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公公和儿媳|和学姐在卫生间做

2021-04-22 10:05:2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咦!还真有!”黑马往前一扑,看似在和李桑柔那边的小陆子说话,眼睛却看向李桑柔。

“那当然,你看这掌柜,一瞧就是实在人!”小陆子捧场接话,早就熟能生巧。

“咦!还真有!”黑马往前一扑,看似在和李桑柔那边的小陆子说话,眼睛却看向李桑柔。

    “那当然,你看这掌柜,一瞧就是实在人!”小陆子捧场接话,早就熟能生巧。

    “那咱们得去认个亲,你说是吧!走!”见李桑柔眼皮微垂,黑马立刻拍桌子叫道。          

    “谢谢您了!”黑马站起来,用力在掌柜肩膀上拍了两下,顺手端起桌子上白送的一小碟花生米,三步两步往掌柜指的那桌信客过去。

    “几位好!”黑马一屁股坐到八仙桌空着的一边,浑身热络,一脸的自来熟,“掌柜说几位都是信客?

    “唉呀巧得很,我大舅就是信客,休宁县的,几位哪里人哪?”

    黑马说着,将那碟子花生米放到空空的桌子中间。

    “他是休宁的。”挨着黑马的一个中年信客往对面指了指。

    “那可真巧,你是休宁哪里的?几位是要往北还是往南?那掌柜说,咱们休宁今年风雨不调,遇到了倒春寒?真的假的?”黑马一幅明显话比心眼多多了的模样。

    “白岳山的,今年是不大好,春茶就没什么收成。”休宁县的信客四十多岁,满脸风霜,说到春茶没什么收成,叹了口气。

    “三位这是往哪儿啊?往那边,还是往那边?要不就是那边和那边。”黑马一只手举过头顶,点了一个圈儿。

    最先接话的信客斜了黑马一眼,没答话。

    “都是往回走,不过也说不定,还没定呢。”休宁县的信客含糊的答了句。

    “噢!”黑马拍了把桌子,长长噢了一声,以示他懂了,“那你是往休宁了?那他呢?”黑马指着自己对面的信客。

    对面的信客三十来岁,从黑马坐过来,就没怎么理会过黑马,只顾闷头吃着碗肉丝面。

    “他往青溪县。”

    对面的信客还是闷头只管吃,休宁的信客替他答了句。

    “噢!”黑马再次长长的噢了一声。

    “二哥,菜来了!”小陆子扬声叫了句。

    “端过来端过来!这是咱大舅老乡,他乡遇故知啊!”黑马扬着手叫。

    小陆子立刻听话的招呼伙计,把菜端过去。

    伙计自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先端了红烧羊肉过来,再拉了张八仙桌,和三个信客那张拼在一起,把李桑柔她们点的几样菜都放了上去。

    “来来来!吃这个!别光吃面,吃面一定得有菜,来来,快吃,刚上的热菜就是得趁热吃!”黑马热情无比的把红烧羊肉端过去,再把扁尖野鸭汤放过去。

    “不敢当不敢当!你们自己吃!我们仨个快吃好了!”休宁的信客急忙站起来推辞。

    “你跟我大舅是老乡,大家又都是信客,咱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快尝尝,那伙计说他家铛头手艺好得很,好不好,得咱们尝了才知道,来来来!千万不要客气!”

    黑马热情无比,站起来,一人给挟了一大块羊肉,再一人给盛了一碗堆满鸭肉的野鸭汤。

    “太客气了。”三个人都起身致谢。

    “哪能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咱们一家人可不能说两家话,来来来!吃吃吃!

    “咱们喝点儿酒?”黑马又热情又大方。

    “酒就算了,咱信客的规矩,出门在外,酒不能喝,多谢您了。”休宁的信客挟起羊肉,咬肉前,再次感谢。

    “你瞧,我这个人,一高兴,把咱们的规矩都忘了,可不是,有信在身,酒是不能喝的。

    “这话我大舅常说。

    “唉,说起来,我这个人,做不了信客,好喝两杯,酒量又不行,这还不算,我还不识路。

    ”别的不说,就说往我大舅家吧,走过不知道多少回了,从小走到大,可到现在,要是我自己往我大舅家去,这一路上,指定得走错个一回两回!你说说!

    “因为这个,我就没当成信客!”黑马唉声叹气。

    “当信客有什么好?从前精穷,现在也就是温饱。”小陆子旁边的信客从黑马打量到小陆子。

    这两男一女兄妹三人,明显比他们有钱多了。

    “我还真挺想当信客的,我大舅常说,信客是积德的行当,满天下都这么说,是不是?”黑马看着休宁信客问了句。

    “是有这话。”休宁信客笑起来,“我有个堂叔,年青的时候混帐,做了亏心事,欠了人命债,后来就做信客,常常白替人捎信捎东西,就是收钱,也只收个吃饭住店钱。

    “原本都说他不得好死,后来,活过了六十岁,有一回送了信回到家,睡到半夜,无疾而终,得了善终!”

    “就是这话儿!行善积德的事儿!”黑马拍桌子赞成。

    黑马一边吃,一边和休宁信客说着话儿,休宁信客对面的信客时不时插上一句两句,黑马对面的信客,还是闷头吃喝,极少说话。

    小陆子时不时插上了一句两句,李桑柔缩肩垂头,只顾吃饭。

    几个人吃着说着,一顿饭吃完时,大堂里就剩他们一桌了。

    “就此别过!回头我们兄妹到休宁县,再去找老哥说话喝酒,别过别过!”

    黑马气势无比的别过三个信客,带着小陆子和李桑柔,昂昂然出了邸店,哼着小调,往铜陵县方向,出了镇子,停在一片林子里歇脚。

    “老大,怎么办?”黑马看着李桑柔问道。

    这一顿饭,老大只听不说,一句话没有,那意思就是让他只管瞎扯不用说正事儿,这吃也吃了,扯也扯了,正事儿还没办呢。

    “找个地方看着他们。”李桑柔踮着脚,往镇子方向看了看。

    “盯哪个?他们三个人,至少两个方向,说不定三个,挨着小陆子那个,看样子是往铜陵去的。

    “往铜陵怎么啦?你瞧他那个样儿,一脸的不能说不能提,有点儿怪,是吧?咱们盯这个?”黑马看着李桑柔。

    “他们昨天就住在邸店了,到现在,吃了饭还是回房歇着。

    “昨天大睛天,今天这样的细雨,不耽误赶路,他们在这儿窝着干什么?”李桑柔远眺着邸店,慢条斯理道。

    “对啊!他们窝在这儿干什么?他们想干什么?”黑马眨着眼,一张脸怼向小陆子问道。

    “老大是问你!不是问我!”小陆子拧头避过黑马的脸,抬手推着黑马的肩膀,把他推向李桑柔。

    “老大,他们这是想干什么?”黑马转头问李桑柔。

    “看看不就知道了。”李桑柔笑道。

    “我正要说,就是啊,看看不就知道了!”黑马接话极快,“那咱们怎么看?”

    “小陆子回去一趟,让老孟带大家过来,到这附近,好好喝好藏好,今天夜里应该没什么事儿,好好睡一夜。

    “传好话,顺着标记找我们。”李桑柔先吩咐小陆子。

    小陆子点头,转身往回跑。

    ”咱们去盯着他们。“李桑柔示意黑马。

    ……………………

    从前这座小镇应该十分繁华热闹,镇子东边一块稍高些的地块上,有一座防火望楼,这会儿也和镇子稍外些的邸店和铺子一样,已经废弃了。

    望楼讲究的是防火防震,都是石头垒成,废弃了,也就是没有人值守而已,望楼还是完好无损。

    李桑柔和黑马上到望楼上,轮流看着小镇上唯一一条还有些人气的街道,以及街道正中的那间邸店兼酒楼。

    到日昳前后,又有六七个信客模样的人进了那间邸店。

    夕阳西落,雨停了,晚霞灿烂,美丽炫目。

    离天完全黑下来还有不到一刻钟,邸店里,和李桑柔三人同桌吃过饭的三个信客,休宁信客在前,另外两人一前一后跟着,出了邸店,往镇子外走。

    “跟上。”

    李桑柔示意黑马和已经赶回来的小陆子。

    三个人散成扇形,跟在三个信客后面。

    三个信客往铜陵县方向走了一段,天很快就黑透了,走在最前的休宁信客不紧不慢的又走了一段,站住,靠着棵树,脱下一只鞋拍拍打打,再脱下另一只鞋拍拍打打。

    拍打了小半刻钟,确定安全了,休宁信客重新穿好鞋,一个掉头,由东北直奔西南。

    后面两个信客紧几步,跟上休宁信客,三个人走成一团,步子极快。

    一口气走了大半个时辰,前面已经能听到滔滔的江水声了。

    三个信客看起来都是熟门熟路,脚步极快的左转右转,转了六七个弯,一头扎进一个废弃的小渔码头,三个人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片刻之后,一根火头被吹旺的火折子举起落下,举起再落下,举了三次,片刻,又举了三次。

    不远处,靠近岸边一大片茂盛的芦苇丛一阵摇动,一条小船撑出来,缓缓靠近。

    三个信客靠近几块青条石搭成的岸边,一个拉着船,另外两个和船夫低低说着话儿,从船上接下半人高的三只邮袋。

    小船撑开,往江对面回去,三个信客一人背起一只邮袋,闷着头,急急往镇子赶回去。

    李桑柔远远看着那三只邮袋,和背着邮袋的三个信客,笑眯眯。

    这是她们顺风的邮袋,肯定是桐油浸过的那种,防水。

    一路跟回镇上邸店,李桑柔重新上了那座望火楼,居高临下的看着整个镇子。

    “老大,他们这是,那袋子,有点儿眼熟。”黑马凑到李桑柔旁边,忍不住道。

    “嗯,咱们顺风的邮袋。”李桑柔低低的声音里透着愉快。

    “我就说!”黑马虚空一拍,“这是咱们的人?”

    “不算是,再看看。”李桑柔转头看向小陆子,“跟大家说一声,随时准备启程。”

    小陆子点头,飞快下了望楼,往约定的地方传话。

    天边刚刚泛起丝丝鱼肚白,十来个信客出了邸店,大步流星,奔向三个方向。

    李桑柔盯着休宁信客,和黑马一起,不远不近的缀了上去。

    李桑柔和黑马后面,大常、孟彦清等人,拉着长长的队伍,悄悄跟上。

    休宁信客背着大包袱,拎着根一人多高、两头包铁的竹竿,脚步极快。

    午末前后,休宁信客赶到一座小镇,李桑柔和黑马低低道:“叫小陆子上来,咱们进镇子,和他搭上话,跟他一起走!”

    “好!”黑马吹了几声鸟叫,跟在跑的飞快的李桑柔后面,绕了个大点儿的圈子,从镇子那一头,进了小镇。

    休宁信客在小食肆坐下,刚刚扬声要了碗肉丝面,就听到黑马一声惊叫,“唉哟!是你!这么巧!咱们可真是,人生处处都相逢!”

    黑马声调惊喜,表情更加惊喜,一头扎进小食肆,一屁股坐到休宁信客对面,兴奋的拍着桌子。

    “你说说,咱们这是不是有缘天天都见面哪!我跟你说,我跟我大舅,就特别有缘!”

    “可不是。”休宁信客忍不住笑。

    这傻小子这劈头盖脸的惊喜,让人不能不笑。

    黑马后面,小陆子笑的见牙不见眼,李桑柔低眉垂眼,一左一右,坐到黑马和休宁信客中间。

    “这店里有什么好吃的?你要的肉丝面,那我们也吃面,三碗肉丝面,还有什么?那撕只卤鸡,再切一盘猪头肉!”黑马扬声要了饭菜。

    “你昨天不是说,要往铜陵去?”休宁信客等黑马点好饭菜,看着黑马笑道。

    “昨儿可不就是往铜陵去了,走没多远,听到点儿事儿,就掉头往这边了。

    “你这是要回去?”黑马欠身半起,伸长脖子去看休宁信客脚边的大包袱。

    “嗯。”休宁信客下意识的往大包袱往身后拉了拉。

    “那咱们搭个伴吧,我正愁着呢,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识路,我们也要去休宁,正好,你带带我们。”黑马直截了当。

    “你们不是要往铜陵做生意?怎么又往休宁去了?”休宁信客惊讶了。

    “不是做生意,唉!”黑马一声长叹,站起来,一把揪过小陆子,跟小陆子换了位置坐下,欠身往休宁信客凑过去,“咱都不是外人,我就实说,现在做生意,那都是往北边跑,往铜陵做什么生意?

    “我们,我跟我堂弟,是陪我妹,找人的,先是听说在铜陵这边,昨儿个,半路上,又听说往休宁那边去了,我大舅在休宁不是。”

    “这兵荒马乱的,找人可不容易。”休宁信客长叹了口气。

    “可不是!你说吧,咱们这边,又不像江那边,有个什么顺风,到哪儿都能往家里递封信。

    “唉,这不光找人难,这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这才最熬心哪!

    “你说,这人,要是这会儿正病着,正在难中什么的,身边没个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家里人又不知道,你说这得多熬心哪!唉!”黑马拍着桌子,唉声叹气。

    “唉,就是这话儿,能有个信儿,知道平安,这心就不用悬着了,毕竟,这兵荒马乱的。”休宁信客跟着叹气。“唉,行啊,你们要是不嫌弃,就跟着我,不过,我走得快,再往前一个镇子,就得绕点儿路送信了,你们……”

    “没事儿没事儿!我们找人,这心急,走快最好

    “绕路也不怕,正好打听打听不是,你想想,先说在铜陵,后头又说往休宁去了,说不定走的就是这一条道儿,是不是得一路走,一路找?

    “正合适!

    “谢谢您啦,信客都是好人!我大舅就是!方圆几十里上百里都得竖大拇指的好人!

    “对了您贵姓?”黑马的脸笑成一朵黑花。

    “免贵姓叶,叶朝天,你喊我老叶就行,大家伙儿都这么喊我。”休宁信客老叶笑道。

    “这名儿好!大气!来来来,咱们赶紧吃,叶叔你先吃,叶叔你别客气,我瞧着你,真就跟瞧见我大舅一样!”

    两样卤菜上来,黑马热情无比的先让老叶。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