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麻批痒痒了怎么办|黄到下面水的文章

2021-04-19 17:16: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伊斯依旧站在海边。

他的灵魂变得更加透明,像是下一瞬就会散在风里。而那一点曾经摇曳在他胸口的,小小的火苗,此刻正在它头顶展开双翼,化成一条只有冰龙身形一半大小的火龙

伊斯依旧站在海边。

    他的灵魂变得更加透明,像是下一瞬就会散在风里。而那一点曾经摇曳在他胸口的,小小的火苗,此刻正在它头顶展开双翼,化成一条只有冰龙身形一半大小的火龙,无声地咆哮着,冲向天际。

    它的火焰没有温度,却如此耀眼,耀眼得让天空变幻的所有色彩都黯淡无光。它疾掠而过,辉煌的火焰随之铺展在整个天空,一些光欢欣雀跃地投身其中,一些光试图远远避开,或将它改变成自己的颜色,可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大得像是能吞噬一切……也大得像是能包容一切。

    它渐渐变了颜色,从火焰的金黄,变成极致的白,却又在双翼挥动间,闪现出万千璀璨光芒,其中没有任何一点,与另一点相同。

    它飞翔着,追逐着,追逐那不肯融入其中的最后几片光晕。它听得见不甘的呼喊,可那蕴藏力量的名字对它而言毫无意义。

    它只是一团火。

    它倒是更熟悉另一个名字,因为那声音此刻也依然响在它耳边,一声一声,从未停过。

    甚至,那不只是一个人的声音。

    那声音也从它的身体里传出。许许多多个不同的声音,或好奇,或急切,或坚定,或严厉,或温柔。

    当它获得最终的胜利,当它抹掉了那些沉了数万年的杂质,它骄傲的声音响彻天地。而当它低头俯视渐渐透明的大海……俯视整个开始消散的世界,和海岸边那个孤独却始终挺立的身影,看着他残留的最后一点影子,它抖抖自己巨大的身躯,抖落了一点明亮的光。

    他用自己的灵魂燃起火焰,这样的无畏理应得到一点奖励。

    那光坠向伊斯,像一颗流星,当伊斯下意识地伸手将它接在手中,它又像是一颗宝石,水一般清澈的浅蓝,透出的光却有阳光的色泽,在他手心如有呼吸般微微闪烁……然后如春天里最后一点寒冰般融化,一丝丝融入他的身体之中。

    他听见低低的声音,像叹息,却带着笑意,像是一声始终没有来得及说出的再见。

    可是——

    伊斯怔忪片刻,握紧了手指,像抓住了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唇边扬起的笑里漾开失而复得的欣喜。

    现在,可还不是说“再见”的时候。

    .

    白色是最纯粹的颜色,也是最复杂的颜色。

    这句话,埃德已经忘了是谁跟他的说的,又是为了什么,但此刻,看着如火焰般飘摇于冰龙身周的白色光焰,他终于能够完完全全地明白这句话。

    那光浩大却又温和,不再有神秘的美丽,却也不再有逼人的危险,就像清晨时分从窗外隐隐透进来,将安眠一夜的人从熟睡中唤醒的晨光,明亮又温柔。可他也能从那白光里看出千万种不同的色彩,如无数宝石,又像是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红光……不是像耐瑟斯那样勉强捏揉成的一团,而是彻底交融在一起,却仍有着自己的颜色。

    当那纯净至极,柔和至极,却又只能用“辉煌”来形容的白光从冰龙身上升起,变成另一条纯白的光之巨龙,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只发出一声喜极而泣的抽气声。

    站在他身边的牧师看他一眼,眼神一言难尽。

    “请问,”他说,“可以放开我了吗?”

    他的手臂即使没断,这会儿也绝对被抓青了。

    埃德讪讪地松手,理智终于从兴奋之中找到一点空隙,艰难地冒出个头。

    他们原本的计划是用法阵来吸收敌人的力量,但现在……

    他的眉头刚刚皱起,那条光龙飞了起来。

    它悠然掠过他们头顶,视他们在“骑士与巨龙”战斗时重新竖起的屏障为无物,纯粹的光一般轻而易举地穿了过去,直飞向东。

    “那是……”埃德喃喃。

    那是希安神殿的方向。

    .

    光之龙飞过头顶时奎因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又是一眼。

    他原本以为是那条冰龙过来帮忙,可似乎……不是同一条龙?

    那龙飞得极快,只是一掠而过,他也没时间再多看一眼——敌人已经攻到了神殿的门前。

    满地尸体间,他的同伴也已经所剩无几。

    即使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每个人也都已经疲惫不堪……而那些精灵的情况也不比他们好多少。他们现在已经完全混在了一起,剑舞者们借助圣骑士强大的防御能力,竭尽全力地挥剑,但速度已经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

    唯一不知疲惫的,只有那具跟自己同样不会说话的大个子朋友、一个并不需要躲在暗处,却依然难以防备的精灵影舞者一起堵在门口,成功地击退了一波攻击的魔像。

    可就算是那具魔像,也断掉了一只手臂,气得它身边的红发女孩儿吱哇乱叫。

    这会儿她都还在一边出其不意地往敌人身上扎刀子一边骂人,骂得很难听,但听得奎因很开心。

    骂声骤停时候他还以为女孩儿受了伤,心中一沉,还没来得及回头,白色的光从神殿里漫了出来。

    圣骑士惊讶地低头,看着自己瞬间痊愈的左膝,又怔怔地抬头,看着眼前的恶魔们仓皇后退,却雾一般消散在白光之中,看着那些趁火打劫的西南沙匪面面相觑,然后落荒而逃。

    他走出几步,看着完全被包围在盛大的白光中的神殿,看着更为明亮的光辉从神殿直冲而出,划出长长的弧光,飞向格里瓦尔茂密的森林。

    .

    白光落下时佩恩挥剑的手微微一顿。

    他站在白塔之下。此刻,整个格里瓦尔还能够战斗的精灵都在白塔之下,抵御着仿佛无穷无尽的敌人。他几乎将所有最优秀的战士都派了出去,可每一个精灵举起武器都能成为战士……无论他们消沉到什么地步,至少这一点从未改变。

    他的剑斩了下去。和他一样分了神的敌人未能避开这一击,直直向后倒去,涣散开来的瞳孔里,映出白塔之上,如烟火般骤然绽开的光雨。

    战斗不知不觉间停止,无数双眼睛望向天空,看着白色光点如星辰四散,在深蓝夜空划出各不相同的轨迹,又彼此相连在一起,像是在夜幕下用光织出了一幅壮丽的图画,又渐渐隐去。

    它未曾改变那些比从前更加璀璨夺目的星辰,也没有增加或减少任何一颗星星,可它温柔却无形的保护,在这一刻,像一个轻柔至极的拥抱……像所有人期盼已久的,春天的第一缕风,无声地吹拂在每一个人心上。

    然而落在白塔的光并未散尽。光之巨龙重又从塔尖飞起,盘旋着,转而向南,却又突然像是被什么拖住,巨大的身躯溃散得难以成形,蜿蜒着流向斯顿布奇。

    不知是哪头花豹发出低低的吼声,佩恩回过神来,面对原本心生退意,此刻又开始犹豫的敌人。

    “各位,”他冷笑,“既然来到了格里瓦尔……又何必那么急着离开呢?”

    .

    光流向水神神殿。

    这一点谁都没有料到。埃德还正呆呆地想着“这好像跟我们准备的法阵不太一样”、“也许它们比我们更清楚该怎么做?”之类,冰龙突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埃德一怔,瞬间反应过来,也许屏障的设置被改变,是出自那些被召唤……被融合的生灵的意志,但现在流向水神神殿的这条光河,恐怕不是。

    冰龙仍站在原地,暴躁地甩着尾巴,远远投过来的一眼,充满埃德熟悉的不耐烦。

    埃德心中一松,飞快地窜下了城墙。

    然后他想起来,现在,他应该可以更大胆一点地使用传送法术了。

    .

    白鸦没能看到她的小龙获得胜利的那一刻——为此她足足抱怨了十几年。

    事实上,她从身后那群老头儿们爆发出一阵欢呼时就开始抱怨,即使知道自己已经赢了那一篮胡萝卜也高兴不起来。

    她被请来这个曾经不允许她进入的地方,是因为那个能通向许多不同世界的法阵出了问题。

    在没有人任何人靠近的情况下,法阵被启动了——那些闯入神殿的人根本没能闯入此处。

    而最大的问题是,这其实是一个已经被破坏的法阵。

    通往“花园”的入口早已被改变且隐藏,这个大家都知道有问题却又不知道到底有什么问题的法阵,在斯凯尔·蒙德的建议下,变成了一个诱饵。法阵上一些关键的符文被做了细微的改变,力量根本无法在其中流动,也就根本不可能启动它,可在白鸦来到这里时,流转其中的光芒虽缓慢,却越来越流畅,仿佛有某种势不可挡的力量冲破了重重阻碍,把被截断的河道又重新连接在了一起。

    即使抱怨连连,白鸦也不禁为此而叹服。

    “这八成也是安克兰的把戏。”她说。

    一个能自我修复,甚至自我生长的法阵,与洛克堡那一个何其相似。

    但这个法阵却不能再简单粗暴地用暴力来破坏。它的力量来自它所连接的无数世界,即使他们将整个法阵都炸个粉碎,只要那些“门”未曾关闭,法阵就能自行恢复。

    “但这到底有什么用?”白鸦叉着腰,一边想着解决问题的办法,一边疑惑地自言自语。

    而当白光涌进来的时候,她明白了这个法阵的用处。

    光流冲进法阵,也瞬间冲进许多不同的世界,不是很快,却源源不绝,也难以阻止。

    “原来如此,”白鸦冷笑着捋起长袖,“不就是偷水嘛,这个我也会啊!”

    可她才刚刚抬手,就被罗穆安一头撞开。

    白鸦并非毫无防备,只向后退了半步便稳住身形。她从来不相信一个变成了恶魔的疯法师就真能像只兔子般天真无害,可她的脸色还是变得难看起来。

    她看着罗穆安向她狰狞地呲出能咬碎胡萝卜也能撕裂血肉的尖牙,也看着他在背后生出骨刺时露出困惑与愤怒的圆眼睛,一字一顿:“罗穆安·韦斯特……你就只有这么一点本事吗?”

    恶魔并未被激怒,只是焦躁地胡乱抓着浑身的长毛,嗷嗷叫着跳来跳去,并向任何敢攻击他的人毫无差别地扔出各种古怪的法术……或用力蹬上一脚。

    一片混乱之中,没用的老头儿们被轰了出去,私语者们却不肯再离开。白鸦啧了一声,没去管到处乱蹦的疯兔子,也没管正帮着圣职者们试图困住罗穆安的小鸭子们,挥手甩出一根长满绿叶与棘刺的长鞭。

    长鞭挥开时绽出朵朵蔷薇,却没能落到光流上,反而在空气中直直地绷紧——它的另一端被抓在了一只白皙的手中,随之而来的声音微微带笑:“艾比……你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躁了呢?”

    白鸦抬头瞪向来者。裹着鲜红斗篷的莉迪亚·贝尔碧眼红唇,依旧年轻而迷人,似乎还多了几分从前没有的风韵,与一身白裙满脸皱纹的她,似乎恰成对比。

    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但白鸦撇了撇嘴,手一抖就收回了长鞭,视线落向另一位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

    一个金发绿眼的精灵,容貌与气势似乎很有些违和。

    “安克兰?”她挑眉。

    这才是真正值得她忌惮的对手,却也挑起了她的好胜心。

    她的力量并未恢复,但据说安克兰也没有……而他也不是斯科特那种蛮不讲理——至少是不讲魔法的理的家伙,若是凭借对魔法之力的操纵,她也未必就一定会输。

    但安克兰并没有看她,反而看向门外。

    眨眼间,有人冲了进来,因为眼前的混乱而微微一怔,又在看见莉迪亚高高隆起的腹部时吓得一哆嗦,像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怀孕的、而且看起就快要生了的女人,居然还敢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

    “你……”埃德瞪着莉迪亚吐出一个字,把差点冲口而出的指责和心底的各种纠结都硬吞回去,转向安克兰。

    这才是最大的危险……或者,最大的“不确定”。

    他环顾四周,在安克兰似乎失去了耐心,走向法阵的时候,突然抬手扔过去一个小小的东西。​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