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口球 眼罩 皮带脑后锁住/啊…终于得到你了,生个孩子

2021-04-20 15:47:0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朗星没有搭理无暇的威胁,有些无礼的用观赏一件精美花瓶的目光打量着这位有别样之美的仙子。

无暇半合了她那双烟水朦胧的双眸,以傲然之态睨视着朗星,任他欣赏。

这是

朗星没有搭理无暇的威胁,有些无礼的用观赏一件精美花瓶的目光打量着这位有别样之美的仙子。

    无暇半合了她那双烟水朦胧的双眸,以傲然之态睨视着朗星,任他欣赏。

    这是位刚走入蒲云洲这潭浑水的佳人,此前她一直过着沈清那样的苦修生活,凭着不凡的资质一路走至元婴后期,在两三百年前才逐渐走出阴阳宫,开始融入这个污浊的修界。        

    “看够了吗?”无暇的眸中闪过一丝清冷的光芒,逗归逗,但她得给这小子点警戒,让其别得寸进尺。

    朗星讪讪的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打了个哈欠,作出倦懒不愿多言的样子。

    “哎,朗星。”无暇在距他数尺的地方坐了下来,取出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刀,夸耀道:“此刀名斫川,是件不折不扣的上品法宝,比你那柄刀强多了,咱们商量一下,你给我弄一套你二师姐炼制的衣裙,我把这柄刀给你,怎么样?”

    朗星闭着眼道:“不怎么样。”

    无暇把那柄刀塞进他手里,鼓动道:“你好好看看。”

    朗星依然闭着眼,把刀丢回去道:“我二师姐已晋身化羽,不会轻易炼制衣裙了。”

    “弄一套她此前炼制的就行,这柄斫川肯定是值一套上品衣裙的,你不吃亏,如果衣裙是上好的,我可以再加些东西,幽蚕丝或别的什么都可以。”无暇又斫川塞到朗星手里。

    朗星随手把斫川放在雕背上,仍不肯睁眼的说道:“我不想跟你作交易。”

    无暇嗔道:“我都说了,咱们两个都是没怎么搅进两派纷争的,我不把你当仇敌看待,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跟两派纷争没关系,是不想看到你铢锱必较的样子。”

    无暇委屈道:“我哪跟你铢锱必较了?难道我还能占你便宜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朗星睁开眼望向天空,眼神中有明显的思索之色。

    “那你是什么意思?”无暇不解的问。

    “我宁可你是一件精美的摆设。”朗星的语气有浓浓的惋惜之意。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无暇有些不悦了。

    朗星不去看她,感慨道:“我不知这该怪老天,还是该怪你自己,莲出污泥而不染,但终究是离不开污泥的,老天让它与污泥相伴,却又给了它圣洁的姿容,这就是天道?世人只赞莲有不染的品行,却不谈它在水下是与污泥极其亲近的。”

    无暇明白了,作出些许楚楚之意道:“我求上品衣裙也是为自保啊,生在这险恶的环境中有什么办法呢?你既喜爱莲之姿容,那自当不愿看到它受损伤,想想办法帮我去弄一套衣裙来吧,青莲若可飞升仙庭,那自然就可远离污泥了。”

    朗星摇头道:“那不是天道,在天道之下,莲只能与污泥为伴,而且还是相亲相爱的为伴,这才是莲的天性。”

    无暇抓起被放在雕背上的斫川,用刀背在朗星的腿上敲了一下,玉面微沉道:“我都说过了只是为师门而逢场作戏,并非甘愿如此,怎么就成了跟污泥相亲相爱了?怎么就成天性了?你难道能作到独善其身吗?你这使的、用的、花费的不都是从污泥中来吗?能比我好到哪去?”

    “当然是有不同的,我在努力的想远离它,而你是在走近它。”

    “哼,你离得开吗?万事都要讲个轻重缓急,也要懂得权宜之计,否则就是幼稚了。”

    “所有人都是在权宜的算计中越陷越深,最终到难以自拔同流合污的,我看不出你能例外。”

    “那就是你的眼力太差了。”无暇看着手中的斫川,不甘心就此把它收起来,可这笔交易显然是不好谈了。

    朗星轻蔑的笑道:“你看,你现在大半心思想的还是如何得到一套上品衣裙,今天是一套上品衣裙,明天就该是上品灵宝了,可这些东西对你真的那么有用吗?远离纠纷它们就没什么用,走进纠纷对这类东西的需求则会越来越大,甚至于沦陷到不惜性命去博取的地步,路也就越走越偏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还没怎么尝过身不由己的滋味呢。”

    朗星轻轻点着头道:“谁都有过身不由己的时候,但有些人是被裹挟着越走越远,有些人则能适时的抽身而退。”

    无暇以玩笑的口吻道:“小屁孩,你跟我讲这些不觉得可笑吗?你才经历过多少事?”

    “狗吃一辈子屎也不会觉得臭,我闻闻就知道了,经历的多未必就能活明白,更大的可能是被众多纷扰遮了眼目,在疲于应对中彻底迷失于其中了。”

    “你还真是挺会讲道理的,堪称是个聪慧的小屁孩。”无暇半是褒奖半是打趣的说。

    朗星瞥了她一眼道:“若非你有个赏心悦目的容貌,我才懒得跟你废这些话呢,天造万物,有的丑有的美,这其中必然是蕴含着天道之秘的,但福祸是相依的,丑的未必就是不幸的,美的未必就能有好的结局,更多的还是取决于自己如何选择,我出于对你的欣赏而说了这些话,这是美给你带来的好处,但如果听不进去,那这好处也就相当于没得到。”

    “多谢了,我能感受到你的呵护之情,可你要是把给我的好处换成一套上品衣裙,我就更愿意接受了。”无暇说完抿嘴一笑,把斫川收了起来,话说到这份上,她若再谈这笔交易肯定会令人家鄙视的,只好以一句玩笑给这笔交易收了场。

    “你也就值一套上品衣裙。”朗星笑着打趣,无暇能收起那柄刀总算没让他继续失望下去。

    “臭小子,从来就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我是真给你脸了是吧?”

    “咱们俩是谁给谁脸还不一定呢,本仙君可不是逮谁给谁讲道法的。”

    “你那算个狗屁的道法!”无暇含笑而瞋。

    朗星洋洋自得的翘起了二郎腿,眼望天空道:“就给你讲这么多了,想听更多就看你有没有那福气了,我知道你憋着探查我的底细呢,劝你死了这心思吧,现在我觉得你勉强配得上这身装束,若是让我觉得你配不上这身装束了,那咱们就只剩紫霄宫和阴阳宫的仇怨可谈了。”

    无暇用眼角瞥着他道:“你还知道我是随时能取你小命的吗?”

    朗星也用眼角瞥着她道:“你最好别这么想,容易把小命丢了,我要参悟了,你去给我安安静静的作一会摆设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