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哥不行好痛书包网,频繁高潮怎么办

2021-04-22 10:19:5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场上的人听得哄然大笑,对马文才的行为也觉得不耻。

用圣人法宝挑选赌石,即便赢了,脸面何在?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

余家公子佩服的看了眼宋玉婵,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把自

场上的人听得哄然大笑,对马文才的行为也觉得不耻。

    用圣人法宝挑选赌石,即便赢了,脸面何在?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

    余家公子佩服的看了眼宋玉婵,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把自己心里的话讲了出里。          

    他暗暗伸了伸大拇指,还为宋玉婵担心了下,心道这不得被马文才记恨上。

    马文才身后的晁月英果然大怒,“你个乡下丫头,敢辱没我们阐教?”

    宋玉婵盯着她不客气的喝骂道,“你个师门叛徒,也好意思提阐教两个字?梁山岛哪里亏欠你了,让你叛出师门,还以阐教自居?阐教收你这样的叛徒入门,真是丢圣人的脸面。”

    “你!”

    晁月英气的眼睛都冒出火来,在师门的时候就经常会被宋玉婵怼。

    没想到,这次见面还是被怼的说不出话来。

    周围的人听得一惊,没想到宋玉婵竟然是梁山岛的弟子?

    在这里的玩家,听过梁山岛大名的不少。

    这个曾经力扛西方势力的门派,事迹早已传遍了整个修真界。

    马文才与徒弟示意道,“月英,莫要和这种乡野丫头一般见识。她不懂礼数,我们不能不懂。梁山岛,不过是一个披鳞带甲,妖魔汇聚之地。我弟子从里面跳出来,那是弃暗投明,有什么不能说的。倒是你这个疯丫头,现在还以这个妖魔之地当师门沾沾自喜。我看你才是不知羞耻,枉为仙人。”

    “师傅骂的好!”

    晁月英心中畅快,终于出了口恶气。

    宋玉婵勾起了嘴角,直盯着马文才道,“要说羞耻,我看该是你们昆仑弟子感到羞耻才是。在场的人谁不知道,这些年,你们昆仑派依靠权势,在俗世掠夺了多少资源?天山城,玉门关,阳关,灵州,西凉州,哪里没有你们昆仑山的矿场?

    对了,或许在封神之时,你们昆仑还是替天下黎明请愿,为江山社稷讨伐无道纣王的名门大派。但是当你们屠龙之后,却变成了另一条龙。你们的贪婪,尽数写在了你们的脸上。现在反过来,倒是骂我们梁山派不知羞耻?

    我想问问你,我们梁山派可曾四处抢掠,占过这天下一处矿脉?可曾仗势欺人,奴役过一处百姓?可曾为了一己之私,任由妖魔在西域为祸?到底是谁无耻,我想大家心里都清楚。”

    马文才听得一阵气郁,没想到宋玉婵如此的伶牙俐齿,偏偏他还不好反驳。

    他梗着脖子,强辩道,“我们昆仑是占据了不少的矿脉,但是大家也都清楚,这些矿脉里都藏有上古封印的魔族。我们昆仑并非是为了一己之私,掠夺修真界的资源,而是为了斩杀这些魔族才占据这些矿脉。你这丫头信口雌黄,竟然拿这件事来侮辱我们昆仑派,当真是其心可诛!”

    宋玉婵看着他面不改色的样子,心道这家伙可真是她见过的天字第一号无耻之人。

    场上的气氛一阵尴尬,没等宋玉婵开口,太子鸠那罗从中间马上调和道,“好了,大家今天都是来挑选赌石的,何须为了这些小事坏了心情。”

    “宋姑娘,你还没有挑选赌石,选一个,大家马上开始切石吧!”

    他与宋玉婵示意,让宋玉婵莫要再与马文才斗下去。

    毕竟要是真的打起来,伤的可是他这石坊。

    晁月英来了精神,与宋玉婵奚落道,“你是不是不敢比了?”

    宋玉婵哼笑道,“笑话,你以为你师傅拿着一件圣人法宝就能确保胜利了?本姑娘即便让人随便到里面报一件,照样能赢了你们。”

    “你这丫头,别闪了你的舌头!”

    晁月英三两句就被她气的冒起火来。

    宋玉婵却是淡笑道,“不信啊?”

    她冲着拉姆招呼了一声,“拉姆管家,还是由你进去抱一件赌石出来,让他们瞧瞧什么才是大气运!”

    拉姆心虚的看着她道,“真要这样啊?”

    “相信你自己,你今天才是幸运星。”

    宋玉婵给他打气。

    拉姆看了眼太子,太子饶有兴趣的点头后,他才弱弱的过去,在一旁的赌石里来回挑选起来。

    马文才不屑道,“挑选赌石靠的是技术,可不是所谓的气运。待会,让你输的出不了这门!”

    宋玉婵与他眯了下眼,露出一丝轻笑道,“马道友,不过是一百万灵石,本姑娘还不放在眼里。你若真的想让我出不了这门,不如咱们单独再下个赌注。”

    马文才颇有兴趣道,“怎么个赌注?”

    宋玉婵道,“规矩还是刚才的规矩,不过在咱们之间再加一条。谁若输了,便赔对方一个亿灵石,你看怎样?”

    “一个亿?”

    场上的人听得眼睛都瞪了起来,没想到宋玉婵竟然要下这么大的赌注?

    要知道,普通修士,纳戒里存个上万灵石,那都是暴发户了。

    即便是这里的公子哥,不过也就是百万,千万灵石。

    这一下要赌一个亿,在以前可从未有过。

    马文次面皮抽动了下,一个亿,对他来说也能掏得起,不过却是他所有的资产。

    他这些天,靠着师傅赐下的三宝玉如意,到处的在赌石坊里扫货。

    这才让资产翻了又翻,好不容易才攒下这上亿灵石。

    现在,这丫头竟然跟自己赌自己的老本?

    他犹豫了下,没敢痛快答应。

    宋玉婵故意讥讽道,“怎么,你怕了?堂堂的昆仑怕大弟子,难道连这点钱都掏不起?”

    “谁,谁怕你了?”

    马文才牙齿一磨,怎能让这小丫头盖过了风头。

    他与宋玉婵不屑道,“老子能掏得起一个亿灵石,你能吗?你有这个资本与老子对赌吗?万一你输了,你不认账怎么办?”

    宋玉婵抬手取出了一个纳戒,与马文才道,“刚好,我手里有这么一点。今天碰巧皇子在这里,咱们可以找他当担保人,把这个纳戒交给他暂且保管。谁让输了,他就把这个纳戒给谁。你看看,这样够保险了吧?”

    皇子鸠那罗大笑,“有意思,本皇子愿意给你们担保。”

    “皇子,请验资吧!”

    宋玉婵举起手,让秦寿把纳戒给鸠那罗捧了过去。

    皇子鸠那罗接过纳戒,仔细探出神识清点了下里面的灵石。

    他们现在的修为,只是一个神识便能知道里面的数字。

    一个亿,确实不差。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