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一上一下的运动|不停的被轮流灌满

2021-04-19 16:35:3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或许是陈季夜从小到大给大家的印象是高冷,桀骜,冷清的一个人。当杨悦看到侄子坐旋转木马时,万事不惊的杨董也惊讶了,“这是?”

“酒儿的朋友圈。这小妞,每到

或许是陈季夜从小到大给大家的印象是高冷,桀骜,冷清的一个人。当杨悦看到侄子坐旋转木马时,万事不惊的杨董也惊讶了,“这是?”

    “酒儿的朋友圈。这小妞,每到晚上就非要给我们这些吃瓜群众贡献一个大瓜。”

    杨悦拿着手机将陈季夜的脸放大,“嗯,是季夜,是他本人。”          

    麦穗兴奋的点头,“对对,是他,我和娇儿都核实过了。”

    她们起初也怀疑是酷似陈季夜的人呢。

    海岛的李藏言正在熟睡,忽然被好友的电话吵醒,她迷迷糊糊的接通,“喂,娇儿,怎么了?”

    赵娇儿提醒:“快看酒儿的朋友圈,你快看。”

    李藏言迷糊的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反应了一两分钟,她才睁开眼打开手机,手机的光亮太强,让她眼睛不舒服了。

    又缓了一会儿,她适应后根据赵娇儿的话打开了酒儿的朋友圈。

    她率先看了眼文案,接着打开照片一张一张的翻阅。

    当看到第五张两人在旋转木马上的合影时……

    亲妈愣了,一秒,两秒,三秒,“青耒,你快醒醒,出事了。”

    陈四仿佛是瞬间觉醒的藏獒,猛然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他眼神瞬间警惕起来,“怎么了?”

    李藏言木讷的拿着手机,推给陈四看,“这是我们生的儿子吧?”

    陈四看四周并无危险,他接过妻子的手机,杵眉瞧到,“NND,这个不孝子,将他老父亲丢在海岛处理他的破事,自己去游乐场和酒儿玩儿。还有脸坐旋转木马,他脸呢?”

    李藏言问:“你不觉得你儿子坐旋转木马是一件很惊讶的事情么?”

    陈四短暂的微怔,他试探性的反问:“藏言,是不是我的反应不是你想要的那种?”

    李藏言再次强调,“你儿子去坐旋转木马了诶。”

    “啊,我看到了。”

    李藏言告诉丈夫这件事的严重程度,“他坐旋转木马的程度不亚于让你穿女士紧身裤的程度。”

    “靠!”

    陈四终于发出了他的语气词,李藏言拿走手机,她又划拉了两下,“你看你儿子头上还带小白兔发箍。你见过又黑又野性的熊狼带着与他身份形象气质完全不符的小白兔发箍么?”

    陈四仿佛的了老花眼似的,将手机拿进,放大看。

    “这TM是特效吧?”

    “可是季夜任由酒儿给他加特效了,朋友圈到现在都没有删除。”

    妻子的话,陈四无法反驳。

    陈四:“真是见了鬼了。”

    众人吃瓜已经吃撑了,次日一早,发朋友圈的小妞妞却遭了秧。

    谢长溯清晨起来就对陈季夜说:“吼,不错,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什么意思?”

    谢长溯又问:“旋转木马坐起来硌屁股么?”

    陈季夜短暂的停留,接着,他拿起手机目的明确的去酒儿的朋友圈。

    他咬牙,“……酒儿!”

    掀开被子下床,然后直接去了对面的屋子。

    酒儿正在深度睡眠,陈季夜过去时,直接捏着她的脸把她捏醒,“啊啊啊,疼疼,妈呀,救命呀,谋杀啊。”

    酒儿苦兮兮的上手打陈季夜的手,她双手扒着陈季夜的手腕,“小哥哥,你干嘛呀。”

    陈季夜问她:“你手机呢?”

    聪明的小妞妞一下子就想到昨晚自己发的那条朋友圈,她手伸进枕头,拿出手机抱在自己的怀中,“不给。”

    陈季夜上手去抢。

    酒儿抱着手机直接趴在床上,手机就压在她的胸口处。

    陈季夜也顾不得其他,他直接伸手进入酒儿的被窝,手从她腰下进入,因为睡衣的宽松,他误打误撞的碰到了酒儿软软的小肚子。

    “小哥哥你耍流氓,你摸我肚子,我肚脐眼都起鸡皮疙瘩了。”

    陈季夜面色如酱汁,他咬牙,心一横的单手抱起她,将她翻过来。伸手去她小胸脯处夺手机。

    酒儿大喊:“大哥大姐,救命。”

    陈季夜:“昨天我怎么和你说的,不让你发朋友圈,你为什么又发,快点删了。”

    气人的小酒儿摇头,倔强的抱着手机依旧不给陈季夜,“你再抢我手机,我就把手机塞进我睡衣里,我就不信你还敢抢。”

    说完,她准备将手机往睡衣领子里边塞。

    陈季夜发狠,“我还收拾不了你?”

    ……

    屋外,雨滴问谢长溯,“大哥,酒儿在喊我们。”

    谢长溯瞥了眼窗户,“我们进去也打不过陈季夜。”

    “你就不管了?”

    谢长溯私心道:“我也挺想看看酒儿和季夜,她俩到底谁技高一筹。”

    赛扎的院子,一大早的就开始热闹。

    周围的邻居烙了饼,来给赛扎送时看到他一院子的孩子,邻居笑道:“这下清闲不得咯。”

    赛扎:“我今天就把他们都给赶走。”

    本来也年三十了,这些孩子要回家跨年。

    屋子里,酒儿将陈季夜得罪了,她贴好脸邀请陈季夜和她一起去紫荆山跨年,陈季夜一个好脸色都没给酒儿。

    院子里,雨滴和谢长溯在一边看得起劲儿,“大哥,酒儿的朋友圈没有删除,但是她在季夜哥的面前明显属于弱势。你说,她俩谁技高一筹?”

    谢长溯和妹妹离近,他:“据我分析,最后妥协的绝对是酒儿。”

    酒儿清早的惹了陈季夜,她去哄,“小哥哥?”

    “滚。”

    酒儿失落的小表情,仿佛是个没人要的小可怜,陈季夜上下打量她的委屈,他冷眼撇过去,拿着车钥匙出了门。

    “小哥哥,你去哪里?”

    陈季夜一句话没说就走了。

    院子里,酒儿噘嘴,孤零零的站在那里。

    陈季夜被酒儿气的消失了。他一连消失了好几天,后来还是酒儿哭得说不出话时他才再次出现……

    谢长溯和雨滴对视,“哥,酒儿快哭了。”

    谢长溯看了眼,“别理她,有人心疼。”

    雨滴年纪小,不懂大哥的意思。

    但是她担心妹妹,于是走过去安慰她。

    下午时,陈季夜还没回去。

    谢家的司机来接三位小少爷小姐们回家,酒儿也没有等到陈季夜。

    她终于知道自己把小哥哥惹怒了,酒儿含泪将昨晚的朋友圈设置了仅自己可见。

    回家的路上,酒儿许是有了哭意,她颤音问谢长溯,“大哥,我把小哥哥气走了怎么办?”

    谢长溯通过倒车镜看了眼后座的妹妹,“靠本事气走的,你就靠本事把他给找回来呗。”

    “呜呜,可我没本事,找不回来他。”

    酒儿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谢长溯将抽纸递给后座,“擦擦眼,真没出息,因为他说哭就哭。”

    “嗯嗯,我就是可没出息,大哥,我想要我小哥哥,你帮我把他找回来吧,我把朋友圈屏蔽了。”

    谢长溯没有搭理妹妹,快到家时,他提醒,“一会儿到家你若是还哭,你爸问你看你怎么解释。”

    紫荆山的大门打开了,三个孩子被接到了老宅面前。

    一下车,谢闵慎就敏锐的感觉到小女儿的眼睛不正常,他问:“你怎么又哭了?”

    他都已经做了极大的退步让女儿和季夜出门玩儿了两天,她还红眼睛让他心疼?

    酒儿撇嘴,“爸爸,我怕你再惩罚我。”

    谢闵慎:“你可给我拉到吧,说吧,到底哭什么?”

    “真的,我就是想抱抱你。”酒儿在老宅门口抱着谢闵慎的腰,做女儿的依在父亲怀中,谢闵慎挺不好意思的推女儿,“抱别人去,你妈正看着我呢,一会儿我不好解释。”

    但是他也只是意思意思,装作没有推开的样子顺势也搂着委屈巴巴的小女儿。

    林轻轻笑颜,她:“你们父女俩门口温情吧,我带着儿子和大妞先回去了。”

    这个新年似乎格外的忙碌,林珝回来了。

    他的回来让孩子们好一番激动。

    他已经成家,回来后第一时间去接妻子便来了谢家。

    孩子们看到他回来,都开心的围着他转圈。

    孩子多,热闹异常。

    闻人跟在他左右。

    他回来的时间也巧,刚好是年三十。

    这晚便直接在紫荆山跨年了。

    他回来,也带回来了一则好消息,“我这次走打算带着闻人去海城定居了,以后就在那里落脚了。”

    他向上级递交的资料已经审批通过,以后他孩子也要在大院里长大了。

    林珝和谢闵慎喝酒,他知道姐夫帮他给上级领导打过招呼,因此事情才会办的如此快。“姐夫,谢了。”

    谢闵慎和他碰杯,“一家人,谢来谢去的最没意思。”

    林珝已经褪去了初见的幼稚,这些年,他真的锻炼出来了,靠自己的战绩在军中已经站稳了脚。

    谢闵慎一杯白酒饮进,他恍然回到了第一次见到林珝的时候。

    那个小傻子,傻乎乎的被西子诱导着给自己叫姐夫。

    玩儿坏了他的飞机模型,让他和林轻轻有了牵扯。

    后来,给他治病花了自己太多心思,再后来将他病治好,他也抱得了美人归。

    “啧。”谢闵慎又喝了一杯酒。

    他两边一边一个女儿陪着他,“爸,你‘啧’啥?”对万事都好奇的酒儿问。

    谢闵慎感叹,“想到以往的事情了。”

    酒儿问:“啥事?”

    谢闵慎看着林珝,两人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