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啊我做不下去太大了|口述被添全过程

2021-04-19 09:54:4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寒王,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寒冰以前好像挺厉害的,现在为何变成了这样?我瞧着他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武气了,甚至还走火入魔,原本那么厉害的,现在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rd

“寒王,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寒冰以前好像挺厉害的,现在为何变成了这样?我瞧着他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武气了,甚至还走火入魔,原本那么厉害的,现在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小蟾蜍忍不住说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疑惑。

    寒王扯出了一抹冷笑:“不管怎么样,现在情况很是不错,对咱们来说这是一件好事。”          

    “看样子寒王你有了对策,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小蟾蜍开口说道。

    “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慕容寒冰现在的状况,我想让慕容寒冰声名狼藉,一个失去武气的天君怎么能服众,只要让众人知晓慕容寒冰再也没有以前神勇,只怕天族的那些上仙们就会跃跃欲试,在这个以武器为尊的世界,只有强者才能统治天族,上仙肯定会窝里斗,他们都想当天君。”

    寒王信誓旦旦的开了口:“只要他们窝里斗,这对咱们来说就是个好机会,他们不停的斗下去,说不准咱们还能从中获取什么好处,虽说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想直接吞并天族,可最近出了那么多事,咱们跟天族的关系可不太好,既然已经这样了,实在没必要装出一副友好的模样。”

    “天族窝里斗,其他几族肯定也是虎视眈眈的,到时候天族肯定自顾不暇,咱们分点甜头也是不错的。”

    小蟾蜍开口说了起来,他觉得寒王特别厉害,随随便便就看透了一切……

    殿议后梅开芍便回到了宸宫,所谓的殿议跟人族皇室的朝议没什么区别,不过是大家聚集在一起商讨国家大事,倘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也可以借助殿议来宣布。

    梅开芍一回来就瞧见了正在练字的睿儿,睿儿小小的,他干脆直接站在了椅子上写字,小手握着毛笔,一笔一划的在宣纸上写着什么,字迹很是稚嫩,不过能看的出睿儿特别用心。

    “睿儿,娘亲回来了,不知道你在写些什么,瞧着你如此出神,真是让我这个当娘的欣慰。”梅开芍很快开了口。

    睿儿听到娘亲的声音,立马放下了手中的毛笔,他很快展开了臂膀,梅开芍见状配合的抱住了他,将睿儿抱在怀里一阵亲香,她觉得所有的不开心都消失殆尽了。

    “娘亲,我今日想过来找你玩,可是听宫娥说你去朝堂之上了,我实在是无趣,所以就随便练了练字,不知道娘亲觉得我写的怎么样?”

    小家伙拿起了自己抄写的诗文递给了梅开芍,梅开芍打量了一番,这会儿忍不住说起了夸赞的话:“睿儿写的真不错,你年纪这么小就开始练字,不知道会不会觉得特别辛苦,我觉得还是要劳逸结合,该玩的时候定要痛痛快快的玩一场,知道吗?”

    “娘亲,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平日里我又不是一直拘着自己,若天天读书写字我也会觉得特别烦闷的。”睿儿开口说了起来,最后还不忘吐了吐舌头。

    梅开芍宠溺的摸了摸睿儿的小脑袋,这小家伙真是调皮。

    睿儿再次提笔写了起来:“娘亲,你暂且不要打扰我,我还想继续写下去,等我写完了再给你看。”

    “好。”

    梅开芍很快应了声,随后她躺在了贵妃榻上休息。

    梅开芍这会儿只觉得特别疲倦,下意识揉着眉心,回想起今日发生的种种,心里有几分烦躁,今日她垂帘听政,确实有几件重要的事情,不过好在最后顺利解决了,还以为宁长老要提出跟蟾蜍一族对峙的事情,哪里想到宁长老最终还是缄默不语了,宁长老的缄默不算是坏事。

    就别梅开芍胡思乱想间,门板忽然响了起来。

    咚咚咚……

    敲门声特别突兀,梅开芍回过了神,很快让人进来。

    就见云霖神色慌张,梅开芍蹙了蹙眉头,开口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遇到了什么难题。”

    云霖急忙道:“拜见天后的确出了大事……”

    云霖这时瞧见了睿儿,睿儿正一脸好奇的瞧着他们,见太子在,他也不好继续说下去。

    梅开芍瞧见了云霖的异样,看样子这件事非同小可,不然他也不会避着睿儿,她对着睿儿说道:“睿儿,我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云霖叔叔说,事关国家大事,会特别枯燥,不如你跟奶娘回去再写字?等你写好了外拿给我看也是一样的。”

    睿儿清脆的应了声,随后跟奶娘离开了这里。

    见睿儿太子离开了,云霖这才如实的说了起来:“冰雪蟾蜍一族又在外面胡作非为了,寒王带领了一些蟾蜍,这会儿正在撒泼。”

    听到这里,梅开芍脸色微变:“这是怎么回事,有没有派人过去制止寒王,应当对寒王好言相劝,倘若寒王仍旧不知悔改,再派些天兵去对付他们,如今寒王公然的过来挑衅,确实让人有些忍无可忍。”

    “天后,你听我说,我还有些事情没有跟你说清楚。”

    云霖面露难堪的神色:“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君失去武气的事情竟然被寒王知道了,寒王过来就是为了宣扬这件事,现在整个天族都闹得沸沸扬扬的,着实有些慌乱,倘若不赶紧制止,只怕会一发不可收拾。”

    听到这里,梅开芍下意识攥起了拳头:“这个寒王真是欺人太甚,想来他肯定派人监视咱们了,不然慕容寒冰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的泄露出去,咱们筹谋了那么多,也相互说好了说辞,竟然唯独忘了寒王这个祸害精。”

    叹了口气,梅开芍继续道:“除了派人监视咱们以外,只怕寒王也知道被水底漩涡卷走后会发生失去武气的事情……这次寒王定然来势汹汹,真的不好对付。”

    “不如让我去打发了寒王,就说他说的那些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出面解决,天后你不必出面,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这样一来不管以后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办法诟病天后。”云霖开口说道。

    梅开芍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想一律承担责任,你不想让我面对这些乱糟糟的事情,可有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知道你想竭力压制这件事,只是寒王不是好说话的,他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就去会会寒王,眼下只能见招拆招。”

    见天后都这么说了,云霖还能多说什么,这会儿只得闷闷的应了声。

    天宫大门外驻守着许多天兵,与往日不同,今日这里人声鼎沸,这里聚集了很多人,而这些上仙都是过来看热闹的,他们已然被吸引了过来。

    寒王带着他的下属站在大门外,他们只是在门外面幸灾乐祸的讲一些事情,这会儿他们并没有进入天族,所以就算是天兵也无可奈何,天兵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若他们贸然对峙,只怕不合时宜,就算要跟寒王对峙也要等一声令下。

    众位上仙议论纷纷,他们这会儿很是迷茫,压根不知道寒王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巴不得天后赶紧出来辟谣。

    “天后驾到……”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云霖的声音。

    上仙们纷纷让道,给梅开芍让出了一个过道,见梅开芍走近了,立马跪下行礼。

    梅开芍面带不悦:“你们在我面前倒显得特别有规矩,不知道的只怕真的会以为你们特别忠心,可实际上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如今你们站在这里就等同于犯了错,你们在这里看热闹到底意欲何为,莫非你们是在幸灾乐祸?”

    “不敢,不敢。”

    “还请天后赎罪……”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他们哪里想到天后竟然给他们安了这么高的帽子,他们纯粹是因为好奇,所以才在这里看热闹,并没有旁的意思。

    众人又见天后气势汹汹,似乎并没有任何反常,他们心里只觉得特别奇怪,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寒王说的那些全部都是假的?

    梅开芍没有继续搭理这些人,她把目光放在了寒王的身上:“寒王,咱们好久不见,不知道你今日到这里来,所谓何事?”

    “我今日过来自然是想跟众人说清楚真相,在这个以武气为尊的天族,武气最高的是天君,所以众人纷纷信服于天君,可如果天君失去武气成了废人又当如何?”

    寒王看向了众人,上仙们缄默不语,实际上这些话寒王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梅开芍还没有过来的时候他就说给了众人。

    梅开芍一脸平静,虽说她面色不改,实际上内心却特别慌张,她并不知道寒王到底知晓什么,倘若寒王只知道一星半点的,那她也就不必害怕了,若是寒王什么都清楚,确实招架不住。

    “寒王,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你这样只会给自己招来祸端,没评没据的话会让人生气的,随意捏造错处,到时候我们天君回来是不会放过你的。”梅开芍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里,寒王眉头一拧:“谁说我没有证据了,倘若我没有证据现在也就不会出现在大家面前。”

    顿了顿,寒王继续说道:“在场的所有人应该都清楚,前段日子天君为了修补天际付出了很多,为了找寻七彩珠也付出了不少,天君的武气就是在找寻七彩珠时丢失的,以前天君拥有至高无上的武气,可现在丢失了就是丢失了,为何不大胆的说出来?”

    梅开芍脸色微变,恨不得好好教训这个蟾蜍王,除了不停的给天族制造麻烦以外如今还在火上浇油,实在是让人忍无可忍!

    “行了,你就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了,不管你在这里说什么都没用,你说的这些话都没有得到证实,就算天族的上仙们在这里听着,他们也会以为是你在这里散播谣言。”

    梅开芍开口说道:“近来你们西山对天族屡屡进犯,已经忍耐你们很多次了,继续这样下去我可不能坐视不管了,寒王,我劝你还是见好就收,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们天族就无人了吗?”

    梅开芍的话里带着赤裸裸的威胁,倘若寒王再敢胡来,她定然不会宽恕他。

    然而寒王根本不在意,如今他手中有证据,确实什么都不害怕,就见寒王眉头一挑,他开口说道:“你不是跟我证据吗?我手里确实有证据,梅开芍,有些事情不是你逞能就可以解决的,非得让我拿出证据你才能罢休,如今我真是一点脸面都不能给慕容寒冰了。”

    梅开芍眼眸黯了几分,她并不知道寒王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证据,如今寒王信誓旦旦的,这只能说明他确实胸有成竹。

    “我知道慕容寒冰的情况,如今真是不乐观啊,我还知道天君的踪迹,这些事情我都知道,我并非信口雌黄,天君失去武气的事情绝对不是子虚乌有的……”

    寒王眼眸里带着明显的精光。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