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二个老外把我稿惨了/我的两个体育猛9

2021-04-21 09:19:2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那边的笑声弱了下去,几秒钟的功夫,竹竿引着文慧兰抵达讨论现场……也只能称为讨论现场。

这里连正经的椅子都没有,就是一片空地,中间是投影工作区,几个人围着,

 那边的笑声弱了下去,几秒钟的功夫,竹竿引着文慧兰抵达讨论现场……也只能称为讨论现场。

    这里连正经的椅子都没有,就是一片空地,中间是投影工作区,几个人围着,或站或坐。坐的还坐在地上,比如那位才刚下直播几个小时的瑞雯。

    文慧兰向这个圈子的成员微笑致意,也承受着圈子成员的审视——远不够热情的那一类,回一个笑容都算友善的了,都没有人动弹。          

    文慧兰并不介意,在到来之前,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她本人的视线,也将大部分人略过,只在看上去纤弱而冷淡的瑞雯身上,停留的时间稍稍长了些。

    反倒是后者,根本没有看她,连好奇一瞥都欠奉,只是注视中央的投影工作区,很专注,又似是在出神。

    文慧兰的视线顺势转向这处讨论现场最重要,也是最夺人眼球的人物。

    罗南。

    倒不是说,这位最年轻的超凡种外貌是如何英俊或独特,也不说他有多么强大的、形之于外的气魄。只因为此时的罗南,正处在一个让人瞠目的状态下。

    他本人半闭眼睛,全身都禁锢在某个虚无的框架内,脚不沾地,身体悬空,看上去没有任何可以目见的支撑,外围却有一圈机械装置,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上面似乎显示有某种读数。

    之所以说是“禁锢”,是因为罗南正在试图活动手臂,每个微小的动作,都似在抵御着强大的阻力。他原本是应该穿着宽松的练功服,但每一次动作,都似乎是与无形的力量作对抗,甚至产生激烈的“摩擦”,产生刺眼的电火。

    这些都对练功服形成了直接伤害,以至于此时的上衣已经千疮百孔,还在持续地燃烧。

    目前他还算是少年的清瘦体型上,汗水和电火交织,在皮肤表层上游走,但文慧兰毫不怀疑,这份力量会持续地刺激肌肉群、筋膜、骨骼、内脏等更深层的组织——罗南体表偶尔会出迅速的扭曲和膨胀现象,仔细去看,还有高速的激颤,远远超出一个正常人应有的状态。

    此前行走在实验室中,那份“漏电”感觉的源头,也算是找到了。

    比较诡异的是,他下半身的裤装倒还算完整,也不知道是怎么限制毁伤范围的。

    面对这样状态下的罗南,即便是以文慧兰的见多识广,也有些犹豫,是否要照常打招呼。

    倒是罗南,先一步睁开了半闭的眼睛,寻寻常常的瞳孔,与文慧兰视线相对,语气倒很是温和:

    “抱歉,文女士,实验消耗时间比预计的要长一些……刚刚还有一些小波动。放心,不影响交流,就是不太礼貌。”

    “不,请您不要在意。”

    文慧兰向着罗南欠身,态度柔软而端正:“能被允许到这里与您见面,我深感荣幸,希望没有干扰到您的实验。”

    “没有的事,事实上你到这儿之前,我们也只是在分享资料、讨论问题。”

    “恕我冒昧,是在讨论泰西六部的走私通道问题吗?我可否旁听?”

    “当然,如果有可能,也希望能够从文女士那里获得一些新的信息,以做参考。”

    “惭愧,给罗教授和诸位添麻烦了。”

    假模

    假式的客套寒暄中,旁边的竹竿倒是展现出暖男风范:“我去搬个椅子。”

    “不必,这样就挺好,我很喜欢这样……大家不嫌弃我这种坏气氛的老女人就好了。”

    “这话好狠!”现场的剪纸忍不住在群里留言感叹,饶是他相亲无数,这样“认老”的漂亮女性,还是从未见过。

    明明这么光彩照人来着。

    文慧兰看来是真不在意,她撇下保镖,向前两步,便如现场大部分人那样,选了一个相对空旷的位置——左手边是刚刚讲解情报资料的章莹莹,右手边就是瑞雯,就那么屈膝坐地,双腿自然曲折放平。

    那宽大外套也遮掩不住她纤细修长的双腿,反而进一步地凸显魅力,让人的视线不自觉地循着这份自然线条,伸展曲折,往来巡逡。

    朋友群里的讨论就更热烈了:

    “看不出来啊,这个就是那个走私通道的大佬……被抓现行,还敢过来交涉的强人。”

    “人家上面是高文福嘛,毕竟是黑桃7,湖城龙头,总会第三副会长,艾布纳的亲密战友。”

    “可恶,真不想承认……”

    气氛着实有些古怪,竹竿在文慧兰对面寻个空地坐下后,便在群里补充提醒:“这位确实比在座各位都年长一些。”

    “不会吧,比翟工年龄还大吗?”

    “……”

    因为翟维武与河源治也两个孩子都被卷入了这个事件,即便有惊无险,直播时瑞雯也刻意避开了有关镜头,可翟工还是没等下班就跑过来了解情况,却没料到受到当胸爆击。

    竹竿敲死情报:“据我所知,是的。我以为你们都知道呢。”

    “这种女大佬,了解不起。”

    “……算了。”

    “话说,今天莹莹姐很默啊。”

    同样也在现场的谢俊平,纯粹是过来凑热闹的,却大有唯恐天下不乱之势。

    可事实就是,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冷嘲热讽的章莹莹,真的异常沉默。她眼看着文慧兰“加入”这个圈子,甚至就坐在她身边,却一言不发,直到后者调整舒适,才伸手敲了敲身边倚靠的大箱子:

    “我接着往下说?”

    罗南点头同意。

    这时候,翟工先一步举手:“刚刚就想问了,既然是走私线路的一个环节,在泰西六部也有同伙儿,那么,泰超知道么?四叔呢?还有部落里的其他人……”

    “据我们了解,泰超知道一点,但他更喜欢和城里的权势人物打交道,开那个泰西公司,也是奔着政策和虚名去的,并不想在走私这条线上陷得太深,就睁眼闭眼吃孝敬……有时也要靠老熊打通一些特殊的人脉。”

    章莹莹一板一眼地介绍投影工作区的人物关系、物流环节以及深层情报,很快,一条打通夏城主城区、卫星城和荒野的地下交易链条,就呈现在现场诸人眼前。

    谢俊平也有疑惑,他仔细打量斜对面一直微笑倾听的文慧兰,过足了眼瘾方道:“这个链条针对性很强啊,从外到内,只进不出,好像是专供夏城,是不是逆差太严重了?”

    “并不奇怪,城市内部的管理,至少是夏城这种相对严密的管理模式,没有给违禁

    品生产留出足够的空间,很自然的,产业链就要向边缘区域转移,近郊、远郊、卫星城乃至于荒野……它们本来就是夏城的需求。”

    章莹莹一边回答,一边伸手拨动投影工作区,让它显示的地图比例尺缩小一些,展现出更广阔的区域:“事实上,这就是战后一种典型的黑市格局。大城市圈相对封闭的生态,导致物流受到压制,原来全球蔓延的分销网络再不复见,一些像夏城这样的城市只能‘自给自足’。

    “注意了,我说的是一些。还有很多城市,重新建立起了这种见不得光的分销网络,相当一部分干脆就是以‘游民交易所’代替。所以,那玩意儿才是现阶段铺货触角无处不在的暗网大鳄,这里面肯定有庞大的既得利益群体,不知有多少人要从中分润……

    “夏城周边这些相比较而言,只算是地炼厂、家庭作坊,但已经是一个相当惊人的利益链条。这里面么,夏城某些权势人物也有参与,不过很有趣的是,他们反而没有什么主导权。”

    听到这里,现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文慧兰。

    在聚焦的视线下,文慧兰唇角微挑起来,半途又抿住,终变成了一个克制又似乎有些无奈的笑容。

    便在这份笑容里,她主动开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也许我可以给罗教授,还有诸位一个解释……仅供参考。”

    罗南仍然在他特殊的实验环境中,又吁出一口长气,似是暂时卸下了极重的负担,笑容倒也明朗:

    “请讲。”

    文慧兰略微端正了坐姿:“简而言之,这条交易路线,之所以夏城本地未持有主导权,很关键的因素,是夏城分会发展的太过良好的缘故。”

    “啊哦?”谢俊平夸张地表示怀疑。

    “其实里面的逻辑很简单——夏城拥有整个东亚地区除安城以外,最大的注册能力者群体;‘铁三角’长期稳定,合作无间,治理有方。

    “尤其是还有灵波网,对周边荒野的重点区域,都有远距离的支撑,形成了事实上的安全区,方便补给和就近加工。

    “夏城分会在他们的捏合下,稳定控制了半岛乃至周边海域绝大部分畸变物产的采集加工和分销渠道。”

    文慧兰遥指投影工作区,精准地将夏城周边区域几个重要的物产基地逐一点到:“按照夏城分会的一贯做法,相关资源除了自用以外,都投入到能力者协会官方渠道,进行自由买卖。

    “这些物产来路清晰、质量过硬、支持协会内部的通行信用单位——如此高度秩序化的物产,在里世界全球市场都是罕见的。

    “事实上,它以一城之力,支撑起了能力者协会至少二十分之一的正规畸变产品来源。此消彼长,夏城分会的物产繁荣,直接导致了‘游民交易所’这类全球通行的地下市场,在夏城几乎没有了立足之地。

    “游民交易所发展不起来,城市一些畸形的需求,仍然有着庞大市场,这也就催生了本地的产销网络。可在夏城里世界独特的管控秩序下,这也是个先天不足的畸形儿,永远成不了气候,只能求诸于外。”

    文慧兰目光垂落,再度向罗南欠身:

    “这也就是‘洄行’介入的原因。”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