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朋友被前任开发到黑|怎样才可以睡自己妈妈

2021-04-20 15:03:4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大胆杨雪,见到玉夫人为何还不行礼?”潭阮溪看着杨雪那嫉妒到扭曲的小脸,心里倒是解恨极了。

让他们母子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招惹的。

何氏这个贱人,整日

“大胆杨雪,见到玉夫人为何还不行礼?”潭阮溪看着杨雪那嫉妒到扭曲的小脸,心里倒是解恨极了。

    让他们母子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招惹的。

    何氏这个贱人,整日里拿杨雪跟自己的茹姐儿相比,觉得她的女儿就是整个淮城最美的姑娘了,现在让她也看看到底自己的闺女是什么货色。            

    不过是井底之蛙,莹莹烛光竟然也敢跟璀璨的皓月争辉,注定要被狠狠打脸。

    现在看来,这脸打的不可谓不响,真是解恨。

    可再解恨也不能让杨家的名声来做他们母女的踏脚石。

    听见潭阮溪的低斥,旁边的杨宏脸色已经黑的够彻底了。

    他没想到这个一直疼爱的女儿竟然会这般上不得台面。

    也不看看大将军是什么人,又岂是她这样的凡夫俗女能够诱惑的?没看到大将军的眼神从没从玉夫人身上移开过?

    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面。

    “逆女,你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以为自己已经尊贵到不必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了吗?若是身子不好就给我回院子去歇息,别杵在这里丢人现眼。”杨宏已经怒到极致。

    看着杨雪的眼神分明带着冷冽,恨不得立刻将这个逆女给拖回院子。

    何氏心里咯噔一声,他们母女俩能在府里过得这样舒心,倚仗的自然是杨宏的偏心。

    府里那些下人惯会见风使舵,要是见他们被老爷嫌弃,那谁还敢投靠他们?

    何氏扯扯她的衣袖道:“雪姐儿,还不快给夫人见礼?”说完笑嘻嘻的对玉瑶道:“夫人勿怪,我这孩子,就是没见过像夫人这般的仙人之姿的人,所以才有些没回过神来。”

    杨雪觉得自己在陌染面前丢了脸面,眼泪悬而未落,怯怯的躬身行礼道:“臣女见过玉夫人,刚才都是小女无状,还请玉夫人不要怪罪。”

    看着玉瑶的眼神,好像她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这样的她让玉瑶更增添了几分兴趣,看来这杨家的后院也挺热闹的。

    “对了,杨茹姑娘呢?我曾经跟她有过一面之缘,家女跟杨姑娘似乎还有一点相熟。”玉瑶也没让杨雪起身,就让她这样维持着行礼的姿势。

    这样的无视分明就是含着警告,让杨雪紧咬的贝齿越发紧了,一直强忍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落下来。

    她在府里一直都是爹爹最喜欢的女儿,出了府也一直受淮城中的人喜欢,从来没像现在这样被人无视,屈辱,委屈,恼怒,一瞬间齐齐涌上心头。

    何氏看着自己女儿摇摇欲坠的身子,也心疼的看着她。

    想出声提醒,却又畏惧玉瑶的身份,更不敢在老爷面前放肆,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险些晕过去心疼。

    提到杨茹,杨一航的面色跟着冷了一下,潭阮溪更是脸色煞白,还要维持着表面的镇定,“回夫人,茹姐儿她身子有些不舒服,所以今天不能来给夫人见礼了,茹姐儿能跟小小姐相识也是福运一场。”

    “嗯,既然如此,那等会儿本夫人亲自过去看看她吧,我倒是跟那丫头还有些缘分。”为了让天官留在杨家,必然要跟潭阮溪搞好关系,而杨茹正是最好的桥梁。

    “那,臣妾代茹姐儿多谢玉夫人了!”能的玉夫人另眼相待,潭阮溪自然求之不得,等大将军走后,老爷看在玉夫人的面子上,也不会再赶茹姐儿走。

    她昨天已经将信快马加鞭送去盛京,希望她父亲那边能够尽快找到承衍大师,也好早日解开老爷心中的心结。

    而杨宏脑海中想的却并不是这件事,倒是是脸色凝重起来。

    他好像窥探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难怪大将军会让他亲自去抓人,难道……

    昨天茹姐儿是在街上被人抓走的,而她跟将军府的小小姐一起,那是不是说明将军府的小姐也跟茹姐儿一样,被那个人贩子给抓走了?所以大将军才对那个背后之人如此执着!

    “咯噔!”他觉得自己猜测八九不离十,可之前他没发现将军府的小小姐,那是不是说大将军早就已经将人救出来了?

    有了这些猜测杨宏顿时后背生了白毛汗,看来在孙家这件事上,宁可错抓也不能放过。

    “行了别挡在门前,请大将军跟夫人进去吧。”杨宏立刻发话,陌染脸色已经铁黑如墨。

    他没想到杨家这个闺女如此不堪,要不是一直被瑶儿拉着,他刚才只怕转头就甩袖离开了。

    “是老爷,夫人这边请!”潭阮溪本是想跟玉瑶跟在陌染他们身后,可陌染不紧不慢的步子一直跟玉瑶并行着,根本没半点让玉瑶落后的意思,这样的方式连潭阮溪心底也惊了。

    她只知道大将军喜欢玉夫人,没想到竟然能让她平起平坐的想法,这……不仅是宠,分明是爱惨了,不愿她受半点委屈。

    转而心头又涌出几分悲切,虽然她跟老爷也算相敬如宾,可后院还是有两三个女人。

    谁人不愿意活成玉夫人这样。

    前面陌染跟玉瑶并行,杨宏只能退一步走在潭阮溪身侧,这样非但没有不敬,却多几分和谐,让跟在身后的何氏看的眼睛都嫉妒红了。

    就是因为她不是妻室,所以就只能低人一等,只能连自己女儿的幸福都被怠慢,凭什么?

    心里嫉妒就像荒草一样的疯长,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神色。

    过了一会儿,几人已经去了前厅,里面早就布置妥当,陌染跟杨宏相对而坐,玉瑶也没有退去女桌的打算,坐在陌染身侧,两个人相互夹菜,那自然的样子,不知道做过多少次。

    “大将军对夫人真是令人羡慕。”潭阮溪开口道。

    玉瑶本就不是多话的人,再加上陌染可怕的气势,让周围的空气都像被冻结住,谁都不敢开口,潭阮溪只能硬着头皮打破僵局。

    “夫人不必管我们,我们在府里吃饭向来随心所欲,你们该如何还如何,对了,我看杨公子也不算小了,不知可已娶过少夫人?”玉瑶觉得还是的先探个底。

    “回夫人,航觉得还未立业无法成亲,等学业有成再考虑终身大事,所以至今都不曾娶妻。”杨一航回答的时候态度不卑不亢,眼神更是清明,让玉瑶讨厌不起来。

    看来这杨府的公子还是个不错的人,只不过……

    “杨公子的手受伤了?不知如何伤的?明年似乎就是大考之年,这公子的手……恐怕会有所妨碍吧?”玉瑶灵机一动,既然想让杨家收留天官,还让他们不许生出其他的心思,那有恩于他们是最好了。

    玉瑶就生了帮杨一航医治伤的想法。

    陌染见玉瑶的眼神一直盯在杨一航身上,夹起一筷子虾仁莴笋放进她的面前。

    “瑶儿不是饿了?先吃点东西!”听见他的声音,杨一航也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心中觉得这大将军似乎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冷,连他的醋都吃,还真是把玉夫人看的紧。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他也有一位像玉夫人这样倾城绝艳的夫人,那他也不喜欢别的男人盯着看。

    提到儿子的手潭阮溪脸上的惨白越发明显,连声音都带上轻颤,“夫人说的没错,航哥儿他已经是举人,原本明年就可以去参加科考,夫子都说,依着他的才学,可以一试,可现在……”

    说着眼泪就不自觉落下来,慌忙又去擦。

    “玉夫人,都是臣妇的错,扫了您的兴。”潭阮溪的心疼连玉瑶都感受的到。

    同为人母,她自然明白这种感觉,就像她亲眼看着喏喏被抓走一样。

    “嗯如果不介意,可否让我看看公子的伤?或许能尽快医治。”玉瑶平稳的话,连刚才稳重的杨一航都激动的站起来。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重新坐回去。

    没有人知道,他听见这样的话有多激动,他已寒窗苦读二十余年,自然是希望金榜题名。

    而明年是他最重要的一年,虽然当着他母亲跟父亲的面大夫说委婉,可他单独询问过,他的伤如果没有好的疗伤药,恐怕很难恢复到从前一样,这件事就压在他的心底,可他不敢说,生怕父亲更怪罪茹姐儿。

    现在猛然听见玉夫人这样说,他哪里能不激动。

    毕竟陌大将军身边有小邪医,不是什么秘密。

    “玉夫人竟然还懂医术,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杨宏也很激动。

    当初大将军上战场身上大伤小伤不断,还不是被医治好了,所以他相信大将军身边有非同寻常的人。

    “我也不能保证,不过只要不是断手断筋骨,明年的大考之年应该没什么问题。”玉瑶给他们吃了定心丸,杨一航更是激动的攥紧手。

    “若夫人能够医治好犬子的手,我杨宏自然会感激不尽。”杨宏起身行了大礼。

    杨一航跟着行礼,连潭阮溪也躬身,一家人还真是一模一样,不过玉瑶心安理得的受了。

    开玩笑,她的药都是拿积分兑换的,她也是要花力气的,所以受他们的拜也理所当然。

    “等会儿,杨公子跟我进去看看吧。”玉瑶干脆的道。

    一直无视的陌染,在桌下抓住她的手,捏了捏。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