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人妻被强后来上瘾|轻咬慢拈小花核

2021-04-21 11:00:5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嘭嘭嘭嘭”,远方响起连绵不绝枪声和偶尔轰隆隆的掷弹雷声。

草坡水洼旁,陆宁饶有兴趣的看着水面几只水黾在水草中快速跑过。

在他身旁,恭恭敬敬站着一个

“嘭嘭嘭嘭”,远方响起连绵不绝枪声和偶尔轰隆隆的掷弹雷声。

    草坡水洼旁,陆宁饶有兴趣的看着水面几只水黾在水草中快速跑过。

    在他身旁,恭恭敬敬站着一个红发大汉,黑海行省教团高级成员,故乡应该在挪威的维京人,名字叫罗革,他的维京名字是火焰者洛格,齐名采用了相仿发音的罗革二字。        

    远方,几名背挎步枪的马穆鲁克女兵游弋巡逻。

    又有几名库尔德女兵正拉起营帐。

    努嘉哈站在陆宁身后,此外,刚刚赶到的尤金珠和甄氏也在旁侧坐着休息,不过她俩听到远方的异响,尤金珠便显得有些小兴奋,甄氏则明显紧张起来。

    陆宁已经准备在此扎营,其余事项,都由手下人去做,他坐镇在此,统筹规划。

    罗革正禀告,北路打通,他要去北方维京人、东普鲁士人等蛮族生活地域传教一事。

    北欧和波罗的海沿岸地带的蛮族,天主教现今正试图向其地域传播,其中不乏用刀剑等强制手段推动。

    基督和默罕默德一样,现今传教的过程往往伴随着血腥的杀戮。

    罗革也在说此事,他希望能在普鲁士人生活区推行教化之余,招募感化蛮族骑士成立天道骑士团,以此对抗天主武装教徒的影响力以及用武力推动天道教的传播。

    当然,这就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了。

    在罗革眼里,陆宁是皇家黑海银行的主管,又曾经是教团的教长,他希望能申请到特别专款用来收买人心成立骑士团,兴建骑士团总部堡垒等等。

    陆宁听着罗革听,心说这家伙思想比较有前瞻性。

    宗教军事组织骑士团,距离诞生还有段时间,要十字军东征之后,基督徒们才越发热衷用武力讨伐异教徒,各种骑士团应运而生。

    “等你的教团在北方鼓捣出些名堂,视情况再定。”陆宁微笑着说。

    这种事,当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面前银钱打了水漂。

    罗革自然明白,要的就是这位文行长现今的承诺,喜道:“好,教长等我的好消息就是。”

    ……

    红霞满天的傍晚时分,在答剌马惕部忽思答思汗陪同下,邹兀儿部的首领瓦拉汗来到陆宁等人宿地,拜会齐人使者。

    瓦拉汗是满脸皱纹的深眸老者,脸上写满了风霜。

    下午时的枪响和掷弹巨响,自然不是齐军对邹兀儿部发起了攻击,不过,也是邹兀儿部发现敌人突如其来的出现,本能反应便组织起骑兵想发起冲击,结果在齐军火力威慑下,未战已溃。

    瓦拉汗现在身上还有冷汗,毫无疑问,如果齐人是怀着恶意而来,他的部族已经遭遇重创。

    忽思答思是他的老相识。

    两人幼时便在父亲会盟时相识,认识数十年了,但老朋友绝对谈不上,因为邹兀儿部没少欺压答剌马惕部。

    而答剌马惕部无奈南迁投入齐人怀抱,却不想这次见面,忽思答思倒成了他的救星,从忽思答思话语中,知道齐人此来并没有恶意,反而要帮助他,成为整个佩切涅格草原的大汗。

    但忽思答思说得清楚,齐人并不想直接与现今佩切涅格可汗统领的亦儿添部开战。

    瓦拉汗便有些无奈,如此的话,齐人就是逼迫自己和亦儿添部开战,又谈何帮自己登上佩切涅格可汗之位?

    但如果不答应,齐人的屠刀,怕是就要落下。

    在蚊虫甚多的水洼之旁,看着这位年轻的齐人使者,瓦拉汗心下微微诧异,好像那些蚊虫,根本便不敢碰触这齐人使者,又不觉得他身上有防虫的中原药水味。

    而且这齐人使者,能用佩切涅格语和其交流,更令瓦拉汗惊奇。

    “遵使,如果我部直接与亦儿添人开战,我部并没有太大的胜算,甚至可以说,是必败之局,因为我们之间本来就不友好,如果我族子弟大量进入亦儿添人的草原,肯定会引起他们的警觉,很难进行偷袭,亦儿添人的人口和马匹牛羊,是我部的两三倍之多。”瓦拉汗满脸难色。

    陆宁看着他,琢磨了一会儿,道:“那也不必偷袭,你大可在此会盟,邀请其余诸部首领,联合对抗亦儿添人,瓜分他们的人口和牛羊,你可以透露消息,便说我大齐是支持你的!”

    瓦拉汗苦笑,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何况齐人在此没有动过刀兵,仅仅听说齐人强大,但如果仅仅说,齐人支持自己的空口白牙,想其余诸部景从?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陆宁又道:“此外,我大齐可以为你们先行垫付支付给各族勇士的优厚酬报,事成之后,可用亦儿添的人口、马匹牛羊抵数。”

    瓦拉汗眼睛立时一亮,“教长大人,不知道可以垫付多少银钱?”

    陆宁道:“如你部规模,大齐可先支付酬劳一万银元,其余诸部按照出力大小,酬劳不等。”

    以夷制夷,拜占庭人经常这么干,其势力延伸到克里米亚半岛以及统治保加利亚地区和佩切涅格人接壤时,便经常挑动佩切涅格各部之间的仇杀,以减缓帝国边境线的压力。

    而现今大齐货币信用得到了黑海诸边族群的认同,且比拜占庭货币更受欢迎。

    瓦拉汗快速的盘算着,哪怕齐人支付纸钞,实则也可以在黑海行省使用和兑换,而且,还免了携带大量金银的麻烦,银钱支付方面,倒是不用担心。

    齐人支付的酬劳,也相当可观,其余诸部,有两三部必然参加。

    这多少等于,齐人出钱,帮其掠夺亦儿添的人口和牛羊,只要联军能战胜亦儿添人,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且大大削弱亦儿添部,其上好的牧地,自己部族觊觎已久。

    但是,如果响应的部族不多,自己等,反而被亦儿添人击败呢?

    陆宁看这瓦拉汗脸上变幻,眸中一时担心,一时贪婪,一时兴奋,心下不由一哂,在西方世界,金钱的力量比什么都大,毕竟除了蛮子,就是刚刚进入文明社会的蛮子,哪怕号称罗马帝国的继承者拜占庭人,也没有中原传统忠孝仁义这种概念,一切都是利益为先,高级将领实力强劲以后发动叛变理所当然,根本不会受到任何道德上的谴责,骑士平民们,为了赚钱去厮杀更是天经地义。

    渐渐传入欧洲蛮子中的宗教,也不过是为杀戮和劫掠披上一层遮羞布。

    毕竟如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最近刚刚杀了不愿做傀儡的教皇格列高利五世另立新教皇,而且,是一种虐杀,格列高利五世的耳朵、鼻子和舌头都被割掉,眼睛被刺瞎,手被挑断,苟延残喘了几年后,前不久刚刚去世。

    所以说,他们的信仰,又能有多么虔诚?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现今就不是问题。

    陆宁莫名想起这句话,无奈摇头,在欧洲,尽量不动刀兵,免得作为外来文明咄咄逼人引起某种反噬,悄无声息的解决各种事情,使得齐人利益最大化,倒是挺不错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