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正在做 老公来电话*男女主随时都在做小说

2021-04-20 09:25:4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白锦玉带回的玩意儿把奈儿逗得开心极了,晚饭之前玩了半天,晚饭后又玩了个把时辰,直到困意袭来,睡眼惺忪。

天色越来越黑,凤辰还没有回来。

白锦玉嘱咐完憔悴不堪的千

 白锦玉带回的玩意儿把奈儿逗得开心极了,晚饭之前玩了半天,晚饭后又玩了个把时辰,直到困意袭来,睡眼惺忪。

    天色越来越黑,凤辰还没有回来。

    白锦玉嘱咐完憔悴不堪的千玺去休息,回来抱奈儿:“奈儿,困的话就先睡吧,等父王回来娘亲会叫你的。”       

    奈儿用小肉手撑起两只眼皮:“奈儿还要等父王,娘亲看奈儿多精神啊……”

    白锦玉把他的小手从眼皮上拿下,把他抱上床,一边给他解去外衣一边道:“奈儿听话,父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奈儿明日还要学课呢!如果不睡觉,明日课上犯困可是要挨夫子数落的哦!”

    白锦玉嘴上温声细语地哄着,好像岁月静好,但其实她等凤辰的心比奈儿焦急一万倍。

    “咦?”突然,奈儿好像真的不困了,眼睛睁得滴溜圆,兴奋地摸着身下的床铺:“娘亲,奈儿今日是可以睡在这里吗?”他两眼放着光嘴角上翘,像遇上了什么天大好事。

    白锦玉道:“是啊,你不是要等父王吗?”

    奈儿当即泥鳅一样从床上爬了起来,拍着手连续蹦跳了十几下,一边拍手一边欢呼:“噢噢噢,奈儿跟娘亲一起睡!和娘亲一起睡!”

    一旁的黄姑赶紧上来扶着奈儿的小身板,尽量让他平静:“娘娘,这恐怕与礼不合吧!”

    白锦玉道:“这有何与礼不合?”

    黄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道:“按规矩,娘娘只属于王爷一个人,是不能和其他任何人同床共枕的,小世子还是个男孩儿,就更加不可了。”

    白锦玉大大讶异:“同床共枕?这……”白锦玉看着失望下去的小人儿,无语道:“这词儿也用得太夸张严重了吧,他只是个孩子啊?小孩儿跟大人睡不是很正常吗?”她心想:闻玲每天都跟桃子李子一起睡。

    黄姑认真道:“孩子终有一日也会长成大人的,事关殿下娘娘的名誉,请娘娘注意分寸,这就是皇室的规矩。”

    “还分寸?名誉?”白锦玉乍舌:“这都谁想出来的说辞?”

    黄姑道:“娘娘来的时候短,以后就知道了,皇室诸如此类的规矩还有很多。”

    白锦玉倒好奇了:“比如呢?”

    黄姑想了想,道:“比如娘娘们不能给自己的孩子哺乳,也是同样的道理,因为娘娘的身子也只能给殿下一个人享用。”

    白锦玉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她是早闻皇室子嗣一贯受哺于乳娘,她也一直以为那是因为妃子们奶水不足,或者希望婴孩能够有更充足的口粮的原因,绝没有想到是因为这种观念。

    白锦玉不禁摇头又说了一遍:“这都谁想出来的说辞?想出这‘奇思妙想’的人思想真是龌龊之极!黄姑你别担心,没事,咱们晋王府里不搞这套,奈儿今夜就睡在这儿!”

    黄姑:“这……殿下他会……”

    白锦玉道:“殿下一定不会介意的,奈儿是他的亲生儿子呀,他怎么会介意?我们只要自己不说出去,外面谁会知道奈儿与我们同睡?除非……你不肯保密!”

    黄姑语噎,说不过白锦玉,提醒了白锦玉奈儿晚上爱踢被子,要多劳点心,之后白锦玉吩咐她早点休息,她虽有忐忑,但也依言退下了。

    黄姑一走,奈儿俨然觉得白锦玉打了胜仗,高兴地重新从被窝里爬起,在她和凤辰的床上蹦了好几圈,之后一把扑倒在白锦玉的怀里,软成一团奶声奶气道:“娘亲,奈儿一定是所有宗室里最幸福的孩儿。”

    白锦玉抚着他的小背道:“哦?”

    奈儿点点头:“因为奈儿还可以跟娘亲父王睡一张床啊!凤鸣凤啸他们肯定没有过!”

    白锦玉一笑,揉了揉他的小脑瓜,凤鸣凤啸欺负过他一回,他就生了芥蒂,什么都要拿他们哥俩比一下。

    “娘亲,”奈儿从白锦玉的怀里脱出,两只乌溜溜的眼睛十分认真地看着她道:“如果父王不喜欢奈儿睡在这里,奈儿会走的,我保证!”

    白锦玉一笑,刮了下他的脸蛋:“不会的,你父王不会介意的。”她看着眼前笑得甜蜜的奈儿,忽然想到了润儿、桃子和李子,想到他们是和奈儿一般大小的孩童,此刻却在刑部大牢里受罪,不由地内心一阵绞痛,笑容渐渐敛去。

    “娘亲你怎么了?”奈儿捧着白锦玉的脸颊问。

    白锦玉摇了摇头。

    这时一阵脚步穿窗入户,这声音她已耳熟能详,当即道:“你父王回来了!”

    她放下奈儿,急忙奔出,一开门果然是凤辰。

    二人入室,合上门,白锦玉拉着凤辰坐下,急切询问:“殿下,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闻宴那边可会有转机?”

    凤辰回握住她的手,声音尽量安抚道:“此事恐怕有些难。我入宫之前,刚巧有人向陛下回禀过闻山长决然辞生的事,陛下又听闻京师学子集体在刑部门口为他请命,十分震怒,口谕不允许再有任何人为闻山长求情。所以,我一直等到晚上,等陛下气消了,才得以面见圣颜。”

    白锦玉回握住凤辰的手,疼惜道:“殿下受累了。”

    凤辰嘴角轻轻上扬,露出淡淡微笑:“谁叫这是我家王妃的事呢?一定须全力以赴啊!”

    白锦玉心中一热,百感交集,情不自禁亲了亲他的脸颊。。

    “但是,”凤辰低下头,目光认真地看着她,道:“我并没有带回什么好消息。我和陛下建议释放闻山长,陛下没有表态。我提议去见一下闻山长,陛下说已没有必要,同时,据说闻山长本人也拒绝再见说客。”

    白锦玉焦急道:“那怎么办呢?陛下劝不了,闻宴也劝不到。”

    凤辰拍了拍她的肩膀,宽慰道:“我会找机会的。”

    白锦玉道:“还有机会吗?”

    凤辰略一沉吟,道:“后日刑场。”

    白锦玉愕然,但略微思忖,点了点头。

    “谢谢殿下,”她伸手搂住凤辰的窄腰,在他怀里轻声感喟:“殿下为翠渚奔波到现在,我知道这一定非常不容易,一定……”

    她还没说完,却听“扑哧”一声笑声。

    她一愣,才想起奈儿还在屋子里,烫手一样松开亲昵的举止。

    “奈儿?”凤辰已经看见了床上的奈儿,抬步朝他过去。

    “奈儿怎么在这里?”

    “在等父王啊,”奈儿答得欢快,然后生怕凤辰责怪似地赶紧道:“娘亲说今日奈儿可以跟娘亲父王睡在一起!”

    闻言,凤辰转过头,目光逼视白锦玉,居然……就好像她真干了偷人养汉的事。

    白锦玉急忙坐了过来:“就一次就一次!”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