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米青液把肚子都撑大了/表妺好紧

2021-04-21 15:22:2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周满的帐篷距离赵国公的不是很远,过去几个就是了。

不过这个时间赵国公已经躺下了,正迷迷糊糊要睡着呢,被叫醒时还以为有敌袭,出来只看到周满一人,便不由瞪眼,“周大人

周满的帐篷距离赵国公的不是很远,过去几个就是了。

    不过这个时间赵国公已经躺下了,正迷迷糊糊要睡着呢,被叫醒时还以为有敌袭,出来只看到周满一人,便不由瞪眼,“周大人深夜造访有何事?”

    满宝捂着自己的心口道:“赵国公,我心口疼。”            

    赵国公:“……这事儿应该找卢太医吧?”

    再不济找她的学生也行啊,他又不是大夫,找他干嘛?

    满宝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后道:“这不是病,您没听说过吗,亲近之人出了事,另一人是隐隐有预感的。”

    赵国公:“你家里出事了?现出征呢,出事了你也不能走啊,临阵脱逃可是大罪。”

    满宝:“……我说的是白善。”

    赵国公蹙眉,“周大人的亲近之人不少,怎么就能确定出事的是白大人?”

    满宝:“我就是知道,这是直觉。”

    赵国公便走出帐篷,为了避嫌没有让她进去,而是和她站在大帐外面谈话,“他如今深陷敌军,我也不能帮你救他呀。”

    赵国公道:“高句丽如此处于弱势,白大人是我大晋使臣,他们应该不敢杀他。”

    最多受点儿苦,受点儿伤之类的。

    满宝道:“可以救,而且他都过去四天了,一直不曾有进展,赵国公何不出兵攻打,助他一臂之力呢?”

    赵国公稀奇的看她,“你就不怕对方恼羞成怒把白善给杀了?”

    别说什么对方不可能杀使臣的话,那是在人还有理智的情况下结合现实推论出来的合理发展,可人要是没理智了呢?

    所以这四天他一直是慢慢的磨,每日出兵的数量都不会超过一千,就是怕打得太狠了对方失去理智。

    满宝想了想后还是决定相信白善,既然白善说了可以强攻,那就一定可以。

    于是道:“不要紧,您打吧,白善应该不会有事。”

    赵国公盯着她看,半晌后道:“这也不是立时就能决定的事,周大人先回去等消息吧。”

    “最好天亮之前进攻,他们防备少,又是最困倦之事,说不定我们运气好,还能一举攻下整个安市城呢。”

    赵国公只扯了扯嘴角,对面现在的兵马也不少,又多巷道,怎么可能一举攻下?

    不过赵国公想了想,还是派出了斥候打听消息,同时去找阿史那几位将军。

    “使团可有传递消息回来吗?”

    “没有,”阿史那将军道:“我们让底下的士兵和对面的士兵打听过,花了不少钱才打听到些消息,说白大人一过去就被软禁起来了。”

    契苾何力道:“使团到底行不行?要是不行就赶紧强攻吧,我看这天气越来越冷,不定什么时候就下雪了,到时候局势对我们会更不利。”

    牛刺史道:“使臣团都还在那边,此时强攻他们怕是有危险。”

    赵国公问:“若是不顾使团安危呢?”

    极为将军对视了一眼,阿史那将军沉静的道:“陛下是不会答应的。”

    赵国公就挥手道:“这也是周大人的意思。”

    众将:……看不出来啊,周大人竟然是那种为大义而牺牲亲人的人。

    众人一时心中复杂。

    赵国公瞥了他们一眼后道:“周大人说现在白善就出事了,让我们强攻助他一臂之力。”

    阿史那蹙眉,“若是白大人在那边局势不利,我们此时大举进攻只怕会惹怒对方,对他更不利吧?”

    牛刺史却是精神一振,和他们道:“若是高氏其他王子还有可能会恼羞成怒,不顾后果的杀了白大人,但高二王子可能性很小。”

    “怎么说?”

    “这一位二王子是高句丽出了名的贤良人,才貌皆有,也因此能与大王子争夺王位,”牛刺史道:“这都是优点,但他也有一个缺点,处事优柔寡断,易被旁人影响,若是白大人此时已经说动了他,但他犹豫不决,此时强攻,让他觉得守城无望,极有可能就此投降了。”

    既然守城无望,甚至整个高句丽都没有希望了,自然要为以后打算,而他手上的兵马和城池都是政治资源。

    赵国公眼睛一亮,和阿史那几人对视一眼。

    契苾何力立即起身将地图取下来放在桌子上,“试一试,反正连周大人都如此提议了。”

    真的判断失误,那也只能是白善运气不好了,家属们也怪不到他们头上来。

    赵国公看着安市城的街道图,半晌后道:“这一仗只能胜不能输。”

    输了,高二王子会重拾信心,介时,不仅对白善来说是灭顶之灾,对他们大晋也会很不利。

    这张地图几人这几天一直盯着,早琢磨透了,很快就指定了新的作战方案。

    阿史那将军起身道:“我去让伙房准备。”

    契苾何力道:“我去点兵。”

    牛刺史也起身,“我去检查军备。”

    赵国公:“……八字才有一撇,陛下还没答应呢。”

    众将齐齐行礼,“有劳大总管了。”

    赵国公就卷了地图后哼了一声,出了大帐去找皇帝。

    其他人赶紧准备去,他们觉得皇帝肯定会答应的。

    皇帝未睡,他正在看从京城送来的折子和信件。

    当然,绝大部分折子是太子在处理,能递送到他这里的,都是很重要却又不紧急的,还有,太子也会隔三差五的给皇帝写信,汇报京城和全国各地的情况。

    所以皇帝常常要忙到深夜。

    听到赵国公求见,他便让他进来了,皇帝头也不抬的继续看着手中的信道:“不必求了,使臣未曾有消息回来,不准强攻。”

    赵国公:“……陛下,这一次是周大人亲自求的。”

    皇帝一听,放下了手中的信,“周满求的?她不知道万一激怒了对方,那边会直接砍人吗?”

    人失去了理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哪怕事后后悔,那事情也已经发生,死的人也已经死了。

    赵国公便将牛刺史的那番话说了,并将他们几人商量下来的结果告知皇帝,道:“陛下,牛刺史对高氏王族更了解,周大人也比我们更关心白大人,既然他们二人都赞同强攻,何不试一试呢?”

    皇帝蹙眉,沉吟半晌后道:“辽东虽重要,但白善比辽东更重要。”

    他道:“使臣团中还有一员猛将薛贵,朕有良臣美将,天下何愁不平,疆域何愁不广?”

    他摇头道:“朕不能拿他们二人的性命来换辽东。”

    赵国公道:“陛下,这要是白善的打算,说明他很有把握,若踌躇不前会痛失良机的。”

    皇帝道:“那就先拿到白善的消息,不然不得冒险。”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