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清纯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女朋友约过30多个男人

2021-04-17 09:30:0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十来分钟后,华乔山阴郁着脸走进了马兰的房间。

“告诉我,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昨天晚上你在哪里?”华乔山一把扯过马兰,眼里除了愤怒,就是杀气腾腾。

马兰心里不

十来分钟后,华乔山阴郁着脸走进了马兰的房间。

    “告诉我,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昨天晚上你在哪里?”华乔山一把扯过马兰,眼里除了愤怒,就是杀气腾腾。

    马兰心里不禁抖了一下,但没有表露出来,强悍地看着华乔山,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是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看着马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样子,华乔山心里一愣,咬着牙道:“你敢跟我说假话吗?你是知道我的脾性的!”

    马兰并不惧怕华乔山的吓唬,而是直面华乔山说道:“我不怕你什么脾性,我也不会跟你说假话,要么不说,要说就来真的!我昨天晚上跟市.长在一起了……”

    华乔山牙齿咬得咯咯响,手狠狠地抽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抽到马兰的脸上,只见马兰一个侧身,躲过了华乔山抽过来的手。

    “你敢打我?”马兰也不是吃素的,冲着华乔山大声叫道:“你凭什么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我是你什么人?你对我负有什么法律责任?”

    华乔山不理会马兰的质问,而是咬着牙问道:“你到底跟没跟邓划生上.床?”

    “上了!”马兰回答得很干脆:“要不要我打电话给市.长,让他确认一下?”

    听着马兰的话,看着马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华乔山倒是冷静了下来:马兰本来就是一个刚烈的女人,现在有邓划生给她撑腰,她更加有肆无恐。再说马兰跟他一丝一毫的感情都没有,有的只是利益上的关系!如果为了眼前这个不爱自己的女人失掉邓划生,那就太不值!况且自己的官途几乎都捏在邓划生的手上,自己没有必要去跟他争一个女人,把自己的仕途给毁了!

    想到这里,华乔山蔑视地看着马兰,道:“好吧,你都不在意,我也不在意,不管怎么说你还是我的女人,来吧!”

    说完,华乔山一把扯过马兰,三下二下把马兰剥了个精.光,直接压了上去……

    尽管马兰强烈反抗,但还是敌不过华乔山……就在华乔山肆意在马兰身上发泄之时,马兰的电话骤然响起,马兰第六感官那是邓划生打来的,于是,猛地推开华乔山,一把把电话拿了过来,看是邓划生打来的,便直接接了过来,大声说道:“市.长,我跟华县.长在一起,你跟他说吧。”

    说完,马兰直接把电话免提,并把电话递给华乔山。

    华乔山愕然,他没想到马兰竟然敢这么做,竟然把他跟马兰的事情,一脚踢给邓划生,竟然没有丝毫隐瞒和惧怕,这让华乔山对马兰突然有一种恐惧的心理。

    “乔山县.长,你在吗?”电话那端的邓划生没有听到华乔山的声音,亲切而又威严地叫着华乔山的名字和职务。

    华乔山不敢不吱声,瞅了一眼马兰,道:“领导,我在呢。我在跟马镇长商量点事儿,您有什么指示?”

    邓划生在电话那端顿了一会儿,道:“你以后要多多关照马镇长,她是一个很好的同志,工作能力强,为人也不错,是一个很有发展前途的女领导干部,你们宁山县领导应该把她作为重点培养对象,这个事我也跟定其书.记说了,他全力支持。你呢,要好好关照马镇长,不能让人欺负她了!”

    邓划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已经向华乔山表明马兰就是他的女人,华乔山你不仅要罩着她,而且不能再碰她!

    华乔山这才知道年纪轻轻的马兰是那么不好惹!拿着手机的华乔山头上的汗珠大颗颗冒了出来……

    邓划生在那边挂了电话,华乔山还拿着手机发愣,马兰一把拿过手机,冲着华乔山说道:“还来吗?你尽兴了没有?”

    看着马兰一副蔑视的样子看着自己,华乔山扯过衣裤,边穿边冷笑,道:“别以为这棵大树很好抱,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马兰瞟了华乔山一眼,没有吱声,转身走进洗手间。

    ……

    话说程叶在市内约戴川明见面之后,执意要开家公司,戴川明知道程叶根本就不是做生意的料,开着迟早也要倒闭,就没有同意,还是坚持让程叶到朋友的公司就职,有了经营理念和管理能力再说。

    想想戴川明的建议也不错,可想到自己被赖老板扫地出门,心里极其不好受,怎么才能挽回面子?即便自己离开古宁糖厂,也要走得体面些。

    “戴总,你能不能跟赖老板说说,让我再呆上十天半月的,然后我自动辞职离开古宁糖厂?”

    戴川明知道这是程叶面子在作怪,想了想,道:“好,我跟赖老板说说,如果他不同意的话,你就直接回华西来吧,我在这里给你找一家公司。”

    程叶点头,道:“好的,我先回宁山去,把收尾的工作理一理,然后完整地交给赖老板,只是我真的很遗憾,没有把地皮给他申请过来。”

    “这个你就别多想了,赖老板会有办法的!”戴川明边说边拿出了手机拨打赖老板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电话里传来了赖老板的声音:“喂,戴总,找我呵?”

    戴川明向程叶做了个不声响的动作,道:“赖老板,好久不见,你在华西吧?今天晚上咱们喝几杯,怎么样?”

    “我在宁山呢,我送新厂长过来,有时间再说吧。”

    “啊!”戴川明很是惊讶:“赖老板,你这动作也太快了吧?程厂长还没走呢。”

    “这跟我的新厂长倒位没有冲突啊,我已经通知她了,再说也没什么可交接的,她到古宁糖厂时间不长,好事没做一件,麻烦事却给我惹出一大摞,新厂长到位后,还得一点一点地给他擦屁股……”

    显然,赖老板对程叶不只是失望,更是愤怒,扩建地皮申请被拒批不算,还一个榨季的运蔗车的过桥过路费,古宁糖厂自己承担,那不只是经济损失,更是坏了古宁糖厂名声。

    赖老板的话,程叶听得清清楚楚,听到最后一句,程叶一把拿过戴川明的手机,大声说道:“老板,我的屁股我自己擦,任何人都擦不了!不信你等着瞧,他来擦只能越擦越脏!”

    戴川明愣愣地看着程叶,也不吱声,等着电话那端赖老板的回应。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