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扒了她的蕾丝内裤|老汉吸我奶头

2021-04-20 16:07:4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乐同学并不知拾市黄家的案子进展到了哪一步,她一心一意教弟弟学轻功,如果不能拔苗助长,她恨不得把一些知识打包全塞弟弟脑海里去。

最初三天所学的步法没那么复杂,乐善的学

乐同学并不知拾市黄家的案子进展到了哪一步,她一心一意教弟弟学轻功,如果不能拔苗助长,她恨不得把一些知识打包全塞弟弟脑海里去。

    最初三天所学的步法没那么复杂,乐善的学习成果不错,第四天时,因为步法的复杂程度以阶梯级的方式增加,乐善的学习效率明显削弱。

    考虑到弟弟的年龄,不能急于求成,乐小同学再次将步法拆分,变成三步合成一个学习步骤。

    乐善学轻功摔了无数跟斗,每天上午的课程结束,人往往累得瘫成狗,自然必不可少的一天泡一次药浴。          

    在小乐善闭门苦学中,时如苍驹过隙,转眼就到7月4日。

    2022年的新历7月4日是农历六月初六,乐善五岁的假生日。

    燕少和柳少于半上午杀到了乐园,听闻小萝莉还没开门,他们也没去东院刷脸,放下行李就去搬砖。

    宣家已将木材送至乐园,阿玉坊主与工匠们没去搬砖,又专心处理木材。

    时逢小乐善的假生日,观音殿的黎掌门也于当天上午赶回乐园,他给小师弟带了一大堆的东西。

    燕少柳少做工做到十一点钟收工,跑大门外与送蛋糕的蛋家接头,他们给小乐善预订了两个五层的大蛋糕。

    之后,晁家和王师母在网上给乐善订的蛋糕也在中午十一点半送到乐园,都是五层的大蛋糕。

    晁家老少和万俟家的老少打电话去了乐家才知晓小乐乐在乐园教乐善学新的知识,他们也不去乐园给小团子添麻烦,只预订了蛋糕请蛋糕店送去乐园。

    仅晁家就订了六个蛋粒,晁大姑娘一份,晁家美少年和晁二姑娘一份,晁老爷子老太太一份,晁家三俊家一人一份。

    王师母家三份,王师母一份,万俟宏理和王宏智各一份。

    晁家万俟家合共九个蛋糕,再加上燕少柳少的两份,一共有十一个大蛋糕。

    就算是弟弟的假生日,乐小同学上午仍然一如既往地教弟弟学习轻功,仅提前一个钟下课,十点半就收工给弟弟泡药浴。

    将弟弟收拾整齐,已经十一点五十分,她牵着弟弟的手儿开东院紧闭数天的大门,去群英殿与会客。

    修士们十一点半收工,在群英雄正殿东间喝茶,看到乐家姐弟终于走出东院,那叫个欢喜。

    观音殿的弟子看到乐家姑娘牵着的小可爱,冲出屋,嘴里叫着“小师弟生日快乐”“小师叔/小师叔祖生日快乐”,一拥而上,抢走了乐善。

    众弟子们抱着小乐善进了大殿的东间,将人交给掌门。

    黎掌门抱着白净可爱的小师弟,慈爱地揉着他的小脑袋,爱不释手,过足了瘾,才从兜里掏出一只羊脂沁玉长命锁挂在乐善脖子上。

    观音殿众人嘴上不说什么,老的少的都宠乐善,一致决定每当乐善逢双岁送金锁银锁,逢单岁送各种玉锁,一直到乐善满十六周岁为止。

    乐善收到了长辈们赠送的礼物,飞快的在掌门师兄脸上亲了一口,咧着小嘴感谢:“谢谢掌门师兄,谢谢师伯师叔……”

    小娃儿小嘴巴啦巴啦的谢了一串,将懈括师伯师叔师兄师侄师师侄孙等等在内的宗门老少全谢了一遍。

    观音殿的弟子们心头喜滋滋的。

    弟弟被抢走,乐韵干脆不急,落在最后面,走进大殿与修士们打了招呼,坐着喝了杯茶,待黎掌门与弟弟享受了师兄弟的温情,才笑着喊:“宣少,你家帅哥今天不管厨,请帮我提五个蛋糕送去隔壁建筑队团队。请周少家的帅哥帮忙提余下的蛋糕搬去西阁,我们吃蛋糕去。”

    “好咧。”宣少得令,招呼着家族青年们飞奔至正殿,从蛋糕中提了五个即出发。

    众修士们也不喝茶了,纷纷起身,移步到西阁坐下。

    周少带着家族青年将蛋糕提去西阁,一个蛋糕一分为二,一桌半个,卢克中午不回乐园,帮他留了一块放厨房的冰柜冷藏。

    宣少带着四个护卫提着大蛋糕出了乐园,去了建筑队做厨房的地方。

    建筑队也收工了,有部分人还在洗手洗脸,若不是大家认得宣少,肯定以为提着蛋糕的青年帅哥们走错了地方。

    建筑队的头儿们迎着五位帅哥,听闻是乐小姑娘弟弟生日,收到了十多个蛋糕,特意给他们团队送一份他们分享,十分感动,收下了蛋糕,也给与了乐善祝福。

    送走五位青年,头儿们招呼团队人员分吃蛋糕,蛋糕店附送的盘子不够,拿吃饭用的碗装。

    宣少回到群英殿,每桌都分好了蛋糕,就等他们了。

    管厨的青年们也到西阁吃蛋糕,等到宣少五人回来,先一致祝福乐善生日快乐,等小寿星吃了一口蛋糕,众人也无比欢乐的开动。

    乐善是寿星,所以他的一盘蛋糕是一个蛋糕最顶层的整层,有“生日快乐”的字样和水果、奶油拼成的漂亮花朵。

    乐善只吃了巴掌大的一块,其他的蛋糕分给了几个师兄,他家师兄们幸福的帮着小师弟分享了快乐。

    管厨青年们吃了蛋糕,张罗上菜。

    厨房不知乐家姐弟中午会不会与大伙儿一起吃饭,还是提前做了预算,中午加菜,有二道药膳。

    美美的饱搓了一顿,修士们又去正殿东间喝茶、闲坐,直至下午二点半后整装出发去干活。

    燕少柳少暂时没去做杂工,与小萝莉去了外院的客厅。

    乐小同学下午给弟弟放假,乐善被他师兄带去玩耍,她晃悠到客厅,先给晁家长辈和万俟教授家打电话,感谢他们送弟弟的生日礼物。

    打完电话,瞅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两只帅哥,一脸莫名其妙:“你们俩瞅着我干啥子?”

    “瞅着小美女又漂亮了,不知不觉就看呆了。”柳少求生欲杠杠的,张口就是彩虹屁。

    柳某人嘴快又会说,有他在前面顶着,小萝莉不发火时基本不会再关注自己,燕行决定先当个隐形人。

    “柳哥,你这么欢乐,是不是订好了结婚日期,今天顺道给我送请帖来了?”乐韵瞅着笑容明媚的柳帅哥,呲牙笑。

    说到结婚,柳少的脸一秒晴转阴,唉声叹气的一连三叹:“哎,我倒是想啊,可我媳妇儿她参加了远航训练,要明年才能回来,婚礼推迟到明年啦。”

    “噫,婚礼推迟了吗,看不出来啊,我瞅着你容光焕发,以为你婚期接近了呢。”乐韵还真不知晓柳帅哥他要推迟结婚。

    “哎呀,原本哥因为不能尽快抱得美人归很忧伤的啦,大概是最近贵圈八卦有点多,吃瓜太多,瓜把我的小忧伤挤走了。”

    “最近贵圈很热闹?”乐韵心中那只潜伏的叫好奇的猫也跑出来凑热闹。

    “是哒,贵圈最近挺热闹的,你有空听的话,哥给你说说。”

    “洗耳恭听。”

    乐韵一直忙自己的事,很少关心身外事,终于有点时间放松神经,也不介意听听小道消息,何况晁哥哥家也是贵圈一员,有时也有必要关注一下首都贵圈的动向。

    “好咧,哥给你说说贵圈的瓜,”小萝莉有兴趣当吃瓜群众,柳少那叫个开心,打开话匣子就说了起来。

    第一个瓜是曾经苦追国院刘老孙女刘千金的余少的大瓜,苦追刘千金的余少,努力了那么久没成果,大约他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终于放弃,与他留学时认识的千金陈零露正式交往。

    陈零露父母不混政坛,但她伯父叔父是从政的,外公家也有人从政,就算陈家目前没有谁与余少的祖父平级,而论家世,陈家也不遑多让,底蕴并不比余家差。

    陈千金与余少也是门当户对。

    余少追刘千金从来不遮不掩,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当他与陈千金公开承认恋爱关系,甭说还真的让人意外。

    很多人暗中推测是不是余少苦追刘千金无果,自己找了陈千金演戏,故意刺激刘千金。

    实际上,大家很快就发现猜测不实,余少好像真的放下了,他与陈千金相处时默契感十足,也十分自然,不像做假。

    而且,就在不久前,余少与刘千金在参加某个宴会时也透露了婚期,两人拟定于十月国庆期间结婚。

    其消息还真的令贵圈好一阵唏嘘。

    大家也想知晓刘千金是何反应,刘千金的反应就是第一时间祝余少与陈千金百年好合,也可知确实是余少一厢情愿,刘千金对他没有男女之情。

    柳少巴啦巴啦的说了第一个大瓜,乐韵眨巴着美人杏眼,语带惊诧:“余少他真舍得放弃追求刘千金?”

    “有什么舍得舍不得的。”柳少一脸“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表情:“余少对刘千金或许是有几分喜欢,更多的应该是出于门当户对或者说是利益联婚的考虑,即然确定不会有结果,当断则断不受其乱。”

    “你咋确定余少追刘千金并不是因为爱情?”乐韵以仰望的眼神瞅着柳帅哥,是不是像柳帅哥那类人都是那么敏锐?

    “看眼神。”燕行终于找到机会,见缝插针的插嘴:“余少看刘千金的眼神是很温柔,温柔有余,深情不足,一个男人对女人若是十分喜欢,眼神骗不了人的。

    你有没观察过你晁爸爸看你晁妈妈的眼神,那样充满浓情蜜意的眼神才是爱情,再对比周信周董看他夫人的眼神,周董对他夫人有感情,顶多也只有四五分,眼神自然淡一些。”

    单身狗小行行跳出来插嘴,柳少一巴掌就拍了过去:“哎妈呀,你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没恋爱没牵过女孩子小手手的单身狗,在这里装什么情感分析师。”

    “我这是旁观者清。”燕行气得想一脚送发小去护城河醒醒脑,世上有这样的发少吗?不帮衬帮衬,反而拖后腿。

    “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闪边去,少误人子弟。”柳少将跳出来刷脸的小行行给挤开一点,转而对小萝莉露出一抹璀璨的笑容:“小美女,小行行虽然是个单身狗没资格当情感分析师,有句话却说得对,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他眨眨自己的炯炯有神的眼睛:“不说远的,就说我自己,我见着我家小媳妇儿就情不自禁,喜从心生,视线自然恨不得粘在小媳妇身上,心里有她,眼里自然也全是她。

    余少看刘千金的眼神很温柔,也仅只是比看其他女性多了点柔情,没有那种喜从心来的浓烈热切感。”

    “你特么就是想趁机撒把狗粮。”柳某人三句不离他自己,燕行眼神幽幽瞪地了一眼,不就是有女朋友了吗,有什么了不起。

    单身狗又咋的了?

    与他们年龄差不多的青年目前基本都单着,又不是他一个还单着,凭什么柳某人总是喂他吃狗粮?

    哼,惹急了他,等柳某人结婚的时候,他一定带兄弟去闹洞房,整些游戏让某人累成狗。

    燕大少心里的小人在作怪,柳少是丝毫不知情的,笑嘻嘻的打了个响指:“哥我撒狗粮又咋的?你有本事你也撒呀,又没人拦着你。”

    燕行气得想找四十米长的大刀。

    两只帅哥斗嘴,燕饭缸气得吹胡子瞪眼,乐韵看着乐呵:“柳哥,你媳妇还在你岳母家呢,别太得意哟。当心你结婚时你这哥们灌你酒,让你没法站着进洞房。”

    “……”燕行撇嘴,小萝莉一定是柳哥的保护神!

    “不会不会,小行行是我肝胆相照的弟弟啊,他只会在他哥结婚时帮挡酒,哪会在他哥结婚时与外人一起灌他哥的酒。”

    柳少瞅瞅兄弟,一脸信任与友弟的深情厚意。

    乐韵笑咪咪地瞅着柳少说谎不打草稿,你若是不怕你兄弟下绊子,就不会给他送高帽了。

    燕行哪猜不到发小的小心思,不跟他计较,横了他一眼:“你不是说有很多瓜,这才第一个,继续吃大瓜吧。”

    “有的有的,还有很多瓜……”柳少顺坡下驴,吃瓜好吃瓜妙,只要不吃到自己身上,什么瓜吃着都香。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