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巨龙深捣|校园师生教室h文

2021-04-17 10:50: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李桑柔一行几条船,顺流而下,一路又轮流摇橹,尽量快赶,两天后,几条船就赶到了江都城外。

江都城燕子矶下的江面上,无数的大齐的战舰将江面堵塞的严严实实,战舰上招展的皇旗,绵

 李桑柔一行几条船,顺流而下,一路又轮流摇橹,尽量快赶,两天后,几条船就赶到了江都城外。

    江都城燕子矶下的江面上,无数的大齐的战舰将江面堵塞的严严实实,战舰上招展的皇旗,绵延无边,把那一段的江面,飘成了旗帜的海。

    临近水关,几条船听令停下,孟彦清跳上条小船,推开小船,划了几下桨,靠近上前,递上李桑柔和自己的腰牌。        

    腰牌被兵卒一层层传递上去,很快,一个偏将从一条船跳上另一条船,飞奔而来。

    离了两三条船,偏将就高举着手里的金字令牌,扬声叫着:“文将军令:放行!快放行!”

    铁链和船只移开,李桑柔的几条小船摇进战舰之间的水路。

    偏将从战舰上跳下来,落到李桑柔的船上,迎上李桑柔,急忙拱手欠身,“在下铠甲在身,不能行大礼,给大当家请安!能见到大当家,是在下的荣幸!”

    “不敢当,将军贵姓?”李桑柔忙欠身还礼。

    “在下李敢,襄阳之战,在下领兵攻城,得大当家关照,数次救命,大当家于在下,是救命大恩。

    “文将军听说大当家来了,高兴得很,吩咐在当赶紧来接。”李敢再次长揖,笑容绽放。

    “也是木子李吗?”李桑柔笑问道。

    “是。”李敢笑的一张脸花儿一般。

    “那咱们是本家。”李桑柔欠了欠身。

    “不敢……那个,是,在下的荣幸。”李敢笑出了声。

    因为和大当家同姓一个李姓,他不知道骄傲过多少回了,可现在,听大当家亲口说一句本家,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儿配不上这个李姓了。

    “请大当家往这边!”一个亲卫从船上飞奔过来。

    亲卫站立的大船上,立刻放了几条绳梯下来,李桑柔和大常、黑马,以及孟彦清等人,沿绳梯上了大船。

    亲卫在前面一路小跑引路,偏将李敢侧着身子走在另一边,两个人一左一右,将李桑柔等人带到了紧靠着燕子矶的楼船上。

    “大当家来了!真是太好了!”文彦超文将军站在船头,看到李桑柔,急迎上前几步,喜形于色。

    大当家来了,破这江都城,可就事半功倍了!

    “不敢当。”李桑柔欠身还了礼,立刻问道:“大帅呢?文先生呢?”

    “文先生在扬州,大帅,”文彦超顿了顿,“只约了下月中之前,在下须抵达宣城,黄将军抵达平江,三路军围攻杭城。”

    “南梁武将军放弃长沙,去向不明这事儿,你知道吗?”李桑柔沉默片刻,看着文彦超问道。

    文彦超愕然,“还没收到军报,长沙不在我和黄将军战局内,军报到我这里,走的常规线路,还没到。”

    “大帅不会有事儿吧?”李桑柔直视着文彦超,声音落的极低。

    “有点儿,难说。”文彦超同样落低了声音,眉头紧拧,思忖片刻道:“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儿,我部在宣城,黄将军抵达平江,大帅最好在绍兴一带。”

    文彦超的话顿住,拧眉再想了想,看着李桑柔道:“大帅这一趟,重在出其不易,为隐密起见,必定走的都是少有人走的山路。

    “武怀国急撤,必定是想到了杭城危险,要回援杭城,既要回援,必定越快越好,就不宜在不宜行走的山中穿行。

    “还有,武怀国回援,多半直奔杭城。而且,听线报说,武怀国不能直接调动江南诸路大军,他应该先回杭城,拿到皇命,才能调动部署。

    “我觉得,大帅应该没事。”文彦超看着李桑柔道。

    “嗯。”李桑柔慢慢松了口气,沉默片刻,看向燕子矶问道:“攻过城了?怎么样?”

    “试过两回,守将张征是个屠夫,极其凶猛,正头痛着,大当家来了,真是太好了。原本打算傍晚开始猛攻一次试试,大当家刚赶过来,要不,明天傍晚?”文彦超看着李桑柔问道。

    李桑柔眼皮微垂,想了片刻,看着文彦超道:“先缓一缓,我有个主意,也许能诱出张征。”

    “好!什么主意?怎么做?”文彦超眼睛一亮。

    要是能诱杀张征,这江都城就不攻而破了。

    李桑柔冲文彦超摆了摆手,示意他别急,回头叫黑马,“黑马呢?”

    “来了来了!”

    黑马正和小陆子几个人,以及十来个老云梦卫,在船头蹲成一排,仰头看着燕子矶指指点点。听到老大叫他,立刻一跃而起。

    “你和小陆子他们四个,现在就去一趟江北,把苏青的棺椁起出来,今天夜里,重新把他安葬到莫府山上。

    “记着,天黑之后再起,一定要恢复原样,墓碑先不要动,要悄悄儿的,千万不要惊动了人。”李桑柔落低声音吩咐道。

    “好!老大你放心。”黑马应声痛快,一个旋身,冲小陆子几个人喊了句,威武有力的一挥手。

    文彦超急忙拿了根令箭,亲卫接过,挥着令箭追黑马。

    “换身素服,咱们从燕子矶下面走一趟,先到莫府山上看看地方。”李桑柔看向大常道。

    大常嗯了一声,抬胳膊看了看,低头看看自己一身靛蓝布衣,再看看李桑柔那一身本白细布衣,指了指,“老大,素服,也是这色儿吧?就是咱们这样儿吧?”

    李桑柔低头看了一圈,也是,素服不就是本白么。

    “大当家要给谁服丧?服丧有礼制,要不,披件麻衣?”文彦超急忙建议道。

    “嗯。”李桑柔点头,看向大常,大常赶紧摇头,他们可没有孝服用的粗麻衣。

    “我让人去找!”文彦超赶紧揽过来,招手叫过亲卫,吩咐赶紧去找一匹能做丧服的粗麻布过来。

    亲卫飞奔而去,飞奔而回,扛回了半匹本色粗麻布。

    大常抽出匕首,划了一大一小两块麻布片,和李桑柔分别穿上,用腰带扎好。

    李桑柔将手弩里扣满小箭,在腰上系上只箭筒,大常将李桑柔的钢弩挂在腰间,拎上他那根狼牙棒,孟彦清等人穿甲拿刀,收拾好,跟上李桑柔,从楼船上下到一只只小船里,小船摇到近岸,搭上跳板,诸人上了岸,跟着李桑柔,往燕子矶过去。

    燕子矶上,张征远远看到高大健壮、极其招眼的大常,眼眶微缩,立刻闪避到城墙后,扬声示警时,也看到了李桑柔,和大常腰间挂着的那把钢弩。

    “出什么事儿了?”幕僚钟先生正要从垛口伸出头去看,被张征揪着后领,一把揪了回去。

    “是那位桑大将军,那位大当家来了。

    “听说她那把钢弩射程极远,四五百步,五六百步,箭无虚发,你记着,千万不能露头。”张征将钟先生拦在自己身后,严肃交待道。

    “真这么厉害?”钟先生简直不敢相信,“一个女人?”

    “女人?女人怎么啦?我告诉你,女人厉害起来,那可是真厉害,男人比不了。”张征感慨了句,顺手将钟先生推到垛墙后面,“记好了,千万别往外看,那个女人是真厉害。”

    张征再交待了一句。

    钟先生连连点头。

    “哼!”张征贴在垛口,斜看着从江边,大摇大摆走向莫府山方向的李桑柔和大常等人,冷哼了一声,片刻,再次冷哼,招手叫过自己的亲卫,吩咐道:“把粪条巷那一窝子,不论大小,都给我押上来!”

    亲卫招手叫了一队人,一路跑向石条巷。

    张征眯眼看着从江岸方向,不紧不慢、越走越近的李桑柔。

    钟先生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将军,粪条巷?城里哪有粪条巷?是什么人?噢!粪?夜香行那些人?”

    “先生是个聪明人,就是她们,借她们过来,守守城。

    “满江都城,不是都传着她怎么怎么不得了,怎么怎么侠义,怎么怎么为兄弟出头,那就给她个机会,让她出一出这个头!”张征嘿嘿冷笑。

    钟先生脸都白了,“将军!你说的,是老夜香行,坳夜香行里,从前她那帮兄弟,已经被小武大帅杀了个干净,余下的,不过是些妇人孩子!

    “罪不及妻儿!再说,把妇人孩子推出去,这不是英雄所为!”

    “我不是英雄。”张征转头看向钟先生,认真解释了一句。

    “你!”钟先生连声叹气,“将军,这不是英雄不英雄的事儿,你得想想城里的人心,咱们守城,你得……”

    “你不是说过了嘛,南梁大势已去,咱们这城,只能靠自己死守。

    “死守还要什么人心?让他们怕就行了,反正,最后都要死,死的一个不剩。”张征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钟先生绝望的看着张征。

    “把她们喊回来。就喊:大当家,请你看过来!”张征见李桑柔等人从江岸上来,走没几步,就斜往莫府山方向,吩咐了句。

    一个亲卫举着盾牌,站到垛口,露出半边脸,扯着嗓子高喊:“大当家!请你看过来!大当家,请你看过来!”

    李桑柔听到呼喊,站住,侧头看向燕子矶。

    燕子矶上看不到人,李桑柔正要转身再走,燕子矶上,喊声再起。

    “大当家,你看看!他是谁!大当家,你看看,她是谁!”

    李桑柔转个身,城墙上,两个兵卒,一个举着盾牌护卫,一个举着个六七岁的男孩子,放到了垛口上。

    “这是谁家孩子?”大常脱口叫道。

    城墙上的一切回答了大常的惊问。

    站在垛口上的孩子看了眼高高的城下,立刻惊恐的尖叫大哭起来,孩子背后,田鸡媳妇尖叫着扑向孩子,眼看要够到浑身颤抖的孩子的时候,田鸡媳妇被一根绳子拽了回去。

    “这是谁家孩子?”孟彦清瞪着吓的浑身颤抖,蹲在垛口上的孩子,从孩子看向脸色阴寒的李桑柔。

    李桑柔没理他。

    “田鸡家的!”大常一声回答气急败坏,“老大!怎么办?”

    “大当家的,田鸡可是为你死的。”

    刚才喊话的亮嗓门兵卒接着喊话,明显是在传述张征的话。

    “刀砍到脖子上,田鸡也是半个字没说!他对得起你,大当家!

    “大当家的,这可是田鸡的独子!独根苗苗,独根独苗啊!

    “请大当家后退,退回船上,不然,老子就杀了这独根独苗!”

    城墙上的孩子蹲在垛口,吓的浑身颤抖,慢慢挪着,转过身,冲一下下扑向他的阿娘伸着胳膊,一声声阿娘凄厉惊恐。

    田鸡媳妇哭着求着叫着骂着,一次次扑向孩子,一次次被拽回去,头发散乱,面容狰狞,状若厉鬼。

    孟彦清看看城头,再看看面无表情的李桑柔,再看看愤怒到青筋暴显的大常,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们退回去,哪怕一路退回建乐城,也救不了这孩子的命。

    除非他们放弃攻城,放弃一统天下。

    四散站在李桑柔周围的老云梦卫,下意识的抽出刀,调整姿势,仿佛下一刻,他们就能冲上前,把那个孩子抢回来。

    “大当家,老子给你十息,往后退,往后转,滚!不然,老子就把这孩子踹下去,把这孩子送给你!

    “一,二,三……”

    “求求你!你走吧!你就是往回走几步!你走!求求你!你走!你快走!你走啊!走啊!走啊!”田鸡媳妇对着李桑柔,疯狂厉叫。

    李桑柔两只脚如钉子般钉着,在听到五时,手伸向大常,“弩。”

    大常将弩递给李桑柔,看着李桑柔,想说什么,张着嘴,却没能说出来,片刻,用力拧过头,看向莫府山。

    “滚!你快滚!你这个臭婊子!你滚啊!滚啊!你怎么还不滚啊!滚!”田鸡媳妇的尖叫愤怒而惊恐。

    城墙上数到了十,一根白蜡枪杆伸出来,捅在孩子胸前,将背对着李桑柔,面向他娘哭着叫着求救的孩子捅了下去。

    孩子从城墙上跌落的瞬间,李桑柔举起手里的钢弩,弩箭带着冷酷的破空声,穿过刚刚掉下垛口的孩子的头。

    孩子的惊恐尖叫声戛然而止,如沙袋般砸在城下的嶙峋乱石中,血肉模糊。

    城墙上,田鸡媳妇扑在垛口上,哭声叫声,让人觉得仿佛不是在人世间,而是恶鬼丛生的地狱。

    城墙上,张征听到利箭破空响,下意识的贴紧城墙,随即侧头斜眼,看着直立在沙滩上的李桑柔,片刻,猛啐了一口,斜瞄了眼钟先生,冷笑道:“看到了吧,这才叫心狠手辣。

    “江都城的下九流,没人不怕她,你真以为是因为她侠气?

    “真是笑话儿!他们怕她,是因为她够狠!够辣!这才叫他娘的狠!老子服!”

    城外,李桑柔的目光从城墙根那片小小的血泊中移开,看向城墙,扬声道:“张征,长沙城头上,已经是大齐皇旗了,我是从长沙城过来的。”

    说完,李桑柔转身,接着往莫府山走。

    “长沙失守了?那武将军?”钟先生眼睛圆瞪,失声叫道。

    张征呆滞了一瞬,猛扑向前,目光定定的落在李桑柔和大常身上的麻衣上。

    江中,楼船之上,从看到那个孩子起,文彦超的心就提了起来。

    这样的威胁,要一步不能退,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文彦超盯着李桑柔,看到她扣动钢弩,瞬间的静寂中,文彦超呆了一瞬,冲李桑柔微微欠身。

    大当家这三个字,她当之无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