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古风肉肉高辣各种地方np*撩得你流水文章

2021-04-17 09:17:2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一把看似像豆子一样的东西,却是能够要人命的,因为刚刚,孙恨竹就被喂下了这么一颗豆子,然后整个人便开始遭受了残酷的折磨。

这是一种毒药,在杀人之前会先诛心的毒药。

一把看似像豆子一样的东西,却是能够要人命的,因为刚刚,孙恨竹就被喂下了这么一颗豆子,然后整个人便开始遭受了残酷的折磨。

    这是一种毒药,在杀人之前会先诛心的毒药。

    豆子已经从男人的手中撒了出来,密密麻麻向着铁山就飞过来。        

    而与此同时,铁山也动了,他忽然将上衣一把脱下来,抡在了空中,直接将这豆子全部都给收了起来,同时一步跨到了男人的面前,将被收起来的豆子,一颗不落的全都强行喂进了男人的嘴里。

    唔......唔......唔!!!

    “你,你......”

    男人一边捂着自己的喉咙,一边冲铁山瞪大着眼睛,他的脸上开始恐惧起来,马上又开始喊道:“解药,解药,我的解药......”

    一双手就开始在身上乱摸,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药力这么快就已经发作了,他的手在抖,他整个人都在抖,而且越抖越厉害。

    一个白色的小瓷瓶被他从怀里掏出来,他打开了小瓷瓶就要往嘴里倒。

    可手却突然停在了半空中,被另外的一只大手给牢牢抓住了。

    “啊,啊......”男人挣扎着喊叫,瞪大眼睛看着铁山怒道:“你松手,松开......你不松手,我们都得死,谁也活不了。”

    铁山的嘴角很邪气地一笑:“去尼玛的吧,当老子是被吓大的呢?”

    一把将小瓷瓶给薅过来了,向孙恨竹走过来,喂她吃下解药。

    “不......不!!!”

    眼看着解药被孙恨竹一粒儿接着一粒儿地吞下去,男人的脸上痛苦、焦急、不安,他嘶吼地大喊道:“不,你不用吃那么多,你只是中了一点的毒,你最多吃下三粒儿就可以了,给我,给我......”

    笃笃笃......

    孙恨竹一口气,把所有的解药都给吃了,一粒儿都没有剩下。

    她的脸色马上就好转起来,脸上那痛苦的死气,这时快速地褪去,很快就变得红润有血色,她整个人虚脱地躺在了地上,但这一刻,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就如同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

    “不,不,不!!!”

    男人躺在地上大叫,他的脸色已经开始难看起来,皮肤下的血管和青筋,这时全都开始跳出来了,并且一双眼珠子开始往外凸,模样愈发狰狞起来,整个人抽搐了几秒钟之后,忽然噗、噗的两声响,两颗眼珠子爆了,脸上的那些血管以及身上看不见的地方也爆裂了,他的血水淌了出来,哪里是什么鲜红色啊,已经变成了浓黑色。

    铁山解开了孙轩身上的绳子,转过身向门外走去。

    孙轩马上爬起来,去给孙恨竹解开绳子......

    ......

    仓房外的空地上,正在进行着另外的一场较量。

    那个一身黑衣,手里头拿着半截惨白肋骨的阴森男人,正目光狠辣地盯着眼前的铜山。

    铜山身材高大,站在原地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魁梧,再加上那一身横练的功夫,哪怕是原地不动,强大的威压也是笼罩而来。

    “咯咯咯......”

    黑衣男人阴森地笑着,那一双眼睛就像是锋利的刀子一样扫在铜山的脸上,“好强大的横练气息,可这又能怎么样,人类再强大,和林子里的野兽比起来,也是那么的渺小,我们崇尚的炼体,不过是对野兽那强劲体魄的向往,可造物主是公平的,它给了人类智慧的大脑,就会势必削弱人类的体魄,即便再横练,你又能如何?是比得过大相,还是比得过老虎,还是比得过黑熊?”

    铜山向来沉默寡言,不像铁山偶尔还会邪气地一笑,说上一两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他沉着脸向这个看起来就很邪门儿的男人走过来,脚底下踩在落叶上,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

    黑衣男人脸上的笑容忽然一敛,与此同时手中的半截肋骨轻轻地一弹,顿时一阵阴阳顿挫,听了让人的心底寒栗的音节发了出来。

    这音节是那么的邪性,明明是声音不大,却是能传出去老远。

    哪怕是在一百米,二百米之,甚至更远的地方听起来,都是那么清晰......

    一阵低沉的嗷叫声,很快就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十几条体型壮硕的斗牛犬,向铜山围了过来,这些斗牛犬的眼睛都是红色的,张开着的大嘴牙齿阴森,嘴里头往外淌着哈喇子…很恶心,也很吓人。

    “嗷!”

    打头的一只壮硕的大号斗牛犬,直接高高跃起,向着铜山就扑了过来......

    喝茶......

    在如今这季节,晒着温暖的阳光,再喝上一杯温热的茶,很惬意。

    茶是地道的山间好茶,就是熬制烘晒的过程中,处理的稍微欠缺了一点,也可能与今年的雨水大有关,茶碱的味道稍微浓了一些。

    孙兴昌坐立不安,他看着面前的年轻男人,感觉到一股很强烈的邪性。

    林昆邪性么?

    咱们林老板只是用心地品着茶,脸上可是一直都带着笑容呢,若真论起邪性来,恐怕两个他都比不过一个孙兴昌孙老板啊。

    好朋友地孩子都能出卖,这心得多黑?都说江湖上讲究道义,如果道义是一个能够看得见的东西,一定是被他这个狼心狗肺给吃了。

    孙兴昌没有反抗?

    怎么可能,宽敞的山间别墅里,那冰凉的地砖上躺着十几个大汉,其中的一半昏死过去了,另外的一半在咬牙尽管憋着浑身的疼。

    叫?那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他们只要敢叫出来,林昆能踢断他们的肋骨。

    刚刚就有没忍住的,结果怎么样,断了三根肋骨,吐了两大口的鲜血之后,晕死了过去。

    “茶还行,虽然茶碱的味道浓了点儿,但胜在这东西地道啊。”

    林昆放下茶杯,点了点头笑道。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孙兴昌连连笑道,这心里头啥滋味儿,只有自己知道。

    “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林,叫林昆,这名字你可要记好了,在不久的将来,它在藏西是会很出名的。”林昆一脸微笑地道。

    “是是是,小哥您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孙兴昌尴尬地拍着马屁。

    能是一般人么,进来就撂倒了他手底下的多员猛将,刀棍不好用,甚至把枪都掏出来了,结果怎么着,扳机还不等扣动呢,就被抢过去直接拆成了一地零件。

    孙兴昌的心里头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这tmd还是人么,就是一牲口。(二一)

    暂时服软、暂时隐忍、暂时拍着马屁......

    外面,还有高手在呢,等那些高手们过来了,要了这孙子的小命!

    孙兴昌在心里头暗暗地想着,忽然间就觉得眼前的阴暗,终于要重见光明了。

    “再来一杯。”

    李轩将杯子推过来,孙兴昌马上陪着小心,端起茶壶来满上一杯。

    满杯酒,半杯茶,他现在可顾不了那么多,只要能暂时安抚住这小子就行,呵......还tmd记住你的名字,以后在藏西很出名?老子今天就把你留在这儿,随便在林子里挖个坑给埋了。

    ......傻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