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好大好硬再快/女性被撩湿到底有多难受

2021-04-20 10:11:1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龙云道场入口。

一个身影颀长,身着火纹玄袍,如若儒雅文士般的男子迈步而来。

他长发盘髻,五官温润如玉,眼眸若汪洋般深邃,举手投足,有着一股独掌山河万象般的傲岸之意。

龙云道场入口。

    一个身影颀长,身着火纹玄袍,如若儒雅文士般的男子迈步而来。

    他长发盘髻,五官温润如玉,眼眸若汪洋般深邃,举手投足,有着一股独掌山河万象般的傲岸之意。          

    在其身后,跟随着一众男女,个个威仪十足,此刻却似众星拱月般拥簇在文士中年身后。

    当看到文士中年,邢天峰不由色变,露出敬畏忌惮之意。

    阴秀凛。

    当归城城主,过往三万年来,一直镇守于此,俯仰八荒,名震天下。

    他有着玄幽境中期道行,世人皆尊称其“天阴灵皇”。

    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阴秀凛交游广阔,据传和天下各大顶级道统的老古董,或多或少都有些交情。

    故而,有他坐镇的当归城,三万年来,几乎无人敢在此兴风作浪!

    此时,当阴秀凛驾临,就是崔璟琰、邢岳等人都意识到不妙,脸色齐齐变了。

    龙云道场是翁悬山的地盘。

    而当归城的所有人都清楚,翁悬山乃是城主阴秀凛的左膀右臂之一!

    而今,阴秀凛驾临,怎可能会善罢甘休?

    演武场上,当苏奕兀自在饮酒,不过当目光看到从远处走来的阴秀凛时,不由微微一怔。

    他隐隐感觉,对方有些熟悉,可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与此同时,便见翁悬山此刻猛地深呼吸一口气,匆匆上前稽首见礼:

    “属下翁悬山无能,以至于惊动大人亲自驾临,还请大人责罚!”

    说着,面露惭愧之色。

    阴秀凛身旁,一个模样姣好的墨裙女子轻声道:“翁兄,你且说说此地发生了何事,为何会闹出这般大动静?”

    翁悬山不假思索,当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众人听罢,顿时一阵骚动,震惊不已。

    一个灵轮境少年,竟屠灭了包括夜魔山两位皇境长老在内的一众强者!?

    这实在骇人听闻。

    不过,当得知苏奕肆意践踏规矩,完全不把翁悬山放在眼中,还试图逼迫翁悬山低头道歉时,这些阴秀凛的属下脸色都阴沉下来。

    “呵,一个灵轮境少年,在我们的地盘上,还敢和我们比谁的规矩大,简直是找死!”

    那墨裙女子冷冷出声。

    其他人也神色不善,目光看向演武场上的青袍少年。

    夜魔山的人皆死在这龙云道场,这若让夜魔山那些老家伙知道,怕是非让他们也遭受牵连不可。

    虽然他们不惧夜魔山,可这终究是个麻烦。

    见此,邢天峰、邢岳等人的心都沉入谷底,完了,今日之事,注定休想息事宁人!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从进入龙云道场之后,当看到苏奕时,身为当归城城主的阴秀凛,眼神就变得恍惚起来,似难以置信,以至于显得有些踟蹰。

    “大人,只要您一声令下,我等便去将那小东西擒下!”

    墨裙女子主动请命。

    “闭嘴!”

    阴秀凛面颊忽地泛起一抹戾气,猛地抬手一巴掌抽出去。

    啪!

    一道脆亮的耳光响起。

    墨裙女子身影一个趔趄,噗通跌坐在地,那姣好的面颊随之

    红肿起来,唇角淌血。

    她难以置信地抬起头,脑袋发懵,这是什么情况?

    在场其他人也吓了一跳,一头雾水。

    谁能想到,堂堂当归城之主驾临,却先抽了自己属下一巴掌?

    邢天峰、邢岳、崔璟琰他们面面相觑,也都愕然不已。

    而后,就在众人困惑的眼神注视下,阴秀凛忽地做出一系列出人意料的动作。

    他整了整衣冠,深呼吸一口气,迈步来到演武场前,而后朝着苏奕低头、拱手见礼道:“当归城阴秀凛,见过大人!”

    神色间除了敬意,还带着一丝忐忑,连声音都罕见地庄肃。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这……这是什么情况!?

    邢天峰、邢岳等人瞠目结舌。

    崔璟琰红润的唇翕张,眼神发直。

    那些跟随阴秀凛前来的强者,皆躯体发僵,似风中凌乱的呆头鸭似的。

    翁悬山心中咯噔一声,暗叫不妙。

    被一巴掌打在地上的墨裙女子,则彻底傻眼。

    一时间,气氛诡异的寂静起来,似乎风声都静止了。

    “你是?”

    演武场上,苏奕微微皱眉,心中暗道,难道这家伙识破了自己的真正身份不成?

    可关键是,为何自己没看出对方是谁?

    阴秀凛也怔了一下,旋即恭恭敬敬说道:“大人难道忘了,七天前在枉死城幽都第七层的时候,正是您出手,拯救了在下和叶妤姑娘等一众好友的性命!”

    听罢,苏奕这才终于想起来。

    怪不得看这家伙有些眼熟,原来当初此人也在幽都第七层炼狱世界。

    说起来,他记忆并不差,只不过当时他只惦念着救助叶妤,根本就没有理会在场其他人。

    别说那些人的来历和名字了,就连模样都没有留意。

    以至于此刻,若不是阴秀凛主动提起,他差点就忘了这一茬。

    而当听到阴秀凛的话,他那些属下彻底无法淡定了。

    “什么?前不久,正是这少年救出了被困在幽都数百年之久的城主大人?”

    “这……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哗然声响起。

    邢天峰他们也这才一个个恍然明白过来。

    只是,一想到苏奕竟曾在幽都那堪称大凶禁地般的地方,救过阴秀凛的性命,他们一个个都震撼无语。

    甚至有些惘然,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少年?为何会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神通和手段?

    他身上是否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是城主大人的救命恩人……”

    跌坐在地的墨裙少女神色复杂,心中总算释然。

    而翁悬山的脸色则愈发僵硬起来。

    “这可真是巧了。”

    苏奕抬眼看向阴秀凛,道,“那你觉得,今日之事当如何解决?”

    阴秀凛不敢怠慢,肃然道:“全凭大人心意!”

    一句话,无疑表明无论苏奕提出任何要求,阴秀凛这位当归城城主自然会全盘答应!

    这让众人心中又是一颤。

    这样的态度,无疑愈发衬托出阴秀凛对苏奕是何等敬重!

    却见苏奕微微皱眉,道:“之前

    ,有人告诉我,在这龙云道场上,无论谁触犯规矩,都将付出代价,而现在,我在问你该如何解决此事。”

    阴秀凛心中一凛。

    不过,还不等他开口,翁悬山已苦涩出声,道:“之前,是小老眼拙,不识神山真面目,小老甘愿承受一切责罚!”

    说着,他迈步而出,朝崔璟琰低头行了一个大礼,道:“也请崔姑娘见谅,此事由小老而起,自当由小老一人承担后果!”

    众人皆不由侧目,心中动荡。

    翁悬山也是一位成名已久的皇者,可如今,却不得不低头忏悔赎罪!

    崔璟琰不由微微有些不自在。

    她清楚,凭自己的身份,断不至于让翁悬山主动在向自己致歉,翁悬山之所以这么做,是在向苏奕的威势低头!

    苏奕没有理会翁悬山,他看了一眼阴秀凛,道:“你有一个好属下。”

    不管怎么说,今日的对决,这翁悬山并未插手干涉,并且一直在试图捍卫龙云道场的规矩。

    若从阴秀凛的角度来看,翁悬山并未做错,反倒值得赞赏。

    不过,在苏奕眼中,规矩终究是由人制定,当需要践踏的时候,这世间的一切规矩,皆不过形同虚设。

    不服?

    打到你服。

    这就是他苏玄钧的规矩。

    “大人只要不再生气就好。”

    阴秀凛暗松一口气。

    没有人比他清楚,眼前这灵轮境少年是何等恐怖。

    强大如羽落灵皇叶妤,在其面前也变得乖顺可人。

    更遑论,连枉死城各大禁地中那些顶级霸主般的恐怖生灵,都对其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违逆。

    诚然,这是因为“谛听之书”的缘故。

    可别忘了,谛听之书乃是守夜人一脉的镇派神器!

    古来至今的岁月中,谁能有资格从守夜人手中借用这等神器?

    早在当初的第七层炼狱世界获救时,阴秀凛和其他那些老家伙们就清楚意识到一件事——

    那青袍少年,断不容任何小觑和怠慢!

    更别说,对方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璟琰姑娘,你可满意?”

    苏奕笑着问崔璟琰。

    崔璟琰连连点头,有感而发道:“超乎想象的满意。”

    苏奕不由哑然,心中暗道,你是崔龙象那老狐狸的孙女,更是小长安的宝贝疙瘩,我身为长辈,怎能让你受欺负了?

    不夸张的说,搁苏奕的秉性和脾气,今日若非和那阴秀凛相识,无论谁来掺合,都吃不了兜着走!

    “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聊。”

    苏奕说着,已收起手中酒壶,负手于背,迈步朝前行去。

    自始至终,没有再理会在场其他人。

    那等做派,显得极为孤傲,可称作是目无余子。

    可没人感觉有什么不妥。

    这大概就是所谓“威势”的影响。

    没有实力的时候,这种孤傲的姿态,会被视作狂妄自大。

    有实力的时候,所有人都会觉得,这样的姿态理所当然。

    “大人,您若不介意,可前往在下的府邸稍作歇息,也让在下略尽地主之谊。”

    阴秀凛笑着上前邀请。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