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为什么男生越要塞女生越喊疼|做完还要放在里面小说

2021-04-21 16:01: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大殿之上,北帝看完了信件便无比震怒。

虽然私底下心中焦急,但是在众人面前却依旧不能暴露出哪怕一点弱势,坐在这个位置上,也只能如此。

他看着底下各个朝中大臣,问道:&l

大殿之上,北帝看完了信件便无比震怒。

    虽然私底下心中焦急,但是在众人面前却依旧不能暴露出哪怕一点弱势,坐在这个位置上,也只能如此。

    他看着底下各个朝中大臣,问道:“西沧威胁如果不协助他们攻打东华,不然就转换目标指向本帝,众卿以为如何?”          

    朝中大臣闻言即使脸色巨变,面面相觑一时间陷入政治议论纷纷,无比吵闹,大家一时都陷入两难,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一大臣上前劝道:“启禀吾皇,这西沧未免太过嚣张,只是我们未必就怕他,如果陛下下令,臣自愿领兵给他们些教训。”

    旁边的左丞相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哼!不愧是一介武夫!”

    “你再说一遍?”那将军瞬间瞪向他。

    左丞相自是瞧不上那将军的粗鲁,不屑继续道:“派兵,只会让西沧对我们心生警惕,而以我国的国力,要应对他们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更何况有那北使在背后虎视眈眈,所以陛下,可千万要三思。”

    那将军不屑问:“那以左丞相的说话,又该如何?”

    “别不长脑子胡乱来,届时若是引来灭顶之灾就不好了。”左丞相不屑道。

    那将军一时憋红了一张脸,看着左丞相一副恨不得杀了他的样子。

    眼见两人剑拔弩张,随时都要掐起来,北帝一脸无奈的扶额冲他们摆摆手:“好了,两位爱卿的意思本帝都明白,荣容本帝再想想,此事稍后再议,退朝吧。”

    只要是真在大殿之上当着众人的面吵起来,那还真是最容易扰乱人心,会引起很多糟糕的后果。

    下朝以后没多久,皇帝又传召几位大臣进宫,经过几个时辰的商量终于得出了一个最终解决办法。

    下个决定让大臣们都退下以后,北帝皇帝一边悠闲地喝茶,轻笑:“不是给本帝出难题嘛,那本帝倒要看看这次,这题到底是难住了谁。”

    没过多久,墨玄珲所在军营就接到消息,由北帝来了大批军备物资,几天以后就到达了军营,一车一车的拉了进去,全营陷入欢呼。

    接待完北帝使臣之后,在回营帐的路上,墨玄珲突然问道:“你觉得这北帝皇帝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手?”

    身边的副将摇头:“不知,反正属下是猜不出来这北帝为什么突然帮咱们。”

    墨玄珲轻笑,似是心情也不错道:“看来很可能是有人让他们别无选择了。”

    不管如何,北帝来了这么一手,眼下他们就更有机会反击西沧了。

    西沧皇宫立内院,与外面的冰天雪地不同,这里一处院子里,竟是种了许多只在冬季开放的罕见的花。

    一时之间千姿百态,百花齐放颜色鲜艳,让人如同置身春暖花开的暖春季节。

    院子里的殿前,西沧国主正陪着一女子赏花,表面上看上去倒是一部分外和谐的景象,只有当事人清楚,他们彼此各自都心中各怀鬼胎。

    “所以?陛下并没有按我说的做?”听说东华接受了一批来自西沧的物资援助,冷子月一下子就猜到是因为什么。

    西沧国主只身现在庭院前,神色淡淡反问:“是吗?”

    冷子月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愤恨:“难道我之前告诉你的话,你一点都没听进去吗?”

    西沧国主看向她眉头微挑:“本国主该做的都做了?你如果不是瞎了,应该不会不知道。”

    当时传给北帝皇帝的信件,内容也是按着冷子月的意思发出去了,该做的他都照做了,以北使所要求的那样,至于那北帝皇帝如何回复,如何应对,这又不是他能轻易操纵的事。

    不过在心里,他倒是很钦佩北帝皇帝的做法,甚至也并不觉得有什么。

    反倒是这个咄咄逼人的冷子月,实在是让人十分厌烦。

    “你放肆!”冷子月终于脸上端庄的表情出现一丝裂痕:“难道你就不怕来自那个人的威胁,帝位不保?”

    “呵,也不知道你这么嚣张的样子,那人见过吗?”西沧国主看着她冷笑一声,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岂有此理!”那冷子月看着西皇转身离去,气的直跳脚。

    听着她的气急败坏的怒骂,反而让西沧国主心情更好,他悠闲地朝院子外面走着无视了后面冷子月还在继续的声音。

    没人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脸生的小太监。

    不管为什么这次却是因祸得福,北帝突然送来物资确实解了墨玄珲的燃眉之急。

    现在一下子资源充足士气大涨,军营四下整装齐发跃跃欲试,只等墨玄珲一声令下变反攻北使,好好出一出这些日子里被压制憋屈的恶气。

    次日营帐内,墨玄珲和手下几个将士幕僚商量设计出几条计策,最终还是决定出其不意对北使发起猛攻,毕竟这次粮草充足,虽有争执但最终被墨玄珲敲定,然后军令一出来,全军气势冲冲朝着北使的大军去了。

    “不好了,东华的大军攻进来了!”敌军营地内,突然有将士惨烈的跑进来通报。

    井井有条的大军突然乱成一团,毕竟这种情况是谁也没遇见过得。

    四下慌忙应对,被打的措手不及,北使也万万没想到本该气尽粮绝的东华国为什么突然对他们主动发起了猛攻,自然也没怎么设防,应对起来也是十分狼狈不堪一击。

    “撤!都给我撤!”几个将领瞬间搬下命令。

    大军匆忙撤退。

    “过河!都给我过河!只要过了这条河,量他东华再有通天本事,也一定无可奈何。”北使直接下令指挥军队快速过河。

    冬日里气温骤降过于寒冷,也幸好如此这河面早已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冰,不然大军淌水过河之后,在这寒冷的季节必将成不了多久冻死的冻死伤寒病死的病死。

    之后大批军队从河面踏过,动静自然是很大。

    等最后一批铁骑踩过冰面,冰面早已出现了隐隐裂痕,发出令人牙酸的断裂声,墨玄珲的军队跟随着动静随后追来,眼看着北使的大军皆是已经过了冰河。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