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语文老师让我脱了内裤:岳的下面好滑嫩

2021-04-22 11:01:1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回荡的铃声之中,黄道已经不关心外面发生了什么了?反正要从黑暗之港彻底了,嗔痴楼注定是要舍弃的。

叮铃和叮咚还能来报信儿,那说明她们没有遇见什么不可解决的危险。

 回荡的铃声之中,黄道已经不关心外面发生了什么了?反正要从黑暗之港彻底了,嗔痴楼注定是要舍弃的。

    叮铃和叮咚还能来报信儿,那说明她们没有遇见什么不可解决的危险。

    所以还能发生什么让他注意呢?          

    身后,那个投影屏已经断开了连接。走向密室外的黄道心中所想的全部都是韩星。

    他是自己除唐凌外,第二个正式的徒弟。韩星任何的事情都不会隐瞒自己,就包括之后他要参加匕首行动,如今的钢铁血城是个什么情况...

    事实上,自己原本应该去钢铁血城的。去那里帮助韩星提升,但是剑道原本不是自己所擅长,自己能提供给他的无非就是各种关于剑道的顶尖资源。

    毕竟自己的身份,在黑暗之港的作用,都是与资源有关的...

    所以黄道认为自己不应该去,浪费韩星最宝贵的提升时间。这一次去到钢铁血城是韩星的父亲,说起来也是自己曾经的战友...

    这个安排是对的吧,如今看来也没有什么差错。

    可是想着刚才得到的消息,想着不想承认,如今却不得不承认已经死去的唐凌,黄道觉得心中憋闷的慌,难受的慌。

    想来以韩星父亲的地位,他知道这个消息的概率极大,他又是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这一切呢?

    黄道不敢再想下去了,他在铃声中麻木的走向门口,打开了暗室的门,回到了之前像仓库的那间屋子。

    是不是从黑暗之港撤退以后要去一趟钢铁血城?可是去一趟又能做什么呢?怎么面对韩星?有勇气面对吗?

    黄道罕见的,脚步都有些凌乱,这些东西只要想一想,就觉得莫名的刺痛,他佩服韩星父亲的勇气。

    或许,那也不是勇气。只是...只是同儿子最后的道别吧。

    黄道终于走到了门前,打开了顶楼的大门。

    铃声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还没有等他有任何的反应,两只小手就一左一右拉住了他的手。

    “老板...”

    “老板,老板!”

    叮铃和叮咚的神情满是迫切与兴奋,或许还有一点点打断黄老板要事的小小不安。

    她们非常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老板,他一直期待的那个人回来了,只是她们没有想到的是,同老板一起出来的还有青姨和古老头儿。

    也不是不信任他们,只是小唐唐回来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在不是绝对信任的人面前,叮铃和叮咚绝对不是大嘴巴。

    只是撇了一眼,黄老板就看出了两个汤圆儿的顾虑,他此时的心情很难对什么在意,再则青姑也好,古道也罢。原本就是他最亲密的战友...

    “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黄老板尽量让语气柔和,等一下要告诉两个汤圆儿撤离的消息,恐怕还要刺激到她们。

    “可是。”叮铃和叮咚略显犹豫。

    “说吧,他们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事到如今,黄老板也打算告诉两个汤圆一些关于自己的秘密,这其中就包括了青姑是谁,古道又是谁?

    如果在之后的大战中,牺牲是极有可能的结局。总不能到最后都不让这两个丫头知道一些真相吧?

    “老板,唐凌回来了。”既然如此,早就已经憋不住的叮铃率先就说了出来。

    黄老板陡然愣住,一片麻木的脑中如同划过了一道闪电。

    他是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做什么?该给出如何的反应。

    “老板,小唐唐回来了。彼岸姐姐也回来了。”看见黄老板没有任何的反应,叮咚也赶紧补充了一句。

    黄老板在这个时候心中忽然生出一丝做梦一般不真实的感觉,下意识的,他求助般的望向了青姑。

    他希望能得到青姑的肯定。

    可是青姑也同样愣住了,同样愣住的包括古道。诚然,对于唐凌的事情他们可以比黄道冷静,可是一旦想到唐凌回归的意义,他们又如何一时间能将这个消息消化掉,并且开始思考一切呢?

    “他们在哪里?”在青姑那里没有得到肯定,黄老板转头,声音有些颤抖的询问了一句。

    事实上,他原本连询问的勇气都没有,他怕一问就发现是个可笑的误会。

    两个汤圆儿歪着头,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还能在哪里啊?他们在小唐唐的房间啊。”

    两个汤圆儿的话刚落音,所有人就觉得眼前一晃,仿佛一阵清风吹拂而过。

    黄老板的身影还在眼前,但已经变得虚幻了起来。

    这只是黄老板的一道残影,他在得到了叮铃和叮咚的答案以后,直接在嗔痴楼远称不上大的空间之内施展了影步。

    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的急切。

    **

    两个汤圆不知道鬼鬼祟祟的又做什么去了?

    其实她们两个离开,唐凌是知道的。只是到了如此让他安然的环境,他忍不住想要思考。

    毕竟面对已经完全陌生的世界,唐凌有一种完全无法适应,也没有办法融入的感觉,他要通过思考去理清楚这一切,去找到一个字能够重回世界的点。

    但偏偏在此时,一连串物品被破坏的声音如同放鞭炮一般的传到了唐凌的耳中。

    发生了什么?唐凌只来得及产生了这么一个念头,就觉得一阵微风拂面,眼一花,一个人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好快的速度,远超瞬步。

    要不是唐凌曾经在战种的帮助下,体验过影步,他估计会被这样速度的步伐震惊到。

    “唐凌?”

    一声熟悉的声音急切的响起在耳边,唐凌抬头,终于看见了眼前这个男人——黄老板,他带着急切焦虑的神情站在自己的面前。

    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来什么,黄老板又望向了彼岸。

    “你是彼岸?”

    同样的,彼岸也还没来得及回来什么?黄老板忽然愤怒了,他几乎是情绪失控一般的大喊:“你们这是什么样子?你们究竟是不是唐凌?是不是彼岸?如果是的话,把你们的脸露出来!”

    这是什么话?唐凌和彼岸面面相觑。

    是的,他们的确还没有来得及洗掉脸上的易容。可是,黄老板只要稍许细致的观察一下,就能知道他们的身份啊。

    “快一点!”黄老板又催促了一声,在吼出这一句的时候,他的眼眶几乎都红了。

    唐凌的心中微微一热,他什么都没有说,他瞬间就有些明白了黄老板的心情。

    他对自己回归这件事情是如此在意,已经在意到了如此不安,生怕是假的这种程度。

    无声的,唐凌用星隐定纬刃从空间中拿出了一瓶特别配制的卸妆液体。

    面对星定纬刃这么神奇的东西,黄老板都没有一丝好奇,他只是死死的看着眼前两个人,手颤抖的厉害。

    他刚才经历了多么让他心如死灰的消息!他以为一切都绝望了,可是老天爷竟然会安排这样的峰回路转。

    小说也不敢这么写的吧?黄道一阵一阵的恍惚。

    叮铃和叮咚站在黄老板的身后,表情很是奇怪,这还需要去掉易容吗?就是那熟悉的气息,也能肯定是小唐唐和彼岸姐姐啊。

    青姑和古道同样已经来到了这里,比起黄道,他们显得镇定很多。当然,这也只是相比黄道而言。

    实际上,他们也是激动和兴奋到了极点。

    必须要承认,唐凌比曾经首领唐风更加惊才绝艳,更加的让时代震撼,更...

    他如果回归了,所有的计划会不会发生改变?所有的一切是不是会重新燃起巨大的希望?

    唐凌沉默的,但速度很快的将卸妆液体分给了彼岸一些,又涂抹在了自己的脸上。

    随着唐凌的揉搓,那一张黄老板熟悉的,眉清目秀的,带着明显是伪装的羞涩感的,看起来内向实则犯贱的脸终于出现在了黄老板的眼前。

    更另外一边,就算看过一百次,一千次还是觉得惊艳,觉得让人沉沦迷恋的,祸国殃民的脸也出现在了黄老板的眼前。

    “啊,彼岸姐姐还是那么美。”

    “相较起来,小唐唐是逊色的。”

    叮铃和叮咚很真诚的评价着,望向彼岸的眼中都快冒起了小星星。

    唐凌简直无语,什么叫逊色?当然,他也知道唐龙那个家伙才长着一张让男人会妒忌的脸。

    唐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还没回过神来,衣领就被一双手狠狠的抓住了,然后整个人被提了起来。

    是激动的黄老板,他看着唐凌,嘴唇都有些颤抖,不知道他到底想要说一些什么?

    “老板,我回来了。”唐凌微笑着,丝毫不介意自己被黄老板那么不礼貌的提溜着,为了安抚黄老板,他的手轻轻拍着黄老板的肩膀:“有话慢慢说。”

    黄老板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吼道:“我说你妹!”

    说完这句话,他根本不顾在场所有人,也更不顾唐凌的意愿,直接提着唐凌就朝着顶楼冲了去。

    **

    黄老板的速度很快,等到唐凌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再一次来到了暗室。

    青姑和古道当然知道黄老板的想法,也跟随着来到了暗室。

    到了这里,他们看见黄老板已经在重新输入密码,准备连线高层。

    而唐凌被扔在地上,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样子。

    青姑看到这里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拉起了唐凌让他坐下,千言万语到了嘴边,最终只变成了一句话:“如果有办法的话,能早点回来就好了。”

    这句话说的...在旁人听来简直毫无道理!那是一个什么地方?所有人都判断高阶紫月战士进入也无法逃生的地方啊。

    但唐凌不是那么理解的,他知道青姑这样说必然是因为事情已经很严重了吧。

    对此,唐凌开口说道:“发现有逃生的希望后,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回来了。”

    古道在旁摇头:“看不透啊,这老天爷究竟是怎么安排的?”

    就在这时,滋啦啦电流干扰的声音再次响起,抖动的画面伴随着雪花出现,黄老板一把就拉过了唐凌。

    “站好,在这里站好。”黄老板有些语无伦次。

    站好?那就站好吧。唐凌从始到终都有些懵,但还是按照标准的军姿站在了投影前。

    投影逐渐稳定清晰了起来,依旧是那个房间,那个神秘的中年男人依旧坐在桌前。

    他没有想到黄老板会那么快重新连线起来,当画面稳定以后,他刚开口想说一些什么?陡然就看见了在投影前站得笔直的那个少年。

    唐凌并不认识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他看着那个简陋的房间,眼中多少还有一些好奇和审视。

    他倒不怕暴露一些什么?反正黄老板是绝对不会害他的。

    可是中年男人却没有那么淡定了,在他看见唐凌的第一眼,神情就变了。

    震惊,难以置信,继而是惊喜,是兴奋。

    他失控的站了起来,全身的力量和气势也同样失去了控制,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屋内竟然刮起了一阵风,吹动得他挂在墙上的制服都摇摆了起来,他身下的那根凳子竟然在他站起来的一刹那,完全的碎裂开来。

    黄老板此时的神情是难掩的骄傲,有一种小人得势般的得意,可他才不在乎,他一把拉住了唐凌,指着唐凌说道:“看,你看见了什么?”

    “不要怀疑自己的眼睛。如假包换的唐凌!”

    中年男人似乎为了确定,竟然快步的走到了投影跟前,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唐凌,从气势判断他比黄老板还要强大,难以想象一个已经如此强大的人,竟然会失控的两只手臂都在微微颤抖,需要紧紧的握拳才能平静。

    接下来,黄老板说出的话更加石破天惊:“还要撤离黑暗之港吗?”

    “计划是不是需要改变?他回来了,这个时代的天才不应该是被牺牲。而是应该全部,全部的录入!然后由他带领着,来清洗时代!来抗衡我们逃避不掉的灾难!”

    黄老板完全的激动了,激动得就像在那个地下空间里看见唐凌的黑衣人,失控的对卫影喊出:“请正式确定唐凌为王。”

    而他全然没有注意到,唐凌已经震惊的转头看向了黄老板。

    他在说什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