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玩弄端庄美妇雪臀:被开后门的经历

2021-04-21 10:44:5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放逐之地的虚空恢复了往日的阴霾。

“……可惜了我们刚刚培养出来的这股势力……”

陈晋男心有不甘,就这两日,又有不少堂坛大佬

放逐之地的虚空恢复了往日的阴霾。

    “……可惜了我们刚刚培养出来的这股势力……”

    陈晋男心有不甘,就这两日,又有不少堂坛大佬率人过档‘羲道盟’,现在的羲道盟如日中天,盟众近二百万了。        

    但是要‘入世’的话,又带不走这些势力,自己岂非仍是孤家寡人一个?

    所以陈晋男在感叹啊。

    神仙汤池中,陆离泡着自己的法躯,他大道初成,已经完全不同之前的状态了。

    又因为灭杀了林氏两个子嗣,陆离直接在后两日把‘天道至劫’也过了,与他一起过劫的是陈晋男,阴阳同参,秘契共享的状态下,他们双双晋升天道秘境,陈晋男受益宏大,迈过了初阶,直接到了二重‘至宗境’之巅。

    陆离则比她更强悍,因为借天劫至威,把终于把‘至品神器’的雏形给奠定出来,混沌三大至宝加上‘混沌造化法’强融一体,形成了一个‘世界’的雏形,再以‘蛮荒神星’为底基神材,融入了神秘的‘时空符篆’为法限,生生把至品神器的雏形锻造出来,这是一项举世未有的宏巨工程。

    表面上仅仅是两日就被陆离做到了这一切,实则不然,这两日他祭施了多少次‘一瞬亿年’的混沌光逝法,自己也数不清楚了,可以说这是亿亿万年锻造出来的一个小雏型‘至器’。

    所以哪怕陆离的本源基底再大,也架不住这个雏形至器的融合,使他接连又度过了二重三重的天劫。

    此时的陆离是三重‘至尊境’之巅,不过未能触及满圆的‘半步至玄’,就差那么一点。

    不过对于陆离来说,他此时的资本足够雄奇厚壮,甚至惊天惊世。

    他的境界实力先不论,只是至器雏形是什么概念?

    这么说吧,一万件皇器神器都不抵这件至品雏形的威能更强,法限更宏大、更莫测深邃。

    只此一宝,令陆离有信心对抗任何一宗中三阶的强者。

    而他如果晋升了中三阶,那基本就是能横扫中三阶的强大实力了。

    “既然是我们培养出来的,那就带走喽。”

    “呃,夫君,这个也能带走?”

    “哈哈,我的法器就是一个‘世界’,别说二百万人,就是二百亿人也装得下,”

    “这个,我也知道啊,但是没人会这么做,法器的能量都不够养活他们吧?还怎么拿来对敌?半皇器也能带他们走,问题是装了他们进去,器就废了,与人对决,一轰一击就能把他们全部震成灰烬……再说了,带出去也入不了世,他们没有帝国合法的身份晶片,难道一直藏在法器之中啊?”

    “他们的作用就是征服统治‘放逐之地’,凌云城太小了,我们换个地方,哪没有‘放逐之地’?我们去哪,就让他们进哪的放逐之地,为我们消赃提供方便,那我们去哪都是有‘势力’的,谁敢瞧不上我们?”

    “呃,也是啊……”

    陈晋男顿时美眸灿亮。

    “呃,穆氏有美前来,你去领她进来。”

    “啊?”

    陈晋男不由噘嘴,好一个穆氏,用美人计来惑我夫君?与我争宠?着实可恼焉。

    不过此时的陈晋男也知道,自己这个夫君绝不是自己能‘霸’着的了,现在是穆氏,以后都不知有多少族要抢他啊。

    她更清楚,男人在这方面都有他们自己的主见,自己若要干涉,怕都可能失宠呢。

    所以,陈晋男出去之后再没有进来。

    进来的只有穆元真一个人。

    ---

    看着泡在汤池里赤果果的这个男子,体魄浑雄的无以复加,肌肤闪烁着寸寸光焰,这种异相,似乎是传说中的‘天道神光’啊,据说有此异相者,自体的防御力极其恐怖,‘天道神光’这层守护是无坚可破的,半皇器都切不开它。

    然看他那个……这也太那个……什么人啊。

    陆离微微抬手,虚‘请’的手式打出。

    “进来泡泡吧。”

    呃?

    你这也太直接了吧?

    我我我……

    穆元真想过一万种见面可能发生的状况,但唯独不曾想过会是这么一个令她尴尬羞愤的场面。

    这也太不要脸了啊。

    还进来泡泡?

    我泡尼娘个脚后跟呀?

    但是羞愤归羞愤,天道神光异象还是令穆元真脑瓜子清明起来。

    这如果是他的‘态度’,自己也省事不少啊。

    反正,此来自己也是抱着那种态度的。

    好吧……泡就泡泡。

    哗啦。

    穆元真是入池了,但她的袍子还是袍子。

    呃,这样也能泡是吧?

    陆离呢,无所谓……他肆无忌惮的目光充满了欣赏的意味,这上一眼、下一眼、左一眼、右一眼的‘赏’啊。

    然后,没见他有任何动作,穆元真就感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将自己‘挪’到了他的腿上去,这是什么秘技神术啊?

    伸手撑住他肩膀,以保持一种距离……

    他的手就箍在了腰上。

    唉唷,这个死货,本小姐和你拼了啊……

    拼的念头其实也就是想一想。

    有什么资格拼啊?

    拿什么拼啊?

    可我总是清清白白的豪族大小姐,我我我……不想活了啊。

    穆元真一脑壳浆糊,至尊境之巅,居然无一丝反抗之力,这只恐怖的恶魔怎能如此强大?

    耳畔就传来这死货的声音。

    “穆天河这个人很知情识趣啊,不错……”

    “你、你能要点脸吗?”

    穆元真终于喷出了大小姐的脾气。

    啪!

    腚上挨了一巴掌。

    “你们兄妹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我欣然接受了啊,嗯,你这姿色容貌、天赋根骨,我摸摸,嗯,还真不错,有修成至皇的潜力,再与我秘契同参,本源共享,你日后的大道神途未可限量啊……”

    “我……”

    “差一丝就能迈进四重‘至玄境’了,不错,我看……虚头巴脑的什么仪式就不要了,我们开始吧……”

    “呃,什么就开始了啊?我……”

    “乖点,不然打烂你小腚啊……”

    “混蛋……。”

    “哈哈……”

    当夜,穆元真就在秘契共参中开启了四重至玄境天劫,并风淡云轻的渡过,初期、中期、后期一一迈过,最后直抵至玄境的巅峰,沐浴在次日晨光中的她,已经到达了‘至玄境’的盈满,已经是‘半步至王’的高度。

    如在梦境中一般,一切似乎不那么真实。

    但是一切都是真的。

    陈晋男一脸幽怨的入来,死盯着那个连缠着自己夫君的不要脸的穆七小姐,你有完没完了啊?要点脸行吗?

    穆元真假装没看见陈晋男,还狠狠挫了下腰说,“夫君大人,人家能晋升至王吗?还差一点呢,”

    正因为差一点,我才要挫腰啊,我要‘至王’,我要‘至王’啊,我要一飞冲天。

    陆离看出她那点小心思了,呵呵笑道:“在我后宅子里,规矩还是要遵守的,谁不守规矩打烂谁屁股,叫姐姐?先来后到就是规矩,你境界比晋男高也没用,她要收拾你,你就得乖乖被给她收拾,这就是我陆家的家规宅法,懂了?”

    “呃……”

    听他这一说,穆元真立即不敢动弹了,回过头放低姿态,怯怯叫一声,“元真见过陈家姐姐……”

    陈晋男就刮了她一眼,“下来吧,别没个羞臊的,至玄之巅了还不满足?还要至王?夫君的话你别以为开玩笑,不然有得你后悔呢,宅法就是宅法,想骑到我头上?那你比我先来啊,哼。”

    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呵斥,陈晋男果然霸气,丝毫不愉她境界修为高过自己好多。

    正如夫君讲的,‘姐就是姐’,先来就是先来,你乖乖伏低做小吧你。

    “夫君啊……”

    穆元真心下不服啊,嗲声嗲气来了一声。

    啪!

    换来的只是陆离的一巴掌之赏。

    “真真你少做怪,宅法如天,不然还不乱了啊?别人家怎么样我不管,我宅内就是这个规矩,以后记住了?”

    听到陆离这么坚定的回应。

    穆元真也就死心了,乖乖下来了,在汤池里正正经经的给陈晋男见礼。

    “姐姐,饶我一遭,再不敢了。”

    这下陈晋男可得意了,为陆氏后宅有些神规而大感振奋,自己的地位就真不是后来者能撼动的了。

    “蹲低了,含着,我与夫君讲话时,你别给我插嘴,不然叫阉奴拉你出去看怎么收拾你啊……”

    一伸手摁住穆元真的螓首,让她蹲了下去。

    陆离可舒坦了啊,干脆顺势用腿盘住了穆元真,心下大赞陈晋男好手段,哈哈,俄喜欢这个的陈大夫人呐。

    穆元真憋了一肚子气,但见陆离支持‘大妇’也没辙,只好乖乖认了,好啊,姓陈的,你等着……

    嗯,女人间的斗争总也是免不了的,只要在尺度之内,陆离是不会干涉的。

    陈晋男才不怕她,柔声对陆离道:“林族死了两个,我们也要准备的吧?”

    “也没有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火来了水浇,呵呵,他们翻不了天,今儿你去盯着穆老五给你爹墓前磕头的事,把这一节先揭过去,我们再谈与穆氏的合作吧,毕竟有真真在,我总要给穆氏些颜面的。”

    陆离伸手抚住穆元真的脑袋,感受着她生涩笨拙的讨好。

    这话倒是令穆元真心甜。

    只要夫君对我好就成,女人嘛,不就是指望这个吗?

    其它的就无所谓。

    至于老五去磕头的事,也不关自己什么,去磕呗,谁做下的粑粑事谁去吃了很正常,别累及其它人,我们又没跟你沾光,合辙受罪时你就拉上我们了?灭陈的好处可曾分润了我们一丝半毫?哼。

    这边陈晋男悲戚道:“夫君,我爹死的残骸化灰,根本没有墓陵……”

    “摆个灵牌吧,总代表一份你一份孝道,你母亲也要接回来,寻编委会杨什么霖的,恁死算了……”

    “恁死太便宜他了,阉掉再做一百年屎奴吧,想死?门儿都没有……”

    “随你,都是鸡毛小事,我懒得过问,”

    “嗯,我娘,还有我一些兄弟,他们都在太妍敏那个贱妇那里做阉奴度日,我想尽快救他们出来……”

    “你现在又不是没能力做这事,城防法限也挡不住你,就算那太元东出手也未必留得下你,何况为夫会盯着他,他敢妄劝就是他的死期……”

    陈晋男道:“夫君,太元东毕竟是‘城抚’,抛开族势不论,斩杀帝国治吏也是个麻烦,林氏两个的麻烦还没暴发,再加上一个城抚的话,恐怕也更难以应付,我先找那小婊太妍敏清算好了……”

    “嗯,我就是在等衙内的反应,他们这反应有点慢啊……”

    陆离淡淡的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