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去健身房被6个教练,隔着布料磨蹭她的湿润入口

2021-04-21 11:20:4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那艘神秘的黑色冥船又出现了!

这则消息在当归城引起轩然大波,到处都在传扬。

根本不必苏奕打探,仅仅听着从街巷处传来的喧哗声,就让他了解到这则消息的来龙去脉。

那艘神秘的黑色冥船又出现了!

    这则消息在当归城引起轩然大波,到处都在传扬。

    根本不必苏奕打探,仅仅听着从街巷处传来的喧哗声,就让他了解到这则消息的来龙去脉。          

    就在今天,一众从苦海深处返回的修士,带回了这则惊人的消息。

    按他们的说法,三天前的傍晚,在苦海深处一座名唤‘流沙岛’的地方,黑色冥船再度横空出现。

    原本在“流沙岛”上搜集“玄晶金沙”的一众修士,皆离奇消失不见。

    当人们发现此事时,仅仅只在流沙岛上发现了一些潦草的字迹。

    所写的内容,便和黑色冥船出现有关!

    正因如此,才让人们判断出,流沙岛一众修士的离奇消失,和那艘黑色冥船有关!

    “流沙岛……那座岛屿也算是苦海深处的一座凶恶之地,分布着诸多剧毒无比的海魂蛇。”

    “不过,那地方也算是个宝地,若是运气好,能够搜集到一种极为罕见的神料‘玄晶金沙’。”

    苏奕若有所思。

    他比世间修士更清楚,在那流沙岛底部海域深处,有着一个更为凶险的古老遗迹。

    那处遗迹被称作“鲛人血窟”,据传是亘古时期“鲛人族”所栖居的老巢。

    最重要的是,在鲛人血窟中,能够寻觅到“神窍洞玄石”这等旷世难觅的先天神物!

    “流沙岛和‘葬道冥土’之间的距离,同样不超过两千里海域,如此看来,黑色冥船虽然出现多次,可它每一次出现,一直距离葬道冥土并不遥远。”

    “等前往苦海深处时,倒是可以先去流沙岛走一遭。”

    苏奕暗道。

    这时候,崔璟琰忍不住问道:“苏兄,你这次前来当归城,莫不是也打算前往苦海?”

    苏奕道:“不错。”

    崔璟琰美眸发亮,道:“那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苏奕笑着摇头道:“我可不是去游山玩水的,更何况如今的苦海深处,变故迭生,充满危险,你还是赶紧回家为好。”

    崔璟琰撇撇嘴,虽然有些不甘心,可也清楚,她若跟在苏奕身边行事,必然和累赘也没区别。

    暮色时,苏奕和崔璟琰分别。

    临别时,少女殷勤叮咛,让苏奕务必要小心行事,无论如何也要活着回来。

    苏奕自然笑着答应。

    直至夜色降临时,苏奕独自一人离开了当归城。

    ……

    夜色如墨,一轮猩红的圆月高悬夜空深处,洒下的月光似薄薄的血色轻纱,笼罩于浩渺无边般的苦海之上。

    浑浊的海浪汹涌起伏,发出雷鸣似的潮音,白天喧嚣热闹的海岸附近,早已变得冷清寂静。

    苦海。

    一片无边无际般的浩渺大海,埋藏着不知多少凶险和遗迹,在亘古至今的岁月中,不知多少修士曾出海探寻,可至今没有人知道,苦海的彼岸在何方。

    它太过浩瀚,大到让皇境人物也只能望洋兴叹。

    早在很久以前,更有佛门的大能发出“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的感慨。

    这座神秘的汪洋,不止是幽冥天下一等一的凶恶禁地,就是在大荒诸

    天,也赫赫有名。

    原因就是,苦海深处,虽然凶恶无比,可也埋葬着无数匪夷所思的遗迹和宝藏。

    一些机缘,更让皇境人物都垂涎不已。

    “还是和以前一样……”

    深夜,苏奕峻拔的身影出现在苦海之畔,阵阵海风吹来,令得他衣袍猎猎作响,发丝飘舞。

    他眼眸深邃,遥遥望向笼罩在黑暗中的无垠大海深处,似能看透那黑暗中的一切秘密般。

    前世,他曾闯荡苦海十九年,曾闯过不知多少被视作禁区的恐怖之地。

    若论对苦海的了解,这世上怕是没人能比过他。

    更重要的是,当年就是在这苦海深处,让苏奕探寻到了真正的轮回之秘!!

    这个秘密,至今除了他之外,只有抬棺老鬼知道!

    “当初,我在苦海深处探得轮回之秘,让我拥有了转世重修的机会,而今归来,我则要在这片大海中谋求证道为皇的契机,世事果真是奇妙难言。”

    苏奕心中自语。

    他没有耽搁,袖袍一挥。

    一叶丈许长的扁舟凭空浮现,扁舟四周泛起淡淡的金色火焰光影。

    不溺舟!

    由桃都神木炼制而成。

    只要乘坐此舟,纵使在苦海中遇到不可预测的惊涛骇浪,也能如履平地。

    尤为难得的是,苦海之下藏匿的妖兽和邪灵,天生忌惮不溺舟的气息,不敢靠近过来。

    若换做一般的宝船,不止随时会被苦海中那堪称恐怖的风暴掀翻,还极时常会遭遇海底妖兽的侵袭!

    尤其是在夜晚,偌大的苦海会变得恐怖无边,蛰伏在海底的妖兽和邪灵会频频出没。

    故而,古来至今的岁月中,但凡前往苦海闯荡的修士,皆会避开夜晚这个时间段,小心藏匿起来。

    不过,对苏奕而言,夜色中的苦海和白天也并没有多少区别。

    嗖!

    不溺舟破空而起,稳稳落在海面之上,紧跟着苏奕的身影便稳稳立在其上。

    他惬意地将身体躺下,双臂作枕,舒服地伸展了一下腰肢。

    而后,不溺舟乘着风浪朝远处的黑暗中掠去。

    任凭海浪何等汹涌,不溺舟一直如履平地,感受不到任何的颠簸。

    猩红的圆月在云层深处若隐若现,血色的月光在夜色的大海上氤氲缥缈,浑浊的海水深处,不知多少凶恶海兽和邪灵睁开了眼眸。

    压抑沉闷的氛围,在海浪奔腾中酝酿,那种未知的凶险,足以让世间皇者望而却步。

    唯有苏奕所在的不溺舟,在天海之间的黑暗中独自前行。

    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危险。

    苏奕也早已彻底放松下来,拎出酒壶,一边畅饮,一边于心中梳理过往的修行经历。

    自从觉醒前世记忆至今,短短不到两年时间,他一路从偏居一隅的广陵城走出,游历大周天下,行走苍青大陆之上……

    遇到过很多有意思的人,历经过数不胜数的厮杀和风波。

    那时候在苍青大陆,他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睥睨如无敌,敢笑天下无可堪一决之敌。

    直至重归幽冥天下,故地重游时,苏奕才蓦地发现,当今之幽

    冥天下虽一如当初,可却已是物是人非。

    毕竟,弹指三万六千年岁月,世事浮沉,几多变迁,又怎可能和记忆中相似?

    对此,苏奕从不曾唏嘘缅怀。

    人不能只活在过去,既然已转世重修,自当活在当下。

    可有一个事实,苏奕却无法否认。

    那就是在这幽冥天下,当遇到实力相差太悬殊的对手时,他不得不去动用前世的力量来摆平。

    诸如在紫罗城万灯节之夜,借用前世道行扫荡邪灵大军。

    在鬼蛇族中,命令老屠夫出战,镇压一切宵小。

    在前不久的枉死城内,利用谛听之书的力量纵横捭阖。

    在这些事件中,有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以他当前所拥有的实力,远不够去和那些恐怖的对手对抗。

    收拾玄照境皇者还好,若是对上玄幽境存在,就不得不动用其他的手段和底牌。

    对此,苏奕并没有感到惭愧和可耻。

    且看这天下,古来至今的岁月中,何曾有人如他这般,以灵轮境修为,便可跨境斩皇?

    更遑论,他所借用的其他手段和底牌,本就是他前世所掌控的力量和关系,若拒绝不用,那才是蠢货。

    所谓随心所欲不逾矩,当外力成为自己实力的一部分,又怎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心境?

    这和仗着自己背景和身世跋扈横行的纨绔不一样,因为这一切力量,皆在他掌控之间!

    不过,苏奕已经意识到,要想砥砺今世剑道,求索更高剑途,自身那灵轮境的修为,已经成为一种羁绊!

    “这一次前来苦海,不管如何,也要证道为皇!唯有如此,便可凭自己的战力,去灭杀大敌,砥砺剑锋!”

    “到那时……也就该启程大荒了……”

    苏奕饮了一口酒,深邃的眸在这夜色中平静如水,瞳孔映着天穹猩红的圆月,平添一抹冷幽慑人的神韵。

    而后,苏奕摒弃杂念,闭上眼睛,心神放空。

    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就那般躺在一叶扁舟中,浮沉在汹涌黑暗的海面之上,随波逐流。

    而他一身气机,则悄然与天地相融,夜空缥缈的月光、奔腾涌动的浪潮、凛凛呼啸的海风……这天地万象,皆和他一身的气机产生一种奇妙的呼应。

    心游万仞,与万化冥合。

    追溯过往经历,梳理己身种种,于沉淀之中让身心得到一种难得的洗练和升华。

    也不知多久,忽地一阵厮杀战斗的轰鸣之声从远处传来。

    苏奕悄然睁开眼眸,做起身体,望向远处。

    就见极远处天地间,炫亮的紫色电光狂舞,滚滚火焰滔天,将黑暗的夜色撕碎。

    隐约可见,两道身影在天穹之下激烈对战。

    一个是身着紫袍的男子,浑身光焰万丈,操纵紫色雷霆,动辄施展出毁天灭地般的狂暴威能,直似一尊雷道天尊。

    一个则是浑身沐浴在黑暗道光中的黑袍老者,掌控一杆丈八蛇矛,挥舞之间,虚空断裂,锋芒惊世。

    两者之间的战斗,令那片天宇动荡,附近海域都随之轰鸣动荡,战况无比激烈,触目惊心。

    当看到这一幕,苏奕顿感意外。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