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好爽别揉了我的奶好涨,噗嗤噗嗤太快了好深h

2021-04-21 09:52: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而载着无双的那个气球,更是径直地落到了帅台之上,就在离刘裕不到二十步的地方,重重地砸出了一个大洞,连人带篮子,就那样落了下去,甚至,连无双在落入黑洞前,眼中那闪闪的泪光,都尽入刘

而载着无双的那个气球,更是径直地落到了帅台之上,就在离刘裕不到二十步的地方,重重地砸出了一个大洞,连人带篮子,就那样落了下去,甚至,连无双在落入黑洞前,眼中那闪闪的泪光,都尽入刘裕的眼帘,她的声音似乎从地底传来:“姑爷,对不起!”

    刘裕默默地看着地上的那个黑洞,眼中泪光闪闪,一言不发。一边的王妙音幽幽地叹了口气:“无双不会恨你的,这些应该都是慕容兰的手下,给这样逼着自杀式地从空中袭击,是为了救她们的主人。有这样忠诚的部下,是多么幸福和让人羡慕的事啊。”

    刘裕轻轻地摇了摇头,当他转过头时,已经恢复了平时的镇定,再不见任何的眼泪,他沉声道:“在战场之上,不念旧情,只有敌我,别说是无双,就算是阿兰本人如果现在与我们为敌,那也只有用手中的刀箭来解决,也许,这样刀兵相见,就是我和她避不开的宿命。”          

    说到这里,他突然对着台下一些准备上前去刺戮那些暗卫尸体,或者是抽出腰刀准备割取首级的军士们说道:“不要辱及对方的尸体,他们都是忠义之士,给他们个全尸,打完仗后好好埋葬。”

    手里提着一把刀,正准备去割取一个尸体探出吊篮之外的兰花暗卫首级者,正是神箭手徐赤特,他转过身,对着刘裕高声道:“大帅,这些空中而来的贼人着实可恶,把大军之内弄得一片火海,伤了我们多少兄弟,连首级也不取,兄弟们难以心服啊!”

    刘裕咬了咬牙:“这是我的命令,赤特你执行便是,后面还会有苦战,你们…………”

    突然,他的脸色一变,大叫道:“赤特小心!”

    徐赤特也只觉得背后一阵阴风,混合着一股可怕的杀意袭来,弓箭手超过常人的敏捷和反应,让他猛地向前一跃,只觉得背上一凉,胸前的甲胄在飞身前扑的过程中,瞬间滑落,那是因为背上系着的节扣,给这道阴风扫断,而他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后心的衣衫,给划出了数道口子,肌肤一下子暴露在外,瞬间就变得火辣辣地疼,显然,这一下阴风拂扫,乃是给极锋利可怕的兵器,擦过了后背,只要晚那么零点几秒,这会儿他的小命就不在了。

    徐赤特在地上扭过了身子,正待反击,却一下子愣在了当地,只见刚才他想去斩首级的那具尸体,乃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满脸的络腮胡子,汉人商贩的打扮,这会儿直挺挺地从吊篮里跳了出来,眼中已经没有半点瞳孔,一片惨白,而身上则泛着紫黑色的暗芒,那是一块又一块又黑又紫的斑疮所发出,甚至皮肤上,已经长出了一丛丛绿油油的毛,指甲又黑又长,足有半尺以上,形同匕首,根根嵌在他的手指尖端,而几块碎布片,正挂在这些黑指甲的尖端呢。

    徐赤特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他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这一跃而起的过程中,他原来手中的腰刀已经插在了地上,而一把大弓,瞬间抄在了手中,开弓,搭箭,上弦,整个动作几乎是一瞬间完成,而在拉满弓弦的那一刻,他的手指就松开了箭弦,一杆长箭,直奔这个摇摇晃晃,正向自己走来的家伙的胸口,而徐赤特的怒吼声也在四周回荡:“摔不死你,那吃小爷这一箭!”

    “噗”地一声,这一箭当胸而入,一如徐赤特无数次地击杀对手那样,徐赤特能听到这人肋骨折断的声音,更能听到那箭矢透体,穿越内脏,最后破背而出时的声音,这些箭毙对手时的声音,对徐赤特来说不吝于最美妙的天籁,他的嘴角边勾起了一丝笑意,放下了手中的大弓,看着这个偷袭者给自己五步之外的这一箭,射得飞腾而起,落到了三四步之外,又重重地砸到了那吊篮之上,最后腾起一片烟尘,沉寂不动。

    周围爆发出了一阵欢呼之声,几个亲兵们一边鼓掌,一边笑道:“赤特哥神箭,这小子还不如刚才摔死的好!”

    “就是,一箭穿心断骨,这家伙的五脏,已经烂透了吧。”

    “赤特哥,上去取了此獠的首级,这回他是给你一箭毙命,就是你的战功啊。”

    徐赤特笑着掷弓于地,准备去抽身边的那把刀,但是,所有人的笑声突然间全部消失了,徐赤特看着那个刚才叫自己去收首级的军士,这个军士如同给人施了定身法一样,就那样站在原地,张大了嘴,手指着前方,一动不动,仿佛是看到了鬼怪一样,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徐赤特不满地说道:“你小子,是活见了鬼…………”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了这个军士手指的方向,一瞬间,如同给雷击一般,他也是给雷得石化当地,下巴都要惊掉到地上了,因为他看到,刚才明明给自己一箭穿心的那个络腮胡子,这会儿又已经站了起来,胸前插着那杆长箭,却仿佛没有射在他身上一样,就这样继续向前伸着双手,直指徐赤特,嘴角边流着紫黑色的血液,隔了十步都能闻到这股腥臭之味,一步一步,就向徐赤特走来,而在他的身后,吊篮里的另一个三十余岁的妇人,也跟他一样,状若厉鬼,毫无生气,浑身上下长着绿毛,黑色的指甲尖厉如刃,抬着手,就这样往前移动着。

    徐赤特猛地抄起了大弓,对着这个已经离自己不到七步的络腮胡子,就是一箭,“噗”地一下,这一箭再次射中了这个“人”的腹部,一条大口子在他的腹部闪现,腥臭的紫黑色血,连同他已经变黑的肠子,从这道口子哗啦啦地往外流,可是这家伙就跟没事人一样,仍然继续地向前行走,前伸的如匕首一样的黑色指甲刀,已经离徐赤特的脸不到三步之遥,仿佛只要一发力,就能够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