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男朋友整天让我光着/局长…你好大

2021-04-22 17:00:3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一支烟抽完,谈小天想出了一个主意。

“抓教育!”

“什么?”张大鹏以为自己听错了。

“从教育入手。”

 一支烟抽完,谈小天想出了一个主意。

    “抓教育!”

    “什么?”张大鹏以为自己听错了。          

    “从教育入手。”

    “痰盂你玩我呢?经开区的全称是经济开发区,里面全是公司和工厂,一个学校都没有,我上哪儿抓教育去?再说了,现在都是九年义务教育了,我就算建个学校那也收不上来钱啊!”张大鹏真有些急了,说话的同时,两只手开始狂舞。

    “你听我说,山城的经济状况只能越来越坏,别指望经开区能出什么大企业,你本身就是从教育系统出来的干部,抓教育是你的老本行,干这个正合适。就从职业教育入手,山城的工业底子厚,有几所实力很强的技校和中专,你回去后可以和你岳父商量一下,向市政府打个报告,将山城的这些职业教育学校整合在一起,利用经开区土地充裕的优势,建立起几个大的职业教育学院,专门培养专业技术工人。”

    谈小天的思路越来越清晰,“职业教育学院可以收费,这样你的经费就不愁了,沉下心狠抓几年教学质量,把学院的名号打出去,必要时可以做做广告,争取吸收周边地区的学生入学,这就像滚雪球一样,你会收到越来越多的学生,如果从商业角度考虑,这绝对是一桩赚钱的生意。可以考虑开办一些当下热门的行业,像厨师、挖掘机……”

    说到这里,谈小天脑中回荡着一句魔性十足的广告语,“挖掘机专业哪家强……”

    “你手里有了大量有基础的学生,就有了底气,这些都是未来技术工人的苗子,你可以利用好这个优势,联系南方的厂家,形成合作关系,为他们提供优质生源,未来华夏的劳动力缺口会越来越大,职业教育学院的地位就会越来越高。”

    谈小天说了足有五分钟,张大鹏听的目瞪口呆。

    “痰盂,我真是服了,怪不得你能挣这么多钱。我好好想想你说的话,一回山城,我就跟我岳父商量一下,看看这事可行不?”张大鹏竖起了大拇指。

    从燕京饭店出来,谈小天坐车回了家。

    洗漱完毕,他刚躺在床上,谭明嫣就从后面抱住了他。

    “老公,我今天表现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

    “怎么会丢脸,老婆大人一直都在给我增光添彩好不好?”谈小天打了个哈欠。

    谭明嫣得到老公的一句表扬,立时欢天喜地起来。

    ******

    第二天,张大鹏三人从燕京酒店赶往会议举办的酒店,拿着介绍信和身份证,办理了入住手续。

    这次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经验交流会会期为五天,参加者来自全国各地,每个省有两三名代表,住宿便尽可能的将同省的人安排在一个房间。

    东海省一共三名代表,两男一女,张大鹏自然就和党爱群分在一个房间。

    李显和他们一个楼层,但是相隔较远,他的室友是白山白成的副局长,姓郝,四十来岁年纪。

    当李显拿着门卡推开房门时,这位郝局正半躺在床上,边看电视边抽烟,整间屋子都烟雾缭绕的。

    李显就是一皱眉,不过已经在社会上历练这么多年了,他什么都没说,先是冲床上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将自己的行李拖了进来。

    这位郝局见李显进来,立刻从床上下来,主动伸出手,“你就是白山的李处吧?我是从住房分配表那里看到你的名字的,我昨晚就到了。”

    李显和他握了握手,这位郝局一表人才,看着十分精神,“你就是郝局吧?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不晚不晚,交流会明天才开始呢!”郝局挺热情,主动帮李显收拾行李。

    李显倒被他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两人来自一个省,口音相近,没有交流上的障碍,便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这位郝局十分健谈,而且说了几句话后便开始显摆自己的人际关系,什么和省厅的某位副厅十分熟悉,与某某领导经常吃饭之类的,李显始终面带微笑听着,很少插话。

    工作了这么多年,哪个单位都有这种善于钻营的人,李显对此很理解。能来参加全国大会的,肯定没有易与之辈,所以还是尽量别得罪为好。

    两人聊了十几分钟,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紧接着一个很洪亮的声音响彻走廊,“各位同志,关副部长和梁部来看大家了,请把门打开。”

    李显还没反应过来呢,郝局已经一个箭步蹿了出去,飞一般的打开了房门。

    就见走廊里站着一群人,为首的身材高大,面色红润,正是这次大会的最高领导教育战线的关副部长,他旁边站着一个气质儒雅的男人,是新上任的教育部部长助理梁于泽,梁于泽之前是燕京经贸大学的校长。

    郝局伸出手,微笑着走到关副部长身前,紧紧握住关副部长的手,“感谢领导为我们这些基层工作者创造这么好的交流机会,我是白山省白成的小郝。”

    “基层的同志辛苦了。”关副部长和他握了握手,随即便松开了。

    郝局又转向梁于泽,“梁部好!”

    梁于泽也和他握了握手。

    这时李显刚刚从屋里走出来,关副部长一指李显,“小同志,你是来自哪里啊?”

    “关部长好,梁部好,我是白山省白山市的李显。”李显也紧走两步,分别和关副部长与梁于泽握了手。

    郝局有点懊恼,部长的手太温暖了,就是握手的时间有点短。

    这时其他房间的门纷纷打开,其他参会者都走了出来。

    “大家好,我代表教育战线向大家道一声辛苦了……”

    关副部长、梁于泽和这些人一一握手,说了些勉励的话,很快,他们一行人就离开这个楼层,去上一层慰问了。

    郝局就像丢了十万块钱似的,蔫头耷脑的往房间里走。

    同在这个楼层的张大鹏看到了李显,冲他招招手,“三哥,过来我们这里坐坐,我和党二哥住一屋。”

    “好,我回去穿件衣服。”李显答应一声,回屋穿上外套,拿上房卡,对郝局说道:“郝大哥,我有两个朋友在这里,我去他们房间坐坐。”

    郝局当时就来了精神,“什么地方的朋友?”

    “东海的。”

    “那就是东北老乡了,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吧!也跟兄弟省份的同志们学习一下先进经验。”郝局倒真是不见外,也不管李显愿不愿意,也穿上衣服,跟着李显一起出了门。

    李显有点无奈,都这么大人了,总不好驳他的面子吧?只好带着他敲开了张大鹏党爱群的房门。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