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白灼花液混合流出来来了*深入一下一下顶着

2021-04-17 10:04: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矢野任平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舒服一些。

牢房里非常的阴森。

在他的身边,躺着的,是同样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川能德行。

“对不去。&

  矢野任平仰着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舒服一些。

    牢房里非常的阴森。

    在他的身边,躺着的,是同样被打得皮开肉绽的川能德行。

    “对不去。”          

    矢野任平说了一句。

    川能德行对自己非常忠诚,他真的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助手。

    没办法,川能德行也一样受到了牵连。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川能德行喃喃说道“课长,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到现在,他还是习惯性的称呼川能德行为“课长”。

    为什么吗?

    因为这是我的任务。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算对得起老师。

    因为我必须要这么做!

    “是影佐祯昭让我这么做的。”

    矢野任平依旧这么说道。

    “不是的,不是的。”

    川能德行苦笑着“我知道您不是这样的人。”

    矢野任平笑了。

    他当然不是这样的人。

    可这是自己能够为这个国家做的最后的一件事了。

    “川能,你救了山木敬佐的命。”矢野任平低声说道“他们这么折磨你,只是想从你身上打开突破口而已。再审问你的时候,你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卸到我的身上,或许,你能够有一线生机的,川能,这是我最后能帮你做的事了。”

    “我不在乎,不在乎。”川能德行很固执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中国人!

    ……

    “矢野任平一口咬死了是你主使的。”

    山木敬佐看着有些无奈“这件事情干系太大,矢野任平所有的口供,我都已经派人紧急送到了南京,很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

    影佐祯昭心乱如麻。

    矢野任平为什么要血口喷人?

    上级不会相信的。

    可是,这依旧会给自己落下口实。

    本来,那些人就已经对自己非常不满了。

    万幸的是,石田英季是死在宪兵队的,自己多少可以脱去一些干系。

    “一定要让他全部交代出来!”

    影佐祯昭刚说完,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山木敬佐立刻接起了电话“是的,是我,明白……哈依,好的,我立刻照做。”

    挂断电话,他看了影佐祯昭一眼“司令部的电话,让我们立刻秘密处决矢野任平和川能德行!”

    “什么?”影佐祯昭一惊“他一定知道很多秘密,现在处死,这些事情,就再也没有机会弄清楚了!”

    “影佐阁下,您是前辈。”山木敬佐叹息一声“为什么要那么急着处死矢野任平,你比我更加清楚。”

    影佐祯昭不再说话。

    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了。

    这是丑闻,重大的丑闻。

    一个帝国的重臣,在上海,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宪兵队警务课长枪杀了。

    国内一定会严厉调查。

    中国派遣军和西尾寿造,很有可能都被牵扯进去。

    而且,卷入的人会越来越多,甚至会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那些对陆军,对中国派遣军早有意见的政敌,会借机发难的。

    这事扩大的话根本无法收场!

    所以,凶手必须死!

    不管矢野任平肚子里还藏着多少秘密,都已经不重要了。

    只有他死了,才能够死无对证,才能够让国内无法继续调查下去!

    才能够让很多人摆脱目前的困境!

    至于其它方面?

    那就并不重要了!

    影佐祯昭有些悲哀。

    这将让自己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

    可是,西尾寿造不会考虑到他的。

    “真的,一点挽救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影佐祯昭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道。

    山木敬佐站了起来“你也知道的,影佐君,上级的命令我没有办法违背,现在,我就去执行矢野任平的死刑!”

    ……

    几个士兵在那挖着一个大坑。

    矢野任平被拉了出来。

    山木敬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请彻底调查影佐祯昭。”

    这是矢野任平的回答。

    一直到了现在,他脑子里想的,依旧只有这一件事。

    能够让日本人心里产生哪怕一丁点的疑心,也是好的。

    自己死的,已经很有价值了。

    边上,跪着的是川能德行。

    一个日本兵,挥起了刀,一刀砍掉了川能德行的脑袋。

    然后一脚把他踢到了那个大坑里。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山木敬佐冷冷地说道“你都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我会让你在恐惧中死去的。”

    矢野任平笑了。

    恐惧?

    自己早就已经忘记什么事恐惧了。

    他被拖到了大坑里。

    一铲铲的土,落到了他的头上、身上。

    别了,我可爱的国家!

    别了,我的亲人们!

    别了,我魂牵梦萦的家乡!

    我以我血荐轩辕!

    矢野任平忽然轻轻的哼了起来,用只有他才能听到的声音哼着

    “中华雄立宇宙间,廓八埏,华胄来从昆仑巅,江湖浩荡山绵连,共和五族开尧天,亿万年!”

    那是大总统在位时期的国歌,“中华雄立宇宙间”。

    他只会唱这首国歌,还是当年老师教会他的。

    中华雄立宇宙间!

    等真正到了那一天,记得,告诉我!

    等到了再也没有外国敢侵略中华民族的那一天,记得,告诉我!

    等到了盛世到来临的那一天,记得,告诉我!

    ……

    土,已经渐渐的掩埋住了他。

    矢野任平拼劲全力叫出了他的这个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影佐祯昭,我杀了石田英季,我的任务完成了啊!”

    ……

    1950年,日本,佐世保。

    矢野美奈吃力的把小半袋粮食拖了回来。

    九年前,他的丈夫矢野任平死了。

    为什么死的,没人告诉她。

    可她遭到了残酷的迫害。

    她的儿子、儿媳、女儿都被迫害死了。

    只留下了一个才满月的孙子。

    是美奈,一手把这个孙子拉扯到这么大的。

    她穷寇潦倒,可只要看到孙子,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又充满了希望。

    家门口,站着几个陌生人。

    “你们是?”美奈疑惑的问道。

    “您是矢野美奈吗?”

    “是我。”

    那几个人,忽然跪倒在了地上,“咚咚咚”的给她磕了几个头。

    美奈被吓坏了。

    这是怎么了啊?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领头的那个人泪流满面“您和您的孩子,以后再也不会受苦了。我们要告诉您一个很漫长的故事,那是和您的先生有关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