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顾轻舟司行霈第一次做,摸美女腿摸到里面的小说

2021-04-19 08:45:1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我当然是经过认真思考才决定和米米在一起的,或者说,我从爱上米米的那一刻,直到现在,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都从来没有,将来也绝对不会改变这个念头的。”

霍宸晞一

“我当然是经过认真思考才决定和米米在一起的,或者说,我从爱上米米的那一刻,直到现在,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都从来没有,将来也绝对不会改变这个念头的。”

    霍宸晞一脸郑重地说着,恨不得现在就举起三根手指,指天盟誓来证明自己强烈、坚定的决心。

    “既然你是经过了认真思考才做的决定,也是米米自己亲口答应的你的求婚,那么我没有阻止你们的理由,也尊重你们年轻人的选择,但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但凡你选择了米米,就不能轻言放弃,更不能背叛,要不然我一定叫你尝尝苦头,听清楚了吗?”            

    欧阳俊微微笑了一下,这个傻小子,犯起傻来还莫名有些可爱呢,倒是不像他家那个脸跟棺材板似的老爹,米米的身边又这样的男人照顾,他这个做父亲的也可以放心了。

    “听清楚了,欧阳叔叔,我一定会一辈子对米米好的,你们就放心吧。”

    霍宸晞重重地点了点头,脸上一片严肃,要不是这里是医院,他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直接照搬到他和米米的婚礼上去用了。

    “爸妈,你们和宸晞哥哥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

    欧阳米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有些疑惑。

    “米米,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感觉还晕不晕?”

    霍宸晞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跨到她的面前,伸手捉住她的肩膀,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她的脸色,一脸关切的问着。

    “我没事了,宸晞哥哥,倒是你,有两天两夜没睡觉了吧?你也要赶快去休息一下。”

    欧阳米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安抚的笑容,伸手抚上他的面颊,手上已经能够感觉到明显的扎手的触感了。

    她看向他的眼神中泛起心疼,宸晞哥哥这两天肯定是为了知南的事情忙坏了,不然一向注意形象、甚至还有些洁癖的他,又怎么会任由自己的脸上长满胡茬呢?

    “我没事,撑得住,倒是你竟然被吓晕过去了,还好知南明没有什么事情,不然还真的不知道你会吓成什么样子呢。”

    他轻笑一声,伸手揪住她的鼻尖,手上却不舍得用力气,生怕真的弄疼她,眼神中更是只有满满的宠溺和爱意了。

    “还说没事?胡茬子都长这么长了,眼睛里面熬得都是红血丝,黑眼圈更是看不得了,再这样下去啊,我怕你比我先撑不住啊!”

    她微微一摇头,便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然后伸手揪住他的脸颊,旁若无人地教训起他来。

    一旁看着的欧阳夫妇更是无奈地摇摇头,欧阳俊咬着自家老婆的耳朵,说起了悄悄话:

    “看到他们,我就想起了咱们年轻的时候啊,阿菀,你还记得咱们年轻时候,是什么样子吗?”

    “记得啊,我怎么不记得,就你年轻时候的那个傻样,就算再过三五十年,我肯定还是能记得清清楚楚的,一辈子都忘不了!”

    他们说完的,然后牵着彼此的手、悄声走开了——他们才不要吃自己女儿和女婿的狗粮呢,小年轻亲热起来真是不害臊。

    “宸晞哥哥,那咱们一起去吧,好歹眯一会儿,我觉得你最近这段时间真的很辛苦,是真的需稍微休息一下了。”

    欧阳米说着,见他又要反驳,伸手捂住他的嘴巴,眼珠子一转,调皮地笑着道:

    “要是你真的在我前面倒下了,那我的下半辈子找谁祸祸去啊?难不成你还想看着我找下家?”

    “米米,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在你前面倒下的,我才答应了欧阳叔叔要照顾你一辈子,就绝对不会先你而去,既然我们都想要对方去休息,那不如……你陪我一起睡一会儿吧,不然我肯定是睡不着。”

    霍宸晞也开玩笑似的,弯腰一把抱住她,她微微一惊,却没有惊叫——他的臂膀和怀抱都太结实了,在他的怀里,他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会被摔到地上。

    他抱着她转身进了一间病房,抱着她和衣躺在床上。

    病床很小、很拥挤,两个人只能紧紧地贴在一起,感受则会彼此身上传递过来的温度和安慰。

    她的背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上,他有力的心跳声隔着衣服传到她的耳朵里,格外的有力又动听。

    对她来说,能够这样踏踏实实地听着自己心爱之人的心跳声,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

    “宸晞哥哥,我们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抱在一起过了。”

    “嗯,还好,现在时间也不晚啊。”

    他轻轻地应了一句,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耳后,一件放在往常可能会带着挑逗性质的动作,此刻却只是饱含了温情。

    这样不带丝毫欲`望的拥抱、躺在彼此的身边,他真的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上一次这样亲昵的举动,还是在七年前,米米的成年礼前夕的那个夜晚,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一次初吻,还有……他在那一场春`里的放肆。

    细数起来,他和米米之间的亲昵,真的是少得可怜,他甚至自己都不太相信,这么多年以来,他就凭借着当年的那一个初吻,就坚持到了现在。

    如果现在再有一个这样的选择,摆在二十五六岁的霍宸晞面前,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拥有这么强烈的信念感,坚守到最后一刻。

    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如果在让他回到七年前,成为那个十八岁的霍宸晞,他肯定还是会做出同样的傻气的抉择。

    这个世界上可能会有十八岁的霍宸晞,和二十五岁的霍宸晞,可是无论是对于十八岁还是二十五岁的霍宸晞来说,他的眼里都只看得见一个欧阳米啊。

    那个像天使一样存在、又如梦如幻半捉摸不住的女人,全世界仅此一个。

    “咱们也好久没有这样,安安静静地在只有彼此的环境里,好好地说说话了。”

    欧阳米闷闷地说着,她被他用被子捂住,声音变得有些沙沙的,哑哑的,十分沉静,可是却莫名的很温柔。、

    “是啊,是过去了好久了,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又好像只有一个梦那么短,时间可真是奇妙啊。”

    他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她的话,被子底下的手,从她伸手伸出来,越过她的腰,紧紧地搂住她,将她翻过来面对着自己。

    四目相对的瞬间,似乎过去的这七年的时间荒原里,所有的隐忍和没来得及说的话,便都诉说净了。

    “米米,我真的好想你啊。”

    他伸手抚上她的脸颊,细腻又真实的触感提醒着他,眼前一切都是真的,这不是他妄想的梦。

    “宸晞哥哥,我也很想你。”

    她笑着回应他,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探头过去,在他的唇角轻轻地一触,便又很快地退开了。

    “米米……”

    他深深地望住她,眼神中已经烧起一把火,恨不得这一把火将两个人都的煮沸了,他才能得到些许抚慰。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扣住她的后脑勺,重重地吻了下去,辗转厮磨间,呼吸炙热、心跳如雷,他不想再给她留有丝毫的余地,也无法再理智地控制自己的大脑。

    她的双手也不再迟疑,紧紧地搂住他,在粗重的呼吸声腾挪之间,像一条濒临渴死的鱼一样,奋力地吸取着仅有的氧气,感受着最后一滴雨露浇在自己的皮肤上的痛快,在欲生欲死之间来回试探。

    两个人的手在彼此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上,无比自由地探寻着,索求着,救赎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