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粗糙的绳结磨过花瓣

2021-04-20 08:44:5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大清早,乔卫国开着车子进了大学城北边一个小区,停在一栋楼前面,看了眼时间,不紧不慢下了车,进单元门往上走,来到三楼敲门。

付朝霞一开门,就看到了颗光头,让开门口说道:“

大清早,乔卫国开着车子进了大学城北边一个小区,停在一栋楼前面,看了眼时间,不紧不慢下了车,进单元门往上走,来到三楼敲门。

    付朝霞一开门,就看到了颗光头,让开门口说道:“等我五分钟。”

    乔卫国进门,坐在客厅沙发上,耐心的等起来,说是五分钟,十分钟人不一定能出来。      

    客厅的正中央,还放着一些打包的行李。

    付朝霞在卧室里说道:“昨天太晚了,我困得不行,就没收拾,想着早点睡早点起,调回公司总部上班,第一天得有精神。”

    乔卫国摸着光头,说道:“晚上下班回来我收拾。”

    “还是我来吧,你笨手笨脚的,能摆弄好?”付朝霞在屋里穿衣服,说道:“卫国,咱搬回来了,也算乔迁新居,哪天把吕冬、宋娜、老杜、娜塔莎和你的那些朋友叫过来,在家里吃个饭。”

    听到家这个词,乔卫国棱角突出的硬线条脸上,难得露出几分好看的笑:“你定好时间,我负责叫人。”

    付朝霞应一句:“行。”她接着问道:“听说老杜在追个女的?咋样了?”

    乔卫国想了一下,说道:“上周听吕冬提过,具体他也不是很清楚,老杜又出差了,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那就先不等老杜了,他一出差就是大半个月的。”付朝霞考虑了一会,说道:“要不就这个周末?”

    乔卫国说道:“我听你的。”

    过了接近十分钟,付朝霞出来,门口衣架穿上风衣,背上皮包,跟乔卫国一起出门。

    俩人来到楼下,准备上乔卫国的桑塔纳2000,去吕氏餐饮大厦。

    这个小区的房子,刚刚开启预售的时候,乔卫国就买了,这几年下来,入住率极高,早已是成熟的居民小区。

    正好是早晨上班的点,同一单元里还有人出来。

    其中一个中年人看着乔卫国面孔陌生,人又长得凶神恶煞,不免多往这边看了一眼。

    乔卫国面无表情,只当这些人不存在。

    付朝霞却清楚,俩人以后要在这边长住,上上下下的都是邻居,笑着打招呼:“你好,我们是三楼新搬来的。”

    “你好,你好。”中年人夹起皮包,倒也挺客气:“你们是三楼西户吧?这个单元就三楼西户一直没人住……”

    付朝霞说道:“是,我们之前在泉南上班,房子下来装修完一直空着,现在调回到大学城来了,以后就长住在这边了,楼上楼下的都是邻居,大家伙多照应着点。”

    不止是中年人,单元门陆续出来的几个人,听到两人的话,都停在了门口,好奇的看着新邻居。

    男的个头不高,穿着身运动装,身子板好像挺壮,大光头上寸草不生,长得难以形容,反正就不像个好人。

    女的样貌中等偏上,一身职业装打扮,外面的风衣和手里提着的包,看着就是名牌,不知道真假。

    俩人站在一辆桑塔纳2000跟前,这车落地得20多万。

    能在这里买房子的,倒也没有穷人,但买房大都靠的是贷款或者父母,真要买了房,还再买辆好车的,少之又少。

    付朝霞在公司做的是管理,如今负责太东整个省的业务,说起话自然头头是道,跟各位邻居都说了两句,看着时间差不多,坐上车赶往吕氏餐饮大厦。

    有个年轻人问道:“这两口子干啥的?这么年轻,开上这么好车。”

    中年人说道:“那个光头瞅着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电视上,省体育台,那个后来变成功夫打假的节目。”说话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手里牵着背书包的孩子:“光头叫乔卫国,练散打的,最早几期节目,那些大师们在他手底下一个回合都撑不住。”

    中年人拍了下脑门:“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几场比赛当时还挺火的。”

    年轻人缓缓点头:“看来干这一行挣钱不少。”

    三十多岁的男人说道:“不是,不是这么回事,我跟他住对门,他们房子装修的时候,我问过装修队的人,那人当时跟我说了不少,昨天晚上他们搬过来的时候,我帮着搬了点东西,多少也问了几句,不会搞错。”

    他看看手表,时间不晚:“乔卫国是吕氏餐饮的副总,在第一体育健身会所当散打教练,他对象是吕氏餐饮太东大区的业务总经理……”

    “吕氏餐饮?”年轻人问道:“创新港的吕氏餐饮?”

    中年人问的类似,却是另一个问法:“吕冬的吕氏餐饮?宋娜的第一体育?”

    三十多岁的男人说道:“大学城还有哪个吕氏餐饮和第一体育?”

    “我地个乖乖!”年轻人来回揉着下巴,说道:“跟着吕冬干的人,还是副总级别的,这都是传说级别的人物,没想到就在咱们楼洞子里住着。”

    中年人拿下胳膊夹着的包:“人这家的收入,一年海了去了。”

    三十多岁的男人又说道:“别小看那个光头,最早跟着吕冬干的人之一,比吕冬的媳妇宋娜都早,跟吕冬是真正的铁子,吕氏餐饮正儿八经的股东。”

    其余人都羡慕的看着桑塔纳2000消失的方向,大学城谁不知道,最早跟着吕冬一起摆地摊的人,全都发了。

    就算挨着吕冬的摊位,因为偶尔伸手帮帮忙啥的,吕冬发迹后都给予了照顾,个顶个的过得不错。

    “哎呀!”中年人拍了下腿:“早知道,98年冬天我就去大学城中心路口的小广场摆地摊了!”

    年轻人却看向天空:“要是时光能倒流多好,这就是发家致富的捷径,那会啥都不用干,去摆地摊抱紧吕冬大腿就是了,后面就能等着数钱。”

    另一个从始至终没说过话的人突然插话:“小丁,你以为你是项少龙,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

    年轻人笑:“这不就想想吗?万一穿了呢?整天在单位上一份报纸一杯茶的,啥都不懂,回去也是三废,知道了吕冬,回去就能抱大腿……”

    听他说的有趣,周围人全都哈哈笑了起来。

    …………

    省大创新港,地下停车场入口有碰撞堵车,乔卫国没去地下停车场,车子停在楼前的广场新画的停车位上。

    俩人下了车,来到吕氏餐饮大厦门前,隔着一段距离,就能看到正门口的人进进出出,似乎在这栋楼里上班的人挺多的。

    付朝霞就看到不少认识的人,自个公司的,温馨商贸的,还有第一体育的。

    一来到门口,就陆续有人打招呼。

    “卫国,小付。”有个穿着西装的几步跑过来,哈哈笑着说道:“早几天就听说你要回来了,这是调回来了?”

    乔卫国摸摸光头,言简意赅:“三黑,我回来了。”

    焦三黑用力拍了下乔卫国的臂膀,硬邦邦的像排在石头上:“回来好,这下咱们武林双剑终于能再次合璧了!”

    这话,当年摆地摊卖武侠小说的时候,焦三黑常说,那时候说着听着,觉得很正常。

    现在西装革履的说出来,不知道为啥,就连焦三黑自个都有些尴尬。

    付朝霞看眼手表,说道:“三黑,你们兄弟俩聊,我先上去,第一天回来上班,早到一点好。”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

    焦三黑连忙说道:“小付,你先忙,我和卫国说说话。”

    乔卫国俩人进了大厦前厅,找了个没人的角落。

    “你小子不地道!”焦三黑似乎气的闷闷的:“有了媳妇,就把兄弟们都给忘了是不是?打电话也不回来,整天就围着媳妇转!”

    乔卫国实诚,有嘛说嘛:“三黑,我找个对象不容易。”

    听到这话,焦三黑盯着乔卫国的光头看了有一会,轻轻拍了拍他肩膀:“理解,理解,你找个对象确实不容易。”

    乔卫国挠挠光秃秃的头皮,这话咋就听着不大对劲,想要揍人呢?

    “今晚下班别走,我做东,咱兄弟几个得好好聚聚。”焦三黑的话及时挽救了自个比乔卫国英俊两分的绝世容颜:“叫上我哥和吕冬,不叫那帮女的,咱大老爷们一起聚会,不让女的来掺合!”

    乔卫国这人没别的,守规矩,说实话:“三黑,你还没找到对象。”

    焦三黑瞬间无语,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连乔卫国都找到媳妇了,凭啥他还单着?

    “不是找不到,是我懒得找,这不一样,懂不懂,卫国?”焦三黑拍了拍西服里口袋的位置:“我也是副总级别的好不好!我钱包一亮出来,指不定多少女的扑上来呢,我不系这么干是真的。”

    乔卫国似乎体会到过,点点头,说道:“是不能这么干。”

    焦三黑说道:“不跟你扯了,我得上去开会了,走吧,咱们晚上吃饭时再说,回头我就给咱冬哥打电话。”

    俩人来到电梯间,正好过了上班高峰期,各自乘坐电梯到不同的楼层。

    乔卫国没管付朝霞,小付这个公司的元老级人物,应付起各方面来头头是道。

    他去顶层见吕冬。

    “卫国,来了。”吕冬看到乔卫国,心情特别好:“上午有没有空,咱们去第一体育打一局?”

    乔卫国揉了下手腕:“好!”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