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总裁办公室里的屈辱调教,人家不要嘛人家要坏掉了

2021-04-22 08:46:2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死,到底可不可怕?

世上有很多问题,一千个人就会有一千种不痛的答案。但是这个问题,白锦玉觉得未必会有那么多不同的答案。

她甚至可以笃定的说,大部分人的答案一定是&l

死,到底可不可怕?

    世上有很多问题,一千个人就会有一千种不痛的答案。但是这个问题,白锦玉觉得未必会有那么多不同的答案。

    她甚至可以笃定的说,大部分人的答案一定是“可怕”。          

    每个人从一出生就知道死是必然,一生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受死忙笼罩,但是即使一生再长,也没人可以轻松说自己已经准备好赴死了。

    有个词叫做“苟且偷生”,这个词没有什么华丽的文采,也常常被用于蔑视的场合和不堪的人物身,但是这四个字却非常准确讲出了一个淳朴的道理。

    活着真的太好了。

    哪怕是为人不齿,哪怕是受尽嘲讽,哪怕吃糠咽菜,哪怕是像蝼蚁一样被人一个指头就捏死……也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活着实在有太多好处。

    她不相信闻宴不知道这个道理。

    但以闻宴的性子,他宁愿用死去羞辱一个皇权,也决不会轻易求生,。

    白锦玉和千玺在堂中相对而坐,明日就是处刑之期,凤辰一早便再次入朝,但是一个上午都过去了,仍然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白锦玉道:“你就按着我说的做,可以吗?”

    千玺道:“嗯,我知道!”

    “娘娘!”

    二人正说着话,一声疾呼打破了寂静,谢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白锦玉和千玺倏然站起,奔出了堂屋。

    “是不是殿下那边有什么消息了?”白锦玉第一句话就直接问。

    “不是。”谢遥神色十万火急:“是闻氏来了二百多人,已到城外二十里处。”

    白锦玉大震,千玺也惊惶:“二百多人?一定是五脉都出动了。”

    “一定要劝阻他们!”白锦玉当机立断:“刑部门口的示威已经激怒了圣上,如果庐州闻氏再进来引发风波,到时候龙颜大怒只会适得其反!”

    她转头对千玺道:“刻不容缓,走,你和我一起去阻止他们!”

    千玺道:“好!”

    谢遥道:“翠渚人数众多,我与府中护卫与你同去。”

    白锦玉当即道:“千万不用,你们这阵势一去弄不好他们生出误会,若矛盾激化恐要生出事端。现在是非常时机,绝不能再节外生枝生枝了!我和千玺去,他们看我势单力薄,应该还能勉强听我说几句。”

    谢遥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

    白锦玉对他道:“请为我们备一辆马车,我和千玺即刻出发。”

    千玺道:“不必了,两匹马就可以。”

    白锦玉转过身:“千玺你会骑马了?”

    千玺看着白锦玉,勉强一笑:“总不能永远让师姐和我共乘一骑吧?”

    白锦玉目光闪动,千玺已经长大了,她却还拿他当那个孩子。

    白锦玉和千玺当即跨马从安化门出了长安,一路疾驰,果然在距离长安还有十里的地方遇上了翠渚诸众。

    当时他们正在一个山麓上,两百多个青青白白的身影席地正襟危坐,在碧绿的山坡上犹如珍珠翡翠洒一片,几脉家主正在给门生们做最后的训话,其形七色满面怒气、挥斥方遒。

    “白锦玉?!”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这三字仿佛自带血雨腥风体质,所有门生倏地全都从地上站了起来。

    家主和长辈们自然纷纷都是如临大敌的震惊,而那些年轻面孔则就是千姿百态了,虽然不乏和长辈一样受惊的,但更多的还是表现为猎奇、惊讶、新鲜,那些身着青衣的年轻门生尤其如此。

    毕竟“白锦玉”这个响当当的名字,很多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如今真人就在眼前,自然是迫不及待好好看清。

    白锦玉尚未奔上山麓,翠渚几个长者就冲了下来,其中以年纪最长的二脉家主为首,横剑挡住白锦玉的去路。

    “你来此意欲何为?”

    白锦玉停下步子,先抱了一手才道:“各位师叔长辈,请听晚辈一言,现在千万不可意气用事……”

    “谁是你师叔?!”数人异口同声打断她的话,

    白锦玉噎了口气,恭谨改口:“请各位前辈听晚辈一言!希望诸位暂缓进入长安,解救闻宴的事情就让我来想办法,请相信我,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营救他!如果……诸位执意要进长安,晚辈也不敢阻止,唯请大家入城以后切莫有任何冲动的举措。”

    “住口!”四脉家主喝断她:“你这个师门叛徒有什么资格来指教我们做事?!”

    千玺箭步上前挡在白锦玉身前:“师叔,她说得很对。现在皇上已经因为很多人在刑部门前为闻宴喊冤而动怒,如果我们再进去申诉,势必会引起皇上的反感,这样对山长、还有被关押的所有人都只有害处啊!”

    白锦玉冷静道:“不管我是不是翠渚的人,有一个事实都不会改变,那就是闻宴对我有授业之恩、同窗之情,各位前辈应当相信,我想要救他的心情不比你们任何一个人弱!我恳请你们平静忍耐,不要有轻举妄动,让我设法把闻宴救回来!”

    三脉家主怒瞪:“鲁山宋氏恶意栽赃,明天山长就要被冤屈处死了,你居然叫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庐州闻氏难道还怕他皇帝反感?笑话!当年若不是庐州闻氏撑腰,如今这龙椅还不知道谁在坐呢!你闪开一边去!”

    白锦玉见劝之未果,急道:“当年的事情现在拿出来逞威有什么用?此一时彼一时,而今闻宴的生死就是捏在别人手上啊!”

    当即人群就炸了。

    “叛徒就是叛徒,竟说出此等不肖言辞!”

    “你们不知吗?她现在是晋王殿下的人了,自然是要帮着凤室说话!”

    “要处斩山长的就是他们姓凤的人,她这时候跑出来阻拦我等必定别有用心!”

    “她被翠渚扫地出门必定怀恨在心,巴不得看见我们一败涂地!我们万万不可听她的!”

    “对,万万不可!”

    “我们凭什么听她的!”

    ……

    不善的声讨在耳际纷纷扬扬此起彼伏,千玺听不下去了,跳进人群和他们打起口水仗,奈何寡不敌众,辩护之词被淹没在沸沸扬扬的指责里。

    翠渚众位长辈越责越失控,他们义愤填膺,挥手举剑,一副誓要杀进长安痛扫一片的架势。

    见此乱状,白锦玉长吸一口,厉声道:“凭什么?凭我现在是皇亲国戚,如果你们胆敢进入长安城,我禀明陛下今天就先杀掉穆夫人给你看看!”

    白锦玉容色狠戾,全场顿时一片安静。

    “你敢!”五脉家主一把抽出长剑:“你若胆敢如此,我先杀了你这败类!”

    “你杀啊!光天化日天子脚下,你敢诛杀王妃?!”白锦玉毫不避让,眼神鸷厉的扫过几脉家主,道:“我不敢?你们个个都应当知道,我这个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让你们在这里,你们就只能在这里,谁要挑战,就放马过来!”

    二脉家主气得翘胡子:“真是孽障、孽障!岂有此理!前山长为什么没有大义灭亲,留你这祸害到现在,”

    白锦玉冷笑:“你没听说过‘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吗?就岂有此理了怎样?老东西!”

    各家门生看得听得目瞪口呆,山麓上黑压压一片人头终于不再有异议。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