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紫黑色的巨龙不断进出/肉伦疯狂下种

2021-04-22 16:12:0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柳云姝被气到不行,自觉以后都没脸再见田爷爷了。

“哎!云姝,你也不要太过自责,我虽然无法干涉部队那边的决定,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田老爷子不会被怎样,如果田老爷子自己乐

 柳云姝被气到不行,自觉以后都没脸再见田爷爷了。

    “哎!云姝,你也不要太过自责,我虽然无法干涉部队那边的决定,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田老爷子不会被怎样,如果田老爷子自己乐意,没准还能被启用,再为国家效力……”牛启明意味深长的道。

    “有她穆淑琴的地方,呵呵!很悬。”            

    牛启明面色一僵,小嫂子这脾气啊,跟老大有的一拼,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子煞气。

    柳大力远没柳云姝的脑子,他是越听越糊涂,但眼瞅自家妹子脸色不好看,再瞧牛大局长也是面色不虞,他的一颗心不由揪得更紧了。

    “牛局,田爷爷的事,恐怕还得劳烦你费心周旋,穆淑琴这个人很不简单。”

    柳云姝面色凝重,暗暗咬牙。

    “她被部队隔离审查都还能兴风作浪,如果不是提前挖坑,就是她背后还有人操纵,我想亲自会会她!”

    牛启明倒吸一口凉气,“小嫂子可别介啊,你们田爷爷差点被她给拉下水,我都已经没法交代了,你可不能再往枪口上撞了。”

    “牛局,我是认真的,我同穆淑琴无冤无仇,我就想当面问个清楚……”

    “晚了,穆淑琴已经被秘密转移。”

    牛启明莫可奈何苦笑,遂面色严肃了几分。

    “这话我本不该说,可小嫂子你非要坚持,我也就只能实话实说了,不过你们可都听好了啊,这事事关机密,绝不能外传。”

    李伟重重点头,表情很严肃,这种涉密的事,按理都不能说的,牛局这会儿为了叫柳云姝放弃执念,也真是拼了。

    柳云姝面沉如水,以她两世的经验,穆淑琴的案子没被当场定性,后面再有人周旋一二的话,这次极有可能又会被她给逃了。

    “小嫂子……咳咳,云姝同志。”一激动牛启明又把柳云姝的叮嘱给忘了,实在是老大郑而重之托付,他也叫惯了小嫂子,突然让他改称呼,虽说都被小嫂子提醒过好几回了,但摄于老大杨振彪的威严,他啊,一时半会儿还真别不过劲儿来。

    这会儿再瞧小嫂子面色极为难看,向来英明神武的牛大局长立马改口,然而改口容易,但事情难办,尤其这事他还鞭长莫及,牛启明踌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穆淑琴被秘密转移见不着了,不过,柳玉兰和乔乐那边有新突破,最后的结论是阴差阳错,自食恶果。”

    牛大局长话留一半故意吊人胃口的调调,成功把三人的好奇心勾了起来。

    一脸憋闷的柳云姝都差点破功,幽幽看向故意为之的牛大局长。

    气氛霎时一变,没了此前的沉重与压抑。

    牛启明暗自轻吁一口气,不等追问忙接着道,“据乔乐供述,柳玉兰是被穆淑琴派去偷换吊坠的,穆淑琴和柳巧珍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清楚。

    不过柳玉兰曾跟她说柳巧珍错拿了本不该拿的东西,那里面的药剂药性太烈,穆淑琴给了柳玉兰一个一模一样的吊坠,让她接近柳巧珍偷偷换了拿给她。

    结果,柳玉兰起了歹心,故意等柳巧珍把药下到了酒里,才动手换掉,而为了逼真,柳玉兰还故意又撺掇柳巧珍往饮料里掺药,那个时候已经是普通的迷药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穆国涛和马奎还有柳大力三人中的是致幻剂,而柳玉兰她们中迷药的原因了。”

    牛启明一口气说完,饶是镇定如柳云姝都忍不住磨牙。

    柳大力浑身恶寒,“……柳玉兰就这么恨我?恨不得我去死?”

    牛启明和李伟都被柳大力周身浓重的悲伤所染,面色皆沉了下来。

    柳云姝深深吸了口气,嘴角扯出一抹苦笑。

    “哥,柳玉兰想毁的人是我,她朝你下黑手,是想让我这辈子都良心不安活在痛苦中。”

    柳大力蓦然一呆,怔怔地看着柳云姝,骇然惊诧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牛启明与李伟亦是齐齐变了脸色,好狠,好毒,好阴险的小丫头,不,应该说是恶魔才是,小小年纪就存了这么歹毒的心思,简直颠覆了一身正气的牛启明和李伟的认知。

    牛启明怒火中烧一脸煞气,“早知道是这样,老子就不该听从老领导的建议给柳玉兰从轻发落了。”

    “从轻发落?几个意思……”柳云姝眉头皱了又皱,可着事都闹这么大,主犯穆淑琴脚底抹油溜了,从犯柳玉兰也没受到应有的惩罚,柳云姝整个人都不好了,到底是谁能有这么大能量?

    “上面的意思,具体我也无从得知。”

    牛启明绷着脸轻轻摇头。

    “不过,上面不追究,不代表柳玉兰和柳巧珍他们就能逃脱罪责,听说你姑父和你姑姑都被服装厂开除了,限期七天搬离服装厂公寓楼,你姑姑这会儿正跟厂里闹翻天,我昨天没在,据乔瑞说,你姑姑都报警了,乔瑞带人出的警,乔瑞这次学乖了,两边谁都没帮,就帮着维持现场秩序了……”

    柳云姝听得一愣一愣的,姑姑和姑父双双被开除,还勒令限期搬走?

    柳云姝瞳孔骤缩,“哥,哥你马上回去跟爸和妈把事说清楚,该找村长办的证明什么的一样不落开好,让妈把我的衣服和书包书本都收罗带上,今晚就来县城。”

    “这么赶,能来得及吗?”柳大力眼睛瞪得老大。

    柳云姝希冀地看向李伟,李伟连连摆手,他可是奉命跟在柳云姝身边贴身保护的,杜老都跟他说了那场车祸很有可能是冲柳云姝去的,要他务必确保她的安全,平时开车走一趟他肯定二话不说,但是现在坚决不行。

    李伟拒绝地很干脆,惹得柳云姝满头黑线,此前顺利达成所愿的欢喜瞬间消弭无踪。

    牛启明嘴角微微一僵,小嫂子放他这个大局长不用,跟李伟那小子在那儿干瞪眼,真是快呕死他了,不过,牛大局长深明大义大手一挥拍板定论,他派乔瑞开他的车跑一趟。

    于是乎,皆大欢喜的三人比来时走的更快,独留牛大局长在办公室大口大口灌茶。

    送走柳大力,柳云姝便借口采药,指挥李伟一路朝省城的方向开,直到距离车祸现场越来越近,李伟才猛地反应过来他被小丫头给套路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