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请别太过分 温泉篇|我被男同桌玩得太舒服了

2021-04-19 08:46:5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沈长青明明对廖永昌一副不冷不热的面孔,但每每关键时刻却偏袒他,暗中又不予余力在帮他。

早在车祸现场的时候,她心里就存了个影,这会儿听了廖永昌的过往,不免更加纳闷。

沈长青明明对廖永昌一副不冷不热的面孔,但每每关键时刻却偏袒他,暗中又不予余力在帮他。

    早在车祸现场的时候,她心里就存了个影,这会儿听了廖永昌的过往,不免更加纳闷。

    杜老轻叹一声,手中的茶杯袅袅热气,如烟似雾,弥漫飘散,撩人心弦。        

    沉吟许久杜老方才声色低敛,缓缓道出一段过往。

    沈老爷子沈文远早年跟团外出采风时遭遇沙尘暴,当时情况太过混乱,沈文远随队跑散,他一个人断水断粮被困在沙漠中,幸好遇到在沙漠搞特训的一队军人。

    沈文远得救后跟了他几天才走出沙漠,也就是在那短短几天时间里,沈文远与那位队长结下了不解之缘,两人虽然一文一武,但却志同道合,很快两人便成了莫逆之交,此后,两人断断续续保持书信往来。

    因着恩人老大哥职业特殊,沈文远常常无法联系到他,是以当恩人老大哥近一年都没有再联系他的时候,沈文远也没多想。

    然而,当一封薄薄的书信递到沈文远手中的时候,他才知道愕然得知恩人老大哥在前线牺牲的噩耗。

    恩人老大哥的遗书很短,拜托沈文远替他照顾一下老家的妻儿,他和妻子都是孤儿,无依无靠,只好拜托沈文远这个异性兄弟了。

    只可惜,当年通讯不便利,恩人老大哥的信迟到了整整一年,尽管沈文远当天就火急火燎出发。

    但等他按着信中的地址找到恩人老大哥的家时,却什么都已经晚了。

    那时候正是自然灾害最严重的一年,恩人老大哥的儿子没能熬过来,妻子接受不了刺激疯了,就在沈文远到的月余前跳崖自尽。

    自此,沈老爷子对恩人老大哥心怀愧疚,始终念念不忘。

    廖永昌跟随媳妇韩红英一道返城,但很长一段时间都安排不了工作,后来还是遇到了沈老爷子,才有机会在县教育局做个打杂的。

    对于廖永昌来说,沈老爷子对他有知遇之恩,但他却不知,沈老爷子对他更多的却是弥补那份无法兑现的承若。

    因为廖永昌烈士遗孤的身份,沈老爷子本来就对他另眼相待,而当事后得知廖永昌不只是恩人老大哥的同乡,还是恩人老大哥的远房亲戚,沈老爷子对廖永昌就更加上心,也有心提携廖永昌。

    但却对韩家人的做派不敢苟同,遂也就刻意疏远了廖永昌这个人,只在暗中不被人察觉的时候护他周全。

    柳云姝哑然失笑,“就韩静那样的做派,还真是难为沈老爷子了。”

    “沈家人重情义,但经历过前些年那场动乱,这人的心啊,总归是苍凉了,沈老想提携廖永昌不假,但却不想跟韩家那些人走的太近。

    再加上廖永昌这人为人处世太过实诚,沈老和沈局长都觉得廖永昌不适合站得太高,所以啊,从未在仕途上给过他助力,渐渐的韩家也更加对他这个倒插门女婿瞧不起了。”

    杜老说着轻叹了口气,“哎!说了这么多,其实都没用,只要你们心中有数就好。”

    “你的手术预案我看了,手术预案做得很完善,但最大的问题还是你的实操,到时候没人能替你分担,就算有益气丹,你也恐怕有点撑不下来。”

    “一粒不够,就再来一粒,总也能撑得住。”白墨苦笑,“师父放心,您老的担心我都懂。”

    师徒俩对视良久,有些话尽在不言中,杜老和白墨谁都没说,深谙其道的柳云姝微地黛眉轻蹙。

    临走,柳云姝塞给白墨一个精致的绿色瓷瓶,趁杜老没注意压低了声音小声说,“这个等手术结束后给韩静服下,有助于她恢复神经。”

    “又是你做的?”白墨眼睛一亮,见她跟他使眼色,顿时明白瓷瓶里装的,定是跟出自她手的益气丹一样效果奇佳。

    白墨很想亲手探探她的挎包,实在好奇小师妹那个不大的小挎包里还有什么宝贝。

    柳云姝见他盯着她的小挎包不撒眼,有点哭笑不得,得寸进尺了啊!

    小师妹略带威胁的小表情,令白墨唇角微僵,忙装作若无其事,别开了目光。

    杜老急着要把想搞事的柳云姝带走,但却遍寻不着小李的人影,反倒转来转去,一个没注意,柳云姝那丫头也跑没影儿了。

    去而往返冲进白墨办公室,杜老气得冒烟。

    “白墨,你赶紧把柳云姝给我找出来,晚了她又要搞事了!”

    “师父,您老先消消气。”白墨拎着茶壶斟了杯茶第给他。

    “不喝,我气都快气饱。”杜老被气定神闲的白墨堵了心,推开茶杯,忽的脸色一变,“你们俩早串通好了的?”

    “没有,师父您误会了。”白墨忙拉着师父就坐好生解释。

    而柳云姝此刻却在一间手术室中同周山大眼瞪小眼。

    “小师姑啊,你确定这就行了?”周山眼睛瞪得大大的,有点怀疑,又有点期待的看向柳云姝。

    柳云姝把装药剂的瓷瓶放回挎包,眼底眉梢俱是笑意,“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药不在多有效就成,你看她们这不都已经不疼得嗷嗷叫了嘛。”

    周山嘴角直抽抽,想说既然只是灌点药就能搞定的事,小师姑您干嘛整这大阵仗非要进手术室来灌呢?这不是纯属折腾人嘛……

    然而,这些话,周山聪明的只在心里犯嘀咕,却没真的问出口。

    柳云姝勾了勾唇角,对周山的识时务表示很满意,此刻她给母女俩服下的是具有麻痹神经的药剂,同赤练草的毒一样,药效极其霸道,瞬间全麻,人事不省,但过后不会留下任何麻药的痕迹。

    柳云姝满意的看着三五秒的功夫,就跟死猪似的动也不动的何棠母女俩,心想药效不错,口服可以瞬间全麻,做成喷雾,喷哪儿哪儿麻,这东西秒杀于无形,可以考虑多备点做防身武器,还可以给杨振彪也备一些,出车遇上拦路抢劫的没准还能瞬间反杀,到时候谁抢还不一定呢。

    柳云姝神思飘远,想念远在帝都,这会儿不知在干啥的杨振彪,自从发现空间后,她就迫不及待想见他。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