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多人运动哪里可以看/她哭泣着承受他

2021-04-21 09:31:4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伏羲要走,女娲自然也没留下。

不过两人每年都会回来一次,向金肆讨教学识。

或者是向金肆汇报他们的成果。

两人都是开宗立派的人物。

对于世人来

伏羲要走,女娲自然也没留下。

    不过两人每年都会回来一次,向金肆讨教学识。

    或者是向金肆汇报他们的成果。        

    两人都是开宗立派的人物。

    对于世人来说,他们都是开天辟地的神人一般的存在。

    不过他们从金肆这里学去的东西,终归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

    无法真正的让世人尽数学去。

    能够学到他们一分知识的人已经是天才。

    能学到一成就是不世奇才。

    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寒暑。

    那次只有女娲一人回到峡谷。

    伏羲终归没能参透生死,没能逃过大劫。

    可惜了那一身本事和经天纬地的天赋。

    女娲和伏羲学的不一样。

    伏羲学的是大道之法。

    女娲学的是长生之法。

    所以注定了女娲比伏羲更能活。

    一个修心的,一个修身的。

    再换个比喻,一个文科生,一个理科生。

    一个理论派,一个实践派。

    当然了,女娲自己也没参透生死,也没达到长生的境界。

    所以对她来说,延年益寿可以,可是长生不老却是遥不可及。

    金肆记得,女娲最后一次来的时候,她已经能够飞天遁地,移山填海。

    对人类来说,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可是她终归还是肉体凡胎,她终归没能逃脱死亡。

    金肆站在女娲的枯冢前。

    如今的世道已经不似伏羲女娲刚刚见到金肆的时候。

    现在应该算是青铜时代,并且已经出现少量的铁器。

    不过依然没有国家的出现。

    人类依然是以部落、氏族的形式存在。

    不过距离伏羲与女娲所期待的社会形态已经不远。

    虽然他们生前都在为了教导与引导世人。

    可是在他们死后,他们所留下的遗产却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争斗。

    伏羲临终前将自己的毕生所学记录在一头玄龟背后。

    在数百年间,玄龟出世,玄龟背后的无上绝学也引来不少人的觊觎。

    女娲所留下的东西也是同样如此。

    女娲将自己的毕生绝学记录在十枚玄晶之中。

    夫妻俩原本是想给后人留下一些能够抵御天灾人祸的底牌。

    可是却成了天下动乱的源头。

    而他们的徒子徒孙也有不少天纵之才。

    虽然没学全他们的本事,却是另辟蹊径,不少人都成了开山立派的祖师。

    当然了,祸端基本上也都是这群人引起的。

    又是千年春秋,如今天下人的主要生产方式已经从原本的狩猎变成了农耕。

    文明的雏形已经形成,人口势必要增加。

    狩猎无法再满足人口需求,所以要么就是灭亡,要么就是提高生产力。

    这个过程是必然的,而生产力提高。

    自然会让社会形态更加稳固。

    过去为了寻找资源更加丰富的区域而不断迁徙的氏族,为了农耕而选择在水草丰盛的地区定居,然后国家就应运而生。

    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势必伴随着战争。

    国家的出现,人类已经有了基本对抗天灾的能力。

    而国家出现后,人类也从原本以对抗天灾变成了人祸。

    金肆也不再是隐居,而是在世俗中走动。

    第一个有着完整的国家体系是由数十个氏族组成的夏朝。

    不过夏朝依然有许多传统都还保留着原始社会流传下来的行为习惯。

    然后数百年间,夏朝覆灭,殷商取而代之。

    相较于夏朝,商朝才算是真正的国家。

    政治、律法、军队、疆土领地、文字、货币,还有就是一个较为完善的税收政策。

    如果说夏朝是华夏文明的基石。

    那么商朝就是最完美的继承者,在夏朝的基础上,建立起一个真正的帝国。

    夏朝不是被殷商灭掉的,而是夏朝因为制度的不完善自己崩溃。

    商朝是在夏朝的废墟中建立起来的,全新的、完整的政治体系。

    ……

    金肆现在是一名医者,在朝歌开着一家医馆。

    这千年的时间,金肆的修为虽然停滞不前。

    不过倒是勉强延缓了身体的循环速度。

    每个阶段都能延缓数倍。

    这种延缓有好有坏。

    好的方面就是在青壮年阶段能够保持更久的时间。

    可是在老幼阶段同样是数倍的时间。

    金肆现在保持着中年阶段已经数十年的时间了。

    感觉应该差不多要进入年老阶段。

    朝歌已经有十余万人口,已经有了大城市的雏形。

    金肆这几年发现,自己想找赛托拉克叙旧,他都没有再回应自己。

    而自己肆意掠夺猩红宇宙的能量,他也没有再出现。

    金肆可不相信赛托拉克放弃了猩红宇宙。

    那可是他的老家,自己挖他家祖坟,他会无动于衷。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他离开了猩红宇宙。

    为了避免被金肆察觉到,所以他故意封闭了自己的气息。

    赛托拉克多半要来和金肆算总账了。

    而近来殷商也不太平,外界传闻纣王昏庸无能,生性残暴,穷奢极欲,又修炼了魔功,为祸天下。

    不过金肆在纣王帝辛小时候见过他,算的上天资出众。

    而且这些年殷商国力翻倍,就说这朝歌歌舞升平,也没见纣王横征暴敛。

    估计着是西伯侯姬昌打算反了,这才在外散播纣王的种种谣言。

    也就几年的时间,西伯侯的大军已经打到朝歌城下。

    不管帝辛为人为君如何,他战败了,这就是他最大的原罪。

    金肆正在欣赏着殷商最后的落幕。

    天空突然变得昏暗,月色变成了鲜红色。

    这一幕预兆着殷商的灭亡。

    不过在金肆眼里,这是灭世的征兆。

    赛托拉克来了!金肆腾空而起,直奔虚空之上。

    金肆见过赛托拉克的分身。

    本体与分身有三分相似。

    只不过更加高大雄壮,气息也恐怖百倍。

    仅仅只是他外泄的气息,就将月亮染成了红色。

    他外泄的能量甚至化作一片星云,笼罩在大地之上。

    “窃贼!你看起来比想象中的弱很多。”赛托拉克居高临下的注视着金肆:“你似乎只是一个凡人。”

    赛托拉克一眼就看出了金肆的老底。

    就在这时候,虚空中出现了一个身影,一个恶魔的身影。

    “赛托拉克,你确定他就是你说的那个窃取猩红宇宙能量的窃贼吗?”

    金肆看了眼到来的恶魔,墨菲斯托,地狱的大领主。

    虽然他在地狱里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以及力量。

    可是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诈骗犯。

    赛托拉克也露出几分狐疑之色,他不禁怀疑,在金肆的背后是不是还有幕后黑手。

    金肆转身就逃,直接朝着虚空的深处逃窜。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