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很污很黄很肉很暴力的小说|b要怎么扣

2021-04-22 14:37:2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苏云泽接到警察打过来的电话时正和陆慕棉在婚纱礼服店挑选婚纱。

陆慕白说她和秦芷芯八月中秋节结婚,那么巧,他和陆慕棉也选在这天结婚,陆慕白一听乐了,即刻就说那我们四

 苏云泽接到警察打过来的电话时正和陆慕棉在婚纱礼服店挑选婚纱。

    陆慕白说她和秦芷芯八月中秋节结婚,那么巧,他和陆慕棉也选在这天结婚,陆慕白一听乐了,即刻就说那我们四人可以一起举办婚礼。

    秦芷芯得知苏云泽和陆慕棉也在筹备婚礼,二话没说了同意四个人一起举办婚礼的提议。          

    “人家都讲究集体婚礼,我们四个人算是小集体不?如果不算,要不再招揽两对新人来,组成四对新人举办婚礼,新婚夜刚好凑两桌麻将。”

    苏云泽听了秦芷芯的话哭笑不得,忍不住就吐槽道:“你们俩到底是二婚啊,对新婚夜一点期许都没有,可我们是第一次结婚啊,新婚夜哪里能用来打麻将呢?”

    陆慕白听了他的话哈哈的笑,然后就对秦芷芯道:“所以,不用再招揽两对人了,招揽更多的人,只会让更多的人觉得你讨人嫌。”

    “人家夫妻新婚夜要卿卿我我,你却要打麻将,谁愿意跟你一起举行婚礼?”

    秦芷芯就笑,然后说:“成,那就不用再招揽了,就我们两对新人吧,介于他们是第一次结婚,他们先登台举行结婚仪式,我们是第二次结婚,我们就后举行结婚仪式好了。”

    苏云泽和陆慕棉也说行,毕竟他们是第一次结婚,和陆慕白跟秦芷芯的回锅肉不一样,怎么说他们对婚礼也还是憧憬和向往呢。

    说好一起举办婚礼,但婚纱礼服什么的却不能一起,因为陆慕白早就替秦芷芯订制好了,而陆慕棉和苏云泽则是自己过来选购,选定了款式,然后再让设计师帮陆慕棉度身定做。

    苏云泽手机响起来电震动时,陆慕棉刚好在试衣间更换礼服,他拿了手机走到一边去接电话,以为是某家公司打过来的。

    电话接通,他刚礼貌性的问候了声:“您好,我是精益设计公司的苏云泽。”

    手机里即刻传来公式化的声音:“请问苏落是你的堂妹吗?”

    “不是。”苏云泽本能的回答,苏落现在真的不是她堂妹了,苏落跟他没任何关系了。

    然而对方却说:“可我们监狱这边登记着,苏云泽是苏落的堂哥,而且苏云泽两周前还曾来监狱里探望过苏落,请问你是叫苏云泽吗?”

    “哦,原来你是监狱那边的啊,我还以为是什么诈骗电话呢。”

    苏云泽赶紧回答:“是的,我是苏云泽,请问苏落是不是又出什么状况了?需要家属探望吗?”

    虽然他不是苏落的堂哥了,但在外人眼里,苏落依然还是苏家人,是他的堂妹,而他也不可能公开声明苏落不是他二叔的女儿,那样二叔被二婶戴绿帽的事情岂不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

    “苏落死了,你过来帮她准备后事吧……”

    “什么!”

    苏云泽惊呼出声,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赶紧追问着:“怎么回事?不说她的病情还能拖个一年半载吗?怎么就突然发病走了?”

    因为苏落是癌症病人,苏云泽本能的认为苏落应该是发病救治无效离世 。

    谁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却说:“苏落不是发病死的,她是被人打死的,对方提出想要私了,所以也得你过来处理才行……”

    苏落是被人打死的?

    苏云泽接完电话整个人完全的懵了,苏落一个癌症病人不说,而且她还是保外就医的人,她的病房按说一般人都走不进去,谁能在警察的关注下打死她?

    陆慕棉换了衣服出来,见苏云泽拿着手机站在那发呆,本能的喊了声:“云泽,怎么了?”

    回过神来的苏云泽看着陆慕棉急急忙忙的道:“幕棉,你一个人在这试衣服吧,我有点事得赶紧去处理下,不能陪你了。”

    陆慕棉当即就不高兴起来:“不说好今天不去公司上班的吗?再说了,今天也是星期六啊,你不需要上班,什么事儿让你这么急急忙忙的要赶去解决,连自己未婚妻都不管不顾了?”

    “苏落死了。”

    苏云泽这才看着她说:“刚刚警察来电话通知我这件事情,让我去医院处理她的后事,她现在没药别的亲人了,我就算再不喜欢她,可她这辈子最后一件事情,总还是得有人去处理不是?”

    “什……什么?苏落死了?!”

    陆慕棉震惊的望着苏云泽:“什么时候的事情?”

    “应该是今天,我刚刚接到电话,让我赶紧去三医院,然后可能还有官司……”

    苏云泽一脸歉意的看着未婚妻:“幕棉,对不起,我……”

    “遇到这事儿,我还怎么怪你啊?”

    陆慕棉没等他说完就把话接了过来:“我陪你去,你等两分钟,我把身上的礼服换下来,我们改天再来试穿礼服吧,反正还有两个多月呢。”

    苏云泽非常感激陆慕棉的理解和陪伴,这样的时刻,她不怪他他就非常高兴了,没想到她还亲自陪着他一起去三医院处理问题。

    三医院这边,江映蓉对警察提出了想要跟苏落那方和解,换句话说也就是取得对方的谅解,然后不追究沈悦心的刑事责任。

    只要不追究刑事责任,那民事责任是可以调解的,一旦对方同意赔偿的方式解决问题,那沈悦心就不需要去坐牢了。

    警察告诉江映蓉,已经通知苏落那边的亲人了,而这个人是苏落留在监狱里亲属登记表上唯一的人,按照法律规定,他具备代理处理苏落后事的全部权利。

    江映蓉不知道苏落的亲人是谁,她本能的认为可能是蔡秀琴娘家人,毕竟蔡秀琴离开苏家二十年了,苏家应该没有人再管苏落的事情了。

    然而,事实上却是——

    当警察告诉她苏落的亲人过来处理苏落的事情了时,她看到的却是陆慕棉陪着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

    那男人叫什么名字她喊不出来,不过陆慕棉她却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是陆云讯堂弟的女儿,以前她是陆夫人时,陆慕棉还曾喊过她大伯母。

    陆慕棉看到江映蓉在这也有些吃惊,然后警察对他们说:“这是沈悦心的母亲江映蓉,苏落就是沈悦心用凳子砸死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