放出来,然后让其清楚的看到眼前这一幕。

    不过这只是他的脑海中,快速闪过一个念头罢了,他终究不敢轻视左风,不敢节外生枝。他现在只是什么都不做,看着朝阳雷炎与曾荣,他们两个彼此争斗,内耗到两败俱伤。

    他甚至在暗暗的期盼着,曾荣能够让朝阳雷炎消耗严重,这样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收服这特殊的火焰。最不济还可以从火焰中,将那柄十斩之一的见炎剑给取走呢。

    在殷无流心中暗暗欢喜,曾荣的情况越来越糟糕的时候,在那崩塌空间中,突然间出现了特殊的变化。

    如果说此时出现的变化,事先毫无任何预兆并不准确,因为之前就已经有过变化,只是曾荣未曾察觉到而已。

    而这种变化,只有朝阳雷炎不仅有所觉察,甚至根本就在朝阳雷炎的预料当中。

    属于曾荣的精神领域被不断的磨灭着,同时也在不断的消耗着,内部的能量迅速的消失。

    与此同时精神领域的不断减少,渐渐的产生了一种特殊的吸扯之力,那些吸扯之力诡异的覆盖了崩塌空间内的所有区域,包括各种裂缝中,层层叠叠中的所有空间。

    那些吸扯之力不断的增加,导致了内部的无数极寒气息,开始受到吸引向外释放而出。它们不断的汇聚过来,最后向着曾荣的精神领域中融入进去。

    本来处在痛苦当中,曾荣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精神领域已经快要接近崩溃。

    ‘完了么?就到这里了么……,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上天连让我最后拼一次的机会都不给。老天果然真的很会开玩笑,让我一次从淬筋期晋升到凝念期,然后又让我在同一天陨落,我恐怕是这片大陆上,永远无法超越的最大笑话了吧。’

    在曾荣满心绝望,已经缓缓阖上双眼的时候,一股特别的凉意出现在精神领域当中。那种极寒的气息,普通武者可能会瞬间僵硬,也只有曾荣所具备的属性,可以将其吸纳。

    可问题这极寒的气息,来的毫无预兆,而且是以一种纯粹的能量形势,补充进入自己的精神领域当中。

    错愕的睁开双眼,紧接着曾荣就发现,精神领域当中的那种使人发疯的痛楚在减退。最诡异的是原本在不断磨灭自己精神领域的火焰,竟然在不断的滋养自己的精神领域。

    那种极阳般的炎力,似乎在弥补着之前精神领域当中极阴的寒气损失,这种以阳补阴的方式,曾荣恍惚间好似回忆起了过往看到过的某一本古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