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硕大上面布满青筋|校长啊太大了雅洁

2021-04-22 14:25:1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齐国的王都濒临淄水,故以临淄为名。

临淄大小两城,南高北低,四周环水,城墙坚厚。又以齐人兴鱼盐之利,城中舟车往来,以通四海,商贸繁盛,城中常住人口至少有六十万,乃海内巨都。

齐国的王都濒临淄水,故以临淄为名。

    临淄大小两城,南高北低,四周环水,城墙坚厚。又以齐人兴鱼盐之利,城中舟车往来,以通四海,商贸繁盛,城中常住人口至少有六十万,乃海内巨都。

    小城是齐王室与公卿官吏所居住的地方。          

    殿宇建在地势高处,齐王建临台而观,可见雄伟壮阔的巨城之景。

    “如此盛景,恐不复我所有。”

    军报传来,秦军下楚都,楚地尽为诸郡。秦国一统天下的霸业已至尾声,大势已明。

    楚国大半的力量已经失去,楚国王都被秦军攻下,负刍被俘。项燕拥立昌平君熊启为王,继续抵抗秦国。

    只是,这终究是飞蛾扑火。

    到了如今,六国的力量,除了齐国之外,便只有楚、燕、代等残余的势力。

    难成气候!

    “降了吧!”

    仔细看了一遍城池中的景象,齐王轻声一语。身后,齐相后胜跪了下来,看了看四周,所幸没有人。

    这可不是为人王者应该说的话。

    “王上!”

    “当年我田氏夺吕氏的江山,有了今日的齐国。他日,又复被人所取,不也应该么?”

    临淄乃海内巨都,齐国能够出动的力量更是不下楚国。然而,却没有丝毫的用处。

    也许是感受到一个时代即将结束的萧瑟气息,齐王的话语说得很是跳脱,甚至可以说是随意,不是王者所应说的。

    “王上!!”

    后胜再三劝谏,可齐王却是不以为意。

    “为人所取,也要看怎么取?有时候,举国而降,要比攻城灭国更加给人添堵。”

    齐王一笑,转过身来,看向了自己的舅舅。

    “秦国行远交近攻之策,这些年来不吝金银财宝,厚赂六国之臣。舅舅也应该得了不少吧?”

    “臣该死!”

    “无所谓了。”齐王挥了挥袖子,向着殿宇中走去,“一局已罢,七国归一。接下来的棋局,我等已经下不了,只能留待后人了。”

    ..................

    “上将军,齐国那边还没有音信么?”

    昔日的昌平君,今日的楚王,熊启身着王服,头戴九旒王冕,看向了项燕。

    寿郢被攻破之后,如今的楚国,半壁江山都没有了。

    项燕摇了摇头,昌平君并没有意外。

    “要出兵的话,当日魏国将亡时已经出兵了,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楚国一亡,齐国亦不能独善其身。齐王,这是为何?”

    熊启笑了一声。

    “天下形胜之地,秦地百二,齐地十二。齐地富庶,不下关中。齐王肯毁了这富庶之地么?”

    昌文君在旁,很是不屑。

    “这天下巨富之地,马上就是秦王政的了,他齐王建又能怎么样?”

    “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我们能够看得到大势,难道别人就不能么?”

    “王上的意思是?”

    昌平君叹息了一口气,言道。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秦军平略淮北之地后,马上就会攻打到这里来。”

    一道黑影掠过殿外,昌平君挥了挥手。

    “你们先下去吧!”

    项燕与昌文君拱手一礼,退下了殿宇。

    昌平君坐回了王座之上,那道黑影缓缓现身。农家侠魁田光来到王座之下,行了一礼。

    “王上!”

    “事情办得如何了?”

    “涟公主她们都已经安置好了。”

    昌平君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对于自己女儿的愧疚,轻声一言。

    “那就好!”

    “只是,人心动荡,罗网的手已经伸进了楚地。赵高亲自督阵,罗网大开杀戒,不少门派都被罗网吞灭了。”

    昌平君想到了罗网娜很辣的手段,面色沉重。

    “罗网,躲在暗影之中,伺机壮大,欲灭诸子百家。农家,怕是他们下一个目标。只是,农家只要与冀望谷联盟,接下来的十年,足以在江湖上立足。只要扶苏能成为合格的公子,无论是农家,还是楚国,还是有着一线生机。”

    田光知道,今时不同往日了,天下的局势大变。罗网这只贪得无厌的蜘蛛的面前,正有大量的猎物。

    气氛有些沉重,久之,昌平君问了一声。

    “赵爽如何了?”

    “封彻侯,金印紫绶,位极人臣。”

    昌平君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摇了摇头。虽然在很长的时间内,楚系都与世族为敌。可当楚系彻底叛逃秦国的此时,以往的恩怨终究只成了过往。昌平君想起了当年在秦国的日子,终究只能一叹。

    “他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彻侯在秦国二十等爵位中位列第一等,位比诸侯。再往上,就只有王爵了。

    “一局已终,未来的棋盘上,我等终究无法落子了。可他不一样。”

    而立之年,位尊列侯。

    昌平君带着忌惮与恨意,言道。

    “在未来的秦国,他或许是公子最大的敌人。世族只要一日得势,是不会看着有楚系身份的公子登上王位的。”

    “六位长老与他二十年之约将至,可否请他们出手,以绝此患。”

    田光的话让昌平君摇了摇头。

    “这并非是修为的事情,六位长老即使修为盖世,依旧杀不了他。除非……”

    昌平君没有说下去,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所想的会不会到来。

    这些日子,为了对付秦军和准备接下来的布局,昌平君等人日夜不休。此时,他有些疲累,可目光就还是相当锐利。

    “罢了!我终究也只能为接下来的棋局布上一手。至于要如何下,局势走向,都已经不是我能看到的了。”

    ...................

    东越王城。

    天泽坐在王位之上,看着底下来自赵爽的使者,焰灵姬。

    “汉阳君是什么意思?”

    作为昔日天泽的手下,焰灵姬终究带着几分对于天泽的恭敬。

    “去王号,降秦!如此,在秦军来之前,东越王可有社稷。”

    “终究还是到了这一刻了么?”

    天泽看向了焰灵姬,眼眸中仿佛带着火焰。

    “听闻汉阳君已至彻侯,接下来,他想要做什么?”

    “我也不清楚,他去了楚、魏等地,收了一大帮人,有些还是孩子,说是要为国家培养人才。”

    焰灵姬有些不明白赵爽要做什么,只是嘟哝一声。

    “奇奇怪怪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