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两个上面吃奶一个下面吃b|青筋暴起的狰狞巨兽

2021-04-21 09:57:2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朱雀阁中——

武玄月倚着窗户百无聊赖向外看,只见窗外春光无限,眼光明媚,创意盎然,而屋中堆满了金银财宝、锦绣绸缎、名贵字画……

武玄月转眼

朱雀阁中——

    武玄月倚着窗户百无聊赖向外看,只见窗外春光无限,眼光明媚,创意盎然,而屋中堆满了金银财宝、锦绣绸缎、名贵字画……

    武玄月转眼一眸,望了一眼屋中堆满的东西,脸上显出几分意兴阑珊。          

    单灵遥站得笔直,一手拿着账本一手握着毛笔,分类记账收入的财宝,几个红衣女修弯着腰整理点数这些物品,屋中的景象与外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武玄月微微努了努眉头,又把眼眸转到了窗外去,小声嘀咕道——

    “财富高度积累未必是什么好事……在旁人看来这些金银财宝、绫罗绸缎是财富,在我看来这些都是负累……”

    单灵遥耳朵嘴尖,武玄月在小的声音,她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她每天的任务就是关切武玄月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到此,单灵遥喊来了一个女修,将这账本和毛笔一同递了过去,而她则是穿梭过大箱小箱间,走至到了武玄月身边。

    “小姐——这是感慨什么呢?”

    武玄月唏嘘一叹,眼神又瞟了一眼屋中之物,缓缓道——

    “我知道权族有钱有势,可是没有想到他们这里的财富积累会是这般的雄厚,这一屋子金银财宝价值连城,可是足足够南湘三年的开销。”

    单灵遥不以为意道:“小姐这是在大惊小怪,这些财宝在权族看来也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福晟爵爷这些时日赚取了是这里是十倍以上,小姐信吗?”

    武玄月点了点头,冷冷一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那福晟爵爷视财如命,他给我分的这些对他来说无关痛痒,在他看来我跟曹云飞都是要一样的人,没见过什么市面,更不知道权族的深浅,稍稍给点甜头就能够打发的穷鬼罢了。”

    单灵遥一听,她沉默地埋下了头,良久,她才道来——

    “小姐……也不至于到了这种地步,我看福晟爵爷还是满尊敬的小姐的……”

    武玄月又是一声冷笑道:“他哪里是尊敬我啊?那是尊敬手中如流水一般的银子!对他来说我现在就是一棵摇钱树,若是不把我打点好,哪一天我一翻脸,他的财路就断了——”

    说到这雷,单灵遥闭上了嘴,这样的事情,就算武玄月不说,她心里也明白得很,她刚才之所以说这样的话,并非是为了帮福晟爵爷说话,却是为了宽一宽武玄月的心情。

    而现下,武玄月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她再多劝说,大概这话语就变了味道。

    人的情绪是语言的加工器,当你心情好的时候,别人说什么话听来都是好坏,当你心情糟的时候,别人说的就算是好话,在你的心里已然为了变了味道……

    单灵遥深谙这个道理,也就不说那么多了,现在的小姐摆明气不顺,说多了话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单灵遥傻傻地站在一旁,察言观色,就想着该怎么让自己家的小姐消消气来着,这时未等单灵遥想出来点子,武玄月起先开口问道——

    “那个关于分红,曹云飞、武玄华和上官昆阳的分账如何?”

    单灵遥恍惚一愣,回神间赶忙答之——

    “哦!上官少主得来的红利仅次于小姐,次之则是三公子,而曹镇主……”

    说到曹云飞时,单灵遥干咽了一口气,不太敢说出那个具体的数字来。

    武玄月眉头一皱,追问道:“你倒是说啊!到底曹镇主分了多少钱?”

    单灵遥干咳了两声,犹豫未决。

    “是不是特别少?”

    单灵遥为难地点了点头。

    武玄月眉头皱的更紧了:“有多少?”

    单灵遥咬了咬嘴角,小声道:“十万两白银……”

    一听到这个数字,武玄月恨不能从卧榻上跳起来。

    “多少?!”

    单灵遥委屈巴巴道:“十万两……”

    武玄月猛地一拍矮桌,火冒三丈——

    “十万两?!那福晟爵爷把云飞当叫花子大发了不是?”

    单灵遥浑身一颤,讪讪然安慰道:“小姐……小姐莫要生气……我看曹镇还挺高兴的……他还把钱都交给了季先生,据说他本来是想抽出来其中三万两给小姐买一套名贵的首饰,可是却被季先生给斥责了一顿,也就乖乖将这十万两白银充公了……”

    听到这里,武玄月憋着怒火,呼呼呼吸了几口气,脸色憋得通红。

    “呵呵~这福晟爵爷倒是挺会做人的哈?那上官昆阳干什么了?就能分得大头?还有那武玄华不过是一个狗腿子,跟在上官昆阳身边汪汪汪叫了几声,也能分的不少!而云飞呢?里里外外出力干活,都到头来竟分到手的是些蝇头小利,这狗眼看人低多少也要有个限度吧!”

    眼看武玄月火冒三丈,单灵遥心生恐慌,就开始后悔自己说的这些话。

    “小姐……灵遥是不是多了嘴?”

    武玄月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以此来平复心中的怒火,而后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单灵遥小心翼翼地看着武玄月的脸色说话——

    “小姐……都是灵遥的错……灵遥不该跟小姐说这些……惹得小姐不开心了……”

    武玄月长叹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时,火气降了不少,她缓缓道——

    “你没有错,这事就算你不跟我说,我也迟早会知道,你觉得曹云飞回不告诉我吗?若是到了那个时候我在知道他这次分红少得可怜时,我肯定会怪罪你办事不利,这种事情你越早告诉我越好。”

    “可是……小姐动了肝火,可不是灵遥想要看到的。”

    武玄月干笑了一声,眼神缓缓而去,落在了单灵遥身上,这一刻她变得冷静了许多,竟开始反过来安慰起单灵遥来。

    “傻丫头,我动肝火多正常啊!这世间不公平的事情多了,我修为不到,还不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生气是恼着福晟爵爷太欺负人,他摆明是没有把云飞看在眼里,这样狗眼看人低的行为,我怎么能够姑息?”

    单灵遥又小心翼翼地看着武玄月的脸色行事——

    “小姐……你现在还生气了吗?”

    武玄月呵呵一笑,“当然还在生气,可是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光靠生气是没用的,我气坏的身子,又该怎么跟权族这般仗势欺人的小人斗呢?”

    听到这里,单灵遥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的警惕算是解除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