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苏玉雅梅开二度*个大叔一起玩我

2021-04-21 08:56: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在意识到逆潮之塔基座附近的建筑结构和当初那一幕“沙尘幻象”中所呈现出来的、莫迪尔多年前与“双子精灵”会面时的场景属于同一种风格之后,高文便意

 在意识到逆潮之塔基座附近的建筑结构和当初那一幕“沙尘幻象”中所呈现出来的、莫迪尔多年前与“双子精灵”会面时的场景属于同一种风格之后,高文便意识到这一趟“逆潮之塔探索行动”所带来的收获极有可能会超出预期。

    那些支离破碎的古老线索正在他脑海中浮现并重组,线索之间隐晦的联系虽然仍处于迷雾之中,但此刻他仿佛已经感觉到了这些线索之间相互的吸引——它们的整体面貌仍旧暧昧不清,但总体上,一幅巨大的拼图正在逐渐从迷雾中显露出来。

    而眼前这座从上古年代伫立至今的高塔……毫无疑问将是这副“拼图”最大的支点。                

    高文轻轻吸了口气,平复着有些动荡的心绪,同时也更加提高了戒备,他手执开拓者长剑,保持着最大限度的对外感知,当先一步向着高塔基座下那道隐隐约约敞开的合金大门走去,在他身后,同样全神戒备的莫迪尔和琥珀紧随其后。

    他们抵达了这条“公路”的尽头,一扇惊人的门扉伫立在这里。

    它比圣苏尼尔最高耸的城门还要巨大宏伟,以某种不知名金属整体铸造而成的门扉显得庄严厚重,整扇门呈现出某种极具质感的银灰色泽,大门表面光滑似镜,而在那极为光洁的表面之下,又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从上而下的笔直线条——这扇门镶嵌在一道仿佛山崖绝壁般的高墙内,中间打开了一道可容数人并肩通过的“缝隙”,从结构判断,它应当可以在某种机械装置的作用下向两旁滑入墙壁中。

    琥珀呆呆地站在大门前,使劲仰头注视着它高高的顶部,整只鹅都呈现出被惊了个呆的状态,过了良久她才激灵一下子回过神来,带着某种惊魂未定和好奇的眼神看向高文:“我刚才就想问了,你说这种古老遗迹的大门为什么总是打开一条缝的啊?是当年起航者走的时候忘关门了么?”

    高文一听便禁不住对这联盟之耻侧目,心说这货真不愧是职业技能娴熟而且敬业精神深入五脏六腑——都被震惊成这样了她脑海里第一关注的竟然还是这门没锁……这得亏逆潮之塔也没个窗户,否则她这时候多半已经自己翻窗户进去了吧?

    “是龙族打开的,”肚子里吐槽归吐槽,高文还是摇了摇头解说着自己得到的情报,“在起航者离开之后,龙族想办法打开了这座塔的入口,他们从这里得到了一小部分源自起航者的知识……而这也为后来的‘逆潮之乱’埋下了祸根。”

    一边说着,他便已经迈步向前走去,在即将穿过那道“缝隙”进入高塔之前,他的目光不由得再次落在了那高耸的门扉上——这历经了百万年风霜的壁垒时至今日仍然无比坚固,而在那光洁的合金表面,隐约映着远方的星辉,以及起航者一去不回的遥远深空。

    高文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轻轻抚在那大门上,他仿佛透过这冰冷的接触感知着那些遥远已逝的岁月,以及曾经发生在这里的、围绕着这座高塔的故事。

    一道隐隐约约的光流突然从他手掌接触大门的位置流淌出来,迅速沿着大门的边缘向上流去,一阵不知来自何处的嗡鸣声突然传入了现场所有人的耳朵,那声音仿佛是启动了某种沉寂多年的系统,下一秒,原本安静沉寂的大门表面突然泛起了光彩,一道道流光沿着那些埋在大门内的线条飞快游走,而大量闪烁的光点则突兀地出现在高文等人眼前,这些光点在大门表面急速闪烁、组合着,竟渐渐呈现出了清晰的图案和文字!

    琥珀瞬间便被这变故吓了一大跳,整个人跟接触不良似的在暗影形态和物质形态之间来回闪烁了好几遍才稳定下来,一边还在大声嚷嚷:“哎……哎哎这东西亮了啊!这怎么你摸一下就亮了啊!”

    高文也没想到会有这突然的变化,但他迅速压下了心中的惊讶,一边保持冷静一边用手按住了琥珀的头顶:“探索遗迹的时候别这么一惊一乍——刚才你不也看到那些路灯突然亮起了么?”

    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一边落在了那正浮现在大门表面的影像上,那些字符与画面已经渐渐稳定,并开始一行接一行地向上刷新,而就像刚才路牌上的那些字符一样,当高文的目光注视着这块“显示屏”时,这些古老的起航者文字所代表的含义也一并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设施离线,访问权限已冻结;

    “检测到苍穹站授权端口,正在重新授权访问……访问权限已开启。

    “严重系统警告,工厂区停摆,停摆原因不明……核心数据库缺失或锁止……累积错误日志已溢出,生产管理中枢下线。

    “附属系统可用,大门已授权,正在重新上传设施结构……”

    嵌入式大门显示屏上的文字飞快刷新着,一行行字符从高文面前滑过,他睁大眼睛紧盯着这一幕,将所有变化尽数收入眼中,下一刻,他突然感觉到了某种更深一步的“联系”,这联系指向了远在太空的环轨空间站,又通过卫星和空间站之间的授权协议被转发至他的记忆中,整个过程持续不过三五秒,高文慢慢转移开了视线,并看着高塔内部的方向眨了眨眼睛。

    下一秒,这扇大门背后的建筑结构便如某种半透明的全息影像般浮现在他脑海中,其中标注着所有已经得到授权的大门和道路。

    他听到高塔内传来了一连串的响动,那是沉重的而古老的机械结构在运转时发出的碰撞和摩擦声,琥珀也听到了这动静,她先是露出满脸紧张的模样,仿佛生怕高塔里突然冲出来个什么玩意儿顺手就把自己秒掉,但很快她便注意到了高文脸上平静淡然的表情,也跟着冷静下来,另一旁的老法师莫迪尔则在错愕了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他瞪大眼睛看着高文:“这……这是您……”

    “是的,”高文看着老法师,微笑着点了点头,“一些不起眼的小手段。”

    说完这句话,他便迈步向着高塔内走去。

    高文丝毫不担心琥珀或莫迪尔会产生什么想法,更不担心所谓的“暴露了自己的特殊之处”,其一当然是出于对他们的信任,其二则是他很清楚自己如今的位置和正在做的事情——事有轻重缓急,人有责任大小,他在这个世界并不是个谨小慎微的“穿越萌新”,而是一个已经在天上挂了上百万年,又在棺材里躺了七百多年(旁人眼中),如今正统御着一个帝国,引领着一个国家联盟的人物,在他所面对的所有事情中以及平日里接触的所有人中,“卫星精的小秘密”几乎是最没有意义的小事情。

    反正“域外游荡者”这个身份都用过不少次了。

    高塔内,灯火通明。

    就如莫迪尔游记中曾经记载的那样,这座塔里的部分系统始终在维持着运作,哪怕是高文一行没有到来的时候,这里的灯光恐怕也从不曾熄灭过。

    低沉的嗡嗡声一刻不停地从四面八方传来,某些看不到的系统仍旧在那些古老的地板、墙壁或穹顶深处运行,而在穿过大门以及大门背后的短走廊之后没多久,高文一行便抵达了一处异常开阔的圆柱形大厅。

    就如莫迪尔游记中所记载的那样,这大厅极为空旷,大厅中心则有着一座规模惊人的输送系统,它看上去像是一台结构复杂的大型升降机,在某种管道或导轨中飞快地上下移动,输送着不知有何作用的物资,而在大厅周围又可看到许许多多令人眼花缭乱、叫不出名字的古代装置,那些装置中的一部分竟然还在运转,有显示着复杂仪表数据的全息投影漂浮在它们上空,又有各种各样的嗡嗡声或滴滴声从那些装置中响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想象到在凡人文明的视线之外,就在这颗星球的表面,竟然有着这样一个极为先进的上古设施,默默运行了将近两百万年之久?!

    高文感觉自己的心脏砰砰直跳,他的目光扫过那些仍旧在默默运转的装置,每当他的目光停留,一些信息便会浮现在他脑海中——

    这是物流分配系统,这是中央能源监控,这是设施维护人员检修入口,上方还有通讯站和数据接口,地下的基础结构则一直深入大海,深入海床,甚至穿透了地幔,浸没在灼热的岩浆中……

    代表系统停机或错误日志溢出的红色警告标志也不断在他“视野”中跳出来,几乎覆盖着他目之所及的一切装置,只有那些负载较小的或功能较为简单的东西才勉强保持着良好的运行状态——至少没有那令人头皮发麻的报错。

    就和太空中那些卫星和空间站一样,这座生产设施中的状况也不容乐观。

    它实在超期服役太久太久了……早已到了报废的时候。

    就在这时,琥珀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打断了高文的思绪:“所以……这座塔里的‘那玩意儿’呢?咱们已经进来了,看到一个着实壮观的古代设施,但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有精神污染之类的东西盘踞在这里面……”

    高文瞬间反应过来,他皱着眉看着四周,若有所思地小声说道:“‘那东西’可能是无形无质的,咱们在这里不一定能目视到什么东西……”

    远古时代逆潮帝国的凡人们集体对这座位于北极点附近的起航者高塔顶礼膜拜,产生信仰,他们坚定的集体思潮在这座高塔中孕育出了一个“神明”,但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这个在高塔中诞生的神明有着怎样的特征,按照恩雅的说法,那个在诞生之初便早夭的“神”甚至不一定拥有形体,祂极有可能仅仅是一段空洞的回响,一个模糊的影子,甚至一个强烈的思维倾向——以无形无质的姿态盘踞在这座高塔内,与这里的钢铁和光影融合共生。

    但即便这样,高文还是渐渐皱起了眉头。

    哪怕那东西是看不见的……这座塔里现在的样子也实在“正常、安静”过头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莫迪尔:“你有感觉到什么吗?或者回想起……”

    他话说到一半便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老法师不知何时正仰起头,仿佛是被什么东西强烈地吸引了视线般直勾勾地注视着大厅那极为高耸、壮观的合金穹顶——这让高文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而就在这时,莫迪尔也终于眨了眨眼,老法师的嘴唇抖动着,如同努力从一个荒诞怪异的梦境中挣扎清醒般发出一连串短促含混的音节,反复这样好几次之后,他的声音终于从喉中挤了出来:“不对……不对劲……不在了,已经不在了……已经不在这里了!它明明应该就在这儿的,它明明应该就在这儿的!!”

    “老爷子你冷静一点,”琥珀顿时被老法师这怪异的反应吓了一跳,赶紧在一旁大声尝试将莫迪尔从怪异的精神状态中唤醒,“什么不在了?你说什么明明应该就在这儿的?”

    “就是那东西!”莫迪尔激灵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猛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抬手指着大厅高耸的穹顶,然而哪怕眼神清醒了,他的话语仍然颠三倒四,“我记得那里应该有东西,非常非常大的……言语无法描述的东西,它曾用无数双眼睛盯着我,用无数的喉舌和我说话,它不见了,它不见了!!而且你们看不到吗?那里有些痕迹!”

    老法师焦急地大声说着,高文心中猛然一紧,顺着莫迪尔手指的方向抬起了头,他紧盯着对方手指的位置,却只能看到结构交错的支撑结构以及正在飞快上下移动的运输系统。

    但内心深处一种强烈的直觉涌了上来,高文总觉得自己仿佛遗漏了什么事情,他死死盯着高处,视线一遍遍扫过大厅高处那些一目了然的结构,突然间,他脑海中的高塔结构图再度浮现出来,而在他视线的角落,大厅穹顶的某个位置,一片银灰色的墙壁仿佛瞬间“抖动”了一下。

    那就仿佛是两个重叠的影像短暂出现了错位,仿佛是原本被覆盖起来的渲染图层不小心出现了贴图错误。

    高文没有忽略这短暂的视觉信号。

    而随着他注意到这些许异常,大厅穹顶上方的大片墙壁、支撑结构突然都在他眼中闪烁起来,光影闪烁间,一些模模糊糊的阴影结构仿佛正从空气中浮现出来,错位的线条隐约呈现出一道裂隙般的巨大结构!

    高文心中瞬间一惊,闪电般的灵感在他脑海中炸裂,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里,他意识到了某种可能性。

    他猛然转向一旁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的琥珀:“琥珀!这里有我们看不到的‘真相’,藏在现实世界的夹缝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