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把我绑的成四马攒蹄|男生谈恋爱都会想做吗

2021-04-19 14:49:4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小官没有拦着主厨推荐自己的家人,谁也不知道这位使臣要在这里住多久,厨房里肯定要添人的。

添谁不是添呢?

一家人还好管理。

于是他让人将主厨带回

小官没有拦着主厨推荐自己的家人,谁也不知道这位使臣要在这里住多久,厨房里肯定要添人的。

    添谁不是添呢?

    一家人还好管理。            

    于是他让人将主厨带回去把他妻儿都接了过来,他则匆匆去和高二王子回禀情况。

    不过这会儿高二王子还没开完会呢,他站在外面好一会儿便看到耨萨一脸疲惫伤心的从屋里出来,他一看到这表情就不敢凑上去,生怕招了晦气,于是低下头去躲在一旁。

    耨萨失望伤心的走了,小官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佝偻的背影一眼,见其他将臣也出来了,他连忙上前去求见。

    高二王子正要和心腹说话,听见他求见便将人召进来,问道:“晋国的使臣安排好了?”

    “是。”小官仔细的说了白善入住后的各种表现,包括大吉说的长长的那一段话。

    然后将那锭金子掏出来奉上,弯着腰道:“王子,这是他给下臣的。”

    高二王子只看了一眼便挥手道:“既然是他给你的,你就收着吧。”

    他冷笑道:“派人守住他的院子,不许他们随意出去。”

    他决定先晾他两天看看情况,也确定一下大晋那边的态度。

    小官应下,见高二王子没有对客院找厨子的事表达别的看法,便躬身退了出去。

    小官一走,心腹便躬身道:“王子,听音,这一位使臣应该出身富贵。”

    高二王子冷笑道:“年纪轻轻便能做到中书舍人的位置,又能代天子出使,出身怎么会低?”

    出身高也就意味着对方的学识、能力都不弱,从他能不卑不亢面对他开始,高二王子便知道这个对手年纪虽轻,却不容小觑。

    而只是一席话,元益他们就已经做了投降之算。

    高二王子想到这里不悦的抿了抿嘴,再次吩咐道:“派人把守好他们住的院子,不许他们出去。”

    “是。”

    白善背着手站在台阶上看着院墙外巡回走动的士兵,微微一笑,转身入门。

    薛贵将整个院子逛了一圈,连后面茅厕都翻了一遍,他和白善道:“白大人,前后左右都有人把守,十步一岗,就算是夜里我们也出不去。”

    “出不去那我们就不出。”

    “可被困于此处,我们岂不是什么都做不了?”

    您带来那么多的金银珠宝有什么用?

    白善微微一笑道:“我不能就山,自然就要让山来就我。”

    他扭头问大吉,“厨子一家可来了?”

    “来了。”

    “他们家有几口人?”

    大吉道:“他娘子,还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听到我说还要个烧水的丫头,他就全带来了。”

    他道:“他和我说,他娘子和大儿子可以购买食材,他们对城中的菜农都熟,小儿子可以留在院中吩咐。”

    白善微微颔首,“问清楚了,他家人都在此处了?”

    “是,全都带来了。”

    白善便满意了,和大吉道:“给他们一些金子,就说明日午食和晚食我要用新鲜的菜蔬,还要吃炙烤羊肉,要最嫩的那一块,多余的不要。”

    大吉明白,转身去拿金子。

    一旁的薛贵看到大吉又拿了一块金子出去,半晌无言。

    就是对面的皇帝都没这么奢侈啊,上次他们和陛下同帐而食,皇帝和他们吃的一样东西,只两菜一汤而已。

    菜一道是豆腐,一道只加了些肉沫。

    大军在外,这又不是自己的地盘,补给跟不上,粮食还罢,青菜和肉是真的少。

    他隐约觉得白善此举并不单纯是为了吃,但又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能沉默不语,打算看情况。

    主厨收到一块金子也很激动和惊讶,虽然已经对这位贵人的奢侈有了准备,但还是被两天的伙食费给惊住了。

    大吉道:“钱不是问题,主要是让我家少爷吃得开心,你们做得好了,少爷还有赏赐的。”

    主厨带着家人躬身道:“是,是,小的们一定尽心。”

    等大吉走了,主厨娘子才看着他手上的金子发呆,咽了咽口水后道:“当家的,这会儿上哪儿找那么多新鲜的菜蔬?”

    她道:“我原只打算找人买些窖存的菘菜的。”

    主厨道:“那些菜农没有,可以找那些大户人家的采买,他们有庄子,有别院,里面肯定有养新鲜菜蔬的地方,只要有钱,这些东西还能买不来?”

    他摸着手中的金子道:“看见没,这是真金,这么一块都能买下一个小院子了,哪怕只能存下一小半,多存几次,就值当我在酒楼里当上二十年的厨子了。”

    主厨娘子闻言也是,咽了咽,口水,便伸手接过金子,“行,我现在就出去找,以前我给酒楼送饭菜的时候认识不少人家的管事娘子,我问问她们。”

    主厨满意的点头。

    厨房的人进出买东西门口的士兵并不阻拦,只是不允许晋国的人出入而已。

    白善也不去试探他们的底线,直接很老实的留在屋里,只不过时不时的挑刺住的地方,一会儿说被子不够软和,让人去和门口的士兵说,换了新的被褥来;

    一会儿说实在无聊,要他们送些书籍来,又要了笔墨纸砚等……

    反正细枝末节的要求特别多,以至于门口守着的士兵一看到晋人过来就绷直了脊背。

    偏他们还一副上国姿态,而高句丽这边败仗,想要硬气也硬气不起来,只能忍了。

    而每次议事院那边都会满足他们的要求,守门的士兵对上他们底气更不足了,显然也知道他们虽然看守晋国使臣,但连他们的上官都要对这些晋人客客气气的,所以虽然不许他们出去,却对他们客客气气的。

    薛贵也看出门道来了,扭头看向正翻着书看的白善,那就是普通的一本《论语》,他不信白善这个进士没看过,但此时他就是看得津津有味。

    没办法,他也只能压下脾气,坐在一旁发呆。

    第二天,厨房果然做出了白善要求的新鲜菜蔬,以及很嫩的炙烤羊肉。

    白善嘴角微微一挑,继续要求第二天精细的吃食。

    等到第二天主厨也给他置办出来后,白善就找了主厨过来谈话,直接问他,“我看你汉语说的不错,是在酒楼中学的?”

    主厨愣了一下后弯腰道:“是,这不仅是雅言,也是我们的官话,小的在酒楼中干活儿,偶尔要见一些贵客,因此就学了。”

    白善很满意,点头道:“我看你厨艺不错,尤其是点心做得好,可有想过去中原?”

    他微微一笑道:“你若愿意,我回长安时可带着你,你就给我做个厨子如何?”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