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爹的轻一点儿小说|亲家的东西太大了

2021-04-19 09:51:3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媒体肯定不会放过新中环**项目工地“趴窝”这样的热闹,而最多的议论就是,怡和的资金链断了,这才拖累了如此重要的工程。

无论怡和怎么澄清,与它有生意往来的公司

媒体肯定不会放过新中环**项目工地“趴窝”这样的热闹,而最多的议论就是,怡和的资金链断了,这才拖累了如此重要的工程。

    无论怡和怎么澄清,与它有生意往来的公司,都高度紧张起来,甚至怡和越辩解,局面就越描越黑,有本事,你让工程开工嘛,不比说一千道一万,来得强。

    当然了,不乏明眼人看得出来,这个现象的背后,是生意场上的矛盾冲突升级,虽然对抗激烈,可也算不上稀奇。       

    尽显肆无忌惮气焰的“三喵军团”,在所谓的调研过程中,气急败坏地捅破了窗户纸,这是华资在蓄意报复。

    我们欺压你们天经地义,你们自恃翅膀硬了,竟敢还手,简直大逆不道,有违文明社会的公认准则......等我们回到英国,起草法案的时候,一定把这些见闻,写进去!

    各种喵喵喵,简直都不带重样的,让人不胜其扰,香江这里的利益相关方反感情绪,越来越浓,以至于开始盼望着,怎么尽快将三喵赶走。你们那么能耐,怎么不去鼠多成患的唐宁街十号,捉耗子呢?

    高弦也想着如何早点把鼓噪的三喵赶走,但这种事情,需要更高的浑然天成技巧,说白了,事后,怀疑可以有,毕竟,嘴长在别人的脸上,但一定不能留下确切证据。

    这不,对于周成昌汇报上来的一个消息,高弦便觉得,似乎没什么好文章可做。

    原来,酒店的服务生偶然间发现,“三喵”当中的哈迪男爵,似乎新收到了一份礼物,应该是一套印章,而服务生只认识,哈迪男爵爱不释手地把玩的其中一枚玉石印章,成色极佳。

    在高弦看来,这东西很难实锤,到底是哈迪男爵自己买的,还是别人送给哈迪男爵的;就算是哈迪男爵收下的礼物,也有太多套路甩锅了。

    说到底,场面上所谓礼尚往来,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万一较真不成,反而得罪一大片人。

    见高弦思索好半天没开口,周成昌便请示,老板,要不,派一位“专业人士”,潜进酒店的房间,仔细地查看个究竟?

    高弦摆了摆手,暂时没必要,还是先这么观察着吧。

    赶走“三喵”算不上正事,暂时放下,日理万机的高爵士,按照行程安排,以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身份,考察香江产业创新和持续发展的名义,来到今年升为大专级别的尚华教育学院参观。

    尚华教育学院源于最初的尚华职业教育学校,主要为高兴集团,以及和高氏有关系、有交情的企业,培养能和工商业需求对接的技工,教学项目从最初的电工、金工、印刷、打字、速记、会计、绘图、裁缝等等,扩展到如今,甚至包括新兴的个人电脑应用领域。

    一九七零年代的香江职业教育,也就最多相当于初级中学的水平,而在高弦的重视下,尚华职业教育学校一开始便择优培养高级中学学历的技师,往环宇电子等公司输送了。

    随着高兴集团财力越发雄厚,对职业教育投入的不断增加,尚华职业教育学校在一九七零年代末一九八零年代初,便向培养****的应用型人才方向发力了,正好赶上了港督尤德上任后,把教育选为一个出政绩的点,尚华职业教育学校便顺势升格为尚华教育学院了。

    港府这边倒是一直有教育署,管理着职业技能和专业教育工作,甚至在一九八二年,还成立了更为专业化的职业训练局,但前瞻性就不敢恭维了,尤其随着香江回归大势已定,英国佬能有几分认真,不好说,所以,想要有足够而又满意的人手,还得靠自己!

    高弦微末时期结识的谭国麟,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地留在尚华职业教育学校里,如今已经混到了尚华教育学院行政副院长的职位。

    做为铁杆追随者,谭国麟自然知道高爵士最关心什么,把参观行程安排得妥妥贴贴。

    今年年初,高兴集团新成立了一家货运航空公司,外聘的教师和接受培训的员工,便安排在了尚华教育学院,这就是高弦的一个兴趣点,谭国麟将其放到优先参观的项目。

    国太航空对高兴集团开始涉足航空货运业务,基本没有什么反应,因为国太航空自己才刚刚组建专门的航空货运公司,去统一管理国太航空那些载客航班的,机腹的运输能力。

    在目前的香江,航空货运是一门带有前瞻性的生意,主要取决于香江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程度,还有更为重要的内地经济崛起。

    因此,没有高弦看得那么准、那么远的国太航空,没把高兴集团把手伸入所谓自家地盘的举动,当成一回事,就算是让高爵士消消气好了。

    不过,如果怡和被拿下,其航空业务被剥离出来,与高兴集团合并,到时候,国太航空还能否毫不在乎,就很难说了。

    等参观得差不多了,高弦收到了梁馨传来的一个信,她刚从内地回来,言下之意就是,一家人坐到一起吃晚饭呀。

    因为平安还倔强地在外面,为他的网球运动理想奋斗呢,所以就是高弦、梁馨,和她收养的两名女儿,四口一起就餐。

    饭桌上,梁馨谈到了一件事,她认识的内地一位文化圈子里颇有地位的人,正被家庭琐事,闹得焦头烂额。

    简单来讲就是,他的老父亲收藏了一套明朝的印章,躲过了各种劫难,却没逃过败家小儿子的魔手,被其偷出来,送到香江这里卖了。老爷子发现后,直接被气得住进了医院,病情还挺严重的。

    梁馨说道:“我初步打听了一下,那套印章应该就是不到一个月前,通过尚华拍卖行拍卖的,你能不能帮我把买家找出来?”

    高弦不以为然,“你想帮人家买回来吗?恐怕除了麻烦,也有点违反规则。”

    “我就是帮朋友一个忙而已。”梁馨担心男人误会,便不再提这件事了。

    等把饭都吃完了,高弦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是一套印章?”

    梁馨点了点头,但没敢追问,能不能查一下。

    高弦想了想,行,这件事我亲自过问一下。

    周成昌立刻奉命去调查,整个过程着实费了一段周折。

    尚华拍卖行的交易记录倒是可以轻易拿到,是航运世家赵氏子弟花了五十万港元买走,估计是拿去讨好最喜欢收藏的父母了。

    接下来,高弦就要动用人脉打听了。

    感情,赵家公子孝心有限,转手又把印章卖了;继续查,过了好几遍手,最后的买家,应该是怡和证券总经理史密斯。

    听到汇报后,高弦顿时来了精神,重重倒手之前的五十万港元,就能“过线”了,何况还有怡和一系的人,掺和到了里面!

    周成昌也反应过来了,当即再次请示,老板,要不要派“专业人士”,去哈迪的酒店房间,拍个实物照片?

    高弦点了点头,小心行事,切勿打草惊蛇。

    这次的不拘一格行事,没什么意外,照片洗出来后,和尚华拍卖行的存档一对比,就是那套印章。

    高弦脸上不由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考虑了一会后,便去告诉梁馨,你那位朋友的印章,有下落了,只是拿回的难度很大,因为辗转落在了英国人的手上。

    梁馨听明白了后,当即表示,那我便把这个结果告诉他吧,朋友的心意尽到就行了。

    这哪行啊,高弦连忙建议,你不妨给他出个主意,让其公开登报,发文介绍此事的前因后果,进而请求对方,以君子美德,答应买回印章,我这边也可以私下里帮忙运作一下。

    梁馨那也是很了解自家男人的,见高弦眼里闪着莫名的光亮,便知道其中一定不简单,聪明的她,没有马上刨根问底,而是立刻去照做。

    当那篇言辞恳切的文章见报后,香江媒体顿时炸庙了,什么,“三喵”当中的哈迪男爵,收了怡和证券总经理史密斯最少价值五十万港元的礼物?这是再明显不过的利益输送、行贿受贿啊!廉政公署还不行动吗?

    哈迪气急败坏地还想否认呢,你们谁看到我有印章了?

    结果,酒店客房的服务生,面对记者的刨根问底,怯怯地回答,我看见哈迪男爵把玩过几个印章,有个玉的......

    廉政公署哪敢坏了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公信力,很快便请史密斯喝咖啡。

    史密斯极力辩解,我确实购入了一套,据称是中国明代的印章,但只是做为个人收藏,因为哈迪男爵是一位文物专家,我便请他帮忙鉴定一下。甚至为了证明清白,我可以答应印章原来主人的买回要求。

    其实,以现阶段香江的大环境,事情能调查到这一步,也就差不多了,港府的鬼佬总不能,真把三喵军团关起来审讯吧,只能问对方,你们还要在香江继续呆下去吗?听过伦敦那边的媒体已经大肆报道此事了,要不要赶紧回去灭火?

    哈迪可谓一个头两个大,再也傲慢不起来了,另外两个同伴也抱怨他做事不小心,回到英国后,肯定麻烦不断。

    一顿离心离德的内讧后,三喵军团不管怡和那边的苦苦相留,仓皇踏上返回伦敦的航班,而送行的西门·凯瑟克一行人,则站在停机坪旁风中凌乱。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