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书包网h体力太好:滋润的岳怀孕

2021-04-21 11:15:5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跟傅大少一起返回雍城的众人都已经上车了,还敞开着的车门外只有冷飒和傅凤城两人。

冷飒含笑看着傅凤城道:“一路顺风?”

傅凤城眼眸微黯,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跟傅大少一起返回雍城的众人都已经上车了,还敞开着的车门外只有冷飒和傅凤城两人。

    冷飒含笑看着傅凤城道:“一路顺风?”

    傅凤城眼眸微黯,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低声道,“千万小心,嘉州城里若是有人不安分,不必手软。有什么事情傅家一力承担。”          

    冷飒笑道,“别这么严肃,能有什么事情?你忘了?章将军和宋将军还在嘉州呢。”

    傅凤城当然没忘,但是他这位夫人他自己也是了解的,并不是一个喜欢坐在督军府里打发时间的人。

    “苳城等楼兰舟和龙钺到了再说。”冷飒有些不满,“你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宋将军?”几个马贼…好吧,不是几个,是几群马贼,但也不至于就非得要楼兰舟和龙钺来了才敢动手吧?

    傅凤城眼底多了几分无奈的笑意,“一旦你们对苳城动手,孙良自然知道你们是想要援助西北,到时候未必不会调转方向对付嘉州。”虽然也算是给宋督军减轻了压力,但嘉州只有第五军,之前战场上还有伤亡,既要处理灾后事宜还要提防尚未完成整编的嘉州军,恐怕会有些麻烦。

    “有楼兰舟和龙钺相助,就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对嘉州军的整编。”傅凤城低声道,“然后再对苳城动手,十拿九稳。”

    冷飒有些好奇,“你就不怕嘉州军以后不听南六省指挥?”

    傅凤城从容地道,“不怕,夫人不必担心。”

    “我才不担心。”冷飒轻哼道,伸手推了推傅凤城道,“行了,赶紧走吧。都在等着你了。”可不是都在等着吗?还有不少人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来看呢。

    傅凤城点了点头,“我会尽快回来。”

    冷飒笑道,“那就看咱们谁先回雍城吧?”正要后退一步让傅凤城上车,却突然腰间一紧被傅凤城重新带回了怀中。然后眼前一道阴影压了过来,双唇被微凉的唇瓣噙住,一番厮磨纠缠之后方才放开,“飒飒,保重,我走了。”

    冷飒轻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他低声道,“保重,不用担心嘉州的事。”

    傅凤城点点头,这才转身上车。

    看着火车渐渐启动,冷飒也难免有几分伤感。

    “我们这哪里是来送行的?就是来看你们夫妻俩腻歪的吧?”商绯云略带酸意的声音响起。

    冷飒淡定地回头看向他们,微笑道,“通常呢,我们称之为虐狗。”

    商绯云一怔,“虐狗?什么狗?”

    冷飒带着几分恶意的笑道,“单身狗。”

    “……”单身狗商会首咬牙切齿,“得意什么?你不是单身了不起?傅大少还不是丢下你跑回雍城了?”

    冷飒混不在意地摆摆手道,“所以说你不懂,距离产生美,小别胜新婚。”

    “……”你高兴就好。

    傅大少一走,整个嘉州上层圈子里似乎都换了一种气氛。

    原本这尊大神镇在嘉州,无论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人头落地了。如今人走了,所有人都觉得仿佛松了口气一般。

    原本因为嘉州突然被曲靖袭击,又遭遇水灾而有些萧索冷清的各种娱乐场所又重新热闹起来了,原本停止了的各种宴会舞会也都纷纷搞起来了,冷飒一天都恨不得能收到五六张帖子。

    看着摆放在桌上的舞会请帖,再看看放在另一边的各种文件,冷飒也忍不住感慨,“这些嘉州的富豪权贵们,挺闲的啊。”

    姜毓坐在不远处的沙发里,悠然道,“确实很闲啊。这次虽然闹得凶,不是有傅家及时介入么?他们又没有什么损失。”

    商绯云倒是端坐在椅子里,神色有些不屑,“说起来,自从跟着少夫人来了嘉州,我跟姜少也算是鸡犬升天了。送到我手里的帖子也不少呢,其中有一些,往常我来嘉州可没这个待遇啊。”

    冷飒将一张精致的帖子往桌上一丢,道:“闲得无聊就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嘉州水灾尚未平息,这些人倒是闲得慌了。”

    商绯云嗤笑一声道,“嘉州水患是官方的事情,跟他们有什么关系?以前是梁家管现在归傅家管,难不成你还指望他们帮忙不成?”

    冷飒思索着道,“说得也有道理,商人只要规规矩矩交税就算是不错了,社会责任什么的……还真的只能看人品。那么,嘉州有人品好的豪商吗?”

    姜毓道,“倒是有几家人放粮救济百姓,听说还准备筹款赈灾来着。”

    冷飒将手中的钢笔转了个圈儿道,“整理个名单给我。”

    姜毓不解,“你想做什么?”

    冷飒笑道,“做了好事就要奖励啊,回头我发给督军,看能不能给他们争取一点嘉奖呗。所以劳烦姜少仔细筛选一下,要真正有心赈灾的,那种只是为了蹭名声一毛不拔还盘剥百姓的,就不要了。”

    姜毓坐起身来望着冷飒道,“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法子,傅家刚刚收下嘉州,谁若是能得到了傅督军的嘉奖,必然是名利双收。”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人不停地邀请傅少夫人参加宴会的原因,还不都是想要套近乎跟傅少夫人拉个关系么?

    甚至还有不少人干脆就将礼送到了督军府,可惜这位傅少夫人在雍城就不是个爱应酬的,在嘉州同样也没有好到哪儿去。

    一部分人觉得被扫了面子,一部分人则是觉得这位少夫人不愧是傅家人当真没那么好打动。但是不管怎么想的,看着如今驻守嘉州城的那些南六省兵马,他们既不感动,也不敢动。

    南六省本就兵强马壮,第五军虽然不比傅凤城的第一军精锐,但在南六省也是数得上号的。更不用说这些兵马刚刚经历过了一场血战,利刃开锋见血,血气尚未散去,跟原本的嘉州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另外,跟着冷飒来南六省的那两百精兵也同样被留了下来。不过冷飒并没有让他们驻扎在城中,而是丢到了城外的山里训练。

    训练的科目都是冷飒亲自制定的,由周焱和江湛二人担任教官,这几天正在山里摸爬滚打,一群精锐中的精锐也一样被折磨得嗷嗷叫。

    “少夫人。”宋伯昂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

    将信送到冷飒手中,宋伯昂脸色有些阴沉,“刚刚截获的。”

    冷飒打来信来看了几眼有些惊讶,“这么着急?是我对他们太好了吗?”曲靖占着嘉州一个多月,这些人屁都不敢放一个。她才在嘉州待了几天,这些人就想要翻天了?

    宋伯昂也很不爽,沉声道,“少夫人对他们过于宽厚,他们欺少夫人年轻罢了。”

    冷飒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他们肯定不服我暂管嘉州的。”别说是那些人心思起伏,就是外人对傅督军的决定也很难理解。直接将整个嘉州事宜交给一个才刚刚二十岁的儿媳妇,这事情都不像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

    不过大约是傅督军奇葩事情做多了,各方大佬倒是没有什么表态。据说龙督军在被人问起这事儿的时候还说了一句,“挺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人们这才想起来,傅家大少夫人的婆婆卓琳女士,目前是内阁财政部次长,据说她上面那位不知道还不知道能不能做满今年,说不定还会高升呢。

    卓琳也亲自打电话来关切询问了一番,还远程指导了冷飒不少事情。

    宋伯昂提醒道:“少夫人,此风不可长。”

    冷飒把玩着那封信,思索了好一会儿才道,“杀了吧,昭告整个嘉州示众,别让人说我傅家胡乱杀人。”

    宋伯昂并没有什么惊讶,这种人本就该杀。

    倒是商绯云和姜毓有些惊讶,虽然她们都知道冷飒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下不了的手人,但平时看起来也没什么杀气十分好相处。此时这轻描淡写的一句,才让人知道她确实是傅家大少夫人,傅督军都看重的儿媳妇。

    “是,少夫人放心,嘉州城绝不会乱。”宋伯昂道。

    冷飒笑道,“我自然相信宋将军,辛苦了。”宋伯昂在雍城是就掌管着雍城防务,区区嘉州城自然难不倒他。

    说罢又轻叹了一声道,“我不想弄得这么血腥,但是也得让人知道,我不是不会杀人的。”

    宋伯昂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少夫人说得是。”这样的事情如果少夫人轻飘飘的放过,那才会让人看不起,以后这样的事情只会更多。

    雍城

    傅凤城一身制服未换还带着几分风尘仆仆之色,快步走进书房在宽大的书桌前站定,“父亲。”

    傅督军打量着眼前好些日子不见的儿子,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很好,很好,这次在嘉州你做得不错。”

    傅凤城微微点了下头没有说话,傅督军指了指椅子道,“坐下说。”

    傅大少这才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摘下帽子放在一边。

    傅督军满意地看着儿子,经过了这一次的嘉州之行,傅凤城眉宇间更多了几分锐气和沉稳从容。傅督军觉得,以后就算自己真的有什么事也没什么可不放心的了。

    “刚回来去看过云起没有?”傅督军问道。

    傅凤城摇头道,“还没。”这一身的风尘,夫人总说接触小孩子一定要干干净净不然容易生病,还是先见了父亲说完了话洗漱过后再去看儿子比较好。

    傅督军当然不知道儿子心里的想法,点头道,“云起这两天在你岳父岳母那里,我已经让人去接了,还要一会儿才回来。”

    傅凤城微微蹙眉道,“应当我上门拜见岳父岳母才是。”

    傅督军微微挑眉,他这个儿子看似沉默冷淡实则也有几分心高气傲寻常人看不上眼,对他这个当爹的都不太客气倒是对岳母岳母很是恭敬。

    比起儿媳妇,冷家夫妇平庸得不太像是能养出这样的女儿的人,但傅督军倒也不觉得这个亲家有什么不好。

    冷家夫妇疼爱女儿,不作妖,也从不借用傅家的名声在外面惹事。这样的亲家对傅督军来说远比什么财富门第权势高的那些要好得多了。

    摸了摸脑门,傅督军道:“咱们不讲究这个,要不回头你亲自送云起过去,顺便也给你岳父岳母送些礼去看看。你媳妇原本跑去嘉州找你,你岳母就担心的不行,如今你回来了将人给丢在嘉州了……”

    傅督军没有再说,看热闹的意思却溢于言表:你自己去跟你岳母解释吧。

    即便父子俩许久未见,寒暄说笑也只是片刻的时间,很快两人的谈话便转向了正事。

    “任南砚那老家伙的消息,你确定没问题?”傅督军问道。

    傅凤城点头,“已经让在西南的人顺着任南砚给的线索查了,基本准确。”

    傅督军闻言忍不住一拍桌子,将桌上的东西都震了起来,“孙良这个混账王八蛋!当初就该直接把他弄死在京城!”

    傅凤城道,“孙家跟尼罗人关系历来就走得近,有没有孙良都未必不会有今天。孙良还能周旋一二,孙家其他人……”指不定就直接投靠尼罗人了。

    傅督军叹了口气,道,“要不是西南那地儿实在是邪门,哪里能让孙家猖狂那么久?”

    西南一代古称南疆,自古就是各族杂居,瘴气横行。

    而且地形复杂,寻常人进去别说做什么,不迷路就得烧高香了。

    因此从古至今,官方一直无法对那边形成有效的统治,直到近代才略有成效但比起别的地方也依然很有限。

    傅凤城道,“尼罗人一向野心勃勃,孙良想拉他们结盟最后到底谁吃亏谁占便宜很难说。但是,绝不能让他们再继续蚕食西南,否则一旦岳家出事,南六省也会有大麻烦。”

    傅督军点点头道,“这个道理我也懂,但是岳家那个…一向以谨小慎微著称,他未必会信你。”

    傅凤城道,“我会让他相信。”

    傅督军想了想,点头道,“行,你有这个信心最好,回头等你到了那边我再亲自跟老岳沟通这事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傅凤城道,“明天。”

    傅督军也不意外,点点头道,“好,明天你秘密南下,我会对外帮你掩饰行踪。”

    傅凤城道,“谢谢父亲。”

    傅督军喝了口茶,打量着傅凤城道,“这事儿说完了,咱们来聊聊嘉州的事情。你真的放心让楼家和龙家的小子去嘉州?”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