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推开乳罩揉搓|快穿之乱x系统

2021-04-21 16:46: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激烈之后,极端再现!

七星之上,天王登台!

星魂玉的巅峰之局,终于是迎来了最后的争锋较量。

一座建造于废弃峡谷中的古老战台,楼青衣白衣无暇,束带遮眼,他立

激烈之后,极端再现!

    七星之上,天王登台!

    星魂玉的巅峰之局,终于是迎来了最后的争锋较量。          

    一座建造于废弃峡谷中的古老战台,楼青衣白衣无暇,束带遮眼,他立于战台的西侧,宛若一颗璀璨的星辰。

    突然间,风云律动,一股冷冽如霜的气势席卷而来。

    “砰!”的一声沉重无比的剧烈爆响战台的另一侧荡开,一道身影强势踏入局中。

    地裂八方,气流横冲。

    溢出的猛烈余劲引得地表寸寸开裂,一路延伸至楼青衣脚下的裂缝就像是那凌厉的魔爪,很是骇人。

    天王登台,巅峰对局。

    来者浑身散发着睥睨天下的姿仪,其不是别人,正是,屹立于苍穹城之巅,留名于天王台的名字之一。

    邢非寒!

    一经踏入场中,便是那无人能挡的气势。

    邢非寒冷眸轻抬,其以王者般的姿态回转过身,斜视睥睨。

    “终于敢在我的面前出现了吗?还是说,当你选择同我见面的时候,就有了战胜我的能力……”

    似轻挑,似玩味,亦如同熟人之间的讥讽。

    楼青衣亦是缓缓侧身,“最后一枚星魂玉的碎片就在我的手中,想要得到帝劫金丹,你就差,一步。”

    “哗!”

    雾色的霜尘迎面扑来,两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潮交摧在一起,战台上的战意氛围更浓,更盛。

    当看到眼前之人的时候,邢非寒的眼神泛起一抹淡淡的幽暗凛光。

    “嗯……果然,是你!你竟然活下来了。”

    “诧异吗?”楼青衣反问道,“这一场对决,是我们的。”

    让人惊愕的言语。

    令人意外的对话。

    原来,邢非寒和楼青衣,竟然认识。

    然,两人会面,却是敌意渐浓,气息更冷。

    那不断躁动的气流,就像那不能相互容忍的水与火。

    诧异之后,邢非寒笑了,其笑的格外戏谑。

    “你是有多自信,才会觉得自己有能力战胜我?以前的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的你……又能拿什么来赢我?”

    邢非寒并不着急出手。

    但单手负于身后,溢出的领域悄然占据着整座战台。他看着楼青衣,道,“唯一让我好奇的地方,那就是,你是如何活苟延残喘到现在的?”

    “你猜!”楼青衣一脸平静,“给你一个猜的机会,你若猜对了,我可以让你选择自己的死法。”

    “嗯……”邢非寒低沉的声线拖长,“看来你瞎的不单单是眼睛,更是连心都跟着盲目了。我早已听说过神道院有你这么一个人,但我并未前去证实那个人是不是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的自负!”楼青衣道。

    “与其说是因为我的自负,倒不如说是因为你的无能,就算你真的未死,我也毫不,在乎……”

    “砰!”

    邢非寒身形一转,顿见地裂八方,领域范围内,顿时战台垮陷,一道道剧烈的崩塌裂痕就像是错开的深渊,朝着楼青衣的脚下延伸而去。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又是“轰”的一声爆响声在台面荡开,楼青衣的后方骤然惊现一道王者身影。

    血色剑流如潮扩散,剑道领域直接是与之邢非寒爆发出来的领域力量对冲在一起。

    “砰!”

    只见楼青衣的前方有着两座光幕状的气波错冲开来,那道延伸至楼青衣面前的大地裂缝瞬间停止。

    看着惊现于楼青衣身后的苏逸辞,邢非寒俊眉轻挑,“这就是你所依仗的助力吗?”

    楼青衣未答,只是淡淡的说道,“距离夺下这一局的胜利,你仅差一枚星魂玉碎片!”

    邢非寒仍旧是笑着。

    旋即,他竟是取出了一个黑色的木盒,其单手抬起木盒,手腕朝下一转,连同着打开的盒盖,一枚接一枚光芒闪闪的球玉碎片从盒中滑落在了邢非寒的脚边。

    对方的举动令位于楼青衣身后的苏逸辞有些诧异。

    四枚星魂玉碎片,悉数掉在地上。邢非寒竟是连看都不看一眼,他歪着头,笑看着楼青衣。

    “是这样吗?”

    楼青衣没有说话。

    邢非寒跟着连手中的木盒都随手扔掉了,他淡淡的说道,“虽说你现在是个瞎子了,但老实说,我对你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戒心的。你聪明绝顶,计谋无双,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

    “退缩,并不丢人。”楼青衣反向嘲讽道。

    邢非寒似笑非笑,“既然你了解我,那应该知道,激将法对我没什么用。我喜欢看你又一次失败的样子……”

    “这一局是我赢了……”楼青衣道,“当你放弃争夺最后一枚星魂玉的时候,这局的胜利者,就是我。失败者这三个字,是你。”

    “哈哈哈哈哈……”邢非寒笑的分外不屑,“都说跟你这种聪明人对线的最好方式是不要让你开口,说真的,我差点就忍不住出手了。这一局,你真正的目的可并不是星魂玉……”

    两人的对话,掺杂着一半的谜语。

    苏逸辞虽然听的有点费力,但不难看出,楼青衣和邢非寒之间,本身似乎就存在着恩怨。

    且,恩怨还不小。

    “为了这一刻,你煞费苦心了吧?”邢非寒望着楼青衣那俊美无比的面容,他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若你不是瞎子该多好,我真的很想看见你眼神中到底藏了多少的不甘。费尽心机的拿到四枚星魂玉碎片,你不就是为了引我上钩吗?但是,你所有的功夫都将白费,莫说赢我……这次,你连失败的机会都没有。”

    话音落下的霎那,邢非寒的身影焕发出一片绚丽的金色光芒。

    一条条流影状的藤蔓从他的身下流转而出,并产生他的身形。

    混乱的气潮席卷八方,楼青衣声音渐冷,“你没有把握赢我,害怕是懦弱者的本能,我尊重你的决定。”

    “当你开始连续用激将法要我应战的时候,这局,你便输的一塌糊涂。区区的帝劫金丹而已,我邢非寒施舍给你们了,希望你以后能用的上。记住一点,这一战,我不跟你打,并非是不能战胜你。而是我要你蓄积的憎恨无处可发,所做的一切……全部,白费!”

    全部白费!

    四个字,带着诛心的尖锐感。

    有的时候,白费功夫比失败更加的不堪和受创。

    而,无视比之应对,更是侮辱。

    “站在后面的那位,你该庆幸,你没有死在吾的手中,感谢我的高抬贵手吧!”

    邢非寒话音入耳,苏逸辞眼角闪过一抹凛光,不待苏逸辞有所行动,对方直接化作一道金色光束消失在了原地。

    布满着无数龟裂的战台上,最终只留有了四枚残破的星魂玉碎片。

    也就在邢非寒消失不见的下一瞬间,两道身影分别于峡谷战场的北面和南面闪掠而来。

    “咻!”

    “嗖!”

    两人稳稳的落地,正是潜伏在两边的司徒摘星和夜无宸。

    其中夜无宸的手中还举着一口布满着古朴纹路的古钟。

    “竟然就这么走了?我连丧灵钟都准备好了……”夜无宸有些疑问的说道。

    司徒摘星侧目望向楼青衣,眼中也是露出几分疑惑。

    他们埋伏在两侧,就是为了等待最佳的时机出手,甚至还把击败聂寻云之后的丧灵钟都挪来了。

    面对这位天王级别的神道院顶级天才,每个人都是紧绷着心弦。

    可没想到的是,邢非寒竟然在最后一刻放弃了争夺这一局的胜利。

    “胜利来得太突然了……”夜无宸小有惊喜,本以为会是一场激烈的恶战,可没想到邢非寒直接把最后一枚星魂玉碎片送来了。

    “这也是你的计划一部分吗?难怪你说一定会赢……简直不要太厉害了。”

    夜无宸一边收取星魂玉碎片,一边满是佩服的望向楼青衣。

    司徒摘星的眼中也是有所疑问,以这种方式逼退邢非寒,也是楼青衣抓住了对方的内心想法吗?

    然,对于夜无宸的赞许,此刻的楼青衣竟是久久的站在原地,迟迟没有说话。

    苏逸辞走上前去,他侧目问道,“参与这局巅峰之战,你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杀……邢非寒,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