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今晚你们几个一起上,花瓣红肿无法闭合第章

2021-04-20 11:14:3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我盯盯注视着杨利民,此时他那张脸孔上写满了贪欲和亢奋,赤裸到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本性暴露,还是因为杨广的伤势才变成这般,但这一刻我对他的厌恶真的由心

我盯盯注视着杨利民,此时他那张脸孔上写满了贪欲和亢奋,赤裸到让人有点难以接受。

    我不知道他究竟是本性暴露,还是因为杨广的伤势才变成这般,但这一刻我对他的厌恶真的由心向外。

    见我半晌没作出该有的回应,杨利民再次将脑袋往我跟前探了几公分,压低声音催促:“你有异议?”           

    “没有。”我忙不迭晃晃脑袋,干涩的笑道:“关键我现在找不到他人藏在哪,心有余而力不足呐。”

    “这不是问题。”杨利民利索的打断:“只要我愿意,随时随地都可以..”

    “领导,季会先生在门外!是否让他进来?”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子笔挺的哨兵疾步走了进来,态度恭敬的朝杨利民发问。

    当听到“季会”俩字时候,我本能的绷直了身体,对面的杨利民皱了皱眉头,貌似思索的沉默十几秒后,摆摆手道:“就说我身体不舒服,让他改天再过来吧。”

    “是!”

    哨兵姿势标准的“啪”敬了个军礼,随即转身离开。

    杨利民慢悠悠转过脑袋扫视我,似笑非笑的开口:“你很紧张?”

    “谈不上紧张,只是有点尴尬。”我实话实说的回应:“在我这儿,你们全是爷,全是可以轻易取走我小命的大爷,您给我的压迫感和他基本相当。”

    杨利民接着又问:“那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感觉吧。”我搓了搓脸蛋讪声道:“可能您更直接一些。”

    “杨叔,您这有点不礼貌啊,我都亲自登门拜访喽,您却避而不见。”

    话音未落,门口处冷不丁传来一道声音,紧跟着就看到季会后背双手,硬生生的闯了进来。

    哨兵手足无措的跟在身后解释:“季先生,领导确实不舒服,您多见谅..”

    其实我挺能理解哨兵的无奈,毕竟季会身份搁那儿摆着呢,他根本不敢去强制阻止。

    “哎呀,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杨利民顿了一顿,不尴不尬的起身,笑呵呵的朝季会伸出手掌:“不在上京舒舒服服的喝茶看报,跑这种鸟不拉屎的小地方,很是不符合你性格啊。”

    “性格这种东西得随着环境改变,您说是不是。”季会亲密的握住杨利民的手,目光朝我微微扫量一眼,而后哈哈大笑:“看来杨叔这是有贵客呐,难怪对我这个同僚爱搭不理。”

    “贵什么客啊,就是小朋友。”杨利民轻描淡写的撇撇嘴,冲我眨动眼皮道:“你先忙去吧,咱们的事情晚点再研究。”

    我一激灵蹦起来,拔腿就走:“成,那就不打扰您..”

    “别急啊,相逢皆是缘。”

    哪知道我还没走出去两步,季会直接一巴掌拍在我肩膀头上,皮笑肉不笑的朝着杨利民开腔:“杨叔叔,我对你这位小友很感兴趣,不知道您是否愿意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呢?”

    “当然。”杨利民毫不犹豫的点点脑袋,煞有其事的指着我出声:“王朗,崇市本地非常出色的年轻企业家。”

    看他装的那么逼真,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朝季会伸出手:“您好,请多关照。”

    就仿佛真的不认识季会一般。

    “小朗啊,这位季先生可了不得。”杨利民咳嗽两声,又指了指季会朝我道:“别看他岁数不大,但是地位属实不低,算得上我们单位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主任,将来的成就更是不可限量,取代我更是分分钟的事情。”

    杨利民的话说的相当有水平,看似是在吹捧对方,可实际上又在暗示我和季会,他目前的段位根本不鸟季会。

    “杨叔谬赞,您才是咱们扫H组的中流砥柱,我在您面前永远都只是小学生。”季会乐呵呵的摆手:“我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时候,您风华正茂,绝对算得上咱们单位的一把,即便是现在,您的门生、徒弟也遍及各个重要岗位,很多环节,您不点头,小侄也只能望洋兴叹呐。”

    季会的嘴巴更毒辣,表面瞅着挺尊重杨利民,实则是在贬低他已经老了。

    “呵呵。”杨利民礼貌似的笑了笑,很自然的岔开话题:“不知道贤侄这次来广平县的目的是..”

    “上面给的命令,关于您手头上主办的两起案子,头狼公司和辉煌公司。”季会很坦然的出声:“杨叔,您别误会哈,小侄可没有要来喧宾夺主的意思,只是迫于压力必须得过来,当然了,我只是配合,您需要我做什么,只管吩咐就好。”

    “哦?”杨利民皱了皱眉梢:“我怎么没收到相关通知?”

    “这是文件,您老过目!”

    季会从随身带着的手包里翻出来一沓档案袋,轻飘飘的递向杨利民。

    老杨没有马上接过,而是审视的上下打量几眼季会。

    季会也不着急,继续将手中的档案袋晃了晃:“杨叔,咱们单位自上而下都知道您性格独立,甭管是办案还是生活,最不愿意被人介入,可问题是军令不得不从,您得多体谅我。”

    “那是自然。”杨利民嘴角挂笑,顺势将档案袋接了过来,很随意的放在桌边:“上面的意思是要求我尽快侦破呢,还是继续放线钓鱼?”

    “叔啊,您这问题有点难为我,您一个工作数十年的老前辈都揣测不明白,我上哪意会去。”季会狡诈的推开话题:“不过我个人感觉,上头可能需要的只是个结果,不管哪种情况,涉案的两家公司和多名要犯都已经拖太久了,不利于咱们最后一年收官...”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