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岳mu弄进去|看来昨晚还是让你不够累

2021-04-22 16:08: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审问,宪兵兵团的审问永远是非常血腥的,殴打只是最低等级,还有拔指甲、拔牙齿等等进阶版,通过痛苦来让犯人觉得恐惧,从而将一切和盘托出。

作为宪兵兵团的团长,这种审问技巧更

审问,宪兵兵团的审问永远是非常血腥的,殴打只是最低等级,还有拔指甲、拔牙齿等等进阶版,通过痛苦来让犯人觉得恐惧,从而将一切和盘托出。

    作为宪兵兵团的团长,这种审问技巧更是神乎其技,而现在从审问者变成了被审问者,依旧淡定自若,面不改色。

    就是这么自信,就是这么淡定。他肯定已经有了心理预设,而且一旦调查兵团的人也用酷刑审问他,就证明了自己以前的审问都是正确的。当集体要去完成某个目标的时候,就必然有人要去行肮脏之事。            

    就好像木叶村里的团藏一样,知道自己是在做坏事,但他还很骄傲,很自豪,觉得舍我其谁。而且觉得就算自己不做坏事,也会有别人来代替来做。就好像现在,不管是谁被绑在刑具上,都必须要有一个审问者。

    因为必须要有一个审问者,所以自己没错。

    杜兰来了,这位消瘦的中年男子淡定地说道:“我还以为会是韩吉,没想到你们民兵兵团也参与进来了。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在我们成为民兵兵团之前,就和宪兵兵团发生过战斗,你们的战斗力也不过如此,一群贪得无厌的只知道敲诈勒索的家伙又有什么可怕的。”杜兰笑道:“不过你好像和那些宪兵不一样,不是说你没有同流合污,而是你心里还有理想,你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你认为必须要有一个双手沾满血腥的审问者存在。”

    杜兰果然不是等闲之辈,团长被看穿也不觉得奇怪:“没错,本来我以为会是韩吉来审问我,我倒要看看她是不是能和虐待巨人一样虐待我,把那些手段都用出来逼我说出真相。不过韩吉不来,你却来了,也罢,你有什么手段都用出来吧。”

    死得其所就是死的光荣,这位大叔可不怕死,也不怕折磨。

    审问这种死硬分子,本身就是很困难的事情。

    杜兰继续微笑着,并不着急审问,而是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对面,和对方大眼瞪小眼。

    团长不知道杜兰要搞什么。

    “我以前认识一个和你差不多的人,不过你和他还是不同的,那个家伙把自己和国家等同起来,认为这个国家没有做脏活的人就不能存在,其实不做脏活活不下去的人是他自己,他还认为自己的利益就是国家的利益。你不一样你并没有把自己和国家等同起来,你知道自己其实是可代替的,你的工作别人也可以做,比如说韩吉。她虽然是女人,可是在俘虏巨人的时候,她喜欢亲手拿着刀去切割巨人,哪怕她的折磨一点也不科学,但她执意要亲自动手,因为她从其中得到了快乐,既然可以折磨巨人也可以折磨人类,你是不是这么认为的?”那个认识的人,杜兰说的就是木叶村团藏。

    又被看穿了,这个男人很危险,宪兵团长戒备着。

    虽然还没有动刑,但团长已经察觉到了杜兰不简单,因为杜兰说的都是团长的心里话。

    “必须要有一个审问者,但这个审问者是谁并不重要。那么为什么必须要有审问者?有什么艾尔迪亚的稳定必须要通过折磨某些个体来达成?通过折磨这些个体产生什么力量来巩固帝国的稳定了?这几个问题,我很好奇。”杜兰根本不像是来审问的,到好像是来上课的。

    不知道,团长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因为他也是从上一任审问者手里接过位置,然后依葫芦画瓢,他自己可没仔细思考过这些问题。

    “你回答不了么?”杜兰的微笑更加灿烂了:“折磨个体并不能巩固一个国家,却可以消除你们这些人的恐惧,让你们觉得一切还在掌握之中,说到底还是你们在害怕被折磨的对象。”

    团长盯着杜兰,不承认也不否认,但他心中却掀起了波澜。他们真的会害怕么?笑话,他们掌握了最先进的武器,人多势众,怎么会害怕?

    “你这种人其实很好猜,给自己竖立了一个崇高的黑暗英雄的人设,可其实你心里也慌得要死,只是你知道只要不开口,我们就不会杀你,毕竟你可掌握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机密。所以你想着只要自己扛过审问就还能活下去,反而如果交代的话就会死,是不是?”

    确实这么认为的,团长也怕死,所以秘密就是他的护身符。

    “你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勇敢,因为你的勇敢是建立在恐惧之上的幻影。”“而我对你的秘密也没有兴趣,我更有兴趣的是让你死个明白。”杜兰说道:“来吧,我来宣讲你的罪名,然后宣判你的惩罚。”

    杜兰拿出了一叠罪状,宪兵团长的罪孽真的是罄竹难书。

    此时这个家伙终于想到了民兵兵团是如何对待罪犯的,罪孽轻的改造,罪孽重的直接枪毙。根本就没有什么严刑拷问的环节,因为这些罪行根本不是秘密,有无数的人证和物证。

    对方就是要自己死?想到这里,团长害怕了,身体开始发抖,额头滚落冷汗。原本他以为挺一挺就过去了,就算没有牙齿和指甲自己一样能活下去,但忘记了民兵兵团根本不在乎什么真相,他们就是要造反,就是要改天换地。

    什么秘密不秘密的对民兵兵团根本没有意义,等到一切秩序都被颠覆,那么秘密也就不再是秘密了。

    所以宪兵兵团需要审问者,调查兵团也需要审问者,因为他们都畏惧人民,都需要通过审问来让一切掌控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唯独民兵兵团根本不需要审问者,因为他们根本不恐惧人民,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推翻审问者。

    罪名之多超乎想象,鱼肉乡里,收受贿赂,滥杀无辜,敲骨吸髓……足够让他死几回了。

    肯本控制不住,恐惧出现,虚假的勇敢宛如气泡一样消失。他意识到自己这次真的要死了,而且他的秘密是肯定藏不住的,因为民兵兵团无孔不入,宪兵兵团肯定早就被收买了,就算自己保密,别人也一定会出卖秘密的。

    “我说,只要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交代。”最终恐惧战胜了一切,他终于开口了。

    “好吧。”杜兰答应的很干脆。

    “命令我们抓捕艾伦的是雷伊斯家族,他们才是帝国真正的王!”这个秘密可谓是非常惊人,不过杜兰早知道了。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你答应放过我的……”他没想到杜兰这么无耻。

    杜兰笑了:“漂亮女人的话不能相信,我这样英俊男人的话也不要信。”

    现在团长终于知道杜兰谎话成瘾了,因为杜兰根本不英俊,能面不改色说出这种大话的人就是撒谎精,就是骗人鬼,自己死得太冤枉了,竟然被一个如此不要脸的家伙欺骗了。

    “你根本不英俊。”最后审问者留下这么一句遗言离开了人间。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上一篇:np男男文,abo标记骑乘

下一篇:返回列表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