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喝多了跟妹夫发生|晚上被男朋友啪的受不了

2021-04-19 14:13:0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缔崎竟然举起双手,主动的投降,这倒是让人始料未及的。

燕寒的目光看向天门这边,右手伸出来,两道金光爆发进入海洋之中,将哼哼和二娃抓住,把他们拖回到了快艇上面。

 缔崎竟然举起双手,主动的投降,这倒是让人始料未及的。

    燕寒的目光看向天门这边,右手伸出来,两道金光爆发进入海洋之中,将哼哼和二娃抓住,把他们拖回到了快艇上面。

    随后,他看着捂着眼睛的哼哼,展翅移动过去。          

    “别动。”,燕寒的右手闪耀着神圣的圣光,捂着张君绝的左眼,哼哼只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感觉进入眼眶之中,随后那股刺痛感消散,眨了眨后,几秒钟还看不清楚的左眼,此时此刻已经恢复完毕,他连忙感谢。

    “从某种特定的情况下来说,你们是受到我们的保护的。”

    燕寒告诉重坦他们“先回到百岛港湾上面去吧,这里的事情,到现在就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公孙祈他们都心有不甘。

    可燕寒说道“当然了,如果你们有足够收拾残局的能力,我也可以滚开。”

    当然没有,所以重坦他们掉头回了百岛港,毕竟那里还有丧尸强和夜宴的队伍。

    随后,燕寒的目光看向缔崎,说道“你应该知道你惹祸了吧?”

    “当然。”

    “在没有将事情放大到不可收场的地步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使用血统的能力,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现在已经被很多双眼睛盯上了,这些眼睛中蕴藏的光芒,没有一个是善良的,充斥着野心、贪婪、嫉妒、利用,以及强烈的欲望。”

    燕寒双手抱胸。

    右手的食指,不断的打着左手的手肘。

    这个很明显在思索的动作,让他说出“可是之前,以剑骑的身份,在郭若的麾下,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嗯。”,缔崎没有反驳“从某些角度看,的确是罄竹难书,但是转变一个角度,一切又将截然不同,我弟兄疾昼死亡前的一句话,让我幡然醒悟,我们不应该继续回到垃圾堆里面生活。”

    所以,你是有计划的,对吗?燕寒犀利的问道。

    你说呢?缔崎双目锐利的看着他。

    “我的出现,世界政府的出现,也是你计划里的一部分吗?”,燕寒再问。

    缔崎还是淡淡的看着他,缓缓说道“你……说呢?”

    好,燕寒点头,明白缔崎的用意,故而说道“如果我阻止你的计划会如何?”

    “在不影响寒哥你自身立场的情况下,有些事情是可以做到睁眼闭眼的吧?如果事事都计较,每件事情都较真,你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地位了,老话说得好,少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我已经6S级别了,寒哥,你帮我的价值,远远胜过你帮其他人的价值。”

    何处此言?燕寒明知故问。

    “当你寒哥遇到危险的时候,能够帮你摆平的,一定是我,而非其他人。”

    你很聪明。

    燕寒夸赞他“但是,只是小聪明。”

    “智慧这种东西,三教九流的人使用便是手段卑鄙,可如果是高高在上的人使用,那就叫做深谋远虑。”,缔崎明确自己的立场和思维。

    说着,缔崎主动伸出双手

    “我现在回到大战场里面去,非但要面对无数数不清的事情不说,很可能因为6S的影响,反而会给我带来让我避之不及的祸端,所以这个时候,世界政府的船上,是最为安全的。”,缔崎的话,让燕寒松开双手。

    而后,圣光化成了一条光锁,缠绕在缔崎的双手上。

    等到阎割的船只赶到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缔崎居然被搞定了,他看着虚弱的缔崎,抓着他的脑袋,让其露出脖颈,伸出手摸着,道“虽然现在被很多蔷薇花瓣的刺青遮挡住了,但是隐约还是能够看到皇家仆人的痕迹,这样的家伙可真是恐怖呢的,燕寒,你是怎么搞定他的?”

    “刚刚升腾到新的等级的家伙,必然是不能够那么轻松就掌控自己的力量的,趁着这个机会罢了。”

    对,没错,阎割点点头,拍了拍缔崎的脸庞“也不知道该说是你运气好,还是倒霉,竟然碰到了我们。”

    “来人,看住他。”

    阎割要将缔崎先带回白鸽之岛,然后要调动一些厉害的押送船来将他带到世界政府。

    他的目光继而看向了百岛港湾。

    “那群人的战火也该平息了吧?”

    “世界政府既然没有参与到这次的战役之中,那么就最好不要管。”

    说的没错,阎割他们也没有停留,带着缔崎朝着白鸽之岛的方向移动过去,天门这边的人看到世界政府的人走后,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他们的到来,缔崎估计要把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屠杀的干干净净。

    同时,夜宴的人不仅仅找到了丧尸强、墨玺,还有被夜螳螂放在山洞里面的神威。

    而同一时间,小唐那边也是捷报频传。

    他是在强子跟贪狼他们交手的时候,在自己杀掉了纪椿之后,发现夜螳螂的踪迹的,而纪椿的死绝对是一个意外,她是被司徒明偷袭的,可是,纪椿一死,整个夜螳螂的作战计划直接被打乱,让眉刀这些人顿时如同无头苍蝇一样。

    唐夜之凰乘胜追击。

    先是将一些小喽啰干掉,而后生擒了眉刀、杀掉了刀疤,但是遗憾的,丑脸怪跟其他的几个干部逃掉了。

    两波人在百岛港湾上面汇合,当小唐听到6S的时候,他也是吓了一跳。

    “我那时候在百岛港湾的另外一边,就看到一颗流星陨落,爆炸很响,耳机里面也是乱哄哄的,但是,那么厉害的家伙,被世界政府几秒钟就搞定了吗?我的天,那边来的人是谁呀?巅峰阁的人吗?”

    但是就算是巅峰阁的人,这也未免太轻松了吧。

    “我怀疑那个缔崎,是故意被生擒的。”,墨玺说道。

    挺有道理,他这个时候如果回到大战场之中的话,必然会麻烦不断,会有各路神仙来找他,与其那样,还不如被世界政府抓住,一来,可以磨练血统,二来,可以得到一种奇妙的庇护,三来,可以伺机而动。

    好机灵的家伙,这个时候,居然还把自己的退路想好了。

    这次百岛港湾的作战,虽然说对方的总基地被毁灭了,还杀掉了两个统领:辉星与贪狼,顺便灭掉了一头传说级别的陨犬,抓住了夜螳螂的干部,黑暗世界那边也杀了一个七七八八,还有幽灵船之类的意外收获。

    但是也损失了像陈靖星、铜人三兄弟、公孙臣这样的同伴。

    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庆祝好,还是该悲伤好。

    在海洋上面的战斗,送别的方式,也要尊重战场,天阴、靖星、小四的尸体放在了船上,丧尸强举着火把,一步步的走上前,“轰…”的一声,火光冲天而起的时候,沙滩上面的所有天门的人员全部都纷纷的低下头。

    “我有难辞其咎的责任。”,丧尸强充满了深深的内疚。

    但是,没有人会去怪他,战场中,生死本来就难料,没有人可以掌控这个,只能够在生死之间,尽量的维持,强子已经做的够好了,哪怕是面对6S的时候,他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和退缩,而哼哼和二娃算是被上了一课。

    到底是年轻人,两人都忍不住的哭了。

    他们也没想到,不久前还跟他们嘻嘻哈哈的小四哥公孙臣,就这样天人永隔了。

    哭了好,小唐点点头,同样是泪眼朦胧

    “总得有人哭出来,这才是对离别最单纯的方式。”

    熊熊火焰吞噬了船只,烟雾涌动中,天阴他们的身体也被火焰包围,可是,时代的道路却依然还要一直走,这只是一个战役的落幕,后面还会有更多个战役,也许,可能还会有人更多的人离开,也许,还有更多沾染着鲜血的天门徽章,闪耀着不一样的光芒。

    总部这边发来了回城的命令。

    有二线大哥过来,驻扎在百岛港湾上面,搜索着一些蛛丝马迹的时候,也提防着敌人的二次进攻,而返航的船只上,丧尸强将公孙臣染血的天门徽章,递给了公孙小七。

    “强子哥。”,公孙祈说道“我哥哥,也是为天门贡献了价值的吧,哪怕微乎其微。”

    说什么猪猪话呢,丧尸强说道“每一份价值,都是一样的厚重,都让人尊重。”

    谢谢强子哥,公孙祈由衷感激的低下头。

    强子也想要安慰她,但是看得出来,她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于是走到重坦面前问着神威的情况,重坦说“神威也受伤很严重,现在还在昏迷,只能够带回去再看看了,但是那姑娘真的惨呀,整个家族,好像就剩下她一人扛起担子了。”

    唉。

    重坦狠狠的喝了口酒说道“我单单是说出来,都能够感觉到不好受。”

    然后问丧尸强“生离死别见的多了,真的会麻木吗?真的会没有感觉吗?”

    你呢?强子起开一瓶啤酒,喝之前问着他。

    “一想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下去的时候,就没有那么伤春悲秋了,毕竟我们能够活下来,那都是他们用命给我们争取来的,如果当时我不是去开快艇,缔崎哪一剑杀的,应该就会是我了,一起出来并肩作战,按道理说…同生共死。”

    重坦苦笑。

    “而我还在喝着酒苟活,我是最没有资格说他妈我会麻木的这种话的。”

    强子将啤酒一饮而尽,默默的坐下来。

    凝望远方,酸涩低下头说道“谁不是呢?”

    后半夜,百岛港湾,一艘船突然出现在海平线上面,天门的人这边迅猛的出击,很快就将其包围住,上面的船长举起手说道“请不要开枪,请不要开枪,我们是来接人的。”

    接人?你们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就敢随便闯入。

    “真的是来接人的。”,船长拿出照片说道“是一个叫做莫天阴的人。”

    这应该是当初天阴安排给自己的后路的船只,没想到,他们这么晚才来。

    天门的人说道“很抱歉,请你们离开吧,时代中,没有这号人存在。”

    没有吗?船长惊愕的眨眨眼睛“可是,对方连定金都已经支付了。”

    天门战士再度强调道“我们确定,时代中,没有这个人存在。”

    ——

    凯撒他们乘坐的王家流浪号,是在缔崎跟疾昼的掩护下,才得以安全的撤退。

    尽管,保全了自己的性命,但是凯撒见到齐麟的时候,见到水之都的众人的时候,真的是无言面对江东父老。

    百岛港湾上面的水之都的势力,只有他跟其他一些战士存活了下来,其他的人要么直接惨死,要么生死不明,这样的情况,也让其他人对凯撒的意见非常非常大,水之都几乎是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请求,撤掉凯撒大统领的身份。

    ——这样的人,也配当大提督吗?看看当年玄霄大哥是怎么做的。

    ——这样自私自利的人,还有脸回太阳区?

    ——看看天门的那些人,哪怕只是一个外援,都战死在了战场上。

    言语充满了精神攻击的杀戮性。

    可是,齐麟依然是力排众议,将一切声音都压了下来,因为现在,水之都没有人可以比凯撒做的更好。

    如果当时排水系统彻底的完成,能够等到鱼人部队的支援的话。

    如果当时司徒明能够采取建议,出动一些神船的话。

    但是战场之中,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你在计划的时候,别人同样也在行动,你若永远慢人一步,那么你就是输。

    ——凯撒需要解释什么?丢人的又不是他,而是我们水之都的老大齐麟。

    太阳区,大联盟总部,水之都势力区域。

    凯撒跪在地上深深的低着头说道“对不起,是我搞砸了,我搞砸了一切,有任何的后果,我都愿意背负,我心甘情愿承受一切的责罚。”

    齐麟却说“胜败乃是兵家常事,输一场怎么了?难道我们要一直赢吗?不可能有那样的事情的,你不是还活着的吗?这次我们只是损失了三千多人,死了两个统领,但是,我会给你六千人,再给你搭配几个统领,因为我相信,你会赢回来的,凯撒,对吗?”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对吗?

    两人四目相对,凯撒用力的点点头“对!”

    “去好好的休息,我已经请求四海神州的支援了,只要四海神州的势力到达,我要看看到时会还有谁敢看不起我,我们想打谁就打谁。”

    齐麟跟四海神州到底是怎样的关系,暂时不得而知,但是他居然可以请求那里的支援,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因为四海神州很少参与时代之中的事情,那里虽然是凤凰翎的总部所在,但是凤凰翎也只是那个地方的势力之一。

    有人说四海神州是当年亚特兰蒂斯的人建立的地方,实力非常强劲无敌;同样也有人说,凤凰翎就是上面的主宰者;但是也有传言说,不是,天门的人也只是秘密的去四海神州探测过一次,还是去找寻的凤凰翎的秘密,关于那里的一些东西,天门的资料,也没有对外泄露,可能只有夏天知道。

    但是无论是什么地方,都一定有人,都一定具备着立场。

    等到他们的野心展露出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神秘可言。

    任何事情,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而齐麟不仅仅顶住了让凯撒下台的压力,还将这次百岛港湾失守的事情全部都归咎到了黑暗世界头上,说他们的人不听从命令,黑暗世界就说蔷薇骑士团的问题,蔷薇骑士团的人就说是水之都的问题。

    三方直接开始踢足球,谁也不想要承认,这他喵就是我的问题!

    吵来吵去,没有答案,但是他们想的就是,没有结果。

    而要说损失最为惨重的,其实就是蔷薇骑士团。

    四大穿梭血统,黑弥被练刀、疾昼被吞噬、缔崎被抓、薇妲失踪,郭若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已经损失的如此的惨重,损失的,还都是一些精兵强将,这其实非常不符合郭若的行事作风。

    先不说蔷薇骑士团的背后,同样是迷影重重。

    就郭若如果亲自带队的话,不应该是这样的效果。

    但是这些事情,都只是一场战役之后剩下的残余。

    太阳区内,月光再度照耀,无数的城镇者们再度变成了闪灵。

    这里的闪灵数量是越来越多了,尽管有天门的人进来不断的屠杀,扼制着这股力量的增长,但是双方仍然在拉扯阶段。

    天门的主动出击,也在打乱着大联盟这边的节奏。

    百岛港湾,只是大战之前的一个开胃菜罢了。

    血与荣耀的战场,还是在太阳区之中。

    太阳区东部的一条街道之中,随着一声摔倒的呐喊,一个少年直接跌到在了地上,他看着膝盖上面被磕碰出来的淤青,疼的不断吸着凉气。

    前方一个闪灵发现了他,一步步的走过来,正要动手的瞬间,薇妲从天而降,右手舞动,直接削去了闪灵的脑袋,而后回过头看着少年。

    “我…我是去体育场去找天门求救的。”,少年瑟瑟发抖的说道。

    薇妲将食指在少年的额头点了一下,留下了一个血滴的印记后,指着一条路说道“从这里走,就能够到达天门的所看守的体育场那里,到了那里的话,就安全了。”

    谢谢,谢谢你,少年不断的点头感谢。

    薇妲淡淡的眨了眨眼睛,随后走向了一个电话亭。

    放入了一张特别的信号卡后,她说道“玄英先生。”

    “这么看来,天门夜宴的夜河星非但没有死,反而被夏天隐藏起来了,这一招可是厉害呀,夜河星是绝对不能够抛头露面的存在,他这样一来,微型蚂蚁再度被天门控制,你之前所做的一切,现在看来,可都是徒劳无功了。”

    “只是运营的不好而已,百岛港湾,被天门直接冲毁。”

    “那是因为突然出现了一个兽祖血这样的东西,但,你回到联盟后,还没有去郭若那里复命吗?”

    没有,薇妲说道“他跟我们,本来就是互相之间利用的关系,如今缔崎被抓,黑弥和疾昼死亡,我如果继续露面的话,我很害怕我被压榨其他的剩余价值。”

    “放心吧,缔崎很快就会回来的,最迟明天中午的时候,一切又将截然不同,你暂时隐藏好自己,毕竟你现在就是一块香喷喷的肥肉,我估计很多人的眼睛都盯着你了。”

    好的,先生,薇妲说完挂断了电话。

    将信号卡拿出来,而后在手中掰断,随意的扔进了路旁的垃圾桶里面。

    ——

    太阳区,大联盟,天殿隐修势力范围。

    “偏偏在这个时候,被世界政府抓住了吗?而且还不费吹灰之力?”,听着电话那边神威的汇报,唐夜麟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就继续在天门扮演好你的角色就行了,放心啦,只是给我一点情报而已,我迄今为止,还没让你加害过任何一人吧?”

    嗯嗯嗯,我知道的,唐夜麟说“像我这样善良而又仁慈的家伙,一般不会颐指气使的让你去做一些丧尽天良的事情的,很多人都真的忘记了,我是相当温柔的男人,好,我们再联系。”

    话音刚落的唐夜麟脸上的笑容瞬间荡然无存。

    看着窗外的黎明,他缓缓的举起手,将衬衫的袖子卷起来。

    身后夜螳螂的几个人,已经开始不停的颤抖了。

    “缔崎在跟他们战斗的时候,你们在干嘛?不要跟我说什么跟唐夜之凰纠缠,我让你们去跟他纠缠了吗?那个时候,哪怕只是浑水摸鱼,趁机把丧尸强墨玺他们杀掉不就行了吗?我要教你们多少次,你们才能够记清楚,胜负,不是唯一的法则,尤其是在…这样的战场中!”

    “一群狗垃圾!!!”

    唐夜麟拿起身边的高尔夫球杆,双手挥舞着,对着丑脸怪的几个人脑袋疯狂的敲打着,血肉横飞,血浆乱舞中,满脸是血的唐夜麟将球杆丢掉,身边的几个夜螳螂的成员已经是血肉模糊,随后,唐夜麟面无表情的走到了壁炉前面。

    打开铁板,里面燃烧着旺盛的火焰。

    “会长,不要呀,会长,不要。”

    不要什么?唐夜麟问他“我要像齐麟对待凯撒一样,还体贴的安慰你们几个废物吗?”

    说完懒得看,对着身边勾了勾手指头。

    “求求你,会长,不要…会长…”,一个成员被人直接用力的扔进了燃烧的壁炉里面,而后,铁板死死的封上,“咣咣咣…”,火焰燃烧的壁炉里面,那个人不断的敲打着封住的铁板,开始很响,几秒后,里面响起了火焰跟骨头撞击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丑脸怪他们吓得连躺着都不敢,再次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在沙发上面坐下的时候,唐夜麟对面的三个人,其中一个叫做封狼的提醒道

    “唐会长,脖子上面还有血没有擦干净。”

    “感谢提醒。”,唐狐狸一边擦拭着鲜血一边说道“你们是执掌着三大圣剑的人,本来按照立场,你们应该属于魔灵古堡那边…”

    “过去的势力,就不必在提及了。”,封狼道“古堡,那只是昨日之书里的一章罢了。”

    听到了吗?唐夜麟教训着手下“呐,这个呢?就叫做专业。”

    “百岛港湾,最后的赢家还是天门,我们联盟被打的稀碎,这些夜螳螂的人,哼,真是丢我的脸,我希望三位加入了天殿隐修的兄弟,能够帮我唐夜麟,重新捡回来一些颜面,影城区里面还有一个传说血统呢,而且是一体双子,皇甫兄弟,但是…”

    唐夜麟吃着葡萄,问道

    “那个叫做掩阳的家伙可是有着排名第二的冥叹存在的呀,三位过去,是不是有些勉强?”

    封狼说

    “爷笑了,掩阳,那是什么不入流的家伙?听都没听过。”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