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捏着小奶头h|我的继女是我的菜12

2021-04-17 09:15:2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这也才半天不到的时间,小师妹的表现叫他一再改观,要不是时间不允许,他都想好好发掘发掘小师妹这个深不可测的宝藏了,白墨看向柳云姝的眸色越发的深沉。

换洗更衣,带上手术

 这也才半天不到的时间,小师妹的表现叫他一再改观,要不是时间不允许,他都想好好发掘发掘小师妹这个深不可测的宝藏了,白墨看向柳云姝的眸色越发的深沉。

    换洗更衣,带上手术帽,柳云姝跟在杜老和白墨身后,缓步走向手术室,这是她重生以来,首次踏进手术室,深埋在血脉中的因子隐隐悸动。

    前世,恩师曾不止一次的说,她啊生来就是干医生这一行的。          

    “师父,云姝,这位是王俊毅,王教授,丁文博,丁主任,冯建辉,王教授的学生。”白墨介绍完等下要通力配合的三位医生,指向忙着做术前准备的两个护士,“护士谭艳丽和护士长王燕。”

    “那个王燕?”柳云姝柳眉微挑,心下一沉。

    “嗯,没办法,这场手术是提前准备好了的,护士长的工作比较重要,没人能顶替她。”白墨眸色沉冷。

    周山见柳云姝于心不忍,忙解释道,“小师姑,你放心,作为医院职工家属是有优待的,目前,王姐她丈夫暂时还不能上手术,先稳住生命体征,检查结果一出来,立马做术前评估,这些师父都已经安排妥了。”

    柳云姝口罩下的嘴角微微上扬,面冷心热的白墨师兄啊,原来也是个暖男。

    “云姝,开颅手术风险很大,容不得半点闪失,等下开始后,注意不要靠太近,以免打扰你师兄操作。”

    杜老紧锁的眉头始终就没松开过,忍不住再三叮嘱头次进手术室观摩的柳云姝。

    “是,师父,我会注意的。”柳云姝神色认真地点点头,想到等下的手术,必定又是一场精神高度紧张的硬仗,师兄白墨昨晚值大夜今早又被叫去救援,柳云姝默默从空间拿出一粒益气丹,想了想又取出一粒,师父在上不敢不孝敬啊!

    白墨跟王俊毅和丁文博重新调整了手术方案,手术延迟近十五分钟才开始。

    白墨手法娴熟,手术进程很快,柳云姝站在一旁启用异能天眼全程透视,紧张得心口砰砰直跳,简直比她自己上手术都还要紧张三分。

    很快,手术到了关键环节,柳云姝的目光始终都紧紧锁定在白墨的手术上。

    当刀尖近乎擦着血管肌瘤一刀切下去时,柳云姝屏住了呼吸,瞬也不瞬地盯着刀尖,好在白墨手很稳,干净利索没有分毫偏差。

    然而,就在柳云姝心口一松的时候,白墨手下动作却突然一顿,执手术刀的手纹丝不动,白墨低头沉吟道,“血管肌瘤靠太近了,必须先处理,俊逸,文博你们俩来,按第二套方案进行。”

    王俊毅和丁文博相视点头,分工合作,一人处理一边,冯建辉在旁直抹冷汗,血管肌瘤如若处理不当太容易破裂出血了。

    冯建辉才这么想。

    下一秒,白墨低呵,“建辉,止血。”

    杜均堂和柳云舒脸色大变。

    血管肌瘤破裂出血了!

    “纱布……”

    “止血钳……”

    “……纱布再来……”

    王燕和谭艳丽两人有条不紊地递东西,心里却很慌,这么大的出血量,怕是不好!

    杜均堂大步上前,拧出针灸包,从颈肩的穴位开始一步步封穴。

    多种措施下,血慢慢止住了,然并卵,接下来要怎么将血引出颅脑成了大难题。

    大脑神经错综复杂,稍有不慎人就没了。

    杜老此时也束手无策,白墨眉峰紧锁,用纱布少量吸取,但却如履薄冰,生怕碰触周围的神经,整个进程非常缓慢,须臾间,白墨大汗淋漓。

    “师父,师兄,我有办法或许能试一下。”柳云姝没将话说那么满,但眸色分外坚定,给人以不容拒绝的气势。

    杜老和白墨相视凝眉,白墨手下动作未停,杜老则拉过柳云姝面露凝重,杜老被柳云姝几次三番的表现惊艳到,对她多了几分信任,但却更多了几分担忧。

    “云姝,你有把握吗?”

    “有!”柳云姝神色肃然,清明的瞳眸中满是坚定之色。“师父,救人要紧,等下了手术台,我再跟您老细说。”

    “好,注意别逞强,感觉不行就喊你师兄接手。”杜均堂依旧不太放心的叮咛。

    柳云姝重重点头,得了首肯,她便立马上前。

    王俊毅和丁文博得了白墨的示意,两人都往后闪,给柳云姝腾出空间。

    柳云姝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针灸包,杜老眼皮子一跳。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柳云姝一下子就将银针插进脑中,所有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小丫头这也忒大胆,忒鲁莽了!

    然而,旁人有所不知的是,柳云姝有异能加持,手里的银针看似毫无章法,但却精准避开神经和血管,顺利插进脑干。

    最为重要的是,她这套银针是特制打造的,别看银针特别纤细,但里面却是中空的。

    柳云姝凝神静气,给银针注入灵力,利用虹吸原理,很快便有血液引流了出来。

    如此往复数次,确认脑内出血基本引流完毕,柳云姝方才收回银针。

    而此时,几乎所有人都看呆了,冯建辉眼睛贼亮,稀罕得恨不能抢过来研究研究。

    “出血基本上引流完了,我还顺手帮你们把血管肌瘤的部分做了预处理。”柳云姝有些虚弱的道,“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白墨冲她微微颔首,惊诧于她神乎其神的手法,白墨整个人都处在一种骇然惊讶的状态,如若不是场合不对,他真想好好问问小师妹她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王俊毅和丁文博亦是满心惊诧,不止稀奇柳云姝手中玄妙的银针,更加震惊于柳云姝的胆大心细,手下功夫竟然那么稳,心下无不赞叹,真不愧是国医圣手杜老带出来的徒弟。

    柳云姝都不知道她竟然一战成名了。

    她这儿正因过度消耗精气神,出现了久违的头晕耳鸣,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云姝,你怎么样?”杜老看出柳云姝的不对劲儿,忙扶她到一旁坐下。

    “我没事。”柳云姝虚弱一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