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往下边塞东西上学:紫色巨龙又涨大一圈

2021-04-19 09:27:3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自吴一楠跟洪峰提到原古宁糖厂进口黑糖之事后,洪峰就想着法子试探分管此项工作的副.市.长陈伟东。

但几天过去了,洪峰一直忙得腾不开身……刚出差回来,洪峰拿

自吴一楠跟洪峰提到原古宁糖厂进口黑糖之事后,洪峰就想着法子试探分管此项工作的副.市.长陈伟东。

    但几天过去了,洪峰一直忙得腾不开身……刚出差回来,洪峰拿着一盒茶叶刚想到陈伟东那里去,吴一楠打来了电话。

    “峰哥,我这边已经查出来了,古宁糖厂的原老板叫丁显兵,原来华糖集团的老总。卖了古宁糖厂后,不知什么原因,就辞职离开了华西,现在不知去向。”          

    “突然辞职离开?”洪峰心里一震:“这更值得怀疑,为什么辞职?这个调查了吗?”

    “辞职的原因是身体不好。”吴一楠说道:“我们查了他的身体状况,据集团公司的人说,没有听说他的身体出现过状况。”

    洪峰思忖片刻,道:“看来咱们遇到了高手,把钱赚够了之后,立即撤退,把所有的链子切断,太高明了!”

    “峰哥,我们正在暗中寻找原古宁糖厂没有移交的财务资料和账本,如果没有被销毁的话,或许会找到。”吴一楠说道。

    “好,查找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这不仅涉及到那些人的利益,更涉到他们的官职!”洪峰一字一顿地说道:“尤其是你,这次如果被人家抓着小辨子,人家是不会放过你的,或许一脚就到底了!”

    “峰哥,即便到底我也要把他们揪出来!不过,我也会小心的!你也要小心,他们对你也虎视眈眈。”

    “我不怕他们!我没有任何把柄让他们抓,当然,如果他们真要害我,挖一些坑逼我往下跳不是没有可能,但你放心,你老哥坐得住站得稳,不会轻易跳坑。”

    洪峰说完,哈哈笑。

    吴一楠也跟着笑,这样的笑,很让吴一楠放心。

    “好的,峰哥。我认为追查丁显军的去向很重要,如果能把他找出来,把他作为突破口,下边的事情就好办了!”

    洪峰稍停片刻,道:“孟向阳也是个关键人物,先找到这个人再说,当然,查找丁显军的下落也刻不容缓!这样吧,查找这二个人我来办,你把原古宁糖厂的财务资料和相关账本找出来。还有,关于原古宁糖厂骗取补贴的情况,你现在可以向孙定其汇报了,在还不知道谁是背后的澡纵者之前,这些有签批权的人,都是怀疑对象,所以,向他汇报时,你要多个心眼!”

    吴一楠频频点头,道:“我担心的是,孙定其把这个情况直接跟华乔山说了,我一直怀疑华乔山跟这个事有关,万一真跟他有关,他听到这个消息后,会不会影响我们的暗查?”

    “如果跟他有关的话,他跳出来不是更好吗?”洪峰一字一顿地说道:“他跳出来,目标确定,对我们暗查更有利!但有一点必须不要让他知道我们在暗查,他猜测是他的事情,你在他面前,还是一个副县.长,一切听从他就是了!”

    吩咐完这一切,洪峰放心地挂了电话,沉思少倾,拿着一盒龙井茶往市府楼去。

    几分钟后,洪峰走进了副.市.长陈伟东的办公室。

    “陈副.市.长,忙着呢。”看着陈伟华在签署文件,洪峰笑着打招呼。

    “呵,洪副书.记来了!”陈伟东放下手中的笔,从办公桌后面走了出来。

    陈伟东,五十一、二岁的年纪,头发有些花白,个子高高瘦瘦,脸上挂着实诚的笑容。

    “我刚出差回来,带了些好茶叶,让你尝尝。”洪峰说着把龙井茶放到了桌上。

    陈伟东一点儿不客气,随手拿起仔细地看了看,道:“今年的新茶,呵呵,你就知道我好这口,谢谢,谢谢!马上试试!”

    门外的工作人员闪身走了进来,陈伟东把茶叶递过去,道:“马上给我们泡一泡。”

    工作人员微笑点头,动手泡茶。

    “好久不来我这儿了,坐,请坐,咱们好好聊聊。”陈伟东请洪峰坐下。

    “是啊,这阵子大家都忙,我呢,老是出差,这不昨天刚回来。”洪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道:“听说你这边也忙得够呛,到京城参加的会议也让李副.市.长替代去了。”

    “唉,还真是忙,前年和去年控制进口的物质,今年逐步放开,文件一个接一个,签到我手发麻。”陈伟东无奈地挥了挥手。

    此时,工作人员已经泡好茶,放到茶几上,并给两人分别倒上。

    陈伟东迫不急待地端起茶杯在鼻子边上闻了闻,一副很惬意的样子,喝上几口,然后啧巴着嘴巴,连声叫道:“好,太好了,就是我喜欢的这口,最正宗的新茶!”

    洪峰也跟着端起茶杯,喝了几品,也赞不绝口,然后话锋一转,道:“陈副.市.长,今年的黑糖进口全部放开了吧?”

    话问得随意,洪峰也没有紧盯着陈伟东,只是用眼睛的余光扫了陈伟东几下。

    “没有全部放开。”陈伟东也随口答道:“前年咱们市限制,但其他市却没有限制。现在其他市限制了,我们却慢慢放开了。”

    “为什么要这样?是上边的意思吗?”洪峰疑惑。

    “对,是上边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为了平衡吗?好象也不对。”陈伟东也疑惑。

    “前年咱们市是全完限制,还是半限制?”

    “完全限制!”陈伟东毫不迟疑地答道。

    这下洪峰发愣,完全限制,可为什么古宁糖厂还拿到那么多的黑糖进口批复?

    脑子不停地转着,洪峰又问道:“完全限制,就是完全没有黑糖进口?”

    陈伟东奇怪地看了洪峰一眼,道:“完全限制,肯定就不可能进口了!”

    “呵呵,那你前年舒服啊,一个批复都没有!”洪峰突然打趣道。

    “是啊,前年一个签批都没有,今天就忙死我了!怎么了?洪副书.记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

    洪峰笑了笑,道:“现在有个案子涉及到这块,我想弄清楚。”

    说完,洪峰眼睛紧盯着陈伟东。洪峰刻意说到了案子,如果陈伟东心里有鬼的话,脸上会露出不自然的表情。

    让洪峰失望的是,陈伟东没什么反应,而是呵呵笑道:“我说呢,原来是来提问题来了。就凭着这个茶叶,你问什么,我答什么。”

    至此,洪峰脑子里充满了疑惑,跟陈伟东又说了一些其他的,便告辞离开了陈伟东的办公室。

    全市没有进口黑糖,陈华东没有签批一个,古宁糖厂怎么进口的黑糖?他们去哪里拿批复?

    回到办公室,洪峰大口大口地抽着烟,沉思良久,回想陈伟东说前年华西市限制黑糖进口,但其他市是开放的,难道古宁糖厂是从其他市要的指标?

    对,就从开放黑糖进口的这些市查起!于是,洪峰拿起了电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