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隔壁女的叫的太好听了,夹得我真紧水好多

2021-04-21 14:58:2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气运石台寂静。

帝位古朴且沧桑,如紫晶铸成,帝位之下,一方亘古的道海在涌动,乃至隐约可以听到混沌深处的闪电在轰鸣。

想要登临帝位,绝非易事。

哪怕已

气运石台寂静。

    帝位古朴且沧桑,如紫晶铸成,帝位之下,一方亘古的道海在涌动,乃至隐约可以听到混沌深处的闪电在轰鸣。

    想要登临帝位,绝非易事。          

    哪怕已经站在了气运石台前,无论是人族诸王,还是黑暗诸王,都很清楚,为了来到这帝位前,帝路上,他们已经九死一生,乃至经历了不同时空的杀伐,哪怕身为无上生灵,也有不少未能复苏,彻底埋葬在了这无空海眼下。

    天道无情!

    不少无上生灵心中都生出几分感叹,天路也有意志,处于诸界裂缝之中,乃诸界意志碰撞而生,天心无主,不偏不倚,只是遵循本能而运转,没有丝毫属于有情生灵的情绪,所以这天心帝位,无论是对于人族诸王,还是黑暗诸王,只要有人能够登临而上,都不会拒绝。

    苏乞年眸光很冷,看向黑暗阵营所在,那一袭黑袍的身影,暗王光灭丰神如玉,看上去很年轻,但绝对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强者,从此前西海老龙王的描述可知,这一位比界海之巅更进一步,已经去到了一个难以揣度的高度,或许半只脚,已经迈入了帝境。

    “这帝位,我便不取了。”倏尔,大师兄洛生开口,平静道。

    大师兄!

    祁清几人落下目光,都有几分不解,帝位就在眼前,为何弃之不取,他们相信,以大师兄的阵道修为,再加上那根打神鞭,若说此地,谁最有把握登临帝位,他们相信,一定非大师兄莫属。

    大师兄洛生却轻轻摇头,没有多言,像是放弃的不是无上帝位,无量气运,而是什么微不足道的事物。

    “哦,吾亦是如此选择。”

    这时,黑暗阵营所在,暗王光灭开口了,他语气温润,仿佛所言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两大强者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没来由的,气运石台轻鸣,浓稠的紫气翻腾,在场的所有无上生灵,都感到了一股沉重的压迫感,但很快,大师兄洛生收回目光,那位暗王也随之垂下眸子,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而众人只感到浑身一轻,皆感到几分骇然,这两位,都不是一般的强大,连诸王都感到了深重的压力,若是与此二人争夺帝位,诸无上生灵没有半分把握。

    只是,诸无上生灵也没有想到,这两位居然同时放弃了帝位的角逐,视天心如无物,这就不禁令一些老辈王者露出沉吟之色,古往今来,帝路从来都不止一条,于大帝而言,无论是道还是法,都已臻至不可思议的化境,无论是以哪条路成帝,除了极少的个例,都很难拉开实质的差距。

    得到天心认可,登临帝位,亦是正统的帝路之一。

    哪怕是无上生灵,也不可能尽知每一条帝路,无尽岁月以来,从上古到近古,再到这浩瀚星空,多少纪元更迭,多少惊艳万古的大帝,留下了一条又一条举世无双的帝路,乃至有些帝路,只有一人走通过,就此成为绝响。

    虽然不解,但无论是黑暗诸王,还是三海龙王,都不禁心中松一口气,这两人不出手,他们就有很大的机会,尤其是三海诸龙王,他们渴望变强,天心帝位是近的一条路,尤其是扫灭眼前的黑暗,清理族户,帝位绝不能旁落,否则这条天路也将沦陷,化为永恒天路,成为生长在人界星空身上,一颗永不凋零的毒瘤。

    此刻,二师兄祁清六人再看向那气运石台,眼中就露出几分锋锐之色,不过很快,二师兄祁清与四师兄冷风收回目光,不多时,那位六师兄也收回目光,再过数息,无论是河老三,五师兄,还是七师姐,都敛去了眼中的锋锐之气。

    苏乞年微怔,他这一脉,就这么退出了天心帝位的角逐,竟无一人愿意踏上眼前的气运石台,登临那座帝位。

    虽然放弃了帝位,但河老三等人的目光,很快又在黑暗阵营的那十九道巍峨身影身上徘徊,他们可以放弃帝位,但也不会容许黑暗生灵染指,尤其是天心关乎人界安危,这条古天路,绝不容许重新接续。

    在古之先贤手中没有沦陷,也绝不能在他们这些后人手中失守。

    下一刻,随着暗王光灭眸光落下,黑暗阵营中,一位魔族准王头皮发麻,但还是抬脚迈步,走了出来。

    哪怕身为准王,更在此番境遇中,臻至顶尖准王之境,但此地诸王齐聚,这么多无上王者的目光,哪怕身为准王,也感到肌体酥麻,心神微颤,若说天心帝位,他自然也是渴求无比,但却有自知之明,只是没想到那位暗王选中了他。

    “我来了!”

    苏乞年语气很冷,没有犹疑,抬脚迈步,迎向了这位魔族准王,而目光,却是落到了那位暗王身上。

    你在等我,我来了!

    他甚至很清楚,这位暗王此刻令这位魔族准王出手,正是为了他。

    这是属于他休命一脉的劫数,来自黑暗源头的黑手,虽然他不清楚,这一位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苏乞年却明白,他需要变得更强,才能够手刃这位大敌,因此从这一刻开始,他需要更多的对手磨砺己身,去打熬属于自己的道之雏形,并再次打破一重,乃至数重界壁,将战王路彻底贯通。

    这一刻,二师兄祁清几人挑眉,看出一些端倪,但大师兄没有开口,他们也暂且按耐住,没有轻动。

    这么多年来,他们这一脉遭遇了多少劫难,乃至他们能够走到这一步,都是在无尽的血与火中成长起来的,他们不惧劫数,只怕劫数不够,不能熬炼出更强的自己。

    “你敢轻视我!”

    而此刻,那位魔族准王语气很冷,他自然看出来那年轻的锁天圣王的异样,他不是那血族的塔古准王,甚至就算是以纯粹的准王体,登上了第一道天梯的他,也足以将其轻易镇压。

    轰!

    回应他的,是苏乞年的一只大手,隔空就盖落下来,此刻的苏乞年,像是一尊行走在世间的年轻神祗,举手投足之间,都有横压一切的气韵,随着时间的流逝,近古的道悟与杀伐所得不断被汲取,每一息过去,他都比此前更强一分。

    不灭体的经文在肉身诸天内回荡,脊椎大龙涌动,那恐怖的掌压,以及那掌心透出的灼烈气息,几乎在出手的瞬间,就令那位魔族准王勃然色变。

    太强了!

    这绝非是寻常准王所能拥有的气血,哪怕已经迈入顶尖之境,依然感受到了一股近乎窒息的压迫感。

    锵!锵!

    魔族准王出手了,不敢有丝毫保留,一上来就动用了极尽之力,可怖的秩序剑光自每一寸肌体中喷薄而出,虚空颤鸣,绚烂而恐怖的魔道剑光映照出一片斑斓的诸天道海,刹那间交织成一方剑域,绞杀向苏乞年的那只大手。

    天魔剑域!

    苏乞年眸光微凝,而后一下炽盛起来,气运石台前,宛如升起了两轮浩瀚的神阳,那盖落而下的大手,也随之染上了一层赤金色,那是浓稠无比,近乎实质的原始战血,泛着灼烈的金属光,落到那魔族准王眼中,仿佛赤金王铁铸成,而后以摧枯拉朽之势,打入了天魔剑域中。

    轰!

    天魔剑域炸开,在不少黑暗王者有些错愕的目光下,那魔族极负盛名的天魔剑域,在那只大手面前,如同破绽百出,被一下打爆,那如赤金王铁铸就的大手余势不减,比混沌闪电还快,一下盖落在那魔族准王头顶之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