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岳用嘴帮我泻火/总裁把我内裤拨到侧面

2021-04-21 10:00: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喝~”马孝全爆喝一声,双手瞬间燃起了红色的火焰。

深红色的火焰煅烧在石壁上,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尤其是马孝全双手按着的地方,没有一丝的温热感。

“喝~”马孝全爆喝一声,双手瞬间燃起了红色的火焰。

    深红色的火焰煅烧在石壁上,竟然没有一点反应,尤其是马孝全双手按着的地方,没有一丝的温热感。

    “我去~”马孝全大吃一惊,心道自己太不小心了,他又是一声爆喝,手中的深红色火焰瞬间变成了蓝色。           

    只是……蓝明圣火也不顶用,和红莲霸火的无效一模一样。

    马孝全不死心,连续驱动绿灵之火,橙天狂火、紫韵嗜火,但都无任何效果。

    “这到底是什么?”马孝全有些惊慌,连忙传音给源。

    过了好一会儿,脑海中才传来了源慵懒的声音:“你别怕,这块石壁不会对你怎样的。”

    “不会对我怎样?我用了五色火烧它,屁用不顶,我现在手还拿不下来,这还不够严重吗?”

    “你怕什么,大不了你将双臂砍断不就好了。”

    “你这什么废话,好端端的我为啥要砍双臂?”

    “那不如这样,你以后就抱着这石壁吧。”

    马孝全咧嘴苦笑了一声,这石壁是他两个半那么高,宽也有两米多,抱着石壁?怎么可能?

    “好了,不调笑你了,不过说真的,我真得没有感到这石壁对你有危险。”

    马孝全一脸的不高兴:“没危险我手还按着呢,拔又拔不回来。”

    源道:“或许冷建国他们想要告诉你一些事情,借助这块石壁,嗯,所以,你现在应该静下心来,闭上双眼。”

    马孝全郁闷至极,但源都发话了,或许这块石壁真得不会对他有危险。

    得,既来之则安之吧。

    他呼了口气,闭上双眼。

    呼吸逐渐平稳下来,内心深处的悸动也慢慢的平复,马孝全突然觉得,双手按着的那块石壁有了一点温度。

    他猛地睁开双眼,这时,一幕幕的奇特景象,就像是走马灯一样从他的眼前闪过。

    “什……什么?”马孝全摇了摇头,刚才那些闪过眼前的景象又不见了,他定睛仔细一看,漆黑一片的石壁,似乎没什么异样啊,但为什么刚才闪过那么多的景象,到底是什么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怎么了?”马孝全大叫一声。

    “别吵,安静下来~”源的声音突然在马孝全脑海里炸响。

    马孝全咬着牙,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刚才那些景象一闪而过,但却十分的清晰,更可怕的是,那些景象,竟然有一些是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源传音过来道:“马孝全,这应该就是冷建国要给你看的东西吧。”

    源的话点破了马孝全的疑惑,他也就不再紧张,再一次闭上双眼,内心慢慢的平复下来,良久,他缓缓的睁开双眼,眼前,刚才那一幕幕的景象再一次出现,只是这一次,比前面那次慢了不少。

    ……

    一个时辰后,当马孝全大汗淋漓的将手从石壁上拿下来时,他竟然都没有意识到。

    冷建国他们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看到他沉默不语,冷建国突然开口:“怎么样,看到了什么?”

    马孝全转过身,他下意识的抬起了酸麻的胳膊,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双手已经拿了下来,他抖了抖几下胳膊,冷冷的问了冷建国一句:“和你一样的人,在这个时代,还有几个?”

    冷建国一愣,反问马孝全:“你果然也是?”

    马孝全摇摇头:“我不是,但是我知道你是。”

    冷建国又问:“你不是那你又是谁?”

    马孝全回应:“我是谁不重要,总之我已经知道了你是谁。”

    冷建国摇头:“我不相信你不是,你肯定是。”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是也不是,搞得一旁的玲珑和年轻女子一头雾水,良久后,对是和不是争论的两人终于停了下来。

    “哈哈……”冷建国先是哈哈大笑起来,随后,马孝全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短暂的大笑之后,马孝全收起笑容,冷冷的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刚开始问你的问题了。”

    冷建国苦笑着一摇头:“我也说过,在我和你讨论一些事情之前,我会给你看一个东西,现在你已经看完了,你也知道了答案,那么,该我问你了。”

    说罢,冷建国轻轻的点了下头,年轻女子和玲珑嗯了一声,二女上前,一左一右的站在马孝全的身旁,然后同时架住了他的胳膊。

    马孝全微微一愣,他并没有反抗,因为刚才触摸石壁看到的那些景象,实在是太过真实了,他想要知道的更多,更多。

    跟着冷建国来到书房,玲珑和年轻女子将架着马孝全的手缓缓松开,将马孝全引进书房后,二女便转身关门。

    书房内,冷建国已经沏好了香茗,马孝全也没有和他客气,直接拿起茶杯猛灌了一口。

    冷建国从书房的书架上取下一本名册,丢在马孝全的面前。

    “这是你的要的名单。”冷建国道。

    名册很薄,马孝全没有拿,更没有看,他想先从冷建国口中得到人员的信息。

    冷建国看他不拿名册,呵呵一笑,道:“算上我,玲珑,还有名册里的那几个人,在这个时代还剩下的,只有10个人。”

    马孝全微微一笑,这才拿起名册快速的翻看了一下,名册内的人员名单和冷建国说得一致,只有十个人,除了他和玲珑外,还有黑青国君杨杰、天机堂梁千月、莫千雪、杨千羽和董傲四人,以及现在的米国国君达拉·洛克斯、米国王后妮娜·洛克斯、米国军机大臣莫迪·凯尔特和米国的参谋长赵志凯。

    “原来如此……”翻看完名册,马孝全问道,“那你们又和赵云台怎么搭上线的?”

    冷建国没有回答马孝全的问题,而是先反问他:“你既然和我们不一样,那么你应该就和赵云台是一类人了。”

    马孝全也没有隐瞒冷建国,他嗯了一声:“赵云台也算是我的前辈了。”

    “难怪,不过总的来说,我们基本上来自一个世界。”

    马孝全点点头:“可以这么认为。不过从本质上来讲,我还是和你们不一样。”说着,马孝全右手一划,半空中突然裂开一道淡蓝色裂缝。

    冷建国愣了一下,随即瞪大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是……”冷建国的声音有些颤抖,他靠近裂缝, 伸手要去触摸,可是当他手指刚刚触碰到裂缝的那一瞬,一股剧烈灼烧感传遍他全身,冷建国连忙收回手,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右手食指指甲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起来。

    冷建国吓了一跳,当即拿起一把匕首,刺啦一声,将那根手指斩断,也就在这时,他那根掉落在地下的半根手指,被腐朽的干干净净。

    “我说过,我们不一样的。”马孝全没有理会冷建国,他伸出右手,缓缓的向拿那道淡蓝色裂缝伸了过去。

    冷建国用布条捂住断指处,他死死的盯着马孝全的动作,就见他的右手在那淡蓝色的裂缝中来回的摸索着,然后很自然的收回,整个过程,根本没有发生和他一样的腐朽。

    “好吧~~”冷建国点了点头,他苦涩的摇了摇头,看上去很是不甘,但是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那一丝炙热,却被马孝全捕捉到了。

    马孝全没有揭穿他,笑着道:“你们的故事,那石壁已经都告诉我了,我不知道那块石壁是什么,但你既然告诉了我这么多,应该是有事要和我说,说吧,需要我帮你做什么,或者说,需要我做什么?”

    冷建国道:“和冷族一道,蚕食塔塔族。”

    “就这么简单?”

    冷建国笑道:“当然,就这么简单。”

    “塔塔族可是洪州三大部族之一,其实力与冷族不相上下,和你一起蚕食,不如说是硬啃才对。”

    “这倒未必~”冷建国自信一笑,“塔塔族文化融合太过迅速,族内产生了很多不和谐的声音,想必你也去过黄粱城,爱河南北文化都有不同,更别提那些塔塔贵族之间的隔阂了。”

    马孝全呵呵一笑,他肯定是不相信冷建国的,如果为了分裂一个塔塔族,冷建国完全可以去找那些整体实力稍逊色冷族的部族合作,一旦事成,不仅可以得到更大的利益,还有可能让冷族更上一个台阶,让他变得和米族一样的强大。

    “然后你想吞并米族?”马孝全调笑问道。

    冷建国摇摇头:“你也看到了,米族国君是洛克斯家族,其背后真正的君主国是万世国,万世国早就垂涎洪州许久了,他们深耕洪州多年,终于培养出了一支属于他们自己的国外部族,你觉得,我一个小小的冷族能够和万世国抗衡吗?”

    马孝全拖着下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书房里挂在墙上的地图。

    洪州南部境外有一条名叫“政”的狭长地带,因为土地肥沃,洪州纷乱时,便不断的有各部族的难民逃难于此,再加上各个小国之间的不停渗透,以及万世国从中的不断挑唆,这里早在几百年前就变成了无法地带。政的南部,就是赫赫有名的万世国了,昔日万世国曾与黑青国发生过大战,战场就选在了政,据说那一场战争打了五年,民不聊生,也变相加剧了政的无法无秩序。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